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十杀阵在线阅读第八章

作者:syy 来源:纵横中文网

这天夜里,三更微雨,华钟离因水族叩求,与它们讲法。他所修乃三清正道,但既为水中之王,触类旁通,哪怕讲些浅显的法门,它们也端的受用无穷,虽未到天花乱坠、顽石点头的境地,却也香风阵阵、五彩云起,祥光瑞气蔚为大观。口若悬河、舌灿莲花,以清虚之辞,传道德之意,语带仙气,洗脱尘根殆尽。

众水族茅塞顿开,正所谓不识根源一场空,勘破混沌须巧功,审阴阳之机,明顺逆之故,是犹大道无情,别有一线,专取其候也。胜如饵药服丸,了左道之弊,大约可以修成正果矣。

华钟离与众水族所谈既久,乃大开方便之门,就对着一轮冰盘,令那蟾精正溢、月华如液,一任它们吞取。

又到四更之际,露华正浓、池水微澜,他复生慈悲,化掌为犁,把地中生生之灵气,泄出一丝,与上苍垂降、清冽寒凉之天气,交感融合,以玉杯盛此沆瀣之水,由它们传盏共饮,每个数滴,不可贪食,亦不能多占。

华钟离作歌道:“凡此一身羁绊多,也曾意气闹洪波。可怜二九寒霜夜,不向人间蹈白歌。”

因而叹气道:“我是个苦命人,更深了还不及入定。修道三十载,空无一件法宝傍身。还要临阵磨枪,把事来做。便在这运乖法末之夜,太平无为之分,了解干系,以偿宿憾。”

也难怪他抱怨,虽有修持大道和诸般法术以及种种符箓,但囊中羞涩、诸物皆无,漫说什么天材地宝、灵丹妙药,连一身穿戴还是别人送的。

譬如三仙岛一类的道门,尽管如今不似往古那样繁盛,较之草泽散修之士,到底气象不同,毕竟源远流长,根深叶茂,能卓然自立于式微之后,家底丰厚非华钟离之辈所及。 而华钟离两袖关系,不过是终南山所获两石摇枝粟而已,除此以外,不名一文。

总算时来运转,前日机缘巧合,不负幸苦,慧眼捡漏。他掏出一根桑木,又取黄白纸两张,叠成一幅,以朱砂雌黄合研,胎毛笔书之,内外三转,画太阴通灵策魂之箓,手拍之,贴于杖首,覆以素帛,兼用柳条十数垂于顶上,这番因陋就简,以济成事。

华钟离嘘气一口,银光如练,死物受此激变,隐然生灵,黑气漠漠,冷风阵阵。他唤一只人立的龙虾精举幡,自己托一柄三花铁如意,道貌凛然,形神磊落,吩咐助手如何如何。又念道:“早到晚到,不怕不报。生生死死,人鬼颠倒。”

等他诵完咒,就叫虾精发动,那小妖摇动幢幡,一连抖了三抖,只见符字如鱼,自相吞噬,蒙蒙昧昧地燃将起来,须臾连杆带旗化作飞灰。众水族齐叹,又看风旋处冒出一道乌烟瘴气,从尘灰里倒卷出来,飞上几十丈高,黑云半遮,竟忽忽往东天行去。

一时三刻,悲号如歌,呓语似泣,凄凄惨惨,哀哀切切,迷雾如聚,阴风当刃,下一阵无根的牛毛细雨,果然是离地三尺冻杀草,不到立冬冰生早,好一场冤枉气!且是没处避。冒着雨夤夜等候,但见东北隅天空,阴气森森。

华钟离道:“你们敛息闭气,勿使冲撞。”却不是风花雪月佳人来,而是含悲怀恨入黄壤,孤魂野鬼死路长。

远远一群影影绰绰的人形飘忽而至,****、老老少少,争相钻在银杏树下,似乎是要躲雨,看来四五十个,却能挤在一棵树间,哆哆嗦嗦,衣裳皆湿,若不堪寒。

他们各有穿着,或是睡衣宽裤,或是西服领带,有的罗裳半解,有的吊带热裤,还有个不知所以的小学生,胆怯地将书包抱在怀里,一脸迷糊。

在他们眼里,只见这荒山野岭、杳无人烟,周围都没什么路径。没奈何局蹐于尺寸碎荫,偷得芥子容身,等雨住了且行。

正雨歇风止,忽现一人古代常服打扮,定睛一看,不看时三观如常,看了后脑洞俱裂!但见头裹唐巾笼纱,身穿紫衣绣袍,腰系蹀躞金带,足登六合乌靴。丰神俊雅,渊渟岳峙,自然是风尘外物,好一个相貌堂堂的珠湖君。

华钟离蹑空而行,虚踏在池边石上,大声叫道:“小的们,将人围好,点兵点将,不可走脱了一个。”四下里应道:“喏,大王请宽坐。”

不多时,水分浪开,跳将出许多虾兵蟹将,舞刀弄剑逼迫上前。一干人影见了,两股战战,脚软无力。看那奇形怪状凶神恶煞的摸样,张皇失措。地下偏湿,泥泞又重,不辨东西,心头似破鼓万人捶,身形如柳絮随风舞,落荒而逃,连自己是怎么过水的都不知道。

滚落山角,仓皇听得汩汩潮声,犹如千军万马赶上,势不可挡,则见轿车大的螃蟹、电杆高的龙虾,迤逦追来。众影瞧了又抱头鼠窜,且行且看,路逢一间破败的土地庙,上无片瓦遮顶,只余四壁萧然,是因新选太守赴任被劫,怨怒土地无识,放纵歹人,便扫境以罚,闭毁庙宇,迁一时之气,故而。

他等入内喘息,也不知哪里来的劲头,齐心协力,用石墩抵死大门。躲在背后大气也不敢出,嘴也不敢张。听得外面过声,骤如马蹄,一个威风凛凛的女音吩咐,歧路太多,人马既众,可分配一下,诸水族应允。于是兵分五路,女将单领一支,在庙门口督促各队出发。

又听见一个粗声叫唤道:“这起子糊涂鬼,有什么可逃的,横竖死了的人,压在山背下也不枉!”

女声回道:“解宝,你也不晓事,看他们衣装一如生平,却不自知,可见一口横死的怨气未散,郁积于胸,不鞭策驱赶,怎能化解。”

庙里的各个更加狐疑,虽事有蹊跷,也只当齐东野语,犹未深信,在里面抱作一团,明知不是伴,事急且相随,互相壮胆。

顿了片刻,忽然那汉子问,“土地庙里,你们可搜过!”

一干众大惊,想是无路可逃,坐以待毙,仔细再听,却闻女子道,“此言差矣,土地虽小,道行微末,也是天庭敕封,福德正神,我们尚且持礼,非请莫进,孤魂野鬼岂敢擅闯。”

解校尉兀自不信,连连推门,外面门板哐当作响,里间的伏在地上,浑身抖得跟筛糠似的,泣如雨下,那泪水一流出眼眶,便散作烟气,就算发现,浑然忽略,也不起疑,只把双手簌簌地堵住嘴,都不敢吱声,胸腔里擂鼓如震,一声心跳也没。

许久,又有声传入,“不用试,凡人推得开,你却移不动,除非拼却法力,倒也不值。”多个听得她说,七上八下的心,稍微放了一放。

可解校尉尚不死心,大喝一声,疾如霹雳,只听咯噔一下,猛地推开一条大缝,门扇崩裂半块,洒落下一层木屑,情势岌岌可危。

当此关头,藏者束手就擒,女将阻道,“解宝,你昏头了,老爷如何嘱咐,不可轻慢**,你怎又忘记。”却叫道,“起动了,沿河查探,不使漏网。”人马嘈杂,风声水声淅淅而去,半晌没有动静。

他们当中的老教授说:“你们都看到了!活见鬼,这帮妖怪是真的,我们如再被抓去,肯定没有好下场。青天白日的,怎么会有这种怪事,要赶快上报国家,让军队来对付他们。见怪不怪,其怪自败,留在这儿就是等死,趁空躲过去,还有一条生路,马上走!”

一干众正是六神无主、群龙无首之际,有他做泥水里的主心骨,象个顶梁柱似的,顿时找到曙光,交口称赞。挪开庙门看时,天已透亮,胆气益壮。拉拉扯扯涉水爬坡,还有一里多路,见偌大的郡城竟有一半淹在水里,满岸的白幡,难以置信。

老教授人老气不衰,一马当先,径直来到小学生家在的滨湖小区。待上楼看时,门户紧闭,敲隔壁的门,里面幽幽回答:陈少庚已死了半年有余,父母伤心欲绝,回东北老家了。吓得老教授胆战心惊,陈同学烟消云散。

一行逃离防波路,取小道穿秦城学院后,过了十字桥,到东门宝塔前,是当中一女经理的别墅,两行白纸掩住红联,插香的摆饭供在门口,牌位上写她的名字,女经理只来得及噫一声,便被风吹走了。老教授再环顾四周,就剩自己一个。

连滚带爬逃离护城河,顺魁星广场到蝶园新村自己的老屋。发现老妻穿白戴黑,老了一大半,无论怎么询问,就是不睬。

老教授无奈进内室坐下,眼见床边五斗橱上有一个四十厘米相框,是一名老年男子的黑白照片,面容严肃,横眉冷目。老教授恍恍惚惚盯了半天,猛然醒悟,正是本身,他如梦初醒,欲哭无泪。

只听得耳边有人说:“往事已成空,随缘去敲钟。秋山并红日,白雪压青松。”还见那个青年道人,邀他同去。老教授哪里肯依,还恋着阳世的光景,依依不舍。

青年道人复说:“看你尘心不净,我与你早早断除,免生后患。”说罢仗剑来砍,老教授拔腿就跑,如无头苍蝇,闷声不响一味的赶路,中道还遇上哭哭啼啼的小学生,便拉着一起走。

两个指望去警局求救,却发现老城已空无一人,疑心身在梦中,或者被魇镇了,毛骨悚然,从前嗤之以鼻的封建迷信,都按捺不住,一股脑涌上心头。正彷徨无计,凭空走来勾魂使者,上手是牛头,下手是马面。

但见目光如怒,鼻息生烟,皂罗袍披挂勾连,乱毛鬃头角皆现。黑气半侵,生人消泯。世上勾魂夺魄,地下循行防逻。酆都注定,三更逃不过五更;地狱无门,悟空更莫如皆空。阎罗殿前,且夸罗刹之名;十八狱后,又光鬼卒之号。

牛头马面齐道:“吴长水、陈少庚,哪里走!我们等你多时了,何苦奔逃,执念忒重,人间乃一时逆旅,你们终归只是过客。”

一老一小看见道:“假的,全是幻觉,千万不能停!”真的是鸡飞狗跳,抱头鼠窜,望来路便走。背后牛头马面,不紧不慢地驱赶。“明明是大白天,怎么会恶鬼冲撞,走投无路,这样下去不行,需要再找个庙宇躲一躲。”

正说话间,则见西边旧河堤上,矗立一座敕造龙王庙,吴长水大喜道:“我们有救了,这是北宋大观二年诏建的龙祠,想来更比土地庙灵验,正好进入避难,一则助威壮胆,二来理清头绪。”

他也不管小学生能否听懂,踏着发过大水、淤积下的污泥,深一脚浅一脚往上登。气喘吁吁地奔入庙内,已精疲力竭,方待休整,只见当中神像稳坐,笑容可掬,手持一柄铁如意,并非通常的古代帝王妆扮。

吴长水绝望地问,“怎么又是你?”

华钟离回答:“特来点化你。”

吴长水说:“我怎么死的,也要做个明白鬼!”

只见华钟离虚指一点,犹如立体电影, 原原本本、从头到尾,现出一幕乐极生悲的祸事。华钟离道:“你等身亡,是我的干系。”一声狮子吼,四下里起一阵阴气,非是风过,不同寒降。蒿底枯茎浮草萤,穷荒伥鬼灭阳灯。今朝禄利座中客,暮晚生魂阶下蒸。

一干众如醍醐灌顶,风过处现了原像。没有了衣冠楚楚,看不见美貌娇娘,青面獠牙,能止小儿夜啼;凶恶狰狞,善充阴山狱鬼。最难化解的吴长水,是师范院校的老教授,因风大关窗,失足跌死的鬼。小学生陈少庚,补课夜归,被广告牌砸倒,无人眼见,失血过多,是可怜的小鬼。女经理是困在车里活活淹死的水鬼。

其他的种种原来,不一而足,亦不须赘述。总之因缘际会,死在同一晚,昏昏沉沉,昼伏夜出,若有若无,而不自知。

华钟离一一点破,不令做囫囵鬼。又取出现扎的一面花幡,凡人见了,只认作纸旗,鬼看时,便是入幽冥的门户。

他说,“当今之世,天地乖离,阴阳错乱,两界隔绝,灾劫并至。阴曹虽广,无引魂之吏;六道纵全,失方便之门。凡人身死魂灭,不入轮回,行善的也好、作恶的也罢,乃不知福报,无论恩怨。难得阴灵不散的,便如你们,也不过余气未尽,好像梦幻泡影,苟且偷安。若无机缘,一二年后自当消亡,万劫不复。”

“如今我给你们三条出路,任选其一。第一,跟这幡走,幽冥殿上,点取生死簿,入轮回正途;第二,心念阳世,悔入三山,我即令再生,去投胎孕育;第三……”

他略加停顿,才继续说:“此身可惜,念兹在兹,假泥塑木雕,香火现形,趁超脱中阴,冀通灵感。进可为鬼仙,退不失鬼吏。三者好处,各有千秋,择愿从之,我无不应。”

众鬼再要细询,穷问究竟,华钟离只竖三指,摇头不答。吴长水道:“仙师大概是考验我们的悟性,看有无向学之意。生死攸关,必须慎重,不然一个失误,便要后悔莫及。”

其余却不信他,挨挨挤挤,三五成群,有眼缘的交头接耳,相中意的窃窃私语。有些蹙到花幡前,向内张望。只见别有天地,迷离光景,广阔无边,烟云缺处,隐现城市一角,顶上一轮明月,只有三丈高,煞是动人,而青天一片,举手可扪。

个个正看得出神,华钟离才说:“此乃阴曹枉死城,鬼魂所居与人世无二,你们命数未尽,住上三四十年也无妨,待原定寿终,再去轮回不迟,也算我免你们一场波折,两不相欠。”

几个年轻男女问:“我们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话,万一上当了,没地方说理去。”

华钟离哂笑道:“何乃太多心,我要灭你们,易如反掌,无需多此一举,大费周折。也罢,人性多疑,患得患失,本是常态,不足为奇。这样可好,待我施法以绳相结,将你们牵扯。过去以后,耳闻目睹,一辩真伪,若是满意,自行解脱,留彼生活。若要回来,心中默念,自然顺意,不费周章。我仁至义尽,你们以为如何?”

说罢,便从袖笼中拈出一卷细丝,迎风一挥,变成一摞盘不尽的粗大麻绳,一头系在他指间,尾端在下去鬼的腰上绕了三匝。

原来众鬼俯看时,离地不过二三百丈,一川逶迤,俨如衣带。眼尖的还能看见骨都都的水面,两岸砾石上人影幢幢,一排排高冢、一座座石塔,皆历历可数。

等鬼们同意,华钟离又大发慈悲,方寸掌上托出一只花篮,按人头定十三库财富,内盛数不尽、用不完的冥钞纸钱、锡箔元宝以及各色纸扎。

分发已完,看他等一脸晦气的表情,华钟离笑道:“不必嫌弃,有你们需要的时候。阴间不同阳世,各有受用。”这起子年轻人也是愣头青,看华钟离示意妥当,赶鸭子上架,串糖葫芦般,一个接一个往下坠。

其他看热闹的鬼,无不摇头嗟叹,互相解慰道:“小年轻不知天高地厚,阴间死界岂是好去处。再说这么些年当封建迷信惯了——咳,自己都是鬼了,还有什么好忌讳的……”

延伸阅读

[吸血鬼骑士]彼岸星辰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smdoo.cn/yxau.shtml
六年前的那一晚,仿若昨天,她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表情他都记得。记得她掰着手指头,说话

死神:从流魂街70区开始之不会喝酒的女佣  http://www.smdoo.cn/apyw.shtml
夏悦藏在袖子里的手捏的越来越紧,深呼吸,走到茶几面前,“我喝。”话音落下,她拿起一瓶

从柳树开始进化之小灵顿  http://www.smdoo.cn/dx02.shtml
按照道理来说,跨星际飞船的行驶速度应当非常快,即便不能在半小时之内跨越星系,绕一颗星

我靠煎饼成富贾[种田]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smdoo.cn/a6sh.shtml
在阳光的照耀下,海面上波光粼粼,一个少女独自乘着一艘小船前行。她拥有一头黑色长发,松

这万种风情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smdoo.cn/p4fu.shtml
戚玥神色诧异,呐呐道:“你怎么来了?”和她一起的三人,都瞪大双眼看着苏觐,不敢相信自

最恶世代在线阅读第5章  http://www.smdoo.cn/yrqb.shtml
“慌什么。”霍宛珠面上虽闪过片刻的诧异,随即缓过神来,“过来帮我梳头。”“是。”观墨

豪门联姻我不干了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smdoo.cn/x25e.shtml
青青像一只在雪原上疾驰的小貂,雪上几乎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她就消失了踪影。凌锋轻轻笑着

末世红警之路在线阅读寝室茶话会  http://www.smdoo.cn/dkiv.shtml
夜晚来临,又是一天的结束,该回去休息了,泊沐安也不在磨磨蹭蹭的感慨,快速回寝,今天好

传奇星主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smdoo.cn/gkrh.shtml
长话短说,等阿喆到了传言中出现水怪的那个地方时,发现根本进不去。和他一样的还有很多已

终极一班:终篇之第五章(5)  http://www.smdoo.cn/noe7.shtml
第二天一大早,腊梅就兴冲冲的叫了焦婉婉起床:“老夫人那边已经有动静了,大娘子过去请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魔灵录在线阅读力挽狂澜

    时间,2015年,在济南军区某秘密基地内,张麟麒正在路上前往主持一次新式机枪的实验,张麟麒是一名军事专家,在火炮方面更是独有建树,年纪仅有二十五岁的他,已经在众多军事杂志上发表过多篇论文,享受国家特殊津贴,正团级干部,为我国,军事领域不可多得的新星。张麟麒做的是一辆东风牌大卡车,车上载着二挺新式机枪

  • 综漫—星辰在线阅读第四章

    郁南不知道现在的他看起来有多诱人。他身上的酒香淡淡的,脸上也因为酒意染了酡色,额上那块可笑的小纱布让他看起来有些可怜。这情景令人想一口叼住他脆弱的咽喉,像野兽攫取新鲜美味的猎物般有吸引力。饶是宫丞,也被这记直球打得猝不及防。他手中动作仅顿了一瞬,郁南脸颊白皙的皮肤便起了红痕,过了一两秒才缓缓消散。“

  • 丧尸:极限逃亡365天第一次抽取天赋,没想到竟然是它!

    翌日,林安在Vector的带领下,很是顺利地便走出了守卫深严的格里芬支部大门。而实际上,给Vector的朋友解决问题所费的时间并不多,林安也只是去了交警部以及自律人形监管部这两个地方办理了些手续,随后便收到了来自系统的提醒:【嘀!支线任务——Vector的担忧已经完成,请问是否直接领取奖励?】【嘀!

  • 女配如此妖艳[快穿]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二月的新兵训练也结束了,第三个月开始来临。开始的第一天,众人就被带到了靶场,进行体验射击训练,每人十发子弹。站在队列脸面,郭杰看着前面一队人开始射击。“砰砰砰”的枪声连续响起,这些人有的淡然,有的激动,感觉很有意思。许多人都是第一次接触射击,没有什么可以看的,成绩是五花八门。只有何晨光还有王艳兵还

  • (霹雳)晚来天欲雪之被掳(4)

    “你究竟是来做什么的?不要再耍花招了。”蓝德说完才感觉到后悔与后怕交织的复杂情绪。他明白的,不管魔王表现出多么无害的样子,自己都不该得寸进尺。魔王如此古怪,谁知道他是否脾气也喜怒无常。自己强硬的语气如果真的将他触怒,实在是不知轻重,愚蠢至极。蓝德不是什么有气节,有骨气的人,他内心的价值观倾向于若为生

  • 道士不捉妖第十章

    你从C先生家里回去,是台风停下来的第二天。你原本以为第一天就能回去,但事实上那天换锁公司并没有上班,你没有办法,只能在C先生家多留了一天。好在C先生是一个好客的正派人,你多住了一天,也没有感到丝毫的别扭。C先生这样的人,实在太少见了。至少以你目前贫瘠的社会交际经验来看,还从未遇见过C先生这样的人。同

  • [三国]天策枪魂在线阅读崛起的天才

    自从林澈修成贯融术的消息,流传开来以来,引起一些骚动,并竟这是林氏中的贯融术,很难修成,若是心智不坚,根骨尽废,这也就是为什么,这个消息被放出来时,倒是引来了不少非议。林氏比武台,建立大院之外。众多的少年在上面呼啸交手,拳脚如劲风,倒也是气势不弱。而在武台下,则有着众多的围观群众,时不时地发出一些赞

  • 妻子的浪漫旅行之我的老婆是丫丫之尼比道馆联盟奖励传回小精灵(9)

    迅速地穿过常磐森林,顺手用这一片丰富的森林中的资源做了很多能量方块,眼前就到了尼比市。尼比市是一个以灰色为主题调的城市,灰色代表着石头,这个城市自古以来就是以石头而闻名的。节奏比较缓慢,随处可以看到林立的石块,每一个都有着各种各样的功能。而坐落在这个城市最中间的便是著名的岩系道馆——尼比道馆。路比一

  • 一窝小短篇我们都是你的粉丝【求收藏,求花花】

    喜欢本书的书友们,给个收藏吧,有鲜花的来一点,本书会越来越精彩的!“如果是我一个人说没听过,那可能是我的问题,可是他们也没有听过呢!”bacy回头对众人说了一句,只见众人狠狠的点了点头。“额……这是我自己闲来无事写的歌!”此时的叶斌突然想起系统说过这个世界的频率要比那个世界要慢一些,应该就是这首歌还

  • 魔法纪元:暗影在线阅读第7章

    下班的时候,江重行却没走,一边喝咖啡一边翻文件。直到八点多,李延捧着一沓账本进了江重行办公室。直到一点多,江重行放下最后一本账本,揉着太阳穴,满脸疲惫地开口:“你看出什么问题了吗?”李延向来板正的声音都带了一丝虚弱:“没有,账本非常干净。”“这么干净的帐,他还让柳清宵压着不给我看,”江重行冷笑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