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金主在线阅读第3章

作者:Mlay 来源:晋江文学城

南李村的李广财对儿子的死始终不解,活生生的一个娃,怎么说死就死了。起初他开始怀疑有人下毒,但是早饭他们居家人在一起吃的,其他人没有异常,只有李尚出了事情;一向不迷信的他开始怀疑鬼神的存在。儿子今天就要出殡了,想起前几天还是好好的一个人,现在成了一具冰冷的死尸,老两口哭泣起来了。李家老大跟老二也在旁边抹眼泪。

唢呐队吹起了大悲调,深沉的声音中带着凄凉调子,窜荡在李家的大小院落。村西头一位老者拉着二八佳人由西向东缓缓走动,老者的头发梳成辫子耷拉到了腰上方,辫子上扎着黑丝线,穿着长衫,胸前别着一块怀表,一手拉着佳人,一手提着一打火纸。佳人头上带着一束白花,上身穿着素格子大襟褂子,下身穿着灰色的老蓝布裤子,三寸金莲用白布蒙着;眼里布满了血丝,泪水不住往下流淌着,素白净的脸上已经被泪水冲出两个道子。走到了李家门口,只见李家门外挂起白幡,之前的大红灯笼已经换成了白沙灯,灯笼上写着奠字;大门的门框中间贴着横批“可当大事”,两边贴着挽联,上联是“黄河入海不复还”下联是“人已西去音容在”;走进大门只见东面是唢呐队在吹奏着《李天宝吊孝》中的吊孝一折,西面摆放这各种纸活,只见那白马拉着驮轿犹如真的一般,金山银山金银璀璨,摇钱树上的钱串子随风来回摆动着;中间正是灵堂,灵堂中间安放着一座三层高的纸楼,纸楼子的做工和设计相当完美,只见顶层阁楼琉璃瓦片包围着整个楼顶,阁楼下的四根柱子撑起了三个窗格,东面窗格里是一老生头戴乌沙,身穿圆领来回摆动,西面是一花旦头戴金冠身穿红袍,随着微风来回摇晃着,中间是一生打扮,那一文生头戴方巾,身穿兰衫好生斯文;再往下看是三个用纸做的窗户,镂空中隐隐约约看到了纸楼子的里面;再往下看只见两根柱子架起了一个门楼,左面柱子盘了一凤,右边柱子盘了一龙,往里看来楼子的门开着,楼子里面贴着“供奉李公尚之位”;楼子前面放着一个八仙桌子,桌子上放着各种贡品,中间是一只口吐云翅的公鸡,公鸡上用红色粉条点缀着,两边分别还有一些神食,八仙桌子两边分别扎着一只祭花;灵棚两边挂着二十四孝图,两旁的地上铺满谷子秸秆,秸秆上跪满了李家的亲眷,礼相站在灵棚的外边喊着奠礼的流程事项。

这对父女到来,李家人确实很出乎意外。从进门后,老者哭泣起来,口里不住的喊着“我的贤婿啊!”那佳人也随之哭道:“李郎夫啊,老天爷呀,我的李朗夫啊!”李家管家急忙跑到后院给李广财报给李广财报信说这两个人的到来。李广财被李家老大和老二搀扶着走到了灵堂内屋。老者和佳人不是别人,正是老高头高德宝和高二嫚到李家来吊孝来了;李家管家急忙走到老高头面前说道:“你怎么来了?没给你报丧呀!”高老头说道:“出这么大的事情我能不知道吗?我能不来吗?”领着二姐哭着就进了灵棚,礼相一看有人来了急忙喊道:“有吊孝的客到!”老高头走上去哭着作揖打躬,二姐哭着穿过灵棚进了内堂,进内堂后见一口硕大的棺材摆放在大厅里面,知道里面成殓着是自己的未婚夫李尚,二姐看到棺材不由的大哭起来了,这一哭李家的人也跟着哭了起来。高德宝吊完孝,被李家管家请到了侧房休息,高德宝正在侧房抽噎着,李家老大从外面走进侧房,一手抓住高德宝的领子说道:“你为啥大早上的放枪?”高德宝一点也没有挣扎说道:“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亲家,你看着处理吧!我今天来就是想了结这个事情的!”李家老大松开了高德宝,狠狠的说道:“我这的人都没了,我还了结啥?你得给我侄儿抵命。”高德宝不急不慢的走上前去深深施一礼说道:“能不能把亲家和二哥都叫来,我当着他们的面谢罪!”这时李家老二跟李广财也走到了侧房,高德宝哇的一声哭起来,说道:“我对不起广财兄弟,我更对不起我的姑爷,我高德宝今天来就是谢罪的”说着从腰中拿起了一把匕首向自己的胸膛刺去,这时李家老二一个健步上去把匕首夺了回来。李广财说道:“高德宝,你要死死你家去!别在这肮脏人!”李家老二说道:“大哥,三弟消消气,你们都先坐下!”拿着一个椅子走到高德宝面前说道:“亲家你也坐下!”李广财气的哆嗦着坐在一旁,李家老大也坐下了。高德宝顺手接过椅子背对着门坐下,这时老二对高德宝说道:“亲家,这个事(李尚出殡)你能来,我们都很意外,还带着二嫚来,我们大家都很吃惊,按理说是我们李家对不起你们高家,话又说回来了,在这两家成亲的大喜的日志里,你放什么铳,你这一铳下去把尚儿给铳没了”说着弟兄三人都抹起眼泪来了。高德宝说道:“我也就是去去晦气,谁知道出了这事!听说出事后我死的心都有了,现在是婚已经订了,这不就差拜堂成亲,闺女我领来了,让她留下给姑爷守寡吧,生是你们李家的死也是你们李家的”说道这,他们弟兄三人一愣,原来是高德宝是来送亲的。老二说道:“高小姐呢,还是先领回去吧,我们这边人都没了,还要什么新娘。”高德宝说道:“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还能收回去不成。”老二看高德宝很有诚意,急忙又说道:“亲家,你先等等,我们弟兄商量商量”说完后叫着老大和李广财进了侧房的里屋。

弟兄三人进了里屋后,老大开口说道:“让高德宝把订婚钱和安葬的费用都拿来,看他还放什么枪。”老二说道:大哥,这样做不妥,人不是他高德宝杀的,人家为啥给你出这个安葬费用?三弟你啥想法?李广财呆呆的说道:我能啥想法,孩子都没了还能想啥?老二说道:三弟,你看我跟大哥虽说都有孩子,但是都只有一个,等你老了自然是可以照顾你,伺候你,你也不必太伤心了,尚儿不在了,咱们让高小嫚到咱们家也行,等你百年后也是养老送终之人。说到这里李广财又哭泣起来了!老二说道:高德宝还在外头等着呢!咱们三个得好好商量一下。李广财抹了一下眼泪说道:人没了,留着守活寡,高小嫚才多大,日后的日子长着嘞,尚儿没了,我下面就这一个孩子,哎!不如把高小曼当闺女养吧,等过了尚儿的百天,咱们再给高小嫚许配一家,我全当养了一个女儿,你俩看这样行么?说实在是咱们对不起高家!老二说道:三弟做事还是那么周全!大哥您说句话呀!老大一看只有这样了,一来说老高家也是顾咱们李家的面子才来吊孝的,二来说我们李家出了事情高家还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这说明老高头很地道,很讲原则!

三人出了里屋,坐在一起,老二说道:“亲家呀,我们弟兄也商量了一下,我们李家对不起恁高家,我这给你施礼道歉了!”说完后弟兄三人走到高德宝面前深深施了一礼!老二接着又说:“你刚才说的,高小姐还是我们李家的人,这一点我们也赞成了,说道后期要为侄儿守寡的事情,我们三个不同意”老高头一愣,脑袋一低暗暗想到:难道要陪葬不成?老二接着说道“高小姐权当我三弟的亲生女儿,等过了这个事情后,咱们共同给她在寻上一门亲事,你看如何?”高德宝暗暗的想到马老六呀马老六,你是他们李家的肚子虫,这事还真让你说准了,低头说道:“只听李家安排!”

这时李家管家进来了,说道:“天快到午时了,少爷该出殡了”说完这话后,李广财憋不住的啊啊大哭,全家人哭了起来,老大走到高德宝面前说道:“打旗抗幡的事让高小姐来吧!”老高头高德宝说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四人哭着从侧房走到了大厅,高德宝见高小曼在棺材前哭着烧着火纸,这时老高头说道:“妮子呀,换重孝吧!”高小曼说道:“嗯”李家的几个亲眷给二嫚换上了重孝,头戴着一束长条白布,把头包了严实,身上穿了白色的孝衣,腰间系上了麻绳。正在这时外面的礼相喊道:天到午时,请仙人上路嘞!老高头一个眼神过去,二嫚扛起灵幡拿起老盆哭着出了大厅到了灵堂,礼相吩咐说道:“去祭路神”二嫚头前走着,后面跟着李家的男丁家眷,走出门口走到大路上,只见一个用来抬棺材的架子和棺材队的人都准备好了,礼相领着小嫚到了架子前面喊道:“由于李家相公因病去世,李家夫人带全体家眷孝眷前来祭路,望各位神灵给予放路,动乐~”唢呐队滴滴答答的吹了起来,小嫚带着家眷向东方三拜九叩,礼相:“焚金银”李家用人在路上点上一打火纸,这时小嫚哭着快步的走向了李家,刚到门口正要进门,被拦住了,棺材已经被一群人抬了出来,小嫚跟着棺材哭着就往外走,棺材放在了架子上,套上了纸房子,这时小嫚已经站到了棺材前面,礼相喊道:“今日是李府李公子出殡之日,现有李夫人代领众家眷前来祭奠,动乐!”唢呐队吹起了大悲咒,小嫚带着家眷哭了起来,三拜九叩后,烧了火纸,礼相让其分散到两旁,喊道:“李家相公李尚因病伤命,正值青春,无不痛惜,今日大事完毕,有娘门高家代领众亲朋一式,动乐!”只见高老头带着李家的众多的亲朋一片在大街上三拜九叩,祭奠完后,礼相拉起了高德宝!喊道:“阎王爷头前请,小鬼小判打下躬,请仙人上路,动乐了”,棺材队一抬起棺材,只见二姐砰的一声把老盆摔着地上,扛起灵幡,李家的几个年轻媳妇搀着二嫚往东走向李家坟地去了!

见棺材走动后高德宝才松了一口气,心中想到这个事情怎么跟马老六说的一样,从得知李尚死了,高德宝知道坏事了,聘礼定金大帖都传了,总不能退回去吧,退回去也行,李家追究起那一枪怎么办?虽然说不是开枪打死李尚,可能是这一枪吓死了李尚呢!总的来说这事拖不了干系。高家成亲那天高朋满座都想着来送送二小姐,从李尚出了事后,众多人都七嘴八舌的说道:二嫚妨死了丈夫,是个命毒的女子。两天来老高头也是无有对策,又听说唱戏本来唱的是《龙凤呈祥》,改成了《秦雪梅吊孝》,就跟马老六商量这个事总的有个结果吧!马老六说道:“让二嫚主动到李家去比退亲给李家聘礼强的多,因为李家人也是出了名的讲道理之家,再说他们不讲道理这几处的买卖也做不成了”马老六还分析到最危险的是李家出殡的时候外人会捣乱,老高的看来并没人捣乱,这也能看出了李家在南李村的地位和品性。

棺材抬进了李家的坟地,礼相和李家总管安排埋葬的事项,二姐把灵幡插进了李尚的坟茔中,不一会就埋葬完了,堆成了一个土包,灵幡在土堆上方迎风飘扬,纸楼子和所有的纸活随着大火走向了西方世界。二嫚哭成了一个泪人,她不是哭李尚,他俩从订婚到现在连面都没有见过,二姐能哭李尚?哭的是自己的命不好,哭着自家要独守空房,哭着是要为这个从未谋面的死人活活守寡守一辈子。

李家的事情办完了,村里也安静了下来,高小嫚住在了李家,伺候着公婆,李广财见高小嫚勤快利索,倍是高兴。村西头的高粱地趁着七八月的梅雨季节长的可旺盛了,南李村到高家庄有七八里路,李广财安排小嫚到高家说下收了高粱酿酒的事情,高小嫚吃过午饭和她娘唠叨了起来,不知不觉到了天西,太阳眼看就要下山了。小嫚突然想起自己是李家的人,还得回李家,辞别了爹娘要回南李村,老高头说是等明天一早回去,现在路上不安全,二嫚执意要走。老高让马老六套车送二嫚,送到快要到南李村的时候,二嫚让马老六回去了,自己下车走着回高家。经过村西头的高粱地时,从地里跑出三四人来,把二嫚围住调侃地说道:“李家寡妇,没见过男人吧,来我们弟兄让你爽爽!”说着一人抱起了高小嫚就往高粱地里跑,那三人紧跟其后,二嫚大喊道:“救命呀,救命”四人把二嫚按到在地,嘴巴亲了起来,这时从路上冲进一人,手拿大烟袋,用烟袋窝子砸向这这四个地痞流氓了,四人见他一人,立马四人围攻起这一人,那人不急也不慌,只见那人伸出胳膊拉起洪拳式,四人如同四虎扑羊扑向那人,那人一个扫堂腿过去,四人均在地上,见一人嗷的一声又扑上去,那人不备,直接栽倒在地,四人一起扑了上去,没等落下身子,见那人一个鲤鱼打挺,将四人又打翻在地,这时见一人从腰间拿起一把斧头砍向那人头部,只见那人向下一蹲,斧子捞空,那人脚步拿顶猛地踢向拿斧子的背部,拿斧子砍人的地痞直接倒栽葱来了一个狗啃泥。四人见打不过只好开溜。高小嫚看到这人身材魁梧,肩宽臂长,肤色发黑发亮,拿着一杆长烟袋,上身穿紫罗短袍,下身是白底绸缎裤,二足穿了一双八字崭新布鞋,腰中束一条青色玉带,左侧跨有香囊。此人好像哪里见过,又想不起来!二嫚急忙走上说道:“多谢恩公搭救!”那人说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二嫚:“求恩公留名,我这就通知家中一定谢过恩公的大恩大德”那人说道:“不用报答,就这一小事,敢问你叫啥名?咋一人到了这里?”二嫚说道:“我叫高小嫚,是南李村的,俺公爹叫李广财,俺今天回娘家,回来路上碰见了这群混蛋!”那人说道:“前面不远就是南李村了,我送你一下吧,别再出现这种情况”二嫚说到:“恩公跟我回家中,我让二老答谢你”正在这时听见马老六喊着二小姐,二小姐的声音,那人和小嫚走到了路上正好看见了马老六正寻找着她,马老六刚走没多远隐隐约约的听见有人叫喊叫,没有理会,过了一会听清楚了喊得是救命,一想是二小姐,调转了车急忙跑了过来。小嫚把刚才是事情给马老六一说,马老六吓得头皮麻!马老六要谢过那人,见那人已经走远了。老六套着驴车将二嫚安全送到了李家,吃罢晚饭后才回高家庄。

马老六套着牲口车晃悠着走进了高粱地,驴车突然停了下来,高粱地里传来了一阵悲切切的哭声。这时老六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嘴里不住的叫道,菩萨保佑菩萨保佑,取出火链子打起火来,不知道为啥火链子打不着火来,趁着月光隐隐约约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个光着屁股的小孩在路上玩耍,那小孩大概有三四岁的样子,看完后马老六吓得起鸡皮疙瘩,汗毛都竖起来,口中不住的说道:“坏了,真的坏了……”

延伸阅读

穿越异界之植物大战僵尸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sz44.cn/4fz.shtml
这青色炉鼎比之大殿内的要精致不少,雕绣其上,好似刀剑游浮,镗枪熙攘。秦川走近,目光不

问归之心酸的现状(2)  http://www.sz44.cn/go1r.shtml
嫣然,居然给他生了个女儿?林洛颤抖着手想要抚摸一下思思,后者却一转身,扑到方媛怀里。

栖南枝之第三章(3)  http://www.sz44.cn/nbvf.shtml
席子钺抽了几口烟,叩开烟盒,将燃了一截的灰白烟灰磕落在盒盖里。目光由远处收回,向下移

风云天都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sz44.cn/uka8.shtml
小六在心里吐槽,这时候你不应该提醒我,而是把我搞出去才对。‘别急,他们看不到你的。安

钟鱼到客船之火烈鸟(9)  http://www.sz44.cn/u5x9.shtml
长长的叹息一声“妈的,恶魔之旅终于结束了!”看着远处呱呱叫的癞蛤蟆韩非咒骂一声,奔向

武侠之天神下凡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sz44.cn/pnlo.shtml
听到张帆这话,呕血三升的陆逊长老真是恨不得捡起地上的秋水剑再给他几下。“淡定!淡定!

网游之影子大师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sz44.cn/x29c.shtml
众所周知,话不能乱说,flag不能乱立。当戚言与面前的小姐姐大眼瞪小眼时,她的内心是

网游之枭傲天下之三千雷动(9)  http://www.sz44.cn/d2k5.shtml
时隔十五天还不见小雷狼的苏醒,显然两师徒都有些意外的惊喜,叶枫砸着魔核嘴里唠叨着“你

华娱之从九零年代开始之试探  http://www.sz44.cn/sfk0.shtml
只要稍微抛出一点饵食,就会不计后果地咬上来。——人类这种生物啊,还真是有趣。[甘楽进

直播之我很无敌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sz44.cn/cd0.shtml
刘宇递给他的资料中,有不少的图片,也有对这次凶案的描述。这次凶案非常恶劣,凶手异常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谈情说案之蓦然回首第六章

    两人约在了一间茶餐厅,祁曜说这家的菠萝包和黑金流沙包很好吃,他应该会喜欢。苏兰枻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知道自己喜欢甜食的。X大离这间餐厅比较近,所以苏兰枻比祁曜早到了一会儿。苏兰枻看着祁曜停好车下来朝餐厅走过来。看见站在门口的他之后漫不经心地扬了扬车钥匙,加快了脚步。苏兰枻大多数时候见到的祁曜都是懒洋洋

  • 青空的淡蓝色第二章

    早上,李谦言从寒冷中醒来。房间内的空调温度不低,但李谦言上半身未着寸缕,裤头间也松松垮垮,像兜不住东西。在成为总裁之后,李谦言已经很久没睡得那么好了。刚刚苏醒的身体的每一寸都懒洋洋地,骨头缝间都透露着餍足。只是太冷了。李谦言把目光投到抢走所有被子的罪魁祸首身上,女人哭得梨花带雨,捧着胸前的被子掉眼泪

  • 他成为国民最美初恋第六章

    乐瑶一脚踹开男厕的门,刚才的那两个长舌夫正在洗手,听见门口的动静便齐刷刷的望向了门口。原来是设计组的路遥和马力,这两个人当初还真的追过乐瑶,不过都被她以不来电为由给拒绝了。“我当是谁说我坏话呢,原来是你们两个人,当初追我的时候被我拒绝了,好聚好散也就罢了,现在躲在这里讲我的坏话,你们还真是小心眼,针

  • 侦探悬疑故事集平原津记(上)

    再一次恢复意识,也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全身仍然动弹不得,却清楚地感知到疼痛。用一句话说,就是“除了没人疼,哪里都疼”。他努力从支离破碎的记忆中寻找着,不知多久,终于想起来,为何会去坐飞机去西安了。那是因为自己的一个好友,小林。记得那是因为小林的一个朋友,令自己突然心血来潮,想去西安玩,然后小林帮着

  • 霸道校花在线阅读第2章

    “林先生,这是一个波澜壮阔的大时代,也是一个人类将超越自我的时代!”摩根新族长说。“超越自我,这个话题我喜欢!”林风兴趣十足。“林先生,你应该知道,我们几个家族一直在研究生物科技,希望能够找到基因密码,进行**补足,让人类能够延长寿命,甚至能够长生不老。”洛克菲勒家族新族长感叹说。“不错,这我知道,

  • 超神学院之仙道降临在线阅读第6节

    心不慌了!手脚不抖了!身体内一股暖流缓缓流转全身,将张鹤身体内所有的不适,全部都驱逐了出去!张鹤的脸色直接红润起来,无力的双手再度充满了力量感,一双暗淡的眼睛一下闪烁出了光芒!这一刻,张鹤居然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疲惫,一种爆发般的冲动涌现,让张鹤都控制不住自己,直接当场趴在地面上,啪啪连续做了一百个俯

  • 攻略那个万人迷在线阅读第十节

    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就安慰这老头,就在刚才,他竟然委屈的哭了,没错,就算哭了,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完全没有了先前的威风,那眼泪一滴接着一滴,看的我都于心不忍,并且他死缠烂打,非要跟着我回宿舍,这要是给我那几个室友看到了,恐怕不知道它们会编出什么样的剧情来,纯情少年勾引痴汉?在老头的淫威下,我实在不敢回去,

  • 我的天赋宝箱在线阅读第6章

    …………中午时分,在萧天走后没多久,吴河也从行尘子里回来。看见姜小江后,脸色有点奇怪,似乎有点欲言又止的感觉。“吴哥,从师父哪来,可有什么事?”“师父让你过去一趟,等你回来,我们再说不迟。”吴河沉声说道。姜小江也不多言,转身朝第四进建筑行尘子的居处走去。大约半时辰后便回到小院厢房。在行尘子那儿,他对

  • 柯南之以吾之名在线阅读第十章

    一天晚上,许念念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在接听之前,她想,不会……陈一鸣又喝醉了吧!还好不是,可是对方说是派出所,让她去一趟。许念念心想,这又是哪出,拿着钱包和手机就出门了。到了派出所,她看到陈一鸣脸上带着淤青,嘴角都破了,手上也还有些淤青和伤痕。看到许念念进来的时候,他立马站了起来。许念念还没明白是什么

  • 龙界魔法传说:骨龙少女之《涅槃经》(5)

    次日,青衣少年提着两坛美酒,再次来到了枫树下。少年名叫李青云,是天方王国第三强者建兴王李承远的儿子,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他,却在六岁那年被查出体内居然没有经脉!玄清界以武为尊,无法修炼的普通人地位极低,哪怕你是出生皇室,一生也无法进入王国的重要部门。而经脉是修炼的根本,没有经脉也就注定了李青云此生无法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