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铁二蛋的邪魅人生在线阅读第3章

作者:冷雨江南 来源:飞卢小说网

“你这个药确定管用?”

马车里,杨芊芊一脸坐立不安的绞着手帕,杏眼里满是哀愁和担忧。

比起她的忐忑不安,傅时雨显得从容许多,淡定道:“杨小姐放宽心,出不了岔子。”

“...”

杨芊芊勉强点头,抬头看到对面那位倾国倾城的‘绝世美人’,她眼里升起几分羡慕和嫉妒,“你真是男儿身吗?我怎觉得你生得比女子还要好看。”

傅时雨身上的破旧布衣已经没了,变为一袭水青色蝶纹锦裙,如瀑的黑色长发挽成一个简易的少女髻,不知道是不是身体虚弱的原因,面无血色,呈现出一股不健康的苍白,但这样无形中却更能衬出他精致出众的五官,如同是一幅白纸上的丹青水墨,出尘又不乏明艳,清冷和妖冶两种气质混杂在这人身上,却不显一点矛盾和古怪。

连姿色中上的杨芊芊站在身边,都显得黯淡无光。

这话倒是把傅时雨点醒了,从行囊里拿出一张薄薄的人.皮.面.具,摸索着贴合在脸上。白皙的皮肤变得蜡黄粗糙,五官想比刚才也逊色许多,唯一没变的只有那双涟漪多情的桃花眼,在这张平凡的脸上显得尤其违和。

看到眼前的人不过半盏茶功夫,就换了一副面孔,杨芊芊新奇道:“你真的是一个要饭的吗?哪来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

“买的。”

那天他出来备药材,刚好见巷子角的一个老头儿在卖这个,本来是抱着试试的心态,没想到竟然还真能改头换面,不过若仔细看还是能看出点异样,进宫后还是小心为妙。

外面赶车的车夫声音响起,“小姐,宫门马上到了。”

“哦。”刚一应完,杨芊芊心里突然开始慌乱起来,焦急道:“你确定不会出乱子吧?”

“确定。”

看到傅时雨镇定的脸色,杨芊芊心里渐渐有了安全感。

“那我们就在这里分开吧。”

马车一停,傅时雨率先掀开帘子,准备下车。

秀女不能带陪同丫鬟,所以他只能从后城门进去与杨芊芊的礼仪嬷嬷汇合。

杨芊芊眼里有几分失落,他们相处不过短短三天时间,临别的时候心中竟然有点不舍。

这个男子身上藏了太多疑团,虽衣着落魄,但谈吐间又感觉这人颇有谋略,深在闺中多年的杨芊芊对他充满好奇,但现在已到临别之际,不出意外的话,这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

“我以后还能再见到你吗?”

傅时雨身子一顿,沉默片刻后,转过脸温和道:“如果有机会的话。”

说完,就头也不回的下了马车。

坐在马车里的杨芊芊怔愣半晌,渐渐明白这人话里的意思,心里略有苦涩,但又感觉豁然开朗。

对着车帘吐了口浊气,她小声在心里说了句杨芊芊别怕,然后绽开一个明朗的笑容,紧随其后下了马车。

*

皇宫后门有四名侍卫,傅时雨递过今早杨芊芊给的令牌,他们拿在手中仔细辨认后,齐齐站在两边。

傅时雨不敢多做停留,大步流星的往里走。看到城门离自己有一段距离后,紧绷的神经才缓缓放松下来。

明黄色的古墙和朱红瓦砖映入眼帘,幽静的青石板砖延伸入宫,这种场景他本该只在电视里看过,可当脚底踩着这片跨越时代的土地时,傅时雨心里却升起一丝诡异的熟悉感。

意识到这个想法的傅时雨感觉自己可能疯了,甩甩头,踱步继续往前走了一段路。穿着鹅黄色宫裙的宫女开始多起来,她们梳着精巧的双蝶髻,脚步轻快,年纪看起来都不大。

杨芊芊的礼仪嬷嬷姓李,是宫里的礼教司仪,来头不小,与杨芊芊的爹沾了几分表亲,所以才得以请她出宫。

问了前面的宫女,她们告知这个时候李姑姑应该在房中歇息,有位热心的宫女领着傅时雨到了李姑姑所在小院。

傅时雨道完谢,往院子里走去。

“你是何人?”出来一个面容清秀的宫女拦住他。

傅时雨按照杨芊芊教的行完礼,“姐姐好,奴婢求见李姑姑。”

想必李姑姑提前交代过,那宫女瞬间收起脸上敌意,笑道:“姑姑等候你多时了,你随我来。”

“是。”

傅时雨跟着她走到一扇雕花镂空的房门前,那宫女伸手敲了敲门,“姑姑,人来了。”

屋里迟迟没有应声,过了许久,才响起一道年迈沧桑的女声。

“进来吧。”

宫女推开门,站在一旁,朝傅时雨道:“进去吧,姑姑在里面等你。”

“是。”傅时雨行完礼后,刚一踏进去,就听见后背的房门被关上了。

十月天并不算凉,这屋里却窗户紧闭,角落还烧着旺盛的炭炉。

感觉身上开始冒起毛毛汗,傅时雨稍稍皱眉,扫到屋子正中央的圆桌旁坐了一位老妇。

她穿着暗绿色的宫服,手里攥着一条青色手帕捂着嘴小声咳嗽。

“姑姑安好。”傅时雨行礼道:“奴婢是户部侍郎家里来的丫鬟,名唤春桃。”

李姑姑止住咳嗽,掀起眼皮瞧他一眼,那双浑浊的眼里透出历经千帆的苍凉,细看又夹带着一丝不容小觑的凌厉。

傅时雨不由汗毛直竖,感觉被人看穿一般。

好在李姑姑只淡淡看一眼后,就收回目光,端起圆桌上摆放的温茶,浅浅抿了一口,“嗯。”

见她一直没有下言,傅时雨担忧是不是被这老嬷嬷看出了马脚。

“你就留在我院里做事吧。”李姑姑放下茶盏,又捂嘴咳嗽两声,“不懂的等会你出去问问念秋。”

“谢姑姑。”

傅时雨行完礼后,直起身准备离开,李姑姑突然道:“院子的最右侧有间放置杂物的屋子,还算宽敞,只是积了些灰尘,你收拾收拾搬进去吧。”

“...”傅时雨心里咯噔一下,面色照旧,轻声道:“谢姑姑。”

出来见念秋正在修剪院子里的杂草,傅时雨扬起笑脸,走过去嘴甜喊道:“念秋姐姐,听姑姑说这院子里有间放置杂物的屋子,你知道在哪儿吗?”

念秋放下剪子,指着角落的方向,“喏,就在哪儿,找那杂物室做什么?”

“姑姑让我收拾出来搬进去。”傅时雨道。

“啊?”念秋脸上疑惑,心直口快道:“我房里可以住啊,姑姑为何让你去杂物室。”

傅时雨心里暗道果然,确定这李姑姑知晓自己是男儿身。

不过...既然知道了,为何不赶他出宫,还留在了院子里。

思来想去,傅时雨也猜不出个所以然。既然她不露声色,那自己干脆也装作不知情。

找念秋要了扫帚和抹布,刚一推开杂物室的门,呛鼻的灰尘扑面而来,他难受的打了个喷嚏,看到屋子里堆积成小山的杂物。

傅时雨额头青筋抽了抽,感觉那李姑姑可能是在故意整自己。

大致收拾出来一块干净地方,外面天色渐暗,已是傍晚时候。

念秋中午来过一趟,送来两身干净的衣裳和饭食,就匆匆忙忙的走了,一下午都没在院子里,李姑姑也不见人影。

傅时雨感觉这院子处处都透着古怪,但具体又说不上来何处古怪。

在这个不大的院子走了一圈,发现后面竟还有个小厨房。他去里面烧了盆热水,端进房中,然后脱下身上已经脏的不能看的裙子,只留了条亵裤。

用打湿的汗巾擦完身上的灰尘后,傅时雨刚想换上床榻上的衣服,猛地看到不远处那面青铜镜映出自己骨瘦如柴的身子。

伸手摸了摸腰上,没二两肉,瘦的有点硌手。

等等...这是什么?

傅时雨大步走到铜镜前,透过模糊的镜面,看到胸口上有个花样奇诡的图腾,既像一棵缠绕的蔓藤,仔细看又仿若一条盘尾的青蛇,不太像刺青,但若说是天生的,又过于匪夷所思。

除了这图腾,他还发现肩膀和大腿处全是长短不一的伤疤,后背上则有许多密集、丑陋的箭痕,千疮百孔,竟找不到一处干净地方。而最让人烦躁的这副身体还虚弱的有些不像话,如同一堆散沙砌成的堡垒,轻轻一碰就坍塌了。

想起原主的结局是跌落山崖而死,可瞧着这身伤也不太像啊,难道原主跌落山崖后,还发生了其他的事,只是自己没了那段记忆?

算了,想再多也是徒劳,先干正事要紧。

傅时雨换上衣裙,踏出李姑姑院子。

凭借着原主记忆,他开始寻起了太子的寝宫。刚一路过皇宫的后花园,耳边突然听见一道尖锐的怒骂声。

“这双云纹靴可是父皇赏我的,你赔给我!”

父皇?

傅时雨猜想可能是宫里的哪个皇子,转身顺着声源处走去。

花园里站着几个穿着锦缎袍子的少年,他们头上都戴着金冠,为首的那位穿的最为华丽,正胸上用金线刺了一头麒麟。此时他正满脸嚣张跋扈的瞪着地上的人,如同是一个被父母骄纵坏了的孩童。

“若不是你故意撞我在先,我又怎会踩中你!”地上的少年冷着脸开口,他身上穿着边角泛白的青色旧袍,眼中透着股不符年龄的老成。

一看到那少年的脸,傅时雨眼里一动,这不就是自己正在苦苦寻找的太子吗?

衣着华贵的少年阴恻恻笑道:“既然你不打算赔,那我就去告诉父皇好了!”

“六弟,大哥既然不想赔,我看就算了吧。”旁边的一个眉目温和的少年开口道。

这话明着是劝和,说在六皇子耳朵里却是另一层意思。

果然一听这话,六皇子脸色一黑,蛮横道:“不行,必须赔!”

后面跟着的几位官家公子都有些看不下去,但却没人敢出声劝阻,银两这些倒是小事,怕就怕惹怒了六皇子,陛下怪罪。

“多少银两?”封长行不想和他过多纠缠,妥协问道。

六皇子比了一根手指头。

“十两?”

封长行松口气,这点银两还是能赔的。

“不对。”

“一百两?”

封长行又问,脸上渐渐沉下来。

“也不是。”这次六皇子没再卖关子,直接道:“一千两。”

封长行脸色阴霾,冷声道:“你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坑人吗?”

“怎么?堂堂一朝太子连区区一千两都拿不出来?”六皇子故意挖苦道。

傅时雨看了半天好戏,感觉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环顾四周,发现他们身后不远处有棵枯树,上面吊了个拳头大小的马蜂窝,他眼睛一亮,捡起地上的碎石子用力掷去。

不过傅时雨手腕没什么力气,第一次虽然打中了,那马蜂窝依旧岿然不动,他再接再厉又掷了两次,那马蜂窝摇晃几下,终于掉在那几个人的脚边。

几个少年还没看清是什么东西,就被飞出来的马蜂吓破了胆,纷纷吓得四处逃窜,地上的封长行来不及跑,脸上被叮了几口。

傅时雨见状赶快脱下外衫,挡在他面前驱赶,一边挥舞着衣服,一边催促道:“躲水里去。”

封长行在地上打了个滚,手忙脚乱的翻身跳进去,傅时雨见他跳下去后,也用衣服包着头跳进水里。

马蜂见他们不冒头出来,在水池上徘徊半盏茶的功夫,就飞走了。

傅时雨见封长行迟迟没钻出来,心里暗道不好,憋了口气游进水下救人。

一呼吸到新鲜空气,封长行就开始拼命咳嗽起来。待呼吸平复后,他红着眼睛奇怪的看向他,“你是谁?”

傅时雨想起脸上还贴着人.皮.面.具,用本来的语调道:“是我。”

听到熟悉的声音,封长行脸色一变,上上下下把他打量一番,神色不确定道:“你...你是太傅?”

延伸阅读

龙凤珠宝加盟  http://www.pneus-auto-paris.com/yppu.shtml
龙凤珠宝总部位于深圳市水贝国内外珠宝园,主要经营的产品有黄金、铂金、钻石、翡翠等货品

钓鱼王钓具连锁加盟  http://www.pneus-auto-paris.com/sbdq.shtml
钓鱼王钓具连锁加盟_公司简介武汉中逵钓具贸易有限公司是整合钓鱼王集团的品牌与产供销资

耀锋加盟  http://www.pneus-auto-paris.com/nvpj.shtml
耀锋橡胶垫总部生产金属冲压配件、橡胶配件、低压电器开关等系列产品,采用环保、好原材料

箭牌漆加盟  http://www.pneus-auto-paris.com/shr9.shtml
箭牌漆以追求环境和健康的统一、创造美好未来生活空间理念为宗旨,倾心开发新材料、设计生

鑫威隆加盟  http://www.pneus-auto-paris.com/ahue.shtml
鑫威隆水族用品是成都鑫威隆机电设备有限公司旗下产品,位于四川成都市温江区,主营家具喷

LASY AR有生命的积木加盟  http://www.pneus-auto-paris.com/bqri.shtml
LASYAR是由南京优必学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研发的专注于3-6岁儿童的科技创新教育品牌

delay加盟  http://www.pneus-auto-paris.com/nzcp.shtml
delay家纺总部是泰国乳胶枕、泰国乳胶床垫、泰国娜帕蒂卡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

竹园加盟  http://www.pneus-auto-paris.com/pls8.shtml
竹园家纺布艺总部经销批发的窗帘、家纺产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

迈诺特热流道加盟  http://www.pneus-auto-paris.com/gchn.shtml
东莞市迈诺特热流道模具配件有限公司是生产各种热流道系统,热流道标准热嘴,是一家集生产

神童加盟  http://www.pneus-auto-paris.com/pk0l.shtml
神童床上用品是经营20年“0到12岁”婴童床上用品、针织面料、儿童三件套、婴童被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在古代直播教书发家 [参赛作品]之乍醒蛮荒忆故园

    狂风怒号,无边无际的荒地。炙日照耀,将天空映成一片惨淡的金黄,云雾翻涌,隐隐的,竟似将要闪现的漩涡。不远处的山丘,在浩浩渺渺的黄沙飘荡中,时隐时现。“噑——噑——”数只秃鹫盘旋半空,倏地,有一只俯冲而下,扑腾着翅膀,落在一片沙砾之上,荡起厚厚的灰尘,眸子里闪出嗜血的光芒。静静地观望着乱石中的少年,整

  • 偷个总裁绑在家在线阅读第7章

    “你、你说什么?”有那么一瞬间,清涟以为自己听错了,满脸的不可置信,下意识想后退,发现双腿根本动弹不得。哦,他又忘了,某腿部挂件还紧紧扒着他的腿呢。“大哥哥,你难道想眼睁睁看我被打死吗……”眼瞅着,小叫花子的眼睛里又是泪光盈盈,小嘴一瘪,又开始了一阵嚎啕。“求你别哭了好不好……”清涟大为头疼,恨不得

  • 先天不足第六章在线阅读

    黎江顿觉全身暖洋洋。他缓缓睁开眼睛,一缕火光映入眼帘,紧接着,他眼前出现白色的绒边斗篷,斗篷的一部分被主人坐在上面,浓墨一般的长发用一条白色丝带很随意地系着。“你醒了!”曼妙绝伦的嗓音好似阳春白雪,令人心醉。他感到内心的萌动,暖流包裹着全身,纵然已几十年未见,可他的胸前还是揣了一只小鹿一般怦怦直跳。

  • 乱世之社稷霸主在线阅读第五节

    千年以后。一座小城,一段传奇!麦凌水一个文文弱弱,貌美如花的女大学生。从来都很低调,却总是被胖瘦不一的男生围着,她的美貌,让人看了骨头都不由自主的变酥,更要命的是,她的身边还有一个活泼可爱,有着天使般的面孔,魔鬼般的身材的许安宁,两大美女往那一站,谁人能够扛得住?麦凌水就要满18周岁了,虚岁就满20

  • 假孕后我继承了帝国大赛(4)

    第十章大赛(4)“跟的尾巴还真不少!看来我们今天的表现已经被各大势力盯上了!你们先走,我来给他们制造点麻烦!”汪末突然搂着狗子哥,狗子哥还有点惊慌失措的感觉听汪末一听就明白了,随即准备带着众人先回去了,因为后面跟着的人也就汪末能搞得定,他们集体上也没法甩掉他们。“那你小心点!我先带他们回去了!”狗子

  • 终极之枫婷传在线阅读第10节

    逛完街之后,已是黄昏,凤轻舞、凤萧以及凤萧宇走在偏僻的小道上,在落日的映照下,显得多么温馨、多么朴实。“大哥,你说我们能一直这样吗?”凤萧宇难得这样一本正劲的说道。“嗯,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就会一直这样的,也会永远这样的。”凤萧回答到。“是啊,不出意外的话。如果时间能停止在这一瞬间那该多好呀!”凤轻舞

  • 吞噬长生技你他妈以后别那么狂

    说话间几人就要打起来……“够了,你们都忘了班规吗?想死就试试。”一个女生,头也不抬地说了一句话。顿时,全班都安静地坐下来。“说实话,我是真的想让他来我们宿舍,真心的想保护他,可你们呢?你们这么想让他去你们宿舍到底是为了什么!没错,我们宿舍是没空床了……但如果他想,我愿意和他换床位。”最后一句是看向星

  • 爬墙相爷家(重生)在线阅读初遇年幼的你

    “知恩哪,马上就要出道了,开心吗?”胜利作为曾一起练习过的前辈,非常喜欢这个乖巧的小妹妹,得知某恩明天就要出道了,于是开心的揽住兴奋的某恩问道。“当然开心啊,终于可以出道啦,不用在这么辛苦的训练了!胜利偶吧我今天请偶吧们吃饭吧,感谢你们这么长时间的照顾了。”某恩一向是一个懂得感恩的孩子,终于可以出道

  • lol之我是大魔王在线阅读第八节

    贾公子的身体耽误不得,一行人当晚便坐上了贾府的马车,赶车的是贾府的管家,外面还带了两个侍卫随从一起,生怕中途生什么事端。马车内,铺着厚厚的棉被,怕赶路的颠婆让只能躺着的贾郎身体不适。贾老夫人抱着自己的儿子,轻声低语,心疼的不断抚摸着贾郎,贾老爷则轻松许多,时不时的掀起窗帘,看看路程还要多久。想来天宗

  • 执手描眉为谁在线阅读第十章

    关于薛乔,向迦其实知道的不多,这个男人一直默默跟着队伍,除了自我介绍,基本上不说话。只有一点,向迦知道的很清楚。这个薛乔,很受恐怖先生的欢迎!薛乔在抓娃娃机面前的时候,小怪物们留下的数目足足有一百多个,是一行十三人中选择权最多的一个!向迦最开始还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现在和薛乔聊了一会天,才勉强搞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