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西幻]圣月之颜之第五章(5)

作者:顽童茶叶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严泽。”时小鲜听着这个名字好像有些熟悉。仔细想想,原来他也是一个“剧情”里面的人物。

不过,他在剧情里面留下的最浓墨重彩的一笔,却是他的死亡。

他本是蓬莱派内万年一遇的天才人物,但生不逢时。蓬莱派让他出世的第一战,就是参与修炼界联手屠魔,所有人都以为他是折在了那一战中。直到后来,许怜梦和孙飞宇联手,再次试图封印这个世界的怨气。等他们千辛万苦找到怨气入口,才发现早已有人守在这里——

严泽并没有死。

自第一次屠魔之役后,数百年来,他一直守在怨气入口的中央。用一己之力,镇守大阵。

而当许怜梦他们发现他时,他也最终力竭。随着他的死,大阵也终于崩塌。

所有人才终于明白,原来他们之前经历的妖魔入侵,不过是点毛毛雨罢了。严泽用尽了一生,守护着这个世界最后的屏障,让整个世界又苟延残喘了数百年。

他死后,所有人才知道什么叫“妖魔乱世,再无净土”。

史小鲜被困在史家后院最后的那几年,没少听下仆们提起他。所有人说起这位末世大能,都是既同情又敬佩,同时还夹杂着无限遗憾。所有人都说,如果当初,这位他没有折在那一战里,以他的天赋和能力,说不定他真的可以成为逆天救世、力挽狂澜的那一个。

“怎么不走了?”发现时小鲜停下来,严泽停步回头。

“你……”

时小鲜想说“你不是应该一直留在大阵中央镇压吗?”,不过一转念也想到了,别人会走,当然是因为她的缘故。

因为他怕她在大阵中央会活不下去,才要带着她离开的。

“没什么。”时小鲜对他摇摇头,然后两步跳到前面去,“我来的时候,看见那个小村子就在前面了。”

她几步就冲到村口。这个时候,村子里闭门闭户的。有几个小孩子蹲在村口玩,看见有陌生人,都吓得躲到村口大树后面。

村口这大榕树生了得有上百年了,垂枝伞盖,把整个村口的小路的罩住了。树根下,有股清泉缓缓流出。清泉旁边摆着一个大磨盘,看起来是村里人磨谷子的地方。

时小鲜想起之前看到的村民集会的样子,也就学着跳上磨盘,拉响了树上的一个铃铛。村民们听到摇铃,都陆续聚集过来。然后看到摇铃的人是个陌生人,一些人畏惧的站开、一些人质问时小鲜、还有人在下面骂骂咧咧。

时小鲜一律不管,只一个劲的摇铃。终于,那天她过路时看到的,站在磨盘上发号施令的那个男人从村里跑了出来。

“赵老二来了!赵老二来了!”村民嚷嚷着,给赵老二让开路。

赵老二见了时小鲜,劈头就是一顿骂:“谁让你摇铃的?小黄毛崽子,有人生没人管的东西,你他娘的给我下来!”

说着,伸手就要抓她下来。

时小鲜也没当回事,轻轻一抬脚,对着他抓过来的手背,一踩。

“啊!!!”赵老二一声惨叫,拼命往回缩手。但他的手却像被钉在磨盘上一样,又痛又撕撸不开。

赵老二没办法,一边嚎着,又拿另一只手来掰时小鲜脚腕。但哪里掰得动?

惊吓和愤怒中,赵老二回头对着后面的村民大吼:“你们就他娘的瞎看着啊?!”

“都别动啊!”时小鲜对着下面的村民一摆手,大喊道。

没想到村民们居然一愣之后,齐齐退开。

“诶?”

时小鲜讷讷的收回手,也没想到自己说的话这么有用。她正有点窃喜,却听赵老二又是一声大吼:

“你又是谁?”

时小鲜转头,看到是严泽。这才明白过来村民们怕的不是她。

严泽一言不发,缓缓走近。缕缕怨气,缠绕在他脚步之间。衣袍在怨气缭绕间摆动,气势慑人。

严泽每走一步,村民们就退一步。

终于,村民里一个胆小的“嘭”的跪地:“仙、仙人大驾到我们村,是、是有何指教?”

严泽也不发话,看起来并不打算理会这些村民。

“咳咳。”时小鲜清清嗓子,努力把村民的注意力拉到她身上,“你们知道这里有一个大阵吗?这个阵法是凝聚精纯的意志,用人心引动天心地心。你们留在这里,导致大阵内的人心不稳,大阵就要被你们毁了——”

“大阵毁了,再布一个不就行了?你们修仙人自己坏了事,还想怪在我们这些凡人头上?”就算被时小鲜踩着一只手,也没能阻止赵老二骂咧的叫嚣。

时小鲜皱皱眉,脚下加力一碾,痛得赵老二又是一声惨叫,说不出话。她蹲下来,和他对视:“你这样说就不对了。

“这个阵法叫‘九死遗则阵’。这是修仙界整整一代精锐,自愿牺牲,才召唤出来的大阵。所有参与上一次屠魔的人,抱定了牺牲自己来挽救这个世界的决心,去向阵法献祭。

“在所有为大阵自愿牺牲的人里面,要是有一个人心中有丝毫犹豫,这个阵法就成不了;要是有一个人有半点不甘,这个阵法就成不了;要是有一个人有片刻迟疑,这个阵法就成不了。

“‘既体解吾犹未变兮,虽九死其犹未悔’①。

“这些人本来可以坐享数千载寿元,但为了封印这个世界的祸源,自愿赴死。你们却不听劝告也要留在这里。因为你们发现,比起外面邪气肆虐,这里因为有大阵守护,反而成了个风水宝地。

“你们出于私心留在大阵中,已经扰乱了阵法的根基。因为你们,这个大阵本来可以守护这个世界数万年的,现在却——”

“你说的我听不懂!”

时小鲜再次被赵老二打断了。他一副混不吝的模样,恶狠狠地道:“我看,你不过是找借口来作践我们这些凡人罢了!你们一句话就要我们背井离乡。修仙人不食人间烟火的,哪里知道我们这些土里刨食的苦?”

然后,赵老二回头,冲着身后村民怒吼:“反正都要死了,你们还怕个卵啊?!他们只有两个人,上来干了他们啊!”

时小鲜也看向那些村民,发现他们其中一些畏惧的退走,一些却似乎被赵老二说动了,眼露凶光。

但没有一个人,在听到她的话之后,有一点羞愧之意。

时小鲜有点不高兴了。

“可以了。”

这时,严泽站到她身后,平淡道。

“可以了?我还没开始呢!”时小鲜脸一沉。

她语气不善,叫胆小的村民听得直往阴影里缩瑟。然后,过了半晌。迟迟没有等到动静的村民,再偷偷抬眼看。

只见时小鲜就这么黑着脸,站着,看神情似乎有些苦恼。

时小鲜是想收拾这群人的,但她又没有什么现成的手段。总不能直接冲上去咬吧?感觉还怪恶心的。

在时小鲜犹豫之际,几个村民也看穿了她的外强中干,顿时恶向胆边生,纷纷抓起了地头的锄头、镰刀,要围过来。

严泽也看出时小鲜似乎有点无能为力,轻笑摇头,就要上前替她出手。

就在这个当口上,时小鲜终于想到了!之前她在离开史府的时候,那些防御阵法一被激发,直接把所有想拦她的人给压趴了。那她也可以照着办嘛!

时小鲜果断伸出手,饕餮气息从她手下铺散。然后,她猛地一按,在村口的所有人,被一股极其可怖的凶煞之气,直接拍跪在地上。而在时小鲜跟前的赵老二被“特别”照顾了一下,双腿被直接折断!

时小鲜抓起哀嚎不已的赵老二,把他提起来。

“你,咳,你不过是凭着会法术,来强压我们罢了。”赵老二一边咳血一边说。

“你说对了,我就是在强压你们。”

时小鲜站起来,饕餮气息犹如踩在他们每一个人背上:

“你们要是听不懂,那我就换个方式告诉你们:你们贪图一时安宁,不惜破坏大阵,这就是在吃别人的肉,喝别人的血,那你们就要替别人完成未完的事。”

时小鲜跳下来,指着磨盘:“这里,要垒一座墓。你们要向那些被你们吃了血肉的人,磕头道歉!”

说完,时小鲜逼着村民,去捡石头来累在磨盘上。为了大阵自愿献祭的修士一共有一万三千三百三十六位。时小鲜就让他们在石磨上,累了一万三千三百三十六块石头。

她又让叫嚣得最厉害的赵老二,在石磨上刻字。

“上面刻‘英灵冢’,落款写……等等,你们这叫什么村?”时小鲜问。

赵老二咬牙不说话。倒是旁边,一个正在垒石头的小男孩小声地道:“叫大磨村。”

“大娃闭嘴!”赵老二恨骂一声,吓得大娃抱头缩住。

“嚷什么嚷。”时小鲜推那赵老二肩膀一把,“落款就是‘大磨罪民敬奉’。”

赵老二断掉的腿骨还露了半截在外面,被时小鲜一推,又是好一顿惨嚎。

这时,缩在一边的大娃又站起来,有点怯生的道:“我可以刻的,我识字。”

时小鲜就对他一点头。又让两个村民过来,背了赵老二过去,让村里土郎中把他腿骨给绑上了。

在时小鲜的武力逼迫下,墓冢很快垒好。所有村民也规规矩矩地三拜九叩,向英灵磕头认错了。然后都巴巴的看着时小鲜,只想快点送走这个瘟神。

但时小鲜却根本没有放过他们的意思:

“很好。现在,你们都回去,把刀磨好吧。”

之前在村口玩的小孩一听这话,吓得哇哇大哭。周围的村民们连忙按住娃娃的嘴,颤抖的问时小鲜:

“敢、敢问仙子,为啥要磨刀啊?”

“去对抗妖魔啊。”时小鲜理所当然地说,“你们毁了大阵。没人除妖了,当然是要你们顶上了。”

这下不仅娃娃,大人们也哭了。

时小鲜才不管那么多,定好了第二天出村除魔的时间,就把他们都撵走了。她自己就守在村口,不让村民们逃跑。

“何必?”一直没有出声的严泽,终于开口问她。

时小鲜倚坐在树下,抬头,看着严泽。他神色淡漠,对她做的一切,多少有些不以为然。

但时小鲜很坚持地对他说:

“为什么不必?他们吃了别人的血肉,就要吐出来。这天底下再没有白吃的道理。”

到了第二天,时小鲜把他们带到有妖魔出没的地界上。她只放进两三只力量薄弱的小妖魔,让它们去围着村民。但也不教村民们如何除魔,只让他们自己想办法。

村民面对着妖魔瑟瑟发抖,她就在旁边看着。到了晚上,时小鲜才放他们回村去休息。

就这么跟放羊一样,时小鲜带着村民,日出晚归。一天、两天……半个月后,终于有一个村民,对着妖魔举起了锄头。

然后,就像打开了什么神秘的闸门。村民忽然发现,妖魔并不是那么不可一世的魔神,而他们,除了任其宰割,还可以举起锄刀。

时小鲜终于有些满意了。

她寻思着是可以给这些村民找点像样的修炼功法了。等她把这个想法告诉严泽,严泽却说不用。他拿出了一本《素经》。

这是蓬莱派给外门弟子修炼的功法。

*

许怜梦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她第一次攒足了一百万点积分时,就毫不犹豫的兑换了“邪魔之眼”。这个道具可以在当前世界打开一个怨气入口,而被怨气感染的“妖魔”都会遵从她的指令。在她离开这个世界时,根据这个世界生成的妖魔数量,系统还会给予她相应的积分返点。

这些由邪魔之眼召唤出来的妖魔,既是她的保命符,也是她一直以来完成任务的最大助力。只要她把任务进度控制得足够好,在一个世界待得足够长,她还能从系统返点中赚取到一定的积分。

基本上,购买邪魔之眼,就是一个稳赚不赔的买卖。

而现在,她居然收到了系统提示——邪魔之眼,正在被人缓慢封印。而这个世界的妖魔数量,也在逐渐下降。

许怜梦实在想不通。上次修仙界试图封印邪魔之眼时,她就混入当地乡野村民,悄悄煽动了不少人,从她故意留出的破绽中,返回大阵。照理说,人心不齐,阵法根基已坏,是不可能封印神魔之眼的,怎么这会儿又生出变数了?

眼看着她要是再拖下去,最后说不定连购买“邪魔之眼”的五十万点本钱都赚不回来了。但她这次的任务目标孙飞宇,要处理起来却也非常棘手。

在之前,孙飞宇从未察觉自己对史小鲜用情之深,而许怜梦也自认可以确保他一生都不会察觉。

但史小鲜的离开,却像是给孙飞宇的一记当头棒喝。而她现在却还不好再动,因为在史小鲜逃出史府后,史掌门把她在后院的境遇查了个清清楚楚。孙飞宇自然也知道了,现在正是又悔又痛的时候。许怜梦知道她现在凑上去,只怕会多做多错。

犹豫良久,她还是选择暂时按兵不动。有些事情,必须要交给时间,急是急不来的。邪魔之眼的损失,她也只能认了。

就在许怜梦正为自己的损失肉痛不已之际,一条更致命的系统提示响起:

【警告:攻略对象孙飞宇,完成度下降至百分之四十五。】

“什么?!”许怜梦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完全不能置信!“下降?怎么可能会下降?!”

经历这么多个世界,许怜梦还是第一次遇到任务进度倒退的情况。

而绑定了许怜梦的3356号系统,只比许怜梦更糟心啊!

自从那天见过时小鲜,3356号系统就知道不对劲。它隐约是感到有另一个系统抵达了这个世界,给史小鲜换了个芯。

在见到史小鲜的瞬间,它立刻秒怂,隐约猜到了在它感知中,那个一晃而逝的系统大兄弟的下落。

它也曾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只要那个煞神离开了史府,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个屁啊!

这个世界的气运,现在全都乱了套了啊!

为什么已经开始衰败的瀛洲派,气运又会上升啊?!为什么史府里面,又冒出了一个身负大气运的小丫鬟?

连带着这个世界的气运之子,任务目标孙飞宇,明明身上的气运已经被它吸收掉了大半了,这会儿居然又开始重新上升了!

许怜梦还在那边一个劲儿的叫着什么“不可能”、“怎么会”,让它给个解释。

……大姐,我能给你解释,还至于让事情发展成这样吗?

它们做混沌系统的,不过是混沌意志的一种化身,借由怨灵指引的通道,进入不同的世界,收集气运而已。本来它一直把攻略目标设定为一个世界的气运之子。只要宿主搞定了气运之子,它就能把这个世界的气运吸收个七七八八。而现在这个世界的气运分布,简直跟开锅水一样乱跳,原谅它3356号系统是已经看不懂了。

而且它还总觉得,即使那个被穿了的史小鲜已经离开了,但还是……好可怕的。它真的不想和这种骇人的东西呆在一个世界啊!!

它现在也只想快点完成任务,离开这个闹心的世界。但想要穿到下一个位面,它在这个世界收集的气运还不够啊!

你倒是努点力啊,大姐!你快点把气运之子刷下来,我才能快点收集到足够的气运,咱们赶紧开溜啊!

3356号系统含泪算了算,要是没有其他系统跟他“抢生意”的话,前往最近的、有怨灵指引的位面,需要消耗多少气运。然后果断告诉许怜梦:

【鉴于当前位面发生未知错误,系统将降低任务难度。攻略目标进度达到百分之六十,既视为任务已完成。建议宿主立刻着手完成任务,避免更多不可控情况发生。】

直到这条提示出来,许怜梦才终于稍稍冷静了一点。

既然系统都说是“未知错误”了,那这个世界她是亏定了。为今之计,只有遵照系统提示,尽快把孙飞宇的攻略进度刷到百分之六十,脱身为上。

定定神,许怜梦披上衣袍,推门而出。

“大小姐,已经入夜了,您这时候……?”立刻有丫鬟迎上来。

“去备一碗琥珀百合汤来。”许怜梦吩咐道。

她知道近来孙飞宇有事在和史掌门商议,这几日都是宿在史府的。她也必须得去探探,孙飞宇那边是出了什么情况,导致完成度下降的。

延伸阅读

造个灵地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5haro.cn/4qk.shtml
孩子生病了怎么办?推荐使用阿恬牌板蓝根白粥,暖暖的,很贴心。——《某恬养崽日记》尽管

我穿成小说千亿反派继承人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5haro.cn/z0q.shtml
近来我都没有出过宫门半步,今日刚欲出门倒被小将拦了下来。听闻景琼娘娘和父皇说我不懂礼

沙雕队长李儒出步步皆算呼,不曾想一步未算到  http://www.5haro.cn/q6b.shtml
汉军大营内,卢植坐于首位,公孙瓒董卓分位两旁,赵融、李傕、郭汜等依次排下。“为今之计

影武大帝鼠相布衣  http://www.5haro.cn/am3x.shtml
就在裘东林还在不断搜索有限回忆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了很奇怪的声音,声音低沉,上下震颤

全世界都以为我们是道侣你两绝配啊  http://www.5haro.cn/xeya.shtml
宋清晚说的字字诛心,或许宋鸿铭知道有愧,根本不敢去看她。【3G书城】“晚晚,你阿爸也

被迫转职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5haro.cn/neqd.shtml
目光扫了地上的人一眼,姜夏走过去探了探脉。旁边的助理看着姜夏走过来,想到她刚才露的一

诸星耀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5haro.cn/xo11.shtml
苏大掌柜到底还是没能达成心愿,那台缝纫机也没时间再用,因为苏爸爸的百日祭很快就到了。

妈粉睡前集训之朱瞻基调戏孙若微  http://www.5haro.cn/ko1.shtml
赶跑了也先,大家继续往回走,因为有粮草辎重,走的速度很慢。朱瞻基披着貂皮大氅,跳上运

万道毒神之百毒不侵(1)  http://www.5haro.cn/a0pm.shtml
黑衣男子看着自己手腕处一个黑色的圆形,与面前这个女人手腕相连,眉头一皱,“松开!”“

[主家教]朝香一如故之第六章(6)  http://www.5haro.cn/g6p0.shtml
吴嘉这边很温馨的在吃饭,而吴逸那边的一顿饭吃的鸡飞狗跳的。“喂,你不会做饭你进来干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上妖威在线阅读第2节

    悲凉,欣喜等各种情绪混杂交织在心间。沈依依手捂住心口,又想哭又想笑,好久才平息下来。高一年级组女子四乘一百米四人接力赛已经开始,她不打算过去挨训,一边拿着演讲稿寻找白老师,一边暗自回忆当年高中生活。明达高中高一年级总共有十二个班级,三六九十二是平行班,一四七十是所谓的‘差’班,余下二五八十一是重点班

  • 神明重生后被小妖精攻略了第1章在线阅读

    “博士,这次任务对于九号来说是不是太困难了!”助理愤怒的凝视着眼前的男人。男人没有言语,点了一支烟,毫不避讳的对上助理的眼神,冷漠煞人,过一会弹了弹烟灰,依然沉默。“博士,九号是我亲自看大的,所以,我不想让他白白去死...况且,九号和小姐的感情也很好,我...”男人抬了抬手,打断助理的控诉,两根手指

  • 灵神策在线阅读第4章

    漫婳又在记忆里搜寻了一些昨晚的零星片段,脸发热,立即停止回忆。“你不是有那晚的录像吗?”楚君衍看着她的脸红和不自然,视线下移至她身上的衬衣,想到.她除衬衣下不着寸缕,喉结不由得一滚,眸色转深。溢出薄唇的噪音微哑,“你想看?”不等她说话,他又说,“我没时间,你要是想看,晚上十一点后我回来再看。”漫婳脸

  • 发家致富种田忙第五章

    你是我温暖的手套,冰冷的啤酒,带着阳光味道的衬衫,日复一日的梦想。#昨天有幸目睹了楼主掉马全过程的你,躺在被窝里笑的不行,今天你在看了楼主的更新之后,苦苦憋笑,可还是情不自禁地笑抽了,搞得周围的人像看神经病一样看你。因为你今天又有幸见证了楼主的节操碎了一地。……楼主:咳…昨天的事情大家就忽略了吧。当

  • 灵石之路在线阅读第十节

    高地村是森林中唯一一座建在魔兽森林深处的村庄,要知道魔兽森林什么魔兽都有,在这里建造村落,无异于老虎洞口搭帐篷——找死。那么,高地村到底是凭什么能在这里生生不息的呢?答案为二。其一,高地村位于高地,易守难攻。其二,高地村除了两名村长之子镇守,即老二与老三,还有一个月前因为村子被魔兽毁灭而收留的七名外

  • 重生三记第2章在线阅读

    “好久不见个鬼!你看看时间,都1点25了,第一节可是老班的课,快点走,别磨蹭了!”说着,徐小影抓着程劲的衣服袖子,就往外走。程劲被徐小影拽着,几乎是一路小跑到街上。“呀,程劲,你认识那是什么车吗?真好看,跟科幻电影里的车子似的。”徐小影指着停车位上的车子惊呼道。兰博基尼毒药让人惊艳的造型,已经吸引了

  • [综港剧港影]第三方在线阅读第5节

    男子一边整理着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公文包,一边打量着陈简,越看眼前的少年越满意。为了表达自己的善意,男子主动关心起陈简来:“中午饭吃了吗?”陈简弱小的心灵再一次经历了摧残,很想鼓足勇气把这猥琐男按在地上使劲的摩擦,然后友好的和他解释一下:我从十点出门到现在十一点,我吃哪门子中午饭?梦里吃的吗?“还没

  • 位面最美的风景八分钟约会

    宋阳举办的八分钟约会提前半个月就告诉初夏,还反复叮嘱初夏一定要认真对待,其中有很多条件优秀的男士。宋阳再三叮嘱一定要抓住青春的尾巴,放手最后一搏。初夏凄然一笑,什么时候恋爱都变成一场比赛,非得用力才能成最终的冠军。这场竞赛究竟是**之间的较量,还是男女之间的比拼。宋阳曾经是电视台记者,在公职单位呆了

  • 司令长官雷诺之那是最无用的东西

    顾月齐望着顾云齐的身影消失在屏风后面,张嘴,“我……”哥哥,对不起……一句话哽在喉咙里,饱含歉意的话说不出口,眼巴巴看着顾云齐身影消失的地方顿时泪如雨下。欣喜悔恨交加,一双凤眸被眼泪模糊。蹲在地上双手捂着脸,呜咽从指缝间溢出。她上辈子是鬼迷心窍了才会手刃顾云齐!真好,又看见年少温和的顾云齐了,温温柔

  • [家教·斯夸罗]月与鲛在线阅读穿越老套路了

    午夜十二点一家网吧内“快快快推塔推塔啊!哎呀你们是猪吗?推塔会不会?”李斌坐在电脑面前看着屏幕上大大的失败一把把手里的鼠标扔在了桌子上“一群白痴就知道浪!草!”“您的余额以不足请及时充值”电脑提示音响起李斌看了看手机“我去12点了!再不回去就完蛋了!”说着就抓起桌子上的半包烟和手机冲出了网吧。李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