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十杀阵第二章在线阅读

作者:syy 来源:纵横中文网

华钟离闭上眼睛,细细感悟着午后阳光的温煦,就像安眠的阵阵呓语令人沉迷。这是他最享受的闲暇光景,生命中最美好的还在后面,而眼前的安宁才是造成起初的泉源。他沉浸在迷离之中,对外界毫不在意。过去的四十年岁月里,他踏遍千山万水,已经很少有其他体验会让他动容。他当然明白自己寄生的世界只是无穷宇宙的沧海一粟,所珍惜的也比不过指缝间白驹过隙的光阴。

他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醒来,却没有如何抵达的记忆。身下绿草如茵,天空湛蓝莹润,白云三三两两,犹如剪裁过恰到好处。不论这是哪里,都值得为之流连。

他的衣服、手机、皮夹和背包以及最重要的玉匣都井然有序地放在与头部平齐的位置,似乎收拾这些的人希望华钟离一睁眼就能看见。甚至连玉匣上的封贴都完好无损。唯一不属于自己的是一件宽松的道袍,带着玉白色边的淡青大褂,穿在身上。

华钟离打开手机,显示没有信号和定位。他起身四望,令人惊叹的景观一览无余地直入眼底。脚下是一处不管以何种标准判断都称得上仙境的海岛。这里空气清澈而灵气漠漠,金色的光辉洒遍万物。青翠的山峰匀称地分割开陆地,山巅云雾缭绕白雪笼罩。和缓的山坡长满古老合抱的参天大树,其间散布着许多精心打理的园圃和草庐,湍急的溪水温暖又澄莹,蜿蜒曲折地分流过每处梯田。莹莹的薄雾和清淡的香气郁积于繁茂的山谷,一股赤红色的烟云风吹不散,直冲云霄。海岸边浅浅的碎浪轻柔地拍打着石崖,广袤深邃的大洋波澜不惊。而在最远方的边界,水天一线的尽头,似乎正有一场酣畅淋漓的狂风骤雨,银色的闪电劈破了滚滚的雷云,惊涛骇浪托起半边天空,几只海鸟在浪峰之间亡命飞窜。可是这一幕足以激发画家灵感的壮观画面静止不动,是凝滞虚幻的,更像是黑白的老旧照片而非现实场景。

华钟离羽落在山麓的一个水体上,这葫芦形的清浅湖泊是两座山峰间的低矮洼地,源源不断地接受着冰雪融水的滋润。湖泊左侧是枝繁叶茂、起起伏伏的山冈,地势往下陡然开阔,是与其平行的狭长盆地,地表覆盖着肥沃的土壤。盆地在夹峙山冈与森林间一路延伸,最后延入许多人迹罕至的山谷,消失在崇山峻岭之中。湖泊右边则是一片硕果累累的稀树草地,烂漫的夏天景色横陈在正午的阳光里,澄清的小溪细若盘丝,流向门阙般的河谷出口。松软河滩上沉积着大大小小多彩而圆滑的鹅卵石,岸边开放的牵牛花丛中结满了野生草莓。因这动人的景致和晴日午后风吹树叶的回声足以抚慰任何不安的灵魂。

湖中的影子映衬着他,一脸愕然。

华钟离原本的短发已被绾成发髻,剑眉挥洒俊眼神生,宛如当初十六七岁的少年模样。他发现眉心上方竟然多出一直目,正闭成一条缝。他非常好奇,运气强行睁开,只是简单地射出二尺白光,不明效用。虽然心里纳闷,却也不过分纠结。

他不再是前一晚在珠湖上雷暴中苦苦挣扎,几乎前功尽弃身死道消的中年人,水中反照出来的神采奕奕的炼气士,甚至可以鱼目混珠,扮一扮二郎显圣真君和灵官马元帅。

华钟离呵呵一笑,手按左胸,感到衣物下似乎有印痕。

他掀开衣襟,完美无瑕的皮肤连毛孔都看不出。他的心口位置有一处天然生成的纹理,图案是自一叶青莲上长出的七彩树,结出一柄双头如意、一大三小四枚金钱,还有两只仙蝠飞在枝上。当他用指尖按压搓揉时,感觉有种莫名的反震力量。

“好吧,还有什么是出乎意料的!”他自嘲道。

言归正传,他收拾心情,默运玄功,气贯丹田,张嘴从口中吐出一颗鸡卵大小、明灿灿香馥馥的九转玲珑内丹,这粒金丹是他费了多少磨难,收取日月精华,每日打坐调息,以本人的元气魂魄锻炼,不知配了几轮阴阳,挺过多少灾劫,才功德圆满,结成此丸。

“好宝贝!”他心中暗喜,只见它金晶莹润,红紫光耀,万丈光芒冲**,五音六律凭空响。天上四时四方隐而不现的龙星突然间一齐大放异彩,攸然射出又细又长的五色星芒,各从不同的位置直指地球,突破屏障,交汇于世外海岛,形成一朵含苞待放的金莲花,大白天肉眼可见。这是金丹为他正名现世,故而天人感应,此后将神光内敛,潜息不现。

意随心生,漫天华光化作一缕金色游丝,纳入鼻息,自此大道坚固,只待时日。

华钟离的思绪放远,前程过往出现在心头。他是秦邮本地人,祖父仰慕上洞八仙之一钟离权的风采,因此取名,他也无如之何。但在十岁之前,名字顶多只是符号,他按部就班经历了学前班、幼儿园和小学,除了叫起来有些拗口,别无异常,直到一次意外发生。

根据当时唯一的目击者说,傍晚一个小孩在运河里游泳溺水,半天没有浮上来。水警、消防和志愿者忙活了一晚上,什么都没打捞到,同时也无任何家长报失踪。报警的老人被当作昏言聩语,温和地申饬了一番,闹剧就此散去,沦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其实老者所言非虚,小孩就是华钟离。他从小对水亲和,一次能憋气很久,非但不觉窒息气闷,反而身心俱佳,行动灵活,比陆上更加自由。而且水下可视,目力极远,一些水草杂藻、虫豸游鱼都能看透,所以经常跳水潜泳,一味的嬉戏玩耍。

暑假的这天傍晚,夕阳下碎金点点。他来得比往日早些,照例潜入河底,在沙石泥藻中摸取古钱贝币,赚些小零花,通常一个夏天过来,收获不菲。

这一回,他潜得时间久些,顺着水底暗沟游入珠湖,搜寻半天也一无所获,孩童心性,难免有些泄气。忽然看到湖心处霞光艳艳瑞气腾腾,想起爷爷讲过,宋朝迄今,湖中屡现宝光,疑是千年老蚌生珠,沈括的《梦溪笔谈》也有记载。初生牛犊不怕虎,仗着水性娴熟,他飞窜过去,要先睹为快。

果然正中一物,沉沉浮浮明灭不定,与天上一轮皎月共照,搅得十里清波,有如汤沸,水族灵应,依次朝拜。华钟离踩水上前,双臂抱了一把,乃是一颗透亮的明珠,约有六尺直径,滑不溜丢,他胳膊夹不住,叹息道,“哎呀,我要怎么拿!”话音未落,心有灵犀般,宝珠就往内缩了缩,剩下足球大小,光彩却更盛。“好玩,好玩!”华钟离乐不可支,又笑道,“再小些、还要小!”明珠竟又细了一大半,只余玻璃弹珠的体积。他欢欣雀跃,捏在两指间,定睛细观。珠内似恒河沙数,隐约有具龙形,又看不真切,他眩惑痴迷,呆了半晌才回过神来,想起时间,不由惊慌。他舍不得把宝贝放进衣兜口袋,遂吞入舌下,便觉一股津津的热流浸润五脏六腑,顿时肚子就不饿了。游得更加爽利,哪里还需换气。

他原路返回,本打算照旧上岸。没想到河边人声鼎沸、灯火通明,水上船来船往,不时有人潜入水下。其实正是搜救人员。他吃了一惊,不由得将明珠咽下肚。乐极生悲之后,囫囵地在上游找个了暗地,登陆回家,好似南柯黄粱,亦不敢跟大人实话实说,只胡诌一番。当夜未曾踏实,挨到黎明时分,半梦半醒之间,气合精与神通,脑中突然蹦出一篇謷牙诘屈、高深莫测的妙法口诀,恍惚中鬼使神差地默诵起来,足足有百十来遍,直至滚瓜烂熟倒背如流才沉沉睡去。醒来后但觉灵台清明、心府洞彻,满眼的霁月光风,只是不信。

之后五个多星期,他如鱼得水,每日不辍,仍时不时下河玩耍。湖里的鱼虾龟蟹惧他,任其驱使,渔获颇丰,卖了不少好价钱。又无师自通,能兴风作浪,随意将水塑造成各种形态。将那篇大道法门全当耳边风,抛诸九霄云外去了。

可惜好景不长,因每天在水中待得久了,九月开学前,换骨夺胎,除脖子上依然人首,其余遍体龙鳞,座下晴日无雨常积水,房里嘘气成云雾茫茫。他再也隐瞒不住,只好偷偷告诉祖父一人,无可奈何报了病假。他的曾祖父是前清进士,精通文字、声韵、训诂之学,祖父幼蒙庭训,民国时也在郡里讲课,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古文语言学家。

命他一字不差、一音不异地背出,断句读、辨五声,呕心沥血为他斟酌参详,总共花了一年时间,分脉络、抓大龙,才得一完篇。给他一一指点讲解,分析施行中的要点和该掌握的分寸。祖父在湖边租了间小屋,从此,依样画葫芦,他每天于水里静坐屏息,吐纳运气,心守丹田意存中,养精神、炼形体,潜移默化,从早到晚运气三百六十次,循环往复地修炼,让气散布到身体的各个部位,不论是头部上七窍、五脏六腑还是四肢手足,以至于纤毫之微的毛发,都让气像水一样在身体中逐一走过,通体十分舒泰。

疲倦时则用手轻揉双眼,按摩周身各处腧穴,守着气,舌头舐嘴唇吞咽神水,气化血、血转精、精固神,神生津、津炼骨,融合天地阴阳之气,夺造化滋本生无有穷尽。

在每日的行气中更是心与气合,以此身代金精,天地为鼎炉,日月为文武火,精神为水火功,一吞一吐,皆在自然而不由己身。置之度外,则我之神气即天地之灵宝,大道妙法皆在喉吻之间,合乎玄机者,便是与天同寿相似景。他一通百通,法性颇灵,根源一道渐渐坚固,口吐芬芳,声当金石,不出三年,把一身红鳞褪去,隐于皮下。

此后,虽有父母之命,重新入校,便不将心思专于学业,只是虚与应付以报生养之情,幸而聪明智慧,不劳操心 。唯一抱憾的是,七年后祖父因为福薄命浅,承受不了窥探天道的果报,变得又瞎又聋,在他上大学的第二年衰竭而死。他愈发无心人事,一心求道。

他三年易气血,七年易精脉,十五年易髓骨,二十一年易筋节,二十九年易毛发,三十年易形体,足下生风、云气自随,飘飘欲仙遂有凌云之致。在这期间,他风餐露宿,遍历名山大川,深入不毛之地,采百草花实以煎药,服食云母水晶。在终南山的一个石室中,获得一只金皮玉匣,内盛符箓宝鉴、天书灵章,以云文雷篆绘于金简玉册之上。

他拜谢四方,回到家乡,父母已移民美国,他更一心一意,不屑凡俗,只管修身养性,以待丹成。这样过了一年有余,春和景明日,碧水微澜时,寸心斗酒慰平生,上下天光共徘徊。他席流枕石,卧看太白星,逍遥自在,恍惚假寐中,心惊而悟。

天地霎时变色,风云激荡,雷声大作,暴雨如注,仙神佛道、妖魔鬼怪,各种幻象纷至沓来,叫人防不胜防。他索性岿然不动,镇之以静,心念至德为道,我为丘山,何妨三灾、无关五难,以逆取顺、以正守道,阴阳相济、去伪存真,长久之法也,道法自然,既身与之合,上下无怨,则百般涂炭于己如清风浮云,虽肤柔骨脆、若不胜衣,但不著一体,五浊不沾,是有真人,与之自解。天道好还,万取一收,过者以为期也。

丹成一刻,有五色云气拔地而起,金丹引出真身,他化而成龙,恣意放纵、其乐无穷。虽灾劫已过,但天地更加昏暗,电狂雷震,湖上波浪连天涌,扯断金锁走蛟龙。这龙赤如丹火,本相庞大,首尾相去三十里。他原想喷出龙丹玩耍一番,谁料首度变化,匆忙之中哪里顾得周全,尽管神通可大可小,却未曾施展,不知不觉,龙丹滚出喉咙,尚在口中时已有十丈方圆,熠熠生辉、生机盎然,将珠湖地界弄得天翻地覆,凡人怎生承受。尤其是河边护国寺,首当其冲,顿作瓦砾场,幸而有老僧念经,感动他的心神,慌忙退回水里。

岂料一波未平又生祸端,珠湖本来水浅不过二丈来深,人身或许容得,凭他水域再宽也不能漫入龙体。他嫌局促,耸鳞舞爪,纵身滚了两滚,把整片湖泊压沉了近百丈,仍意犹未尽,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打算九息服气,弄出个万丈深潭来。

这时,情势突变,一股抗衡之力将水势分去不少,他平生从未和别人斗法,经验不足,心下懈怠,一味的张望。继而半空落下一道法雷,再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虽未受伤,却吃了个闷亏,但也将戾气削去不少。他如梦初醒,四顾惘然,眼见淹没了大块湖边农田、数百座民房夷为平地,至于流离失所的百姓可想而知,不知连累多少人。

他心有余悸,这才知道闯了大祸,仓皇变回人身,也羞于见人,一跺脚潜入地下,敛声屏气,只想躲过一阵。谁知对方不走,他不耐烦,这回小心翼翼,把魂体一挣,裹着红豆大的内丹,冲开泥丸宫,借清风一阵,反居于云霄之上。又故意令对方找到顽躯,指望彼等交差了事,待离去后,再神不知鬼不觉收回。

怎料天光大亮,雾散云除,经红日一照,原以为有内丹护持,必然无事。然而今时不同往日,太阳如有磁力,扯着元神往太空飞,与金丹分离,将他的意识暴露在危险的宇宙中,万劫不复,他不禁感慨报应之速,觉得自己一定会死,接着,一切空白了。

当华钟离恢复知觉,还来不及庆幸,就发现正处于混沌中,身不由己,看不见听不到,五识俱灭,却能明白自己的形状像日轮儿,放出的精光红胜火。

接下去就更加匪夷所思,他只模糊地意识到自己被攻击,随之神魂犹如孵化的蛋破壳而出,接二连三的变故已让他麻木不仁,可变成的异鸟有股无法压抑的毁灭欲望。他勉力控制着,直到金丹失而复得,他迫不及待地扑回肉身,方得解难。

华钟离不记得从此以后到他在这个海岛上醒来之间发生的事,是为谁所救,又因何带来此地,像这样硕果仅存的仙山福岛,百里挑一。他摸了摸身上的道袍,换上自己的衣服,尽管修道日久,他也没习惯古装打扮。

他倒背着手,仰面叹道,“主人留客坚,客且为强留。胡不来!”他等待答案,他很确定会有说明,但自己在不在意又是另一回事。

延伸阅读

武动玄霄白博士 逼迫  http://www.9f93e6.cn/sc5r.shtml
走在长长的走廊上,子允跟在闫狄身后,略有些战战兢兢。“没事的。”闫狄伸手轻抚着她的头

吸血总裁的网红娇妃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9f93e6.cn/su50.shtml
“等我做一件小事我就出去了!”张狂翻了翻白眼,入行这么久,哪一次行动不是惊心动魄非生

怀瑾握瑜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9f93e6.cn/seeu.shtml
紫霄宫门关闭。众人都是不由得叹了口气,自此之后,鸿钧合道,鸿钧为天道,天道不为鸿钧!

星宿劫GL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9f93e6.cn/gkqr.shtml
转眼四月,草长莺飞,距离林府小姐抱恙已有快两个月了,老太医来了十数回后,小姐总算是看

明日默示录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9f93e6.cn/6z6f.shtml
这时,一位年纪稍长的女乘客看着又挤又乱的车厢,忍不住问昊天,“小哥啊,咱们这个车,好

[综]火拳与黑帽子在线阅读你对国家怎么看  http://www.9f93e6.cn/yde6.shtml
李霄和蓝慧云看着眼前一脸认真的李子木道:“你说,你要一个人去旅行,而且是近两个月的时

反派总想独占我[西幻]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9f93e6.cn/beb2.shtml
chapter05目瞪口呆间她还未作反应,头顶就落下一声男士似笑非笑的声音:“坐得太

香蜜之携手天下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9f93e6.cn/6gtu.shtml
“你还真是敢来”安浅嘲笑道,安心和白雪也哈哈大笑道“自不量力”“谁,自不量力还不知道

漫威:我真的是太强了!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9f93e6.cn/y3ha.shtml
第三更送上,求收藏,红票。感谢野鹤道人的打赏,苏小官人这厢拜谢!##苏锦等人吃饱喝足

梦里皆星河出国前夕  http://www.9f93e6.cn/xcv0.shtml
第六章:出国前夕有姑姑和姑父一家在美国洛杉矶,肖邦去美国生活自然能够轻松一些,不必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稀里糊涂成土地第十章在线阅读

    “此人是谁?!查清楚了吗?”虽然西海龙王也处于愤怒状态,但他多少也还保存着理智!他很清楚,一般的修士突破,根本不可能造成这种毁灭性的再难。而以这种程度的灵气量,必然是某位拥有高阶功法的修士在突破。若是他贸然出手,击杀那名修士简单!可是,万一惹来了对方背后的大能,西海必然生灵涂炭!没办法!不是他西海龙

  • 破碎的冰与仇在线阅读第5章

    虽然执行总监张辉走进后台不过只有短短五分钟的时间,但是这五分钟也已经足够让张辉把易灵风到来的消息传便整个后台了,随即,在张辉客气到近乎恳求的语气中,林馨儿十分忐忑的走了出来?“欢迎诸位嘉宾能在百忙之中参加此次风皇酒店举办的拍卖会,我是这次拍卖会的主持人林馨儿,今天在这里竭诚的为大家服务……谢谢大家。

  • [鬼灭之刃]伴鬼谈之废物男人(求收藏)(9)

    “呵呵,没去过,但听说过,就是大米帝国嘛!”肖筱文笑道。“对!就是大米帝国!”洪天随即眉开眼笑起来……出了市区,前往毒敌山的大道上没什么人和车,更看不到警察,也没有监控之类的东西。肖筱文求着洪天飙车,说起出事的话,她负责摆平。“好吧!换座位!”洪天跟肖筱文换了座位后,随即发动了汽车。肖筱文坐在洪天刚

  • 狐妖小红娘之花若怜在线阅读第六章

    2020一如初见之寻常日6彻悟后,便去水中捞月沿途花事轻浮谎话香艳我在起点与终点之间两全其美却无法弹定于一夜琴声直至悠悠的琴声被暗香淹没我才刚刚到胺片片刻之间已被一缕清风秀在水面酒精果真是个好东西,可以让时间在无意识的时候就流逝掉,时间流逝,痛苦就悄然少了一日,骗自己也算,反正骗了也不是一天。周日赖

  • [JOJO]乌托邦在线阅读第四章

    殷兰谷,殷厉宗。殷厉宗虽然是修真界一中势力的门阀,但是势力已然不可小视。在殷兰谷的半山腰一座用黑色玄武岩堆砌而成的巨大神殿宛如铁闸一般将殷兰谷山腹拦腰截断,黑色的玄武岩光芒闪耀着无比肃杀而凝重。高大而宽阔的殿墙似乎在无声的诉说着它曾有的无比的辉煌。残阳如血,冷风如刀。满山的枯草随着凛冽寒风左右摇晃,

  • 冥战天下在线阅读别打了,我投降!

    很快,崇祯便带着众位大臣来到了大殿外面的空地之上。陈承颜和王朴两人披挂上阵。只见陈承颜,骑在黄骠透骨龙的背上,一身白袍银甲,手持一直修长的禹王槊。英气逼人!反观王朴也不差,身穿明光锁子连环甲。手持一笔沉重无比的大刀,浑身泛着浓郁的煞气。“开始!”随着王二喜的一声令下,二人各自推动自己胯下的宝马飞奔而

  • 漫威:开局掌控保护伞公司在线阅读第七节

    靖楠最尴尬地是,看到这个女叫花子当着他的面脱得赤条条的。靖楠直到浴室地门关上,才坐回到灵蛇身边,抱着身体微微颤抖地灵蛇,把她放在腿上,紧紧拥抱着她。淅沥沥,在浴室里只听到喷水地声音,叽,忽然间水声停了。那女叫花子走出来,穿着休闲服,把套在头上的假发给扔了,露出一抹短发。短发疏朗,面容干净,还有那凹凸

  • 戏精女王各退一步

    “叮!恭喜宿主,在此处战场所有人的见证下第六次死亡!”“叮!恭喜宿主,天赋【九死】能力二发动,您的实力获得一定的提升!体魄强度达到海军中校级!”“叮!天赋【九死】能力三激活未成功,请宿主再接再厉!”“叮!恭喜宿主,天赋【九死】能力一发动,宿主重生中…”“叮!恭喜宿主,重生完成!”“……”“……”“…

  • 科技霸主之我要升职加薪

    刘唯唯在地上盘腿坐好,轻咳了两声,抬头看着系统,有些不好意思的发问:“前辈,你觉得我这次任务表现的怎么样?”“与小王对话表情正常,对话没有逻辑错误,整体评价良好。”系统客观评价。“那,依据我的表现,你看多长时间可以升职加薪啊?”说到后面,刘唯唯的音量不自觉的低了下来,眼神也从看着系统变成盯着地面。说

  • 漫威:我有现实宝石!在线阅读第7节

    当手冢和幸村两人站在球场之上的时候,周围早已经围满了人群。不仅有真田和那些少年们,连御手洗等网球协会的成员,也早已经围在了周围,一个个充满期待和震撼的看着球场之上的两人。“啊,教练好,各位叔叔好!”围在周围的少年们看到走来的大人们,立刻恭敬的弯腰敬礼,虽然大部分人他们不认识,但是其中有一位,正是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