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三国:无限爆兵在线阅读第二章

作者:黑天使 来源:飞卢小说网

分飞燕(2)

“就她有舌头,说个没完没了的。还限量贝壳包,丑的我想当场去世。认识几个明星能蹦跶三天三夜,哥哥姐姐的瞎认,指不定是干爹干爷爷。”

赵西音说:“你小点声音,就这么点事。”

黎冉上头有两位兄长,涉足这个圈子,明星她是见惯了,反应不至于这么偏激。她这火气全为了旁的原因。黎冉看了几眼赵西音,话到嘴边又咽下去,终是于心不忍再提起,只得转移火力继续泄愤。

“哪儿来的网红,分明就是整容怪,看上她的男人什么眼光啊?眼神不好就去三甲医院挂个眼科号。”

边说边走,这句话正好被门边的顾和平听见。

顾和平眉头皱了皱,黎冉也不怯胆,目光昭昭对望之,末尾还翻了个嫌弃的白眼。

顾和平目光落向赵西音,笑的亲切敞亮,“小西,回北京了也不说一声,不把我当朋友了?”

赵西音笑得比他还灿烂自然,“没有没有,高铁晚点,我昨天很晚才到。”

“行,改天请你吃饭。”顾和平不叙旧情,侧开身,把路让了出来。

之后酒席少了小网红的聒噪,一桌气氛格外安静。但也不尴尬,婚宴吹拉弹唱一个不差,注意力还是集中在新人身上的。顾和平和周启深聊天,黎冉陪赵西音说话,两人维系着该有的距离,那是用两分陌生三分感慨,还有旁人的五分唏嘘划出的平行线。

吃了小二十分钟,周启深去外面接了个电话,再回来时,赵西音已经走了。

顾和平往他面前添了一碗汤,意有所指道:“我没留住,喝吧,补心的。”

回去的时候换赵西音开车,黎冉悠哉地嚼木糖醇,等车从辅路驶上大道,她才问:“什么心情啊现在?”

墨镜遮目,赵西音的脸就露出了那么一小面,与深色镜片一对比,肤色净的透光。

她弯着嘴角,边笑边摇头。

黎冉说:“你就装。”

赵西音还是笑,“离了就离了呀,哪儿那么多心情,你别给我脑补,我怕你。”

黎冉在她脸上审视十秒,不见蛛丝马迹。自己也笑了,也是,合则聚,不合则散,谁离了谁不都得继续过日子。黎冉那时在留学,对赵西音这段短暂婚姻的聚散因果知之甚少,很久之后才了解个七八。

护着自己人,在黎冉这,那一定是周启深十恶不赦。

“姓周的路子太野,要不是他半道截胡,你和孟惟悉孩子都能打酱油了。也是我在国外,不然当时我一定拦着不许你嫁他,臭德性,不可原谅。回北京才多久还能跟他碰见,真绝了。”

骂归骂,怨归怨,但黎冉自己清楚,这些话多少带了点不够客观的个人情绪在里头。

赵西音一直挂着笑,像在听别人的故事。

黎冉瞄她几眼,够平静的,便也放了心,“回工作室吧,晚上还有一堆活要忙。”

这边婚宴结束,顾和平帮妹妹招呼宾客,包厢早订好了,年轻的凑一拨,年长的凑一间,同学朋友分了生熟,安排下来妥妥帖帖。新娘对这表哥感激涕零,顾和平挥挥手,“小事。”

回到**房,热热闹闹的两桌德州|**,不见周启深,顾和平围着包厢走了半圈找人,被他出声喊住:“这。”

周启深脱了西装,里头一件丝质黑衬衫打底,灯又暗,都快跟皮沙发融成一体。衣袖只卷上去一只,领扣也松了两粒,两条线顺着皮肤往胸口伸,既随意又野性。

顾和平往沙发扶手上一坐,看到桌上空了的瓶,问:“喝酒了?带司机了么?”

周启深没答。

顾和平盯他几秒,然后一步跨过来,并排坐下,说:“聊聊。”

周启深眉头皱了一下,也没拒绝。

“别给我说你没事儿啊,我都瞧见了,下午看见西音的时候,你的单眼皮都快亮成双眼皮。”

周启深横他一眼,“别恶心。”

顾和平收敛了些,感慨道:“西音也够狠的,一走就是一年多,我给她发微信打电话,总有理由不接不回。什么信号不好,什么在充电,全是借口。丫头小没良心。”

周启深眼神耷下去,语气是不乐意的:“别这么说她,她很好。”

顾和平堵了一嘴话,心里叹气。

周启深今年三十有二,年龄不算大,但履历比一般人传奇。当年能上清华的成绩却偏偏去最北边当了兵,考上军校后又放弃远大前程下海经商。

顾和平和他十年战友情,那年集训,越野行军,攀山跳伞,从小兴安岭往长白山穿越,顾和平一脚踩空,从滑坡往下滚,是周启深拽住人,左手勾着红松,右手扯着他,半边身子都腾了空。下头万丈雪崖,周启深死活不放手,额上的汗一茬一茬都结成了冰珠子。顾和平捡回一条命,但零下二十度的气温,冻坏了周启深的左胳膊,时至今日,每逢阴雨,关节依旧钝痛入骨。

两人担得起过命交情,可要说句公道话,顾和平觉得,某些时候,周启深跟正人君子这个词无缘。

至少在感情上。

第一次见到赵西音,是在京城俱乐部的五楼。孟惟悉牵着她过来包厢打招呼,两人手牵手,郎才女貌真心悦目。赵西音那时多乖啊,白裙纯净,眉眼温婉,无防无备地叫他:“周哥好。”

周启深的脸在烟雾里看不真切,但目光灼灼,是有东西往外迸的。

顾和平了解他,几次试探就明了,当时还很认真地提醒:“哥们儿,话我就直说了,你要没有,就当我嘴欠,要是有,就把我这话听进去。孟家就孟惟悉这么一个独子,迟早是要接手家业,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互惠共赢总比腹背受敌好。俩小孩儿谈了两三年,小赵不管参加什么比赛,孟惟悉哪次没跟在身边?感情多好别说你没看见。”

“我没看见。”

周启深叠着腿,拿着新到的雪茄研究,靠近鼻间闻了闻。

顾和平的神情当时就严肃起来。

但很快,周启深又给了四个字:“不拆姻缘。”

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去,却不料半年后,赵西音和孟惟悉因故分了手。而更没想到的是,周启深的心思再不遮掩,光明正大地追起了人。

顾和平懵了,一琢磨,终于回过味。

自那一晚遇见赵西音的这大半年,周启深身边确确实实没再出现过莺莺燕燕。

周启深追人追的惊天动地,圈内的人都知道了个遍。这人有点匪气,厚着脸皮也不在乎身份,热忱用心得有些混账了。顾和平震撼,说,周哥儿,以前觉得你还挺精致斯文,怎么现在看你,浑身都糙起来了。

周启深微微挑眉,问一旁的老程,“我糙么?”

老程笑,说:“挺骚的。”

后来两人在一起了,领了红本结了婚。

再后来,离散有因,对错不说,平心而言,那两年,周启深对赵西音柔肠寸寸,爱得疯野,是真真疼这个女孩儿。

顾和平内心叹气,也不想给周启深添堵,于是好言安慰,“其实也没那么尴尬,你看今天见面,西音表现多好,平平静静的,没把你当仇人。再不济,以后还能做朋友。”

周启深想都没想,说:“我和她做不了朋友。”

意料之中,顾和平不再说话。只拍了拍周启深的肩,然后一块儿喝酒。

“对了,差点忘记。”顾和平语气一提,现在想起来还不太高兴,“今天和西音一块的那女人谁啊,缺心眼吧。嘴上涂了鹤|顶红,会不会说话。”

黎冉在洗手间点名道姓让他去看眼科,这仇顾和平还记着。

“她朋友,从小一起玩,感情很好。”周启深说。

“有毒。”顾和平不屑,“别把西音带歪了。”

周启深瞥他一眼,“她是黎董的小女儿,在哈佛读了金融,回国没两年。”

顾和平哟了一声,“在哪家公司上班?”

“不上班,自己创业。”

顾和平呵了呵,“难怪这么刺。哪行当?”

周启深往沙发一靠,抬手掐了掐眉心,“玩电商的。”

顾和平乐出了声,有意思。

但周启深乏了,不想应付,顾和平从他嘴里套不出具体,索性自己查。两个电话打下去,不到五分钟就在微信给他回了条链接。

顾和平点开,皇冠店,满屏都是粉红系的早秋新款,三两片薄纱遮体,模特身段妖娆婀娜。

顾和平着实愣了下,哈佛金融系毕业,回国卖起了**内衣。再想到黎冉那一头红色短发,真够魔幻的。

他对这没兴趣,随便划拉两下刚准备退出,就见最上头的公告栏写着新款直播。直播什么,在线换内衣么?顾和平顺手点进去,黎冉的笑脸跃于镜头,又热情又浮夸,满屏刷起了666。

这包厢隔音不太好,外头的歌声混搭着往周启深耳朵里钻。周启深有偏头痛的毛病,这会儿太阳穴胀着疼,他闭眼养神,心里有片正在长潮的夜海。

“周哥儿。”顾和平忽然叫他,语气变了调。

周启深没睁眼,只“嗯”了声。

“小红毛的店正在搞新品直播,要放大招。”顾和平晃了晃手机,“拉自己的好闺蜜现场试穿。”

周启深眼皮一颤,睁开了眼。

黎冉的工作室在城西,一套两百平的居民房改装的。

从镜头下来,黎冉风风火火的催促,“小顺儿你好了没有,磨磨唧唧的!”

叫小顺的人愁眉不展,捂着胸口放不开,“我能反悔么,男扮女装这叫什么事儿?”

黎冉走过去就把人往外拖,“反悔这个词就不是你该说的,又不让你露脸,你一男的别害臊。”

小顺脸一转,朝赵西音大声呼救,“西姐,黎哥搞我!”

赵西音蹲在一旁隔岸观火,笑得眼睛像月牙。

黎冉稀奇古怪的主意多,也能搞出点噱头,什么闺蜜模特现场换衣直播,一出来是个男的,吸睛效果肯定没的说。

右边两排格子间,客服打字噼里啪啦一派欣欣向荣。

直播刚准备开始,一客服忽就慌慌张张地叫她,“冉冉,那,那个,库,库存不够了。全部拍完了。”

黎冉以为她说梦话,“什么啊?”

“真的,全买了,不信你自己看。”

黎冉还是不信,但赵西音离得近,到电脑边,鼠标上上下下滑了三遍,最后抬起头,一言难尽道:“你店铺里的商品全部下架,真的被买完了。”

最高兴的就是小顺,把两片薄纱从胸前扯下,“不用直播了!”

“……”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延伸阅读

埃洛弗加盟  http://www.olkartblekinge.com/ppse.shtml
上海埃洛弗保温材料公司经过10年的发展,始终致力于为使用橡胶、橡塑泡棉材料的客户服务

俊宇加盟  http://www.olkartblekinge.com/y6s1.shtml
俊宇化妆品位于中国,是一家日用品、护肤品等其它产品的经销商。经营的日用品、护肤品销量

鸿晧环保机械加盟  http://www.olkartblekinge.com/dw3j.shtml
鸿晧环保机械产品和解决方案涵盖了各个领域【通讯、电力、民用、公共设施等】和各种系统方

唐久加盟  http://www.olkartblekinge.com/yeza.shtml
唐久超市是山西省早的连锁企业之一,五次入选“中国连锁百强企业”。经过十余年拼搏发展,

康卫者水晶餐具加盟  http://www.olkartblekinge.com/goqc.shtml
产品优势:六大产品特性、降低投资风险、凸显竞争优势

五洲教育加盟  http://www.olkartblekinge.com/duwv.shtml
五洲教育教务通知:我校定于2012年12月24、25日在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学宜宾馆多功

恋知加盟  http://www.olkartblekinge.com/psvj.shtml
恋知床上用品涉及枕芯系列、被芯系列、毛毯系列、床垫系列、件套系列等近百余款卓越品质产

立质加盟  http://www.olkartblekinge.com/a8i2.shtml
立质工艺品总部生产加工定做各类人民币珍藏册、国内外各国钱币、集邮珍藏册、纯金、纯银、

莎啦啦鲜花礼品加盟  http://www.olkartblekinge.com/xz8q.shtml
莎啦啦鲜花礼品网成立于2000年,定位于打造中国专职的鲜花礼品速递服务提供商,专注于

赵敦瑞加盟  http://www.olkartblekinge.com/arbh.shtml
暂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也别想拦着我搞基建!之第九章(9)

    少年的热血和冲动往往只需要一句话,赵旭等人互相看了看,下一秒直接跟在周衍后面冲了上去。场面登时大乱。巷子的光线不大好,周衍一脚踹开肖奕身后那个正朝他举着棍子的人,紧接着就见肖奕一个回旋踢扫了过来。周衍要闪躲已经来不及,好在肖奕反应够迅速,堪堪停住脚,才没让周衍和他的鞋子来个贴脸热吻。赵旭等人则是直接

  • 刀剑女士第八章

    喜欢?陶珞珈懵了。“那你怎么还教我追他?”“是你让我帮你的嘛。”余若弥露出一个和善的笑,也不知对面的人是否看得出她笑里藏刀。“知道了,谢谢你哦。”陶珞珈似懂非懂。她自知江湖险恶,自己出来混的年头又太短。这女人不是个善茬,竟也能如此不计前嫌倾囊相授。她不是没怀疑那些话的真假,只是又实在找不出什么能反驳

  • [HP]暗恋者之ET(10)

    “这次回来有什么打算?”端木景瑞突然和她闲聊了起来,夏洛琳却不自禁竖起防备。“我准备下周一就到长音上班。”阳光落在他刚毅的侧脸上,掩盖了其锋芒。笃信自己的计划端木景瑞不可能知道,心底却有种被窥视了的感觉。很想说服自己别太敏感,可她自从重生以后直觉比之前更敏锐。“夏总给不了你好职位,不如到端木集团来吧

  • 我继承了一座动物园之第六章

    唐靖泽刚从沙漠无人区出来,回到酒店还未来得及洗漱,手机就风风火火地响了起来。光看到名字,唐靖泽就觉得比自己在古墓下待一天采样都累得多,不过也不能不接,刚接通,就听到唐娥连珠炮的质问声。“阿泽,你到底去哪个星球了?电话一直打不通?我们这个家,我这个妈你还要不要了?”对于母亲的指责与怒气,唐靖泽早就习以

  • 夕晖之光关于金毛与称呼这件事

    玖辛奈看到佐良娜的时候,还不禁在心里感慨宇智波的基因真是强大,这小姑娘除了那一双大眼睛,跟她爸爸小时候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鸣人嘛,像她的地方可能就只有都是九尾人柱力了吧_(:зゝ∠)_……等等鸣人?!玖辛奈看着自家阿娜达牵着的那一个小号金毛,一瞬间以为看到了鸣人,但她马上反应过来鸣人现在已经长

  • (续·忽而今夏)双城故事第九章在线阅读

    苏菲娅长公主又来这个荒凉的星球了。她想干什么?叶晗清根本没料到苏菲娅会亲自来到这家小店,一时不知该说什么,默不作声看着她环视了一周店铺,带着赞许的神色微微点了点头。……你这副随时都要指点江山的样子,难道是来视察工作的?我又不是你的手下,凭什么给你视察!她忽然气不打一处来,没忍住翻了个白眼。当然,这动

  • 赛尔号战神联盟之月之筱音之赎金(10)

    “谁啊大早上就开这种玩笑?”“就是,把广播台当什么了,肯定要挨处分!”“别理那个白痴,咱刚刚聊到哪了?”班上大部分同学都对广播所言不以为意,谩骂了几句,便该聊天的聊天该看书的看书了。可现实是无情的,那并非是句玩笑话,只听“嘭”的一声,学校操场的草皮如被挖土机刨过一般,炸的七零八碎土地翻飞!班上呆滞了

  • 她来自低空在线阅读渊源之源

    鸿蒙之一篇轰动之尽然而束紧天下所有志士,尽在鸿蒙之中就是一阵阵之血腥气息。尽数之间鸿蒙之际一篇苍凉天地之间就是一篇混乱,各种修战修和之志士愤在鸿蒙之际,天地就是一篇轰乱之所在之坤,天之所应有之一切化为乌有。世间天堂尽然而受制于一篇混乱之中,狰狞之一切面孔以及一切之面善之尊容,以及一切之煞劫之煞气容貌

  • 桀骜在线阅读第6章

    齐辉被打的事陈晨是一点都不知道,此时他正走在回家的路上,不同于齐辉和萧雅,他可没有专车接送,只能自己慢慢地走回去,丝毫不知道自己的前路已经被李强一伙人堵住,等他看到李强一伙人时已经来不及逃跑了。“你们要做什么?实话先告诉你们,我没有钱”既然已经无路可逃,索性他也就不跑了。“放心,大爷不要钱,站在那里

  • 玄幻之老子的系统是洪荒在线阅读第4节

    薛妈妈看样子很坚决,直接就吩咐人把倚梦拖下去,一边还劝说道:“万般皆是命,谁让你得罪谁不好,偏偏惹着了齐凌府的郅王爷,你就认命吧。来人,快把花玖给我带过来!”倚梦哭泣着就是不肯,薛妈妈看得不耐,正欲再训斥她一番,未料明璇抱着花玖过来了,她扫了一眼众人,低头亲了下浑然不知的芝芝,然后将她交给了薛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