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白噩纪在线阅读女指挥官

作者:衣带雪 来源:晋江文学城

接下来,过了几天之后,我被WARWOLF军团的指挥官打字要求并说服,让我登上了军团协同作战的语音平台TeamSpeak,这使得Wolf姿婷对我的性别,有了正确的判断。

Wolf姿婷,那时是WARWOLF军团唯一的一个女性战略指挥官,是个东北大妞,所以有着开朗大方、豪爽狭义的性格,她很热情的主动提出来要做我的专职驾驶员,带我这个新兵打仗。

自此,我便彻底告别了有些时日的,一个人东游西荡,无组织无纪律,做散兵的莽撞日子。

此后几天,几乎每晚,我都与WARWOLF军团的稀世珍宝——独一无二的女性战略指挥官Wolf姿婷,形影不离,我像个小跟班一样,时时跟随她左右,听从她这个老兵的指挥和派遣。

大多数时间,Wolf姿婷会开VS国特有的双人座坦克“电磁骑士”,或者三国通用的三人座轰炸机“解放者”,来带我出征战斗。

具体的,Wolf姿婷会根据当时所处战况战事的需要,地面和空中这两种重型攻击性载具,她会替换着开,我一会儿是她的“电磁骑士”坦克炮手,一会儿是她的“解放者”轰炸机投弹手。

Wolf姿婷会及时地,在TeamSpeak语音平台上,教我要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用第三人称模式(按下键盘的T键),来查看附近地形,找准要打击的敌人目标,还有怎样调整好炮口的角度,以及怎样掌控好,投弹时需要打的提前量,等等一些做炮手的基本技巧。

Wolf姿婷看似大大咧咧的性格,但其实也有多愁善感的一面。

一天我上线来,找Wolf姿婷开载具,见她在别的休闲频道,我就等着。

不一会儿,Wolf姿婷一把把我拉到她刚在的频道房间(她有TeamSpeak频道管理员权限),我刚要表现出“何事”,就听见了她吸着鼻涕,带着哭腔的说:“等会儿再开车吧,我在安慰星际,他老婆要出国了,他很难过。”

我这才注意到,此频道房间里,还另有一人在,那便是我进星际的第一天就遇到的,在星际里第一个唤我“美女”的人;更是我在星际里,第一个欣赏佩服的人;也是后来又遇到时,我坐过他驾驭的BFR大型战斗机器人,并被他扔之荒郊野外的人;至此给我深刻留下“既好又坏”矛盾印象的人——Mars星际。

Wolf姿婷也要我说几句安慰的话,跟Mars星际。可是,我实在不知道,该怎样去安慰一个,只有几面之交的人,就只管一直沉默着。

Wolf姿婷其实也没有说什么话,也只是偶尔,传来她吸鼻子的声音。

过没多久,沉默的主角终于开了口,让我第一次听见了Mars星际的真声,他不好意思的说:“你们去玩吧。”

后来我分析,Wolf姿婷哭泣,或许还是因她自己,当时碰巧也遇到了什么伤心的事了吧。

因为不久以后,当我因故脱离了WARWOLF军团,过段时间又再次加进去时,我就曾见过一个叫“Wolf紫蓝心婷”的ID,当时听其他WARWOLF军团的人说,这是Wolf紫蓝新月为Wolf姿婷练的小号,但那时,Wolf姿婷已经不在这个《PlanetSide》世界里了。

当我重回到WARWOLF军团时,还特意去军团的编制信息里找寻过Wolf姿婷,本想是看她最近有没在线,好再在一起打配合玩,但我翻遍了全军团所有人的名字,也没找到“Wolf姿婷”这个ID。

距离第一次听见Mars星际的真声过了几天,我在逛《PlanetSide》的**论坛时,发现了Wolf姿婷把我拉到有Mars星际在的频道那天,Mars星际发的一个帖子,他在帖子里诉说,他当天**挂机,循环了一下午的歌曲《玻璃杯》,说老婆要出国了,他很难过。

酷爱音乐的我,把这首歌从网上找了出来,也单曲循环它,听了很久很久,体会到了那的确是能映衬Mars星际心情的,一首令人感伤的歌。

同是Mars星际发帖的那天下午,我有次路过科技基地后门通道时,的确曾看见Mars星际蹲在一个凹槽处,一动不动,虽然端着枪,摆着荷枪实弹戒备的模样。

但依据Mars星际同时间段的论坛发帖所言,实际上那只是他扎的一个稻草人,如果当时真有什么敌情的话,可能已神游在**画面之外,在挂机听歌的Mars星际,会不堪一击的。

几家VS国的主战军团,当时都在同一个语音平台TeamSpeak上,只是分开成各个军团独立的频道,大家可以互相串门的。也建有军团间协同作战的指挥官专用的会议频道,那是各个军团委任的最高指挥官,集中在一起商讨制定VS国统一作战计划的地方。

有时候,Wolf姿婷开了“解放者”轰炸机,除了我上了主炮位外,还缺一个尾炮机枪手,她便会去到MARS精英联盟军团的TeamSpeak频道,叫上Mars无声细雨来帮忙。

“解放者”轰炸机的尾炮,俗称屁屁炮,主要是作为自身保护,防御空中飞机袭击用的,它对地面的攻击威力,远不及主炮投掷的炸弹杀伤力强。所以解放者的尾炮位,被大家戏称做观光位,一般人都不大愿意坐的。

就这样自然而然,我又结识了,来《PlanetSide》第一天曾嫉妒羡慕的人。可能是名字太长,念起来拗口,嫌麻烦,“Mars无声细雨”便被大伙儿简化成了叫唤起来更显亲近感的“小雨”。

从此后,姿婷,我,加上小雨,我们仨同生共死了无数回。

再后来,当我敌不过小雨的盛情邀请,背着WARWOLF军团,偷偷摸摸加入了MARS精英联盟军团后不久,我才很诧异的获悉了,Mars无声细雨原来是MARS精英联盟军团的一个“权倾朝野”的大军官。

延伸阅读

渊浅情深-墨渊白浅同人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notcry.cn/szd3.shtml
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这三个字的时候林木的脑海里蹦出来只有三个字,你XX!不过他在微微

穿成渣男的我拒接黑锅[快穿]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notcry.cn/djv7.shtml
京城东街,朝廷清流多住在此,在这儿随便拉一个小丫鬟,都能识字作诗。正是黄昏时候,从东

猫风暴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notcry.cn/x7d2.shtml
元世纪8年至元世纪15年,这是改变了人类命运,同时,也是摧毁了人类命运的重要开始……

如果没有你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notcry.cn/xkr9.shtml
前几天快要中秋节了,学校没课,我坐在宿舍,抱着电脑看电视剧。忽然有个陌生人给我发过来

我曾怀念过你之宿舍惊险(4)  http://www.notcry.cn/g610.shtml
“手环,对手环”,苏冷扒开丧尸的尸体,看了看几个女生尸体的手腕,没有,没有。“小情,

[综]审神者是劳碌命之剑不停!箫声唯沉默(6)  http://www.notcry.cn/b9wt.shtml
却说唐君看到那些尸体上扭曲蠕动的小青蛇,已然害怕到了一个极限,吓得脚步向后退。又感到

日记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notcry.cn/dopd.shtml
城外,蔡文下令,撤退三里安营扎寨。五千黄巾军搭起一个个营帐休息。………中午时分,一名

斗转天道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notcry.cn/yp7g.shtml
很快鬼子六的想法就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同,首先在大山当中找寻一个聚集地点,然后想办法打探

侠客情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notcry.cn/uy4k.shtml
顾辞望着镜中的人,一头及腰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身后,一双璀璨的星眸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三界人尊第3章在线阅读  http://www.notcry.cn/xklm.shtml
“喂!老头,你是不是很厉害?”第二天下午,徐易又上了山,隔老远,就嚷嚷着问道。“什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柯南/琴新]假如琴酒也是卧底在线阅读第五节

    “大古!”丽娜凄厉的喊声在天空的上空回荡着!“大古!”宗方,新城和掘井看着林子涵,也是悲愤的喊道。林子涵这时,心情反倒是轻松了下来。“呵呵,我一直想要逃避,但是有些东西,就是逃避不了啊!我应该是死的最憋屈的穿越者吧!”林子涵自我嘲讽道。系统:察觉到宿主遭受生命威胁,光基因强制觉醒!这时,林子涵的脑海

  • 冰晶星的救援粽子!

    第十章粽子!“疯子,你特么的说啥呢?”。由于刚才墓坑里的一阵震动,导致众人,暂时出现了耳鸣的症状,只是看见疯子好似在狂奔着,嘴里像要说些什么。大概过了有五六秒,众人耳中的嗡鸣声,才终于停下来,此时的他们,终于是听清了疯子的话。他的嘴中,一直在大喊着两个字,陈凡之前一直以为是快跑,心想可能是前方墓道坍

  • 千秋皇明在线阅读第5节

    林凡释放出的威压中带着一股劲气,直接朝白逊砸去。猝不及防的白逊直接被砸出了大堂,倒在地上晕死过去。可这股威压比起费长老的是要弱上几分的,毕竟林凡踏入先天境一重还没几天,能稳定控制已经很不错了。“你……你居然是先天境,不!这不可能!林家怎么可能有先天境!”费长老脸色大变,他与白逊来之前都事先打探过消息

  • 大秦之血符鬼咒春江花月夜(中)

    宋若情醒来,发现阳台上停着一只七彩羽翼的鸽子,脚上绑着一个竹筒,竹筒上书写:“此鸟为青鸾。我走了,十日之后,湖心畔边,春江花月,不见不散。”“哼,我才不去。你个变态的夏燃彦。”宋若情将纸撕得粉碎,将鸽子往天空一抛,鸽子飞着翅膀飞向天空,停在树枝上。宋若情滚回床上继续睡觉。多少年后,宋若情才明白,其实

  • 成道之【书评一】:乱世烽烟,群雄共逐鹿。

    (PS1:先感谢黑衣叔的捧场,很坚挺,弯腰、鞠躬。PS2:为了书评区不置顶那么多帖子,特把烽烟的书评汇总起来,以后要有亮点(不论褒贬但是不支持随意谩骂)的书评都会慢慢的贴上来,无聊的可以进来看看,同时,谢谢你们的收藏和红票。)一、文气太浓,骚气太重,该赤身披发,横刀立马。细腻又风骚却不失文气的文字读

  • 鬼灭:成就最强鸣柱在线阅读第一节

    天气还是向往常一样好,微风徐徐,暖阳高照。夏晚舟今天去给以为高中生做心理辅导才回来,这是一名重度抑郁症的学生。这位女学生让她想起了自己的高中时代,也想起了谢晨晓。她翻开一本泛黄的日记本,一页页娟秀的文字映入眼帘。2010年8月24日,星期日,小雨。阴冷的天空中飘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洗涤着一切尘杂。一个

  • 空间之界地球杀人

    第八章:杀人微微的风吹着,将绿草吹得弯下了腰。一片草场上,十来只白鹭在悠闲的散步,数百匹马儿在低头咀嚼着美味的青草。然而今天马场来了一位客人,马场的主人马强正在与其攀谈。“洛少爷,您怎么有空到小人这来了。”一个头戴草帽灰袍的中年男子面带谄笑,看着突然到访的洛中君,心里有很不好的预感。他想起了前年,洛

  • 从零开始的偶像生活选择留下来

    郑吒等人在大门关闭之后就猛的坐倒在地,除了张杰以外,三人都剧烈的喘息着,他们拼命呼吸空气,即便他们肺里的氧气十足,因为心里极度的恐惧,让他们根本是想停都停不下来,直到差不多快要窒息时,郑吒三人才逐渐稳定了呼吸声。“很不错呢……”张杰将沙漠之鹰插在了腰间,他带着嗤笑般的说道。郑吒喘了口气问道:“什么意

  • 看谁马甲先掉在线阅读相救

    没过一会儿,毒瘴渐渐消散地无影无踪,迷雾森林也恢复了之前的平静。李瑄伤势越来越严重,若再得不到救治,他的右臂极有可能废掉。由于贺兰云浩和封雅都不懂医术,所以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却无能为力,想要求援,却连一个人都找不到。忽然,草木晃动,微风乍起。机警的贺兰云浩感觉有东西正在向这里靠近。“谁?”贺兰云

  • [鬼灭]要小心晴天打伞的人卿卿,我来了

    昌平侯府后门,男子小心避开府中下人,偷偷离开,一阵风似的从打更的更夫身旁路过。更夫不由打了个寒颤,拎着灯火往后照,什么也没看见,不由得加快步伐。南槐紧跟其后,见他刚从锦州回京,夜半三更之际又偷溜出府,着实可疑:“爷,您这大半夜的到底去哪儿啊?回头要是侯爷,夫人问起来——”话未说完,宫堇停在一处院墙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