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我在拘留所的日子里之第一章(1)

作者:米艾米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02年9月12日,天气阴沉。

在经历了电闪雷鸣之后,暴雨又发疯似的落了下来。

不一会,天地间像隔着一层纱布,迷迷蒙蒙。

这是简生离开孤儿院的第二天。

本该头天就能到达的车程,因为突如起来的大暴雨,导致无法继续,而足足在服务区待了一夜。

休整一夜后,清早便又开始往H市的方向出发。

高速路上车辆稀少,雨滴拍打落在倒车镜上,模糊了一切。

简生透过车窗看着飞逝后退的树木,然而她的世界一片寂静。

她是个孤儿,等她慢慢长大,开始带有记忆的时候,只记得院长以及周围的老师告诉她,她一出生,就是被父母抛弃在院门口的孩子。

只是她不懂,既然她不被需要,那当初把她生下来的意义又是什么。

她可能太过弱小,这世上所来的一切都由不得她做主。

比如被丢到孤儿院,比如被别人领养,这一切的一切,她都只有被迫接受的权力。

就像现在,她被一个陌生的家庭收养,即将要去往一个陌生的地方开始她新的生活。

她的未来会如何,一切没有定数。

过了S市的高速收费站,苏雅摸了摸简生的头发,柔声道:“简生,我们快到家了,H市以后也是你的家。”

简生乖巧的点了点头。

在她离开孤儿院之前,院长特意告诉她——简生,你很幸运。

是的,她无疑是幸运的,孤儿院有无数个孩子,年级小的,漂亮可爱的都有,但他们唯独选择领养一个十四岁,心智已经有些成熟的孩子。

孤儿院里的工作人员都很清楚,简生能被苏雅他们一家领养,她即便无法完全融入这个家庭,但是在物质和条件下,不出意外,未来会是一片大好。

而她被领走时,院长交代的最后一句是——前提是,你,简生你记住,你绝不能让苏阿姨对你失望,知道吗。

院长反复同她确认,直到她点了点头才罢休。

彼时坐在车上,简生因为不舒服,把两只手交叉在一起藏着袖子里,然后两只小手在里面不断扣着掌心又分开。

她很少坐车,此时有些晕车,想吐。

低下头,看到的就是自己身上昂贵又漂亮的衣服。

她身上的衣服,都是苏雅买给她的。

她不想再增添麻烦,别开脸看着窗外,试图压下胃里的翻滚。

“简生,是晕车么?”苏雅又问。

简生没有回答,只是回头看着她笑着摇了摇头。

“阿雅,你让她休息下。”坐在副驾驶的何国强透过车镜,蹙了蹙眉道:“你别老是一直跟她说话。”

苏雅没有反驳,但是她的笑容逐渐淡了下去。

简生想要为苏雅辩解,但胃里一阵翻涌,她又立刻把话咽了回去。

她咬紧牙根看着车窗外,怕一张口便会吐了这满车。

过了半晌,苏雅轻声道:“何国强,你开慢点吧,不急。”

“嗯,知道了。”

何国强应了声,车速也逐渐慢了下来。

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

简生有些昏昏沉沉的,靠在车窗上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窗外高楼林立,太阳不知何时突破乌云,直穿过玻璃落入车内,车内开着空调,并不会感到热。

上一次简生来H市还是为了孤儿院的表演,她在舞蹈上很有天赋。

就连教她们的舞蹈老师都说,如果她能受到更加专业的指导,她日后一定会成为一个优秀的舞者。

也就是因为那一次表演,她被何国强和苏雅选择领养了。

多么意外的巧合。

那时,她对H市并没有多大感觉,她只知道,跳完舞,她将再次回到那个孤儿院,不出意外,她同这座城市也不会再有任何关系。

也不知睡了多久,简生感觉耳边不停的响起一阵一阵鸣笛的声音,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看着窗外。

夜晚七点,霓虹灯亮,H市的不夜城开始了。

正好赶上出行的高峰期,他们的汽车也是走一步停一次。

走走停停,抖的简生喉咙逐渐有些酸意涌出。

她忽然捂住嘴,哑声说:“阿姨……我……我可以先下车么?”

“怎么了?”

酸水从手缝里涌了出来,简生刚想开口说想吐,可没能忍住直接吐到了车里,车内的气味顿时变得浑浊难闻起来。

简生感觉自己脸上发烫,耳边一阵嗡鸣声。

“对不起阿姨……”

“赶快擦擦手。”苏雅蹙了蹙眉,仅仅一瞬,她立马抽纸给简生,宽慰道:“晕车了?”

“嗯,对不起。”简生觉得有些羞耻,可她一时又不知道要怎么做,茫然的擦着手和脸,只知道重复着道歉:“阿姨,对不起。”

“阿姨,对不起。”

“没事,H市就是堵车太厉害,走走停停的最难受了。”

面对苏雅极好的教养,简生更觉得自己无地自容。

好在车终于穿过拥挤的公路,开进了戒备森严的军区大院。

车停在了一栋别墅的门口,车门缓缓被拉开,微微弯曲的修长指节带着些微微细茧,出现在她的眼前。

“简生,我们到家了。”

简生看着苏雅怔了怔,没有伸出手,即便刚刚已经擦了无数次,但她觉得她的手太脏了。

苏雅笑了笑,只当她害羞,收回了手跟着丈夫去后备箱一起拿行李。

只有简生自己清楚。

当时的她,对那双手有着难以言明的渴望和仰慕。

这些,或许都是因为她不曾拥有的母爱又或是害怕再次被抛弃。

而不管是什么原因,苏雅不过只是随手给了这个女生一个家,后来的这个女生,却想事事都为她做到最好。

这些,也是后话了。

彼时简生是晕头转向的下了车,手里捏着一团用过的纸巾不知道该往哪里扔。

她抬起头,凭借着路灯,看到面前一座座独立的洋楼规整错落在平整宽阔的道路两边。

这些洋楼,大概就是她们在孤儿院看电视时,电视里出现的别墅。

街道树木繁茂,总有几座别墅隐在夜色之间。

而现在简生面前这栋洋楼,院子里外围栏上,缠着一条条法国香水茉莉。

精致奢侈的和她完全不搭。

“简生,我们到家了哦,以后这也就是你的家了。”

这是苏阿姨的家么?

这以后也是她的家么?

眼前的这座洋房,漂亮的让她不敢踏进去。

“进去吧。”苏雅握了握简生的肩膀,柔声说:“到家了,以后这里也是你的家了,我和你何叔叔都是你的亲人,还有我儿子慕笙,可能刚开始会有些不适应,等时间久了就好了。”

“嗯,谢谢阿姨。”简生乖巧端正的跟苏雅鞠躬。

三天前,何国强和他的妻子苏雅来到S市,拿出了收养文件,而她,她的监护人从院长变为何国强夫妇。

一双洁净的粉色拖鞋放到面前,苏雅笑着说:“以后这就是你的鞋子了。”

“谢谢阿姨。”

被苏雅带进门后,简生看到垃圾桶,赶忙把手里的纸巾扔进垃圾桶。

“简生你先坐”安排好简生,苏雅回头看向从餐厅方向走来的老太太:“妈你今天怎么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

简生看着老太太递来果汁,连忙起身接过:“谢谢奶奶。”

神态威严的老太太微微颔首,随即目光转到苏雅身上。

“这件事你怎么没跟我商量,慕笙知道吗?”

苏雅笑了笑,说道:“说了,慕笙人呢?”

“去周家了,还没回来。”

“不是跟他说了让他在家等着吗。”

“你儿子跟国强一个样,闷葫芦,有自己的主意。”老太太嘴上说着,但神情里却一点都没有责怪的意思:“你们这些做父母的成天不着家,他好不容易把自己养活大,你们这回还多带一个回来,不是给他找麻烦吗。”

麻烦,是说她吧。

可简生只能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假装自己什么也没有听到。

“哪有,不说这个,李姨呢?”

“家里有事,跟慕笙请假回去几天。”

“好吧。”

苏雅长的尤为漂亮,即便是现在快四十岁,也依旧美的令人动心。

她曾经是个很优秀的舞者,后来因为一次意外,她终身告别了舞台。

离开舞台后的她开了一家外贸公司,也就是她现在的事业。

苏雅说话的时候柔声细语,永远含着笑,极有涵养,她看着乖乖端坐在沙发的简生:“简生累么?要不要回房休息?”

晕车让简生有些恶心,但她摇头,本能的否认道:“不累,还好。”

“坐了这么久车了,肯定累了,我带你去休息。”

简生没有再拒绝,随着苏雅踏上身侧的曲形木质楼梯。

“到了,就是这里。”苏雅走到二楼的拐角处,打开卧室的门,看着简生,神色温柔:“喜欢吗?”

满眼的粉色,干净而温馨的墙面摆设设计,处处透露少女的气息,那张软软的大床,整洁的书柜,满满透露着温暖气息房间。

“不喜欢吗?”

“不是。”简生连忙说道:“是我没想到——很喜欢,谢谢阿姨。”

苏雅看她紧张解释的乖巧模样便笑出声,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简生,我知道我们才认识不到一周,但别紧张,当这里是你的家,不要拘束。”

“嗯,好。”

“还有刚刚奶奶说的话你别放在心上,她就是太疼慕笙了。”

“嗯,我知道了,阿姨。”

苏雅把简生带到房间:“以后这就是你的房间了,你旁边的房间是慕笙的,我儿子,他比你大一岁,你叫他哥哥就好了,他很优秀的,在学校里可是学霸级别,但是他看起来有点不好相处,不过没关系,时间久了就好了,还有,你有什么不知道的问我,或者问李姨,她过几天回来,待会做好晚饭我再来喊你,你先休息。”

听着苏雅的话,简生连声道谢。

待苏雅离开后,简生把手提箱拖进卧室,却一瞬间迷茫起来。

以后,她真的要生活在这里了。

她转头,猝不及防看到落地镜里的自己。

散落在腰间的秀发,精致的五官,温柔好看的眉眼,身上穿着苏雅给她买的新衣服,打扮的漂亮的不像是她。

她想起离开时,孤儿院小伙伴羡慕的眼神,或许,她真的是幸运的吧。

……

……

苏雅来喊简生的时候,她正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简生,吃饭啦。”

“嗯……好……”

跟着苏雅下楼走到饭厅,何国强和老太太已经坐在饭厅等待。

“没事,慕笙还没回来,你先喝果汁,菜马上好。”苏雅像是察觉到简生的不安,拍了拍她的肩柔声说道。

简生顿时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坐下,拿起面前的果汁刚喝了一口,就听到开门的声音,她的神经瞬间紧绷,转头看过去。

大门打开,先进门的是个高挑的少年,他穿着白色t桖,宽松的牛仔裤,长腿格外显著,笔直修长。

他把手里的钥匙扔到玄关柜子上,啪的一声响。

简生刚要移开视线,他忽的抬头。

猝不及防,她撞上他的视线。

那是个长相非常好看的少年。

那张脸上,具备了何国强和苏雅的一切优点。

简生忍不住想,造物主对他真是温柔啊。

少年并没有对她有过多的关注,淡漠的移开目光,换上鞋走了过来。

简生浑身紧绷,垂下头看着桌面。

他带着一副天生高贵慵懒的姿态抬脚往饭厅走去。

“何慕笙,我怎么跟你说的!不是让你在家等吗。”

何国强的一声吼,震到了简生,却没有吓到何慕笙。

“是吗?我忘了。”

他淡漠的应了一声,然后朝简生的方向走去。

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简生低着头屏住了呼吸盯着桌面。

她想,如果她有超能力,这个桌面应该已经被她看出了一个洞吧。

少年没有靠近,越过她直接走向冰箱。

“何慕笙,给你打了几个电话不接,你还知道要回来。”坐在饭桌前的何国强厉声喝道。

何慕笙没有回答,他打开冰箱取出一瓶矿泉水一饮而尽,然后极为淡定的走到桌前拉开椅子坐下。

苏雅端着最后一盘菜走到饭厅,放下菜,笑着拍手道:“慕笙回来啦,正好跟大家说一个好消息。”

苏雅走到简生身边,搂着她的脸宣布道:“从今以后,简生就是这个家的一份子了。”

饭桌上一片沉默,老太太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自己沉默寡言的孙子,开口道:“慕笙说好,我就同意。”

何慕笙没有说话。

空气忽然静止一般,何国强打破沉默开口:“何慕笙,以后简生就是你妹妹,你记住。”

言语里带着不容否定的气势。

何慕笙却不语,神情慵懒的靠在椅子上。

“何慕笙!老子说话你有没有听到。”他再一次重复道,声音却已有些不耐烦。

何慕笙慢悠悠的起身,他视线落在简生的脸上,冷漠开口:“妹妹,你好。”

语气里是冰冷加毫不掩饰的厌恶。

简生自动过滤掉那厌恶的语气,抬眸回望着他的那一刹,微楞。

即便这少年神情冰冷,但她真的从未见过如此好看的人,眼前这个少年长得就像电影里的那些男明星。

不,甚至比他们更好看。

“简生,以后要和哥哥好好相处哦。”苏雅拍了拍她的肩,笑着说道。

简生这才回神,声音温和,带着糯糯的腔调:“你好哥哥,我是简生。”

这一年,她以这样无可避免的形式走到他的身边,进入了他的生活。

十四岁的简生,遇见了十五岁的何慕笙,避无可避。

后来,也只有她才知道。

别人口中那个高冷不可触及的何慕笙,其实也只是个偏执脆弱却又极其温柔的少年。

延伸阅读

天天向上加盟  http://www.yihaoruhu.com/bf5a.shtml
天天向上加盟详情本公司最近推出,双面立体展示的仿真食品模型系列产品-挂件、配件、冰箱

乾瓷轩加盟  http://www.yihaoruhu.com/xglw.shtml
送什么样的礼物好是很多人苦恼的事情,太随便了让人感觉很没有诚意,而千篇一律的礼物更是

倍淘电商加盟  http://www.yihaoruhu.com/gvbh.shtml
淘宝店好卖的种类是什么?毋庸置疑是服装,而广州倍淘电商专注于服饰类店铺的经营,好的面

汇丰金加盟  http://www.yihaoruhu.com/nz4c.shtml
深圳汇丰金实业有限公司是国内生产kaleidoscope万花筒饰品的生产企业,设计并

沃洁干洗加盟  http://www.yihaoruhu.com/gsge.shtml
上海沃洁干洗洗烫设备有限公司是国内较早从事洗衣设备和洗衣助剂生产、加盟、洗衣技术培训

少林禅茶加盟  http://www.yihaoruhu.com/g9hk.shtml
企业简介:北京少室阳光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是与国内外佛教寺院河南嵩山少林寺授权经营少林系

纽约国际儿童俱乐部加盟  http://www.yihaoruhu.com/gcem.shtml
纽约国内外儿童俱乐部是国外幼儿早期教育专职机构,国外各大企业家、行业精英、大腕在为孩

咖啡电台咖啡加盟  http://www.yihaoruhu.com/sm28.shtml
不能吃蛋糕的鲜花店不是好咖啡馆咖啡馆可以单调到一成不变,也可以充满趣味与情怀,变得有

Milk Family进口母婴生活馆加盟  http://www.yihaoruhu.com/6js1.shtml
MilkFamily进口母婴生活馆是苏州金南瓜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公司总部位

绚丽加盟  http://www.yihaoruhu.com/y2kp.shtml
绚丽包装盒总部是大型的生产瓦楞和彩印纸板、纸箱、纸盒的现代化加工企业。绚丽包装盒总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取向狙击[综漫]之姚老师的诡计(2)

    一大早,大家没有像平常一样安安静静的上早自习,而是叽叽喳喳的讨论着什么,我仔细一听,不由得大惊失色,大家竟然都跟我一样,父母双双彻夜未归。如果只是一两个人的父母没有回家也就算了,但现在的问题是全班同学的父母都一夜没有回家,这就有些奇怪了。难道又是姚老师搞的鬼?不太可能吧?姚老师哪来这么大本事?先不管

  • 杀手救了我[马卡龙]之大难不死(9)

    “下令下去,把这张告示贴在城里各个街道,找到的人赏斗石五百万,各种高级功法秘籍!”霍鹏云也急得没有办法了,自己亲自出门寻找霍阳曦。“诶这小子还没死,快背回去看下。”一个老头和一个女孩在荒漠中看到了躺在血泊中的霍阳曦竟然还有一口气,便把他放到马车上带回去疗伤了。“诶我还没死吗?”霍阳曦睁开沉重的眼皮,

  • 让春光第6章在线阅读

    林予安只能委屈的低下头,她也不想的啊。王妈会管好多事,不让做这,也不让做那,不能跟宁宁高兴的玩耍了。“你跟顾淮把安宁带出来,我在喷水池旁等你们。”待出了大门,林予止对安秦说道。“我妈不会让我把安宁带出来的。”安秦很为难。“就说王妈跟我妹妹也在。我会带着安安站在你妈能看见的地方。”林予止很笃定。“我去

  • 那一弯山水在线阅读第7节

    布服和这个奇怪的老头站在一片破旧的房区面前。这里的道路要么长满了杂草,有的甚至那个水泥地都烂了。一个个下陷的坑。里面还有前几天下雨积的水在里面。老头望了望四周然后指着其中一个面前长满了杂草的屋子说:“应该就是这里了。我们先躲起来,它也差不多要出来狩猎了。”说完他便拉着布服躲到房子周围的一个小巷子里,

  • 梦之原色在线阅读第五章

    【5】羡慕嫉妒魔都工商银行总部,门口。一辆颜色十分靓丽的红色保时捷718停在那里。保时捷718,是一款入门级别的跑车,价格在70-100万之间,是众多喜欢跑车但预算不足之人的首选。得知叶南风没有开车,苏媚主动表示送他回去。香车美女,所有男人们的梦想。银行出入的人许多,看到叶南风一个学生打扮的男生上了

  • 向往的生活之全能美食家之开始修炼(7)

    而当剑魂不语听到“第九处”后,也放松了许多,至少,如果曾经第九处还记得之前的承诺的话,那么自己完全可以放心把整个《剑神诀》都教给魏浦风了。“这个月?大哥你没。。。。没开玩笑吧?现在二十六号了,离下个月也就五天时间了!!!”魏浦风听后也是一个白眼过去,这简直什么跟什么呀!五天完全进入先天期?就算有如今

  • 逆袭的青葱岁月在线阅读第1章

    鲁地,寒亭镇。一栋阁楼内,王少安轻轻摩挲着手中的钥匙,不禁回想起当年父亲死时的场景。父亲去世时,王少安只有三岁。但他却清晰地记着,父亲死的很惨,胸口有着一个拳头大小的血窟窿,整个人好似一个打碎的花瓶,满是伤痕。然而他的右手却死死攥着这把钥匙,一把能打开房顶阁楼的钥匙。十八岁了,终于,王少安决定打开那

  • 她的山,她的海第五章

    一次耳语加一次捂嘴吧。余心心隔着老远却都看在眼里。等到这场拍完,舒遥做回自己的椅子里,她一边递水一边笑嘻嘻的凑到自己老板身边。“老大,你觉得施然怎么样?”舒遥喝了一口水:“什么怎么样?演技?还行吧。”“剧组人都夸他有灵性,第一次拍戏能拍成这样是不是挺不容易的。”余心心接过舒遥喝完的水杯,又递上一盒提

  • [火影]相性良好在线阅读复仇开始

    嘈杂的环境在南宫萝突然参与进来后就安静了下来,大家都在唏嘘这个大小姐一想是出了名了喜怒无常,这下洪生肯定要倒霉了。风磊刚踏出去的脚步又收了回来,几年没有见了,这个女人倒是长高了不少,也长开了许多。洪生懊恼极了,早知道就应该把这个死老奶奶一并给处理了。她命可真大,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从高速上回来了,还有

  • 青月之光之作恶多端

    上回说到,孤鸿与箐箐二人逛完威刀门山下的小镇,坐到街道旁边的一家茶铺点了茶,吃了些点心。二人正准备离开,没想到茶铺里有一桌子人,约有十几个。他们莫名其妙大打出手。那一桌子十几个人分做两伙,一伙五六个。他们赤手空拳,撸起拳脚便打,掀翻了不少桌椅。茶铺里的其它客人看到有人打斗,担心殃及池鱼,个个都吓得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