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LOL:口嗨就变强在线阅读第八节

作者:贰十三 来源:飞卢小说网

波动炸弹被引爆了!

林峰跪在地上,只觉得全身似乎都被刀子戳了一般。“哇!”一口血吐在地上,他头昏眼花、挣扎着靠在墙上,看了看其他战士,全部战士都痛苦的趴在地上。

“排长,排长!”李阳咳嗽着喊着林峰,“现在怎么办?”林峰想,虽然大家都受到了波动炸弹的伤害,但是似乎没有人有生命危险,看来站在这么高的位置起了缓冲作用。

这时,王连长传来通信:“林峰,林峰!你们怎么样了!”林峰回答:“报告连长,好像是波动炸弹爆炸了,我们都受了伤,但是都还能动!”

王连长说:“五排在冷冻炸弹的时候,冷冻了一半,炸弹被敌人引爆,五排全部牺牲了!”

“……”林峰听到这里,心里一阵绞痛的难受,不禁大口大口咳嗽起来。

王连长继续说:“林峰,你听着,你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零号洞穴里应该没有波动炸弹了,刚才的爆炸把下层的敌兵和我军士兵全部杀死,真是狗日的!他们居然连自己人都杀!刘将军命令我们来这里需要搜查到敌军的一个机密储存芯片,里面有他们之前所有的海蓝星地底层勘探资料。”

“我就是怕五排拆弹失败,所以传给你们修改过的声纳地图,把你们引到最上面敌军没什么防守价值的地方,保存实力。现在零号洞穴里就剩你们六排了。我们正在赶来的路上。你们现在索降到下层去,寻找芯片!要快!”

“是!”林峰扶着墙站起来,说:“都给我起来,我们要下去!”

李阳惊讶的问:“下去?现在这样还怎么打?”

林峰骂了一句:“服从命令!我们要下去找一个储存芯片!”

赵志阳问:“现在大家都半条命了,碰到敌人攻击估计悬。”

林峰连骂都懒得骂:“下面都死光了,只有鬼。遇上你就一泡尿,足够搞定它!全体出发!”“是!”

战士们走到走廊边上的铁栏杆处,拿出套索,系好后往下一跳,踩着岩壁慢慢下落。下面是一条很长的缝隙洞穴,一直延伸到对面五排冲锋的敌工事处。

林峰落到地上,环顾四周,只见敌兵和五排士兵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眼睛、鼻子和口中都流血,样子十分惨烈。林峰十分难受,好端端的呆在地球多好,干嘛来这里送死?

林峰通信狙击组:“狙击组,你们怎么样?”

王林羽回答:“排长,我们暂时不能狙击,波动伤害把肖珂的心率扰乱了。猫头鹰的弹药已经用完,需要回收。”

林峰说:“你们把上面两个人的尸体搬出去吧,不能让他们留在这里。增援马上就来。这里就剩我们了,应该不会有什么威胁。”“是!”

知道狙击组还好,林峰心里倒是轻松不少。

五排的进攻路线地图传来了。林峰端着突击步枪,边走边看护目镜显示的地图。王连长确实将六排和五排的进攻路线做了调整,五排是从另外一条边洞进来的,入口在六排刚进来遭遇敌兵的地方。

林峰边走边想,可能是不起眼的分岔路,但是他突然愣住了,叫了一声:“停!”然后独自走到一个人的尸体边上。

这人正是刚刚才和他通信的五排排长元平谷。林峰感觉心里堵得慌,不知不觉的眼泪已经流下来了,蹲下将元平谷的兵牌摘了下来。元平谷还没来得及和林峰见上一面,就这么去了。战场是残酷无情的,一个鲜活的生命瞬间就可能灰飞烟灭。

“敬礼!”全体六排战士向这位英雄致以崇高的敬意!

林峰收起兵牌,定了定神,命令道:“全体搜查储存芯片。”“是!”

但是,找了半天,没有发现什么储存芯片。林峰担心是找得不仔细,命令战士们多注意找角落。

这时,那个小姑娘的声音突然又传到林峰的耳朵里:“啊啊啊,咳咳咳……”这次林峰听得很真切,猛回头,问:“你们听到什么声音没有?”

“呃?”大家都被林峰问的愣住了。林峰急忙说:“一个小姑娘的声音,没听到?”“拜托,老大!”

李阳挖苦道,“没想到您老人家是幼齿控,是不是波动炸弹把你脑子震坏了?”“混蛋!”林峰抡起拳头要打李阳,李阳赶忙躲到周大勇背后。

“啊啊啊,呜呜呜……”小姑娘的声音又传来,听上去似乎很难受,在咳嗽。“难道是耳朵被震出毛病来了?”林峰越想越觉得不对头,一股很坏的感觉涌上心头。

突然,整个山洞猛烈震动了一下!大家都吓了一跳,赶忙蹲下。“嗡嗡嗡”一种十分奇怪的、很沉闷的声音从下面漆黑的深渊里传来!

“好像下面有什么东西!”赵志阳跑到悬崖边,趴在地上往下看,大喊,“我丢个照明棒下去!”

“喂!”还没等林峰阻止,赵志阳就已经丢了一个照明棒下去。

林峰真的生气了,冲着赵志阳大吼:“你乱丢什么!这里是外星,人生地不熟的,万一有什么怪物惊动了我们都完蛋!”赵志阳知道自己理亏,不敢说话。

“快看!”林峰和大家一起往下看,只见照明棒越来越小,最后居然消失在黑暗中!这个深渊到底有多深?要知道军用照明棒的光亮是很强烈的,只有掉落了很长一段距离才看不到。

“嗡嗡嗡”

那个让人觉得很不舒服的怪声音又传来,这次好像是整个竖井洞内都在发声音,并不能确认声音是否来自下方。

洞穴又震动了一下!周大勇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有些怕了,说:“我的妈呀,感情这是得罪了海蓝星的土地公啊!”

林峰骂了一句:“土地公你妹!有点唯物精神好不!”

周大勇哆嗦着回答:“排长,我不怕丑。我最怕这种玄乎兮兮的东西了。看又看不到,打又不能打。我宁可去挨子弹!”

怎么办?林峰感觉似乎马上要大难临头,却不知道该怎么做,真是急死人。

“林峰,林峰!”王连长传来通信,“芯片找到没有?”林峰很沮丧的回答:“报告连长,还没找到!我们找遍了,实在是没发现什么芯片。”王连长失望的说:“什么?我已经进来了!”

林峰朝对面看,只见一队士兵从他们刚才进的门冲了进来,带头的正是王连长。

王连长边朝林峰招手边说:“赶快找!极夜快到了。海蓝星的晚上和白天环境完全不一样,危险很多!我们没时间了!刚才的地震和声音可能是这里栖息着一些危险的物种醒过来时发出的!”

林峰急忙问:“连长你听到一个小姑娘的声音没?”

“小姑娘?”随即通信器里沉默了一会,王连长反问,“你确定听到一个小姑娘的声音?”

林峰肯定的回答:“是的。”林峰边和王连长通话,边将一只手扶到岩壁上,突然有一阵奇怪的感觉。他扶的这一条岩石,居然有脉搏!

“啊!”林峰大叫一声,跳到一边。大家被林峰这一惊一乍的都搞糊涂了,傻了眼的看着他。“这……”林峰刚要想,小姑娘的声音又传来,这次林峰真真正正听到的是一句话:“快逃!”

“林峰,林峰,你叫什么?怎么回事?”王连长急切的问,“你现在有什么感觉?”

“连长!”林峰疯了般的大叫,“我们快撤退吧!快!要出事了!”

“什么?”王连长停顿了一下,大声命令,“全体撤退,快!”

赵志阳急忙问林峰:“不找芯片了吗?”

林峰大骂:“别废话,这里太奇怪了。快撤!”“是!”

众人急忙按照地图的指示跑向五排进攻的通道。这里是一条人工修建的通道,但是不是把岩壁凿平,而是在一条条藤蔓岩石上浇筑水泥钢筋修起墙壁。因为受了波动伤害,战士们跑起来都有些接不上气。

林峰跑在最后面,他边跑边紧张的看着四周。紧紧地,他发觉岩壁上的岩石似乎都像刚才自己扶的那一条,开始有了生命力,甚至有些细微的蠕动!

林峰一想到遇到第一个机器蜘蛛时,看到的那些缠绕建筑工事的岩石,头皮就一阵发麻。这里难道是一个巨大怪兽的体内?所有的人都在怪物的肚子里打来打去?这也太扯了吧!

这时,那个声音又传来了。“嗡嗡嗡”这次更大,似乎并不因为他们远离那个竖井空间而变小。地又开始震起来,震得战士们都无法正常行走。

林峰发觉通道越来越陡,战士们开始不得不手脚并用了。林峰大喊:“丢掉装备,快跑!”大家连忙丢掉枪支和盾牌,开始往上爬。

是的,坡度越来越陡了,几乎快垂直了!难道这里并不算一条正式的路,五排从这里奇袭的?

林峰又一想,不对!从敌人刚才修筑的通道来看,不可能在尽头是一个需要爬的陡坡,这太不符合常理了,而且地图上明明是直道啊!

难道自己真是在怪物肚子里,而这个怪物为了消化他们,还可以自由改变路线?林峰根本不敢去多想,只是拼命往上爬。

林峰边爬边联系王连长,但是信号没有了,联系不上。他渐渐觉得恐惧起来,连忙向上喊:“上面的到头没?这里应该不是一个陡坡才对!”

“排长!听……”在上面的李阳大喊,“好像有水的声音!”“水?”林峰仔细听,果然在上面传来水的激流声,而且很大!

不好,有水!只见六排爬的这个陡坡上面一个似乎是顶部的地方,大量的水铺天盖地的涌了下来!

给读者的话:

各位亲们,如果觉得文文不错,请收藏一下。谢谢!

延伸阅读

桃花泣泪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dgjlf.cn/uvof.shtml
“我是谁你还没有资格知道,老怪物!”一口一个老怪物是真的将老者惹生气了,他从来都没有

古墓怪谈之盗墓迷城破媚术  http://www.dgjlf.cn/pxjh.shtml
组长?梁锦城诧异的看了看铃铛,又转向她身旁的姚易谣。铃铛在特殊部门任职这事在他们圈子

天使与恶魔的较量在线阅读自然之道  http://www.dgjlf.cn/ysh7.shtml
叶暮晨跳下悬崖那一刻,冷静的将手中的长剑**悬崖峭壁,缓解了大部分坠崖的力量,长剑与

歧路相逢合力击杀  http://www.dgjlf.cn/61eb.shtml
蓝洛本人也是绝望的闭上了双眼,看来自己要死在这里了!“喂!挺大个人,怎么说放弃就放弃

别再给我发好人卡啦!之丧彪扫场 下(5)  http://www.dgjlf.cn/a4ns.shtml
陈耀庆带着来报信的疯狗、火鸡和毒蛇匆忙结了帐,出门便向着四眼明的**馆跑去。到了**

远忧近愉得神秘空间  http://www.dgjlf.cn/nm6k.shtml
怎么办?这些黑衣人好像就是冲着她来的,而且这个领头的黑衣人好像很强大,翻手间就可以让

吟上君子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dgjlf.cn/ux5j.shtml
没准这大哥是位深藏不露的实力派喜剧演员?谐星?乔绾深吸一口气,又恢复了乐观,挪两步站

侠猫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dgjlf.cn/s1k0.shtml
“那问题来了”“为什么它会依附在那个名叫何丽的女孩的身上呢....?”“若是自己所猜

快穿之地狱美娘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dgjlf.cn/bunl.shtml
张凯凯,号称凯少,家里算是有点积蓄,长的好看,招惹的女士不少,女人缘很不错,男生提他

我欲凌仙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dgjlf.cn/xq4i.shtml
正值清明多雨时节,缠绵的细雨已经接连下了好几天。这日难得有片刻天朗,锦城到青城的水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崩地裂第9章在线阅读

    到了饼房门前,宁夏背过身,把门抵开。大家仍在里面忙碌,徐正则抱臂站在最中央的空旷地带左右监看,一双眼锐利如鹰。宁夏从他背后绕过去,把手里的箱子往上托了托:“Cosmo,你的包裹。”“送去我工作间。”徐正则看都不看她。其实真没指望他会伸手接,但是,见他果真如自己预想一般理所当然地继续差遣她,宁夏还是幽

  • 异世界从神灵开始在线阅读第9节

    “——讲真,君美人被老七殴打,我本应该觉得心痛的。但他小脸苍白的样子,真是美哭我!然后,恨不得编剧就这样虐他到最后一集!so,我可能是魔鬼。【doge】”“——越是理智、高冷的美人,就越容易激起人的破坏欲,懂?【二哈】”“——嘤嘤嘤,想要给编剧加鸡腿!跪求多几集这种戏。”“——君美人真的是又冷又欲,

  • 山前相见,山后相逢我不会

    柱姐和宇智波斑一夜未睡,鸡飞狗跳地互锤了一个晚上。还好这栋楼的隔音不错,租金贵也是有道理的。不然以他们俩昨晚闹出的动静,铁定会举报扰民,扭送去警察局。不愧是重生后达到全盛时期的身体,宇智波斑熬夜一晚依然神采奕奕,此时他正打扫战斗后残留的玻璃碎渣,以及擦着火遁烤焦的墙壁。柱姐与宇智波斑相反,她身心疲惫

  • 火影之死神蓝染第十章在线阅读

    5“下次你向一个时间特工抡拳头之前,最好多思考两秒钟。”亚伦坐在工具库的地板上,给扬的手指和手臂裹上石膏绷带。“下次你说话的时候最好也小心一点。”扬说。那双绿色的眼睛抬了起来,相当有兴趣地瞥了他一眼。“好吧,我道歉。收回刚才的话。”亚伦说。“不过说实话:光是理论考试得分高是没一点儿用的。我不知道为什

  • 东界初阳在线阅读第八章

    暴鸢此时已经意识到了,他中计了,虽然不知道这银白色铠甲叫什么名字。但是他明白,这不是自己能够抗衡的,恐怕这就是引诱他出来罢了。可惜,他想错了,公孙起等人根本没以为他会亲自来,但是现在他,暴鸢来了,这是一个惊喜!“司马将军,其他人马都过来支援了。”“嗯?”司马错错愕了一下,在他接到的指令中是一直坚持到

  • 变身死灵师的旅程你的眼睛很特别

    “少爷不要冲动,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们今天就先回去,暂且把他的样子记下,你不是还有个正气盟分舵舵主的姐夫吗?到时候逼他交出宝物也是一样的。”保镖死死的抱住舒家大少的腿,就怕自己家的少爷一时控制不住自己,冲上去拼命。地上有人会意偷偷拿出手机,拍下叶萧的样貌。“今天是我和我手下人唐突了,其实全都是一场误

  • 溺死温柔乡[西幻]在线阅读第四节

    “见过狂妄的,但还真没见过你这么狂妄的!既然如此,你就受死吧!”毕竟,此时黎天绑架了托尼的女儿,这对于一名父亲而言,就是逆鳞。对于托尼而言,此刻的黎天,非死不可。而且,即使托尼不觉得黎天能打得过他,但此时,同样处于暴怒状态下的小辣椒,也是直接穿着救援战甲,出现在了黎天的面前。小辣椒咬牙切齿地说道:“

  • 关于我穿越异世界去找回妹妹的事情牛符咒 牛战士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难道奥哈拉真的要被毁灭吗?”奥哈拉的学者全部被杀死。岛屿之上的百姓平民也会死在海军本部中将赤犬的熔岩拳头之下。自己的母亲会死在这里。自己过上颠沛流离的日子。回想着圣主曾经所讲述过的话语,妮可罗宾的心中可以说是充满了迷茫。她不想奥哈拉的学者死去。她不想这座岛屿被海军毁灭

  • 从喰种开始的旅途之当体育老师(8)

    唐小天嘴角一阵抽搐。他看着何广福老脸挤得跟一朵菊花一样,恨不得挥上去再来一巴掌。可惜,这还是在学校。秉承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唐小天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所以,何处给我安排了什么工作呢?”正确规避问题的方式就是,提出一个新的问题!唐小天一阵窃喜。何广福眉毛一挑,心中了然。他清了清嗓子。“我

  • 鬼怪集合体在线阅读第7节

    “流氓,快走啦,讨厌死了。”正经不过三秒的陈航,让汪祖娴害羞得不行,甚至连说话都带着一些宝岛女生的嗲意。陈航虽然没有亲吻她的嘴,但却在她的光滑满是胶原蛋白的俏脸上亲了亲。亲完后,陈航也就起身打开门离开了。看着陈航离开,汪祖娴感觉有些不真实;如果不是俏脸上的湿润告诉她这不是在做梦的话,汪祖娴真的以为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