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你的流亡入魔

作者:七茭白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过了正午,沈意突然觉得小腹一阵绞痛。

他起先不以为意,直到后来那腹痛越来越厉害,以至于秦越都看出了不对劲:“你怎么了?”

沈意额头上都是冷汗,咬着牙冲他摇了摇头。

秦越蹙了蹙眉,直接伸手摸他额头,什么都没摸出来,想了想,干脆蹲下身来,把自己额头贴了上去。

沈意吃惊地瞪大眼睛,便要后退,被秦越一把扣住:“别动,我看看……唔,好像有点凉。”

两人额头相抵,呼吸交缠,秦越还把他半揽在怀里,看着仿佛情人耳鬓厮磨一般。

但是秦越神色认真:“我小时候生病,我娘都是这么弄。”

他说话间,轻微的气息吐在沈意脸上,麻麻痒痒的。

沈意颇不自在,伸手便要推开他,秦越接触到他手心的温度,眉头一紧:“你的手好冰!”

沈意动作一顿,突然门边传来噼啪一声响,两人转头望去,只见挽朱站在门边,脚下是失手打碎的瓷碗,满目吃惊地望着他们。

直到两人回头,挽朱这才回过神来,吃惊顿时变作了尴尬:“你们……下次记得关门。”

沈意:……

被秦越正牌老婆撞上自己和秦越“卿卿我我”、“勾勾搭搭”,沈意有种当了小三的羞耻感。

还特么是个男小三。

而那边秦越微微沉默一瞬,若无其事道:“你在想些什么?挽朱,沈意他病了。”

“啊?”挽朱打量沈意一眼,快步走了进来,“上午不是还好好的?”

她在沈意身边坐下,仔细端详着他的脸色,神色渐渐严肃起来:“畏寒发冷,面色青白——你这是阴盛阳虚之兆。”

秦越摸不着头脑:“好好的,怎么就阴盛阳虚了?”

挽朱欲言又止,深深看了秦越一眼:“总之……你节制一点,他受不了。”

“?”秦越越发懵逼,“这又跟我有什么关系?”

“——够了!”沈意深深吸了口气,“挽朱师姐,我和秦越没有……没有那回事。”

他望着挽朱,心下有了一个猜测:“敢问师姐,你给我们的丹药,叫什么名字?”

“那是我爹炼的青龙育气丹。”挽朱微微一怔,“你觉得是那丹药的问题?”

她摇了摇头:“不可能。青龙丹乃三大养神丹之一,向来是补充灵力的极品丹药,而你现在这样子,明显是损耗过度……”

“我不知道。”沈意叹了口气,“我不仅身上冷,小腹也疼。”

挽朱蹙眉望他半晌,又伸手给他把了把脉,依旧是毫无头绪:“或许是灵力几近枯竭的后遗症?”

她有些自责:“我修为太低,还炼不出青龙丹,也没办法看出来是不是丹药的问题,若是师弟因此出事,我罪过可就大了……”

秦越啧了一声:“多大点事!不就是肚子疼!”他伸手拎过桌上的温热茶壶塞进沈意怀里,“暖暖就没事了!”

“……”沈意本想吐槽几句,奈何茶壶入手火热,顿时让他舒服了很多,干脆把茶壶抱在怀里,窝在那里不动了。

挽朱见他缓过来些,心下安定不少。又想到她的来意,笑望了沈意一眼:“沈师弟,把秦越借给我们用用罢,有点事没办法摆平。”

“……”沈意抱着水壶缩成一团,默默望了秦越一眼。

秦越还在思考“节制一点”到底是指的什么,随口道:“什么事?”

挽朱抿了抿嘴角:“昨天有人挣脱了绳子,虽然立刻被赵二打晕了,可他今天醒了过来,看起来似乎更为狂躁……我准备用捆妖绳制住他,还需要一个帮手。”

“我懂了,”秦越摊摊手,“体力活。”

挽朱笑:“可以这么说。”

一边的沈意看看挽朱又看看秦越,最终选择闭目养神。

男主女主又在秀恩爱了,他慢吞吞想着。

.

长街之上,一众纨绔围着那发狂男人,看稀奇似的上下打量。

这个说:“这一定是南疆巫术!巫术!”

那个道:“胡说,明明是赶尸。”

这时那男人翻白的双眼一突,发出一声嘶吼,喷出一口黑气来!

众纨绔们倒抽一口凉气,连声唤道:“赵二!赵二!”

话音还没落,只听得赵二从一边拎起一只铁锅,哐哐两下砸下去,那男人便不动了。

众纨绔们顿时笑开了花,发出胜利的欢呼。

赵二小心翼翼探过头来:“晕了没?”

“晕了。”顾六拿扇子在那人眼前晃了晃,目露嫌弃,“这人口气也太重了,吐气都是黑的。”

“那是妖气,”坐在一边茶摊上的裴元直冷不丁道。

顾六瞥他一眼,轻笑:“是吗,裴小将军还认得妖气啊?”

裴元直冷冷看他一眼,众人正准备劝架,然而看那男人一眼,顿时激动道,“你们看他又动了!”

众人齐刷刷看过去,只见男人缓缓地睁开双眼,这次连眼白都泛上了黑色。

他仿佛有意识似的,直直看向了屡次攻击他的赵二。赵二吓得手一抖,铁锅掉到了地上。

众纨绔们齐刷刷后退几步,唯有顾六倒是胆子大,不仅站那没动,还不紧不慢地打量他一眼,评价道:“怪吓人的。”

众人抖着手指着他身后:“小心!”

顾六微微一怔,只觉得身后一阵劲风传来,却又在他脑后咫尺处停下了。

他顿了顿,小心翼翼回头看了一眼。

只见那男人五指成爪,正要直取他后颈,却被一人格挡下来。

他看着救他的人,神色惊讶:“裴元直?”

裴元直自顾自盯着那男人,哼了一声,伸手便是一个擒拿手。那男人双手被绞在身后,双臂青筋暴起,不停地挣扎着。

裴元直蹙了蹙眉,这时听到不远处传来秦越的声音:“卸掉他双臂。”

他顿了顿,不予理会,谁料此时男人怒吼一声,挣脱了他的束缚!

裴元直瞳孔猛缩,咬牙一个飞踢,正中男人小腹,却见他只是微微晃了晃,身形敏捷地扑了过来!

“六天横北道!”

一道无形的波动困住了男人,裴元直回头看去,只见沈意倚在门边,他脸色煞白,捏诀的手却很坚定。

秦越望见他,眉头一蹙:“沈意,回去!”

沈意恍若未闻,只是道:“捆妖绳呢?这时候不捆,还待何时?”

秦越面无表情地望他一眼,挽朱则回过神来,拿出了一团线团似的金线,递给了秦越。

“快去罢,”挽朱道,“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

秦越嗤笑一声,抓过捆妖绳便大步走向了男人。

此时他两手正在空中胡乱挥舞,似乎想摆脱那无形的束缚。沈意本不以为意,直到他口中呼哧呼哧吐出了大股黑气,他脸色才微微变了。

按原著的标准,他已然是入魔了。

沈意再不敢耽搁,手下光芒汇聚,灵力翻滚涌动,把他微微托了起来,双足踏空而立。

气息震荡间,仿佛有狂风暴雨迎面而来,沈意的衣袍被劲风吹拂着,束起的发尾四下飘扬,下一秒便要被风雨吞噬一般。

众人抬头望着他,却见他神色镇定,明明如风中落叶,却不动如山,衬着他绝美的脸,一时风姿绝世,世上无双。

裴元直默不作声地望着他,只觉得自己什么都看不见了,眼中心上全是那一身雪白的道袍。

我疯了,他心想。

而秦越三两下缚住一动不动的男人,见他毫不反抗,心下正诧异,转过头来却愣住了。

下一秒,沈意闷哼一声,身上光芒飞速褪去,整个人如断线纸鸢般跌落下来。

秦越身形一闪,接住了他。

他端详着眼前的人,语气喜怒不辨:“耍帅好玩吗?”

沈意默默看他一眼,却听到耳边有个男人轻叹口气,温柔责备道:“乱来。”

秦越也听到了那声音,此时想也不想便抽出灵剑,眼中闪过一丝敌意:“谁?”

长街上倏然出现了两个人,所有人都没有发现他们是何时来的,又是如何来的。

那两人中,白衣人温雅随和,灰衣人笑容邪气,本是冲突的两种气质,然而两人并肩而立,却显得无比和谐。

沈意望着那白衣人,似乎猜出了什么。

他迟疑道:“……清玉仙尊?”

那白衣人笑眼弯弯:“该叫师父才对,我的好徒儿。”

延伸阅读

咕叽咕叽儿童乐园加盟  http://www.casadelbeard.com/byyk.shtml
咕叽咕叽儿童游乐场是福州本土一家大型儿童游乐场,目前福州宝龙店、福清沃尔玛店已经营业

美诗蓝黛加盟  http://www.casadelbeard.com/xgke.shtml
美诗蓝黛内衣项目介绍:美诗蓝黛内衣总部坚持“品质至上、信誉为本”的塬则,坚持“质量,

德帆贸易加盟  http://www.casadelbeard.com/dte6.shtml
无锡德帆贸易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座落于无锡高新技术开发区,是一家从事工业润滑剂

狐狸小妖加盟  http://www.casadelbeard.com/6vcx.shtml
狐狸小妖门店通常选址于市中心商业区以及各城区的繁华地段,进驻shoppingmall

鸿裕加盟  http://www.casadelbeard.com/x3vy.shtml
暂无

水秘方净水器加盟  http://www.casadelbeard.com/jot.shtml
作为一家以“中国老百姓用得起的智慧直饮水”为使命的环保企业,浙江乐享齐方环保科技有限

英孚教育加盟  http://www.casadelbeard.com/gwld.shtml
项目介绍EF英孚教育集团是国内外的私人英语教育机构,主要致力于英语培训、留学旅游以及

532饰街加盟  http://www.casadelbeard.com/6qht.shtml
企业介绍“532饰街”于上世纪末起源美丽的钻石之都——新加坡,“532饰街”的喻意为

森一美面膜加盟  http://www.casadelbeard.com/xjyq.shtml
森一美面膜凭借多年来对亚洲女性肤质的研究和其的拳头产品开始进驻中国。截至2010年中

海芳加盟  http://www.casadelbeard.com/a9ni.shtml
海芳渔具是生产渔具鱼竿、台钓竿、手竿、海竿、矶钓竿、袖珍竿、碳素抄网、碳素支架、碳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自深渊来之濯妄(10)

    这时,人群中有一人轻声道:“师父武功如此高强,又何必...”曲无极向人群望去,说道:“谁在说话?”那人吓得半死,唯唯诺诺地说道:“是...是弟子。”曲无极道:“你有何话,尽管大声说来,不必藏着掖着。”那人大着胆子说道:“师父武功如此高强,三位师兄大逆不道,你自可杀了便是,又何必...又何必戏耍三位师

  • 我是第一软饭男[七零]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茕茕白狐

    次日,鸡鸣四野之后,天光大亮,徐无病在黄鹤山伫仙台上悠悠醒转。他一边摸着自己酸痛的腰背,一边思索着昨夜自己经历的那一场变故,蓦地发现身边赫然躺着一个人。那人年约十六,身形甚是肥胖,但脸容还算俊美。一张国字脸,两只招风耳,剑眉虎目,狮鼻阔口,面如满月、目似朗星,长相颇为英武,但英武的外形中又总带有一些

  • 玄幻都市之氪金大佬第9章在线阅读

    离开晏之秋的办公室,陈琅钰继续往前,寻找下去的电梯,通过指示牌知道了实验体都在地下三层的病房里。好不容易找到电梯,却发现又需要虹膜权限才能进入,他焦躁地往回走,快速思考着对策。谁知刚走到半路时,疾控中心的警报器竟突然大响了起来。他加快了速度往出口走去,转弯便看见只穿一条裤衩的晏之秋趴在警卫的窗口处。

  • 长歌怀月在线阅读第七章

    殷姝厌恶牢笼,不论那个牢笼的目的是出于囚禁还是保护。殷姝更憎恨“主人”,也许是已经遗忘的前生的影响,她对一切能够主宰自己命运的东西,都充斥着满腔的恶意。比如说“奇迹暖暖”系统,再比如说这一次任务。不论是又要听令于一个“主人”,或者被那一片小空间拘束,这两样都狠狠地碾压在殷姝的底线上。而现在,那个名为

  • [综英美]我在贝克街开甜品店那些年之魔法学校?(9)

    瞬间弹幕也不刷了,火箭也不送了,明明还有着上千万的观众,但是直播间却是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之中!好消息?在无数人翘首以盼的目光中,秦明轻飘飘的扔出了一个重磅炸弹!“接下来我会建立一所魔法学校……”魔法学校?淡淡的四个字却是像重磅炸弹一般,在所有人的心头炸裂开来!“魔法学校?这家伙疯了吗!”无数人心中

  • 美人之并蒂双姝之锦匣(4)

    这时,秀才跑了过来问道:你在那里面拿到什么了?我做了个无奈的姿势,跟他说道:你还是问胖子吧?这时胖子向我们两个走了过来,骂道:呸...他NN的真晦气。那里面什么都没有!听到这,我和秀才都笑了。秀才笑骂道:活该!这就是报应,谁让你抢唐飞的东西着?胖子郁闷道:什么叫抢啊?这本来就是我先发现的。然后又对秀

  • 降魔风云传在线阅读第七节

    第七章两宗来访三宗创立伊始,就定下每次筑基丹炼制成功后,除三宗各得十枚外,余下丹药由三宗所有二十五岁以下的修士靠实力夺取。按照三位创派始祖的意思,那就是:筑基丹既然是专门针对炼气期修士的丹药,那就理应由这些年轻的修士自己努力获得。这也是激励各宗努力培养青年弟子的一种手段,毕竟只有源源不绝的高品质的新

  • 来自十年前的少女第七章

    虽然火已经扑灭,但刚刚已经有人报了警,所有警察、消防队和救护车还是很快赶来,疏散人群,查问情况。“突然有股水柱冲出来,把火扑灭了。”谢晴空裹着毯子,如实回答警察的问题。警察看着他,冲旁边的医生打了个收拾,“给他吸点氧,脑子坏掉了。你以为你是龙王啊,还能突然有股水柱来救你。”谢晴空咬紧后槽牙,接过医生

  • 逢魔时刻在线阅读第9节

    看着太阳渐渐升起,我的心情也如同此时的太阳一般,燃起了新的希望,我可以有小富这样的朋友是我的福气,而我在回家乡的路上可以碰到一位为了我连命都可以舍弃的弟弟,更是我的造化,我这辈子还求什么呢?“哥,我们该走了,村子里有个土郎中,他家里应该还有没有用完的疗伤药!”白辉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脏土说。我点了

  • [全职]微草医生之第四章

    原主这个堂主虽然性格古怪,对沽衣教却是顶顶的忠心,这些年来但凡是沽衣教需要处理的人都交给了原主。原主手里染上的无辜人的鲜血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这种人放在故事里只有两种定位,不是反派就是炮灰。现在自己穿过来了,那原主连做反派的可能性都没了,只能做一个早早离场的炮灰。洛期有些头疼的烧掉手里的纸条,希望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