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嫁给贺先生舍曲林

作者:木采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要给警察叔叔送个锦旗,希望他赶紧催一催我的快递,国家统一发的男朋友怎么还没有到货?

——星星日记。

或许是因为时柏年目似利剑,肃杀寒霜,相亲男拿起桌上的车钥匙指了指任臻,终究是什么也没敢说,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茶馆的人看完戏,如鸟兽散纷纷移开目光,任臻松开时柏年的手腕,“刚才谢谢你。”

“很抱歉打扰你们喝茶闲聊。”任臻跟时佳颖道歉,“我身体有些不适,先走一步。”

任臻看了眼时柏年,拿起包绕过他,时佳颖微微颔了颔首,看着她离开。

“这姑娘性格不错,敢爱敢恨,分手也潇洒。”

——

任臻从茶馆出来时手机进了通电话,屏幕上显示对方为相亲网站红娘的电话,任臻没有犹豫果断挂断没接。

把红娘的号码拉黑后,任臻去附近的商场血拼了一上午,拎着大包小包回到自己的公寓,进门她把钥匙往柜子上一扔,放下东西脱掉高跟鞋,光着脚丫搬了把小马扎到露台工作。

这套顶高五米五的loft公寓是她去年按揭买下来的,一共四十平,房子虽小但五脏俱全,上下两层的装修和家居都是她亲自监工看着完成的,在这里住了小半年,每次回家都有一种归属感,很惬意,倒不觉得孤独。

今天是阴天,微风拂过脸颊,在这样适宜的天气工作,任臻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影雕’,被誉为石头上的摄影,望文生义解释来说,需要影雕师在磨光的石板上用金刚石钻笔敲凿点刻,凿出成千上万疏密的凿点,好的影雕师技艺精湛,雕刻出的作品远远望去宛如形象逼真的动态影像。

任臻最近的工作任务是要为一位顾客已过世的母亲刻一张纪念照,比起能被风吹日晒洗礼褪色的相片,影雕人像却可以永恒保存于墓碑上。

其实继承母亲孙佩珍的影雕技艺,任臻平时也会接一些风景图山水画,一副好的作品用时多则一月,少则一周,所谓水滴石穿不过如此。

任臻抱着一块石板在铁架上固定好,她挑了个舒适的姿势坐下,沉重的金刚石钻笔被她的左手食指支撑,女孩的表情专注认真,落笔凿坑,锋利的笔尖在石板上发出咚咚咚的声音,气氛安逸自在。

她化怅然为力气,只用了一下午的时间,影雕纪念像已经完成了五成,天色渐沉,露台上的壁灯没开,任臻的眼睛又干又涩,她扶着铁架慢慢站起来揉了揉酸痛的肩膀,转身走进房间想要倒杯水休息一会再战。

路过客厅时隐约听到玄关柜上她手机震动的嗡嗡声,她走过去顺手打开客厅的照明灯,双手划开那堆购物袋,母亲孙佩珍的备注跳跃在屏幕上。

接通前任臻猜母亲打电话来估计是为了今天相亲的事,电话一通,果不其然如她上午所想,那位郝先生的确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他早上怒气冲冲离开后大概把牵线的红娘痛骂了一顿,而网站的红娘气不过,不知从哪里弄来了母亲孙佩珍的电话,把她今天的精彩事迹像母亲交代了一清二楚。

孙佩珍在电话里大发雷霆。

“对方不过才三十出头,在南城有车有房,工作学历样样出挑,这么好的条件为什么还挑,你脑子被驴踢了?”

“真要优秀也不至于在相亲网站混成老油条还找不到女朋友,妈妈你没看过他照片你不知道,对方是地中海男哎。”任臻嗤之以鼻地说:“歪瓜裂枣,配不上你女儿我。”

“……”孙佩珍听到这个,妥协了,“秃头男不行!”

“嘿嘿。”任臻笑了笑。

“哎,妈妈就怕你万一成网站的黑名单了怎么办,那个红娘在电话里说的可难听,妈妈刚一时生气,话说重了对不起宝贝。”

“没关系妈,你不了解情况,你知道吗,他连最基本的前后鼻音都分不清!”

孙佩珍:“……”

“你妈我也分不清!这个要求也太苛刻了。”

“每次过节家庭聚会我都被你那些长辈问来问去,女儿这么大了也没个归属,妈妈也害臊?你都快成剩女了。”

“我大学毕业还没到两年,怎么到你眼里就变成剩女了?”

“看看你身边的邻居们,哪个不比你活的风光,我现在走在路上头都抬不起来。”

“妈你不该这样想,你身边很多人她们并不是真正想关心你女儿过得好不好,而她们只是想知道你女儿过得有没有她们好。”

任臻按住震痛的脑袋,“你的病不允许你每天忧思为这些事操心焦虑,况且结婚这种事又怎么能心急?”

两人讲来讲去,每次都因为相亲结婚这件事上不欢而散,挂掉电话后,任臻闭上眼捂着一起一伏的胸脯深呼吸,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每次谈结婚这件事,任臻自己都会有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就好像她的人生是活给家人看,活给亲戚朋友看的。

其实有时候她也能理解母亲这么操心是为什么,医生说孙佩珍的病只要复发,基本又是要在鬼门关走一遭,最多也只有两三年可活。

老一代人成家立业的传统思想也无可厚非,只是想让她在短时间内快速结婚安定,实在是有些困难。

该找谁呢?

任臻靠在沙发上静静坐了一会,握在掌心的手机轻轻震动,她低头解锁,微信有人给她发了一张床照,男女主角正是今天早上出现在茶馆的盛少谦和孟蝶。

这张照片应该保存的时间有些久,像素并不高,但左下角远古的拍摄时间却让任臻发笑到痴呆。

她笑自己太天真,以前总以为在她跟盛少谦之间的第三者是孟蝶,如今往前推算下日子,任臻才恍然明白了,原来那两人相识的年份要比她想象的还要早,而她,才是真正的‘插足者’?

究竟是什么样的演技才能让认识四年的大学同学对她瞒得滴水不漏?又是什么原因让盛少谦跟那人分手后还要装作不认识,而当她存在的时候孟蝶又为什么突然出现插足?

这一连串的问题让她感到困惑,走神之余,任臻突然感觉自己手腕上的小叶紫檀手串有些硌骨头,她轻轻磨挲了一下那串珠子,又很快毫不留情把它从手腕上摘下来,拿起手机给孟蝶发了一条短信。

【我们见一面,有东西要当面还给你,就在你家楼下。】

任臻发完微信,起来抓起柜子上的钥匙出了门。

去孟蝶小区的路上,的士司机嘴里嘀咕这一路遇到的都是绿灯,调侃说今晚运气不错,适合去买大.乐.透。

夜色向后飞驰,斑驳的光影照在任臻的脸颊上,她盯着窗外虚幻的夜色,恨不得能够尽快结束这一切。

所幸,孟蝶的小区并不远,从车上下来,任臻凭着记忆来到了她的楼下。

反而孟蝶她不急不缓姗姗来迟,连睡裙都没换。

可见任臻早上那一耳光果然不轻,即便是在夜色下,还是能看出孟蝶一边高肿的脸颊。

“拜托,你来不会是为了看一眼我脸有没有肿成猪婆吧?”

任臻冷笑,闻言面无表情在口袋里摸出一串手链扔给了她,“故意发那些照片不就是为了恶心我,估计我这辈子的福气都用在了发现你们奸情的那天,这链子我今后怕是用不着了。”

低头看到那条跟自己手腕上一模一样的紫檀手链的那一刻,孟蝶得意的表情险些破裂,仔细看能发现裂痕。

“当年你说这链子是你成心求来的,到现在我想或许连佛祖都有些看不下去。当然,我自己也承认受不起这福气,想来想去还是过来亲自把原物归还,往后,你也别再给我发那些龌龊的东西,我自始至终就不喜欢盛少谦,所以你根本影响不了我,斗来斗去,你也只是在跟空气生气。”

孟蝶紧攥着那串链子,垂下眼睫才发现自己的手在颤抖,震惊之余,她朝转身要走的任臻怒吼:“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骗你?”

“不感兴趣。”

任臻说完,转身的时候留给她最后一句话:“从今往后,你孟蝶和我,桥归桥路归路,别有交集了。”

看着任臻渐行渐远的背影消失在视野中,一大滴眼泪滚落在孟蝶的手背上,她大口调整呼吸,快速抬起手臂不留痕迹地擦掉泪痕,仿佛上一秒它不存在。

她抬起下巴,还是那个高傲的孟蝶:“走就走,谁稀罕挽留你!”

孟蝶捏着手链转身走进单元楼门,另一只手里的电话震动,看到那个号码她表情露出厌烦和不耐。

接起来对着另一头的人开口就是噼里啪啦一顿羞辱:

“拜托,你不要再一遍遍打电话骚扰我好吗?一夜.情玩不起还想让我对你负责啊?”

“你清醒一点,你要钱没钱,在南城连个两居室的房子都按揭不起,哪儿来的自信觉得我会因为咱俩睡过一觉而选择跟你?”

“就你那三秒的技术和金针菇的长短,哪点能让老娘看得起?哪儿来滚哪儿去好吗高中同学?”

随着她房门的一声绊响,孟蝶的声音彻底消失在楼梯间。

——

夜店。

南城市人气最高的一家夜店里。

舞池里有个黑妞在跟异性手牵手跳恰恰,激情刺激的背景音乐咚咚震耳,任臻坐在吧台前欣赏着他们优美曼妙的舞姿,整个人也跟着他们的肢体动作变得亢奋起来。

“美女,想跳舞吗?”耳边突然靠近了一团热气,有个帅哥附在她耳畔大声问她。

任臻握着酒杯微微侧脸,迷离的眸子上下打量对方一眼,用同样的分贝回答他:“我不会。”

这位猎奇的帅哥观察到任臻形单影只,拉着高脚椅大胆地挨着她坐下,继续争取:“不会我教你啊。”

任臻朝他摆摆手,渐渐意识到此刻已经不适合微醺的她在这里久留,她从兜里摸出一张钱付给调酒员:“谢谢你,不用找了。”

跳下高脚椅,任臻扶着要晕不晕的脑袋径直穿过安全通道。从夜店里出来,任臻甩了甩头,只觉得脑袋好重,一阵风拂过面颊,头反而比刚才更晕了。

“妹妹,夜生活才刚刚开始,你怎么着急出来了?”

刚刚跟她搭讪的男子竟追出来寻到了她。

听到妹妹那两个字,任臻没忍住噗呲一声笑了,反击回他:“小弟弟你几几年的啊?姐姐都快二十五了,倒是你,成年了吗?”

被她拿年纪调侃的男生明显让她的问题给弄懵了,但很快他反应过来,“瞧不起谁?谁是你小弟弟,我都过法定结婚年龄了好不好。”

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她今晚笑点太低,任臻听到法定结婚年纪那几个字不住地发笑,她抬头,湿漉漉地眸子盯着他认真提议:

“那正好,我们可以领证啊!”

“……”

搭讪小哥起初就是想出来猎奇随便玩玩,听到她想要跟自己领证的疯言疯语,顿时没了兴趣,“你神经啊!”

小哥骂完就走,脚下的速度飞快,生怕被任臻赶上似得。

仿佛在说:这年头还有人结婚,天大的笑话。

“你看你,说两句就火。”任臻翻了个白眼,站在马路边暗自嘀咕:“我现在结婚都不用去偷户口本,多好的机会你不把握。”

她自言自语时,完全没留意到离自己三米远的地方停了辆黑色中型SUV,驾驶位的车窗慢慢摇下来,渐渐露出时柏年深沉如海的黑眸。

任臻抬头看了眼对面的红绿灯牌,看到指示灯上亮起绿灯,她迈开步准备到马路对面打车,耳边一声突兀的鸣笛声吓的她肩膀一抖,脚下的步子下意识收了回去。

任臻扭头看向鸣笛者,视线穿过夜色对上时柏年的眸子,直视只用了两秒,男人冷酷地推门下车走到她面前。还未低头,就能闻到她身上厚重熏人的酒气,他立马想通了她刚刚为什么会在大街上对异性求婚的奇葩举止。

“醉了?”时柏年的声音柔和下来,身上的冷气也消散不少。

原本面不改色的女人在看到时柏年这张脸时突然露出愕色,任臻下意识脱口否认:“没有醉!”

“没醉你跟陌生人求婚?”还准备闯红灯过马路。

“不行吗?我缺个结婚证呀。”任臻摇头晃脑回答完,恍惚迷离的眼睛突然一闪,她的小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时柏年胸前那根黑色领带,又不顾形象地往下一拽,高大的男人立即折身,俊脸随着她的动作逼近她的呼吸。

任臻紧紧攥着他的领带不放手,女人**的嗓音在他耳畔提醒诱惑着,如柳絮飘过心间,她眼波盈盈,醉眼朦胧更像是含着碎钻。

“我想起来了,你不也被家里人催婚?咱俩可以结呀,正好是荡气回肠浪迹天涯比翼双飞俊男美女,天生一对!”

时柏年:“……”

不等任臻继续劝说下去,一个女人的脑袋突然从前方那辆SUV的车窗里露出来,里面的人像是忍无可忍,扬起的面孔对任臻十分不友好:“哪里来的疯子,不要脸!”

延伸阅读

神级敛容师渣男上门01  http://www.p12149.cn/n997.shtml
我不明白陆明森能在我这里得到什么。“我要你一年时间。”他指了指桌上的结婚证。“为什么

我,奇幻世界的魔道祖师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p12149.cn/d88a.shtml
吴易带着张艾嘉来到一栋平房前推门走了进去说道:随便坐别客气说完一屁股坐在了床上张艾嘉

重生之陆经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p12149.cn/yv47.shtml
“叶千寻,是吗?”“啊?”“啊什么啊,你可以出院了。”元壬寅微怒道“这就出院了?”明

重生许仙之帝霸无双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p12149.cn/u14m.shtml
陈东回过神来,打量了来人。“还是小陈有办法,这么轻易就让赵火云和钱万古主动吃饭,了不

锦绣大明之第三章:这个光头不禁打 求鲜花,求打赏,求收藏  http://www.p12149.cn/p04b.shtml
在略微萧条的街道上,地面上静静的躺着七位男子,狰狞的伤口让的几人全部昏厥过去。这是叶

[全职]有种朝我开枪!同门相残  http://www.p12149.cn/ufgo.shtml
方临对此优待先是有些动容,毕竟前世的这个时间段,他还只是一个天赋差,在飞云宗不起眼的

洪荒:我红云不让座第3章在线阅读  http://www.p12149.cn/xjva.shtml
游历把咖喱酱带回爱情公寓后,没看到张伟,估计子乔的身份证已经快到了,于是挑了一套不常

独步山河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p12149.cn/g8jd.shtml
陆依萍走下来之后,便快步向后台走去。此时此刻,她只想要卸妆收拾东西回家。她的骄傲,不

霸宋西门庆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p12149.cn/6vam.shtml
“滴!!”就在开运动会的这天凌晨,一阵尖锐的哨响在男寝里传来。而伴随着这哨响的,则是

[综]暮光迷梦之再遇美丽系花赵萌萌!  http://www.p12149.cn/yrnk.shtml
如果能不断刷新选项。它代表了未来源源不断的无限可能!抛开每个月固定获得的一枚命运金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从火影世界开始第七章在线阅读

    “怎么会?”老道面露疑色。“相信您也察觉到,如今随着人口的倍增,天地灵气已经越来越稀薄了吧。”王勿说道。“是啊......解放初期,国内还是四万万同胞,现在呢?十四亿人口!这一口一口喘的气,都是天地灵气啊,只是太多的人不会利用,使得天地灵气白白浪费。如今这片天地的供给,已经比不得人们的消耗了....

  • 这个审神者有点方[综]在线阅读第六章

    叶罗死咬嘴唇让自己保持清醒。在地上滚两个圈后,她慢慢地扶着一块石头站起来。接着她从袖子里掏出一把匕首。拼着一股狠劲儿把自个儿的胸膛划开一道血淋淋的口子。然后掏出心脏连带匕首扔出去。在她闭眼之前一副画面定格在她脑海里。烈日之下,一个人影蜷缩成一团,人影的下方居然是一个人的心脏,只是这颗心脏上竟有几圈黑

  • 开局成为诸葛大力的专属疯狗在线阅读第2章

    这是一条碗口粗的浑身通红的龙。“啾啾?”看着小岑夏哭得鼻头通红,眼睛肿肿的,它发出了疑惑的叫声。小岑夏也被他的声音吸引。抬起头看着它,脸上还挂着泪珠,慢慢止住了哭声。“啾啾。”小火龙蹭了蹭小岑夏。小岑夏看着破碎的蛋壳,无比惊讶。“你……你……你是龙龙?你出生了?”岑爷爷说蛋里有条龙,小岑夏一直期待它

  • 年少成王情感大骗子

    五个黑衣人知道葛中骑兵想把几车女人安然无恙带到葛中,如今他们人多势众,五人默契且十分无耻地往囚车里躲。刀剑无眼,哐哐当当的响声砸到囚车铁柱上,惹得车内女人尖叫连连。季蒙见时机到,从胸口摸出一把钥匙,唤了句:“秦姐姐。”秦雪悠会意,让囚车内众姐妹们排队等下车跑路。季蒙开锁的本事一流。何况他手拿的还是开

  • 漫威:开局就是一拳无敌西域豪情

    西域豪情很快的,第二玉和龙天两人回到了牧帐群。迈达和哈蒙顿此时也已经回来,看到龙天和第二玉一起放马回来,一脸的不爽,看那眼神恨不得把龙天给剁开分了。这不,两人走了过来。第二玉去圈马了,龙天看着他们俩走到自己的面前。“小子,今天是不是没把你揍够呀,还不赶快走,是不是趁着天晚了,想在我们这里过夜呀?”迈

  • 我,神级驯兽师之重生

    “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耳边传来嘈杂的喊操声,赵大有费力的睁开眼睛,触目一片昏暗。窗户的玻璃透着晨曦的微光,室内环境隐约可见。十几平的房间,放着四个架子床,他此时就躺在门后的下铺。赵大有脑子一蒙,这是哪儿啊?看情形好像是学校的宿舍,自己怎么会在学校宿舍的?末末。脑海中忽的出现媳妇的身影,心痛

  • 狼 月第九章在线阅读

    “你倒是对你那兄长的医术很有信心?只是不知道,为何先生要小王将消息告知昭庆?若是此人真能治好我母后的旧疾,那……”端王一子落在棋盘上,却见对面手持折扇的青年轻捻白子,半晌,才抬起眼来看着自己。“端王去请,他是不会应的。”苏沐寒施然落下一子,吃了端王李德昶一大片黑旗。李德昶:????怎么,这神医医人,

  • [我英]我们的真朋友在线阅读第六章

    “可恶!!”大门大反坐在椅子上,将下巴放在椅背上颇有些怒气的嘟囔着,“气死人了,真是的!”藤枝淑乃翘着二郎腿颇有些看热闹的样子开口,“反正我从一开始就没认为你能干的有多好。”“大门同学你依旧需要加油呢。”我看着对方的样子耸了下肩,为什么他会这么生气还得从刚才的事情说起。刚才在C7的商业街上出现了一只

  • 赢明神威狂奔的少年三石

    程三石已经狂奔了整整一小时,当中只休息了短短的几分钟而已。他将手撑在膝盖上大口的喘息着,但是在八月的申沪,阳光将空气都炙烤的滚烫,这样的喘息丝毫减少不了肺部传来的痛苦。汗水被阳光烘干后在深蓝色的T恤结上了一层薄薄的盐沙,而后随着他再次起步,又被新的汗水浸染出一斑斑的白痕,好似在他身上绘出了一幅抽象的

  • 从侠客风云开始这分明就是绑架!

    家里还有昨天剩下的米饭,元宝也懒得再炒菜,打了鸡蛋,弄个蛋炒饭,简单对付一口。元爸和元妈在元宝九岁的时候就离婚了,元宝被判给妈妈,两年后元妈再组家庭,她不愿凑过去讨人嫌,就开始自己一个人生活。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上学,一个人睡觉……家里冷清的除了这些豪华的家电器具,什么都没有。起初小元宝还会偷偷躲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