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神圣天魔体在线阅读第六章

作者:含么 来源:纵横中文网

海棠被叶英搀着回营这件事传到了教头耳朵里了。教头怒了,罚她去阿嬷那里抄三本兵法,每本五遍。

虽说教头不问缘由让她有些恼,只是军令如山,教头罚了那就罚了,她老老实实地坐在阿嬷面前抄书。阿嬷注意到她坐姿不对时,她已经抄了一天一夜的书了。连忙让军医来看,说是还好发现得早,再晚一天这腿就算废了。

海棠什么也没说,也没抱怨什么。阿嬷骂她傻,她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阿嬷心疼她不假,阿嬷也心疼全营的将士。

这腿大约花了一个月才好,此时已经是初夏,天策府里自然是没什么花的,想来外面也没有好看的花儿了,也不知那个叶英是不是还抱着他的剑看花?这季节大概只能看看树叶了吧。

她的枪也没了,教头起初是生气的,但是她腿也快废了,给她枪也没用,就干脆塞了兵法给她读,要她全部学会来。看着快要过百卷帛书,海棠哭笑不得,只能点头说诺。

她也只能看看书了啊……

没想到刚被允许下地走动,门口就有人匆匆往营里走,见到她二话不说就往外拉。是个师弟,大约七八岁,她伤之前刚来营里,好像叫古亮来着。“古师弟,你别拉我跑那么快,腿刚好!”

“哎呀,师姐你快些,有人在门前等你呢!”

刚入府也是个没大没小的,就这么拉着海棠往外跑,也不绕道,直接从秦王殿前过,明知徐将军常常在那处的,却还是横冲直撞。兴许是他们运气好,徐将军并没有在殿前,海棠刚松了口气,人就已经被拉到了天策府正大门处。

府中弟子若无师父许可,直到修行合格前都不允许擅自出府,所以她只是站在正大门前,并没有向前踏出一步。

来人身着浅黄衣物,背上背了个盒子,她认识。

是叶三清。

叶三清拱手作揖,海棠抱拳回礼。他上前一步,谦恭有礼却又不失大家风范地将盒子奉上,“海棠娘子,此为我家大公子赠与之物,他说先日比武鲁莽,以至军娘折戟受罚,心中歉意万分,故打制□□一把,名‘见落英’。长八尺,重三十一斤。大公子没说,不过枪身留有穗孔,在枪头之下,位置十分巧妙,剑穗亦能系上,丝毫不碍事。”

叶三清特地交代的这句“留有穗孔”,想来也是知道小军娘发现不着这么细心的地方,怕她给浪费了。

果不其然,一接过枪先耍了几下就赶忙去找穗孔了。这个年纪的姑娘大多喜欢花哨之物,叶三清从怀里摸出了一条剑穗,这是他擅自做主拿来的,庄里弟子都在用,叶英的剑自然也系着。

只是叶三清并没有说那么多,他只说了一句:此穗乃是庄内之物,大公子常用。

小军娘就开开心心收下了,乐滋滋地绑在特地留下的穗孔上,系得不是很好看但很结实,又使枪耍了一套招式,看她表情叶三清觉着这枪果真非常好使,是把十分趁手的武器,即使挂了剑穗也丝毫不会影响速度。

海棠想要留叶三清休息一宿,叶三清摆手谢绝,只道自己在洛阳城有落脚处,此番来只是顺道给大公子跑腿便告辞了。他迈着轻快的步子朝英雄路走去,洛阳城有叶家产业,他来之前已经知会过了,他这一趟就跟外出旅行一般悠哉。

不过比起旅行,特地给大公子跑的这一趟腿没白跑。大公子吧平时一声不吭的,看着拒人千里外,怎么也没想到会对这么个小军娘上了心,别说他了,连二公子、三公子他们都十分诧异。一个总是抱着自己的剑在剑冢看春秋轮回度过寒凉暑热的人,放下了剑离开了剑冢,埋头剑庐一个月造了一把枪出来。只可惜庄主没见着这一幕,要是他知道了,也不知会如何欣喜呢?

叶三清想着要看大公子的表情,也没多耽搁,第二日清早便从洛阳离开,快马加鞭赶回藏剑山庄。

叶三清来劲儿了自然也不觉着累,正常骑马得要十天的路程,硬是被他压缩到了五天就抵达藏剑山庄了。只是叶三清刚从船上跳下来便察觉到府里气氛有些许不对,他小心翼翼地走入府内,随意抓了个弟子问话,被问话的弟子有些支吾,“这个……那个……”

“到底发生何事?”

“弟子不知,但庄主正在盛怒,大公子和二公子正在陪着,似乎遭了不少殃。管家您还是……小心为妙。”

就算让他小心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小心啊,毕竟他刚从洛阳回来,连发生什么事情都不清楚。叶三清想着横竖挨一顿骂,便先去楼外楼请安。此时楼外楼厅门紧锁,婢女侍从如数屏退,叶三清刚想敲门,又想着自己这个时候去岂不是找死,便耸了耸肩溜回账房乖乖呆着。

待到晚饭时间,庄主自己回房吃了,整个山庄的气氛才终于缓和一些。叶三清吃罢晚饭,想着叶英还没那么快吃完,就先到剑冢等着了。

没想到叶英早已经在那处抱着剑,盛夏没了花,附近的银杏叶也是绿油油的,他似乎也看得有滋有味。

“大公子。”

“嗯。”

“海棠娘子,很欢喜。”

这不过十三岁的孩子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孩子气的笑。

“庄主是为何而怒?”

“不打紧。”

叶英虽是这么说,但庄里这样人心惶惶还是头一遭,但叶英不说,他就不再追问。

叶三清笑了笑,“也给了她一根剑穗,十分欢喜。”

枪上锁剑穗有何用?叶英一下没能想明白,叶三清没说话,直勾勾地盯着他怀里的剑看。他的剑上,也系着剑穗。

叶英注意到了叶三清的眼神,点点头,“嗯。”

今日父亲盛怒乃是他今日得知他的一个旧友送来了断绝情谊之书,似乎加入了个什么教派,他一时怒极险些把山庄都给掀了。叶英和叶晖作为长子和次子伺候在旁,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等他自己气消了。这个教派大家都没听说过,说是能拯救万民死者往生,比如来佛祖还厉害许多倍,听着就不是什么好教派。

只是好友离弃这样的事,终究不是一个叶英或者一个叶晖能够扭转的,所以纵使再气,也只能等叶孟秋自己消气了。

不过没想到的是,本以为会多少被父亲盛怒影响的叶英,却收到了叶三清带来的消息。想到那小丫头乐滋滋的模样,自己削断她的武器这一事想来也能抵消了。也不知道她挨罚了没,腿好些了么,腿都伤成那样了,还要挨罚的话,人可要废了。

“可康健?”

“大公子可是说海棠娘子?”叶三清故意要提起这个名字,叶英没有说话,只是微微颔首,他笑笑,“康健得很,用大公子送的‘见落英’耍了一套漂亮的枪花,想来也十分称手,她喜欢得紧。”

叶英没再说话,叶三清知道自己也不好再逗他说什么,面带笑意退下。

原来她可欢喜呀。

叶英的脸上,浮现了与年龄相符的微笑。

而此时海棠正认认真真地擦着新拿到的枪。银白的枪身,枪头似乎是特意打造的,也不知用的什么宝贝,红得发艳,犹如夜空中的火把闪着光芒。这火一样的红与枪身穗子的明黄形成了强烈的对比,看着明明不搭调,但海棠越看越顺眼越看越舒服,觉着这红的和黄的就是绝配了。

收到新的武器十几天来,她的手就没离开过它。吃饭带着它睡觉抱着它,同营的师姐妹们都快看不下去了。她自己傻无所谓,可别不小心把她们给伤着了。

她们见识过这把枪的枪尖是有多么锋利的。

“海棠师姐!”

本该只有轮休的海棠一人的营帐里,一个刚把铠甲脱下的女兵凑了过来,把海棠吓得差点挥枪,“阿月!你可吓死我了!”

“师姐你这么宝贝这枪,是不是另有隐情?”被叫做“阿月”的古月坐了下来,亲昵地扒着她的手臂,“师姐你跟我说嘛!是怎么来的,你要挟人家给你做的?”

“不是啦,我没有要挟!”海棠瘪嘴,可不是她要挟的,他赔给她不应该是合理的嘛!

“那借我看看!”

“那可不行!”海棠宝贝地把它抱在怀里,脸上露出的笑容让古月更加肯定自己的想法。她起身,装作一脸无所谓的模样,“哦是吗,我看啊这枪身上有藏剑山庄的标志,怕不是师姐去人家山庄里偷来的,我要去跟教头告状!”

古月还没迈开步子呢就被海棠给拽住了:“好阿月,师姐与你说,你不要告诉他人可好?”

“真的?”古月表示我不相信,海棠郑重地点头,“师姐和你说真话,但是你不要告诉他人。”

“成交!”

“这枪啊,是藏剑山庄的大公子欠我的!他把我的那把斩断了,所以只好赔了我一把。”海棠拣着话讲,没想到古月嗅出了她的想法:“师姐,为什么人家大公子要斩断你的枪?”

“他,额,他要和我切磋嘛!”

用脚想也知道肯定是海棠去求人家跟她切磋。古月叉着腰,“师姐,你这么皮,就不怕教头收拾你吗?”

“你只要不说出去,教头就不会收拾我。”海棠笑得没脸没皮,手里仍是抱着枪,不肯撒手。古月想,大概她这师姐,说不定对人家叶公子上了心了。她不敢再逗海棠,只是换了衣服钻进自己的被窝里,满脑子都是别的师姐告诉她的话。

“天策府的女兵,就不要想着嫁人了吧。毕竟等得你再也打不了仗,也该人老珠黄没人要了,所以一开始就不要抱着这样的幻想好。”

然后那个师姐,在抗洪的时候,被怒极的黄河水冲走了。

延伸阅读

[鼠猫]清竹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shunue.cn/6pth.shtml
话说那蓝樱被赫连钟离半搂上马车后就一直盯着他瞧,瞧得钟离不禁莞尔。“蓝蓝,盯着我看这

轮回之修魂2之第五章  http://www.shunue.cn/xuqt.shtml
其实戴安一直是个挺没心没肺的人,只要活着不管怎么倒霉总还是会遇到好事的。不管怎么吹牛

爱情公寓:每天一个好习惯巨大丧尸出现【求打赏】  http://www.shunue.cn/xh79.shtml
第十章巨大丧尸出现吃饱喝足后,江尘自然也不敢耽误升级的时间,毕竟在末日随时都可能送命

黎明后的黄昏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shunue.cn/s1o6.shtml
萧霈云低头一看,脚边正是先前打翻的花瓶碎骸,欧伯卿将她抱至床上,这才转身去关了窗。萧

直播之神级主播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shunue.cn/u8bg.shtml
张丰脸色阴晴不定,方奕芝一旁看的心惊肉跳,又有些疑惑,江云庭与她都是高一的学生,虽然

网游之大武侠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shunue.cn/6wyn.shtml
此时,空中雷霆滚滚,带着丝丝闪电,长发及腰的仙君架着闪电,踩着天雷,赫然而立,右手持

侠客风云岂惜哉之老师都气哭的小孩儿(3)  http://www.shunue.cn/dt0.shtml
六年后……A市中心贵族幼儿园。教师办公室。躺在沙发上午睡的乔小熙,不安的摇晃着脑袋,

[综英美]渣康的无限逃生之入学(求收藏!)(2)  http://www.shunue.cn/sp76.shtml
九月初,正是开学季,燕京的各处都是洋溢着青春气息的青年。车来车往的燕京大学门口,一辆

时间之主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shunue.cn/b0yr.shtml
“他叫你一博。”“你是在吃醋?”“他叫你一博,还自称是你的未婚妻。”“你在吃醋。”肖

给三个反派当继妹后之剑气长又长  http://www.shunue.cn/geab.shtml
白衣男子伫立片刻之后脚尖轻轻一点身形便凭空消失在了原地,脚下那块石头顷刻间炸裂开来化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南北纪事第九章在线阅读

    夏武天:怎么回事,为什么这里封印会被破坏了。要知道他离开的时候他可是设下了双层封印,就算是玄古大陆的前两位高手都不一定可以打破他的封印。然而现在不仅封印不破坏了连地基都破坏了不少。现在的夏武天心情可是很焦急,他立马拿出剑重了进去,然后他发现里面只有一个人影,那个人影他很熟系,不会错的那道人影就是轩逸

  • 大唐:别闹,我只想安静种田之幽蓝柳,金蝉子(7)

    部落里人们和往常一样,起床,忙碌。每个人都在回味昨夜的美梦,梦境是一个特别的世界,那里面,所有的可能都成了现实。阿迪亚回来就把自己的伤口处理好了,没有让任何人知道。一大早,草草收拾下屋子,就出门去了。悟空还躺在床上,搭着腿,脑海里全是昨天关于幽蓝柳的战斗过程。两头月豹,同为王级,却没有在一棵柳树底下

  • 我的丹药强无敌在线阅读第七章

    不知何时,从树上跳下一个灰袍男子,怀抱宝剑拦住去路,扮出一副冷酷的模样:“大管家,你们要去京城怎不叫上我?”“二少爷,你莫要胡闹,赶紧回去。若是老夫人找不见你,会着急的!”杨仕杰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径直上了马车,在小豌的身畔坐下:“放心,我已经留书详告老夫人,说我也要去京城瞧瞧热闹,见见世面。哦——

  • 时光予我在线阅读第三章

    叶风听到梦婷呼唤自己。于是抬头故作镇定地说道:“我其实是一个富二代,来这里体验生活的。”梦婷一开始有些不太相信。疑惑地对叶风说道:“怎么可能,大学我们就认识了,你根本就不是什么富二代!”叶风见有些隐瞒不住了,只好让自己的表情更加严肃郑重。然后肯定地说道:“这是我们家族的规矩,财不外漏。在20岁,才可

  • 悯怪之章为了你,让爱退一步(4)

    《岁月沉淀,只为今生遇见》作者:陈言再叙第四章为了你,让爱退一步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八日,刘忆去关坝村小学监考,那么冷的天,刘忆坐在关坝村小五年级室里。他又想起了碧浪湖的小圆山,又想起了他和钱妍梦回青春的点点印记。他依旧惦记着她柔嫩而酥软的小手,依旧回味着他们之间的初吻。他一边回想着记忆尤新的这一切,一

  • 异世养崽记之神奇的祛痕丹(4)

    萧凌点开百宝箱,就看到除了九颗健骨丹,有多出了十锭金光闪闪的元宝。“是否折现?”之前的声音再次出现,不过萧凌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倒不至于惊慌失措,而是镇静的在心中默念。“全部折现。”下一秒,萧凌的手机就受到了一条信息。“您尾号为8686的华夏银行卡于22:27:44时存入100000元,余额为1085

  • 灭道天尊之磷

    法斯将众人从冬眠中唤醒。目光平静地触及窗外,外界冰白的霜雪以极快的速度消融,早春的青草蔓延铺盖了大地的表层,苍蓝冷寂的天空也覆盖上绚烂的云彩。冬季的即将结束,让他没缘由地想起了安特库的眼睛。如果南极石还在的话,现在应该已经陷入沉睡了。法斯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算不上好,却也暂时不需要迫切地去改变。他有时

  • 游龙之眼之七百万免费入学

    动弹不得的身体、憋屈堵塞的呼吸,还有茫茫黑暗的视野,等苏泽林清醒过来后,这是他所仅有的全部感受。“小朱乃,把他的头套摘下吧。”这是一道成年女性的声音,算不上多悦耳,不过十分温柔。“可是,他是变态啊,用眼睛就能让人怀孕!”“小朱乃,那根本就不是人类了好吧。”“但是这所学校里,除了人类之外,还有很多种族

  • [还珠]紫荆之第五章(5)

    余氏的神情,瞬间顿了下,未曾被人察觉就扬起平时的微笑,招呼小姑娘到自己身边。李映月却坚持对父母行礼问候结束,才走入。从行为举止也能看出,哪怕远离权力中心的李昶一家,也一样继承了李家的祖训,哪怕是男尊女卑的大环境下,李家也没有疏忽对女孩的教育。也难怪在李昶还没高升时,李家一度被说成是靠着家中女儿联姻才

  • 我的世界之黑夜黎明在线阅读第10节

    金鹏集团,总裁办公室。硕大的屋子里只有马三爷和高宇两个人。马三爷面色凝重,疑虑重重。“这种事情,是让咱们互相残杀,然后一锅端,还是范家真的想这样做,这个最重要。”高宇说道:“范家的总经理高进**,喜欢金楼的头牌赛珍珠。”说着他拍了拍手,一个妖娆妩媚的女子被人从大门推了进来。赛珍珠,确实要比珍珠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