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开始创业

作者:晏晏长夜 来源:红袖添香

查帅给客户承诺,只要合作一次,以后都不涨价,既使以后物价涨了,也按初次收费,因为是买方市场,客户需求每年一次,不到单位通知要体验的时候,绝对想不起来找代.检的。查帅让合作过的客户给加了□□好友,这两个□□就是工作专用。

查帅跟客户说了,你们的手.机.号我是不会保存的,全靠你明年想起我主动联系我。这既保证了客户的隐私,也保证了查帅的安全。

查帅有个随身小本,只记流水帐,流水帐上只登记正在进行中的业务,每单业务完成,就划掉,整页写完,就撕掉这一页。

他备了一个同学联系小手册,这是查帅联系兼职同学的。

手臂上扎过会留下针眼,每人最多连续做两单,双臂各扎一个针眼是最安全的,否则护士扎针的时候看到之前就扎过的针眼,会产生怀疑。扎过的地方有於青,个**质不同平均7天左右才会消散,每个替检每月只能做6-8单。

查帅带人去医院,亲自和客户见面交流,让人去抽血,客户把钱交给他。客户只认查帅,因为业务是查帅在联系。同学也只认查帅,因为要从查帅这里领钱。

第一个月完结,写了12个“正”字。查帅自己都看呆了,也不是每天都有生意,有时候联系积累起来,一天要做好几单,不知不觉一个月竟然接了60单。

这60单里,查帅自己做了8单挣了每单600共4800块,另有7个同学完成52单,查帅挣了每单300共15600块。第一个月净赚2万。

月未的时候查帅写了一份工作总结,他觉得发展得太快了,要照这样下去,他必须做好扩大的准备。

查帅又去找唐哲,不停的磨,不停的缠,软磨硬泡想拉唐哲入伙。

唐哲的态度不变,绝不参加。

查帅又讲了自己赚了多少钱,以金钱为引诱,想说服唐哲。

唐哲一口咬定,不做这种边.缘.产.业:“你要做就做,不要拉我下水,我对你做的事情既不表示支持,也不表示反对,我持中立态度。”

查帅也不放弃,有空就往唐哲这里跑,请唐哲吃饭,从路边小馆到高档餐厅,他相信总有一天唐哲会被他的真诚感动,愿意入伙和他一起干。

第二个月,查帅在校外租了间民房,每月300块房租,很简陋的乱搭违章建筑,房东在自家二层小楼又加盖了一层,一来能收点房租,二来盼着拆.迁了能多赔钱。

查帅租这间民房也不是用来住的,就是一聚点,方便大家联系,兼职的同学开始增加,不能老约在外面见面谈事情,不方便。

唐哲过来看了一眼,对该处民房的评价就俩字“贼.窝”。

查帅也无所谓,他早习惯了唐哲的毒舌,这个创业项目本就存在巨大分岐和争议,随便唐哲怎么损他,他都当耳旁风。

又过了一个月,查帅买了辆贰万块钱的二手小长安。查帅喜欢车,现在资金情况来看,买辆二手车最实用,长安是本地汽车品牌,价钱便宜,维修点多,配件也便宜。相比之下用来接送兼职的同学是最好不过的。

重庆有9个主城区,每个主城区都有数家公立医院,客户单位指定的医院都有不同,有时候带学生跑一趟指定医院中途要换几趟公交车,来去就浪费大半天时间。自从有了车,工作时间减少了,留出更多的时间上网发广告。

寒假期间春节临近,各行各业都放假,查帅回了一趟家,查妈看着儿子心疼得哦,黑了,瘦了。

春节过后,查帅又满血回归。

看来创业计划还要扩大,查帅觉得自己一个人忙不过来了。

阳春三月时节,业务量开始猛增,很多单位都是上半年完成体检工作任务。

原来上半年是旺季啊!

查帅开始发展骨.干.成.员,首先想到的是同宿舍的兄弟。

刘东刚交了女朋友,正是用钱紧张的时候,查帅觉得刘东挺适合的,一来是本地人,交流起来地道重庆话无压力,二来刘东个性开朗,跟谁都是见面熟。于是刘东成了第一个被发展的对象。

刘东听了还是有些抗拒,观点跟唐哲相似,并不觉得这是个好项目,太边.缘.化了,这钱挣得不光明正大。

查帅就开始发扬絮絮念的功夫给刘东讲这行的利润回报率,又讲市场前景。

刘东报着试一试的心态走进了“贼.窝”,刘东并立刻未跟着做,而是跟着查帅跑了几天,看了回家啄磨了才决定加入一起干。

有了刘东的加入,查帅轻松多了,俩人搭档可以换手开车。

刘东挣了钱也挺开心的,不过干万交待了查帅,不能告诉他女朋友他在干什么,他觉得这事告诉女朋友丢面子,是件不光彩的职业。

查帅:“……”

唐哲听了就笑:“查哥,不光我一人说吧。”

三人围着吃火锅,又聊到军训完了那次一起坐路边脱衣秀吃火锅的样子,都挺想念的,马上放暑假了,就约着下个月气温升起来了再去老街吃宵夜。

查帅送唐哲回学校,不用再挤公交车,窗外的凉风吹进来,很舒爽。

唐哲想了想,还是说:“查哥,你那个生意不是长久的,乘现在挣了点儿钱,拿来投资吧,我是真担心你那个生意翻.船。”

查帅说:“黑皮猪,你跟我想到一块儿去了,我就在找项目呢,你要有好介绍的不要忘了我,我想做点正经生意。”

唐哲卟噗一声笑出来:“哈哈,说漏嘴了吧,想做点正经生意,你也晓得现在做的生意不正经了哈。”

俩人围着林荫道默默的走着。

“黑皮猪。”

“嗯。”

“我想毕业以后就留在重庆发展。”

“嗯。”

“你呢?啥时候出国?”

“谁说我要出国?”

“你的梦想啊!咱们在云南的时候,那天你跟我说你的梦想,你想去国外,牵着**的手光明正大的接受朋友的祝福来着,你忘了?”

“哦,没呢,怎么可能忘。”

“那你啥时候出国?”

“再看吧,得寻找机会,这事急不来。”

“也对。”

查帅把唐哲送到宿舍楼下,唐哲想上楼,又被查帅拉住:“现在还早,你也不急着回去,咱们去校园转转。”

俩人一路走一路看着校园俩俩成双的行人,气氛还是挺不错的。

查帅心里一直有个疑问,就想借此问出来:“黑皮猪,我觉得你这人有点奇怪,我直话直说你不要介意哈。”

唐哲点头,当然不会介意。

“黑皮猪,我有时候觉得挺了解你的,有时候觉得你很陌生。我觉得你不喜欢钱,居然有不喜欢钱的人,你说你这人是不是有点奇怪。”

唐哲笑了笑:“谁说我不喜欢钱,你哪只眼晴看出我不喜欢钱了?说来听听。”

“你说有人要包.养你,两套房一辆车你都不干,说是洁身自好也行,说是看不上眼也行,说是奇货可居也行,不管怎么说,在我看来你就是不喜欢钱。”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多大点事啊,一直掂记着,心里搁不住是吧!有必要这么反复拿出来说吗?”

查帅说:“你不懂,这事在我看来就是大事。你知道我为啥这么拼命的不务正业吗?我就想多挣点钱,有了钱才能找到真爱。”

唐哲组织了一下语言说:“其实,真爱不能用钱来衡.量。”

“这阵子我也挣了点钱,没钱的时候心慌,有钱了也心慌,我想跟你商量件事。”

“嗯,你说吧。”

“我想让你替我管钱。”

“啊!?”

“啊什么啊?你就说愿不愿意吧?”

“我是你怎么人啊?凭什么帮你管钱啊?”

查帅想了想,认真的说:“咱们一个地方出来的,我只相信你,现在我手里握着这么多钱,不安全。你去办张卡,我给你抱现.金过来,你就给存自己卡上,这叫分担风险知道吗?万一哪天我出了事,你别紧张,不犯法的,万一东窗事发,挣的钱肯定会被没收的。”

唐哲想一想:“你让我替你保管脏.款?”

“不要说这么难听嘛,都是挣的幸苦钱,黑皮猪你不能歧.视我。”

“你就这么相信我?你不怕我卷钱跑路了?你凭什么这么相信我?”

“两套房一辆车都看不上,还能看上我这点钱吗?你要真卷钱跑了,我也就认了,那是我识人不善,活该倒霉。”

唐哲突然就笑出声来。

查帅看了他一眼也笑了:“怎么乐成这样?开始计划怎么卷钱跑路了?”

唐哲用力点头笑:“傻大个儿,你是假傻。”

第二天查帅就提着一个纸袋过来找唐哲,纸袋递上,里边全是乱七八糟沒整理过的钱。

唐哲:“……”

查帅问:“昨儿晚上跟你说的事办了没有?开了户.头了吗?”

唐哲说有一张卡没怎么用过,专门去开户好麻烦,就用这张卡往里边存钱吧!

查帅说:“好吧,你自己拿主意。”然后又赶着走,今天还有业务呢。

唐哲赶紧问他:“这袋子里有多少钱啊?你告诉我个数,还要记帐的。”

查帅摆摆手:“你自己点吧,我也不知道有多少钱,以后都自己点,给我汇报个总数就行了。”

唐哲:“……”

从这之后,查帅每周过来跟唐哲见面吃饭全提着现金。收了钱就往里边一塞,全是300块卷一坨的,有折好的,也是300块一叠折好的,偶尔有一叠是600块的。

装钱的口袋全是破旧的那种,一点也不引人注意。

查帅的生意愈做愈大,刘东也是个会砖营的人,他去医院厕所门后也写上小广告。

俩人都有些忙不过来了,查帅发展了第三个同学。

如此反复,查帅把同宿舍的舍友全部发动起来干这事儿。

分工合作,查帅是头儿,刘东是主管,另俩个舍友是组长。查帅和刘东轮流开车接送代.检学生,另两个舍友轮流挂网上与客户交流。代.检学生的管理方面,四人都参与。

大家说好了,利润分配方案说到明处,不准接私单,一但发现接私单,立马开除团队滚出去自立山头。

四人互相牵制,各自心里都算过帐,单干没有团队合作挣得多。

查帅也不是所有的钱都交给唐哲,唐哲那边存的只是一部分,所以查帅也不怎么过问,偶尔想起了问一句:“现在有多少钱了?”

唐哲随身都带着小本子,只要查帅问起,就掏出本子来看,然后汇报上次存多少,上上次又存了多少。

查帅说:“黑皮猪你别这么罗嗦嘛,跟你说了多少次了,直接告诉我个总数就行了,听着烦。”

唐哲:“……”

大三下学期已近尾声,专科只读三年,宿舍四兄弟都要再读两年函授拿本科文凭。

刘东是本地人,家里关系网多,考上教育学院的时候就已经确定了工作前途,刘爸是教育局的,就等着儿子拿了毕业证把人安排在教育系统里。

刘爸给儿子早就安排了一所重点中学,刘东进去当计算机老师,就是有编制的人了。等过两年拿到本科文凭再调到重要的岗位。

重点中学的计算机课是什么概念?就开学的时候只去上两节课,然后就不用去了,因为后边直到期末考完,所有计算机课时都被其他科任老师占用了。

刘东就开始了一边工作,一边读函授,一边继续做“贼.窝”主管的生活。大家都管查帅的这摊子生意叫“贼.窝”,一来调侃,二来真像“贼.窝”。

查帅寻了一处三居室的房子,除了刘东每天回家,他和另两个宿友住一起,各住一间房,那间民房就退租了。

“贼.窝”正式搬到小区房了。

租的房子离学校近,函授只须每周末去听课,工作日时间四兄弟就码足了劲儿加油干。

竟争对手已经来了,虽然查帅提前两年开始做这行,虽然查帅已经积累了很多老客户,但,竟争对手的加入也开始分化市场份额。

各大论坛上,医院厕所门后,开始陆续出现其他同行的广告。

那天刘东回来汇报情况,他已经查明了竟争对手,就是之前从他们这里出去的,以前做替.检的学生,那几个学生组团,也搭了个班子开始抢生意。

600块的价格是查帅最初的定价,之后从未涨过价。俩边团队都不敢涨价,担心涨价了没生意,也不敢杀价,因为市场蛋糕被分化了,生意减少了,再杀价这个行业就要做烂了。

两边的团队领导都没有互相碰过头,却都知道对方的骨.干.成员是哪几个,大家也有默契共同做好这个市场,既不抬价,也不杀价,公平竟争。

查帅这两年忙着生意,无多余时间谈恋爱,他也没那心思,现在生意减少了,他就觉得有点寂寞了。

他就开始关注身边的大美妞了,同时也开始关注唐哲的感情状况。

查帅的说话方式一直是风格奇异的,他的思维转得快,上一刻还在问唐哲咱存了多少钱?唐哲还没翻出小帐本,下一刻查帅就问:“我说黑皮猪,你给我介绍个大美妞吧。”

唐哲:“……”

查帅说:“我知道你喜欢聊网友,我虽然现在空闲了一些,但也没有多少时间上网的。我想着干脆你帮我介绍个妞儿得了,我觉得花时间去找很麻烦,浪费时间。要说找mb吧,我又怕不干净,419也不敢,你晓得我做这行的,天天接触医院和病人,我都有点洁癖了。”

唐哲问他:“你想找什么样的?给我说说吧!”

查帅想了想:“我还是喜欢妖精型的,听话的,身材好的。”

唐哲就拿大白眼看他。

查帅说:“哎,我都23了,快23了,我的青葱少年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我想抓住青春的尾巴,再不疯狂我都老了。”

唐哲骂他:“老个屁,呸呸,我的人生才刚开始,要老你自己老,我还早着呢。”

查帅眼光左右扫了一下,悄悄说:“黑皮猪,我真觉得自己老了,现在都没这么冲动了。以前吧,我光靠想的都能硬一晚上,现在看到大美妞也就过了,觉得搭讪浪费时间。还真应了那句话:现在我有时间但是我没钱,等我有了钱但我没时间。”

唐哲认真的说:“查哥,你不是老了,是成熟了,更有成熟男人味了。别把自己看轻,冲动的年纪过了,就是该定下心了。”

查帅哦了一声,就不说话了。

唐哲问他:“你这些钱不做点投资吗?”

查帅一拍脑袋:“啊,我想起来了,我今天来找你就是谈这件最最重要的事情。哎哟真是愈老愈健忘啊,只会闲扯蛋了。”

唐哲:“……”

查帅和刘东是确定要留在重庆不会走的,另两个合伙人拿了毕业证就要离开,一人回山东,一人回湖南。至于俩人是否想把这个业务带回自己当地去做,不得而知。

毕业后留在重庆的“贼.窝”骨干就剩下查帅和刘东。

“贼.窝”的生意量日渐下滑,这俩人就计划着在如何继续在重庆发展的问题。

每次讨论未来都很兴奋,因为都不是穷得叮当响的学生,手里都积累了一笔原始资金,俩人都蠢蠢欲动想干一翻事业。

刘东想办补习班,挣孩子的钱。

查帅想做餐馆,开火锅馆。

刘东认为重庆火锅行业水太深,火锅馆到处都是,同质化现象严重,好的口碑和地道的味道才是生存关键,而这些他们都没有,表面上看重庆火锅行业热火朝天,实际上每年很多倒闭的。

查帅说我去了这么些城市,就重庆火锅最好吃,我们可以借鉴全国知名联锁店的管理方式,多学习管理方面的书籍,只要努力,一定能成功。

刘东说你在重庆待的时间还太短,你不晓得小肥羊在重庆都要做关门!海底捞这种全国连锁店遍布全国,为什么不敢来重庆开分店?因为重庆这地方太有特色了。

查帅觉得好像也是这样啊,重庆连涮羊肉都没有。

刘东觉得咱们学教育的,学了一肚子教育心理学,一肚子专业来干嘛的?就该干对口的工作,做补习班兴趣班很挣钱,现在每家一个孩子,都宝贵,每年出生的孩子都是新客户,源源不断啊。

查帅觉得补习班太小众了,首先得地段,普通小区里肯定不行,消费能力上不去,地段好了租金贵,生源是最大的问题。查帅知道刘爸爸在教育系统的有门路,可现在管得很严,不准老师私下带班上的学生补课,一但被查出来,要被处分或开除。在这样严令下,靠零散生源收入没有保障。

查帅就把和刘东关于创业的争论讲给唐哲听,希望唐哲给个主意。

唐哲也是象牙塔的学生,能给什么主意啊,说了一些没有建设性的话。

每次查帅和唐哲商量未来的创业计划,都没商量出个结果,俩人也习惯了。

唐哲突然说:“查哥,我考研通过了。”

查帅一怔,第一次听唐哲说要考研,而且已经通过了。

唐哲说:“这事我也想了很久,家里人很支持我继续读,我就报了考研班,谁知一考就通过了。”

查帅惊讶啊,唐哲是学霸,到底是给他争气啊,他还在混函授本科,唐哲已经考上研究生了。但他也不太懂这个,就问了些大方向的问题。

唐哲笑了笑:“哪有什么学霸?努力就有收获的。我考入英语语言文学专业-美国研究方向。”

查帅:“……”其实是没听懂。

唐哲说:“查哥,川外是个小联合国,留学生很多,我和一个美国留学生搭上了话,可能研一就要去美国做学习交流。”

查帅:“……”

“查哥,这事我之前没跟你说是因为一直没确实消息,现在告诉你,是因为这事基本都定下来了。如果美国那边的行情好,我就想待在那边,你也知道我的梦想,我不想失去这个机会留下遗憾。”

四周突然就安静了似的,查帅看着他,好像看到当年那个给他讲述梦想的唐哲。

延伸阅读

剑与星辰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sdfrdgg.cn/nt48.shtml
丰都鬼城!地处蜀州,传闻乃是yin阳交界的地方。因为丰都鬼城时常发生许多无法用科学解

都市之挖矿当神豪白菜大又好  http://www.sdfrdgg.cn/6mr7.shtml
有一个问题一直在苏念心的心里萦绕着。如果她在七点的时候失眠了,怎么办?这会儿已经放了

无敌在手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sdfrdgg.cn/pjnn.shtml
在一个离地球很远的星球上,这里的人们热爱音乐如痴,如果说我们是把学历当成检验一个人的

我夺舍了时间长河烈酒  http://www.sdfrdgg.cn/y6ix.shtml
季仇一愣,想了想说:“吃什么?”这比赛吃,在现代还真有,一个什么大胃王的女孩子,吃得

星士纪元之第五章  http://www.sdfrdgg.cn/p64z.shtml
秋气肃杀,染尽层林,涂山满城红黄,唯独城中至高处的苦情巨树不改苍翠。翠玉灵站在窗边,

洪荒之道门大师兄之学院(4)  http://www.sdfrdgg.cn/u1g7.shtml
“日月拳套!”从命卡上射出两道光芒,分别命中双手,瞬间在赵弘文的双手上,形成一双特殊

亲一下,都听你的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sdfrdgg.cn/g4dx.shtml
这里的饭菜看上去就很可口,一叠叠精致的餐点摆放在面前,每一碟都像大师级的厨师做出来的

[JOJO]我的空间不太对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sdfrdgg.cn/uwxs.shtml
血色的夕阳渐渐下沉在远山的倒影后,被晚霞渲染成绚烂色彩的云朵在温煦的晚风吹拂下,变幻

[主魔卡+鬼灯+夏目]我真的只是来帮忙的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sdfrdgg.cn/ni4t.shtml
中午在食堂吃过饭,舒觅与简娅她们分别。进学生会不过几天,内部运作都还没熟悉起来,她便

和宿敌结婚当天一起重生了新同事,胡一菲  http://www.sdfrdgg.cn/y9df.shtml
来自世界各地的莘莘学子一股脑的全部涌到了京城大学,不乏一些大胆的女学生直接朝着杨凡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德云在线阅读第二章

    杰神无奈的叹口气,摆摆手道:“盛长白那个臭屁的个性,你道歉也没用,到时候白挨一顿欺负。我去和公司说多给你接点戏,你也磨练磨练演技。”杰神带过的艺人不多,楚汐是最让他宝贝和心疼的,他不想看到自家艺人受委屈。“等作品出来了,有了粉丝基础,能给公司圈钱了,就什么都好说了。”楚汐点点头,内心却更加自责。杰神

  • 影后总说讨厌我一个人的彷徨,两个人的痛苦

    那段时间,思遇总是安分着,心想慕枫要高考了,不要让他分心。直到后来慕枫考完,他才发现思遇最近不对,终于有机会好好谈谈了。那天,慕枫的堂兄结婚,晚上思遇没回去,他们安静的到河边散步,慕枫终于忍不住问:“遇儿,最近到底怎么了?!你和我说说啊。”思遇看着他,笑了笑:“没有啊,你别多想!”又望着河岸边嬉戏的

  • 死神同人——冰之缘威严

    古长风心中也有些颤抖,毕竟他不是那一个给他长得一模一样的青年,那个青年才是真正的国师,古长风心里跟本都不知道这个真正的大秦国师到底做些了什么?一旦秦始皇嬴政问他一些问题,他答不上来或者是答错了,必将危险到极致。古长风看着嬴政,嬴政也看着古长风,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古长风终于看到秦始皇是什么模样了,在未

  • 动漫同人文推荐(BG)之电台实习生【新书求一切】(1)

    魔都。“卧槽,怎么回事?我穿越了……”苏杨呢喃的说道。他的大脑里多了另外一份记忆!……“我竟然穿越到了爱情公寓世界?”苏杨想着昨晚他还在通宵打LOL,准备上超凡大师呢!没想到他竟然穿越了……“昨晚我是在打晋级赛来着,没有晋级成功,难道我前世是被气死的吗?真该把这些万恶的坑逼都给干掉……”苏杨看着现在

  • 反派大佬是我哥之平阳城

    三国之俺叫罗士信第二章初见吕布罗文吼道:“罗文罗士信,你个小白脸干啥欺我我们呀?”吕布听完心里那个火呀!“从来没人这么说过自己!看来不给他个教训他是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丑汉子,你说咋比吧!是比拳脚还是兵器自己选吧”吕布轻藐的说道。罗文在心里想到“和吕布比武器?那不是老寿星喝砒霜——活得不耐烦了

  • 救赎初见杨桃《新书发布,求收藏!》

    就在叶谦想事情的时候,突然门口传来了门铃的声音。叶谦起身走到门口打开门,就看见薛素梅正站在门口,脸上满是笑意。“阿姨,怎么了?”叶谦看着薛素梅,笑着问道。“小伙子,你能不能帮我一点忙啊?”薛素梅打量了一下叶谦背后的大厅,笑着对叶谦问道。“好啊!”叶谦点点头,转身拿着钥匙,跟着薛素梅走进了旁边的160

  • 末世幸运者动手

    “干掉他!”黎爷直接嘶吼道。不用他说,其实在苏飞尘站起来的时候,四周的成年人已经有意识的围了过来,闻言各自抄起手边的东西朝苏飞尘杀来。一个个咬牙切齿,满脸凶狠——能干这一行的,已经跟野兽没有什么区别了!“弄死他!”“我们人多,干死他!”“把他大卸八块!”“……”苏飞尘张开手臂,闭眼仰头,深吸一口气,

  • 僵尸先生:九叔大弟子在线阅读第五节

    紫衣女子并不答话。卓立抚着下巴,“古语有云,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姑娘奋不顾身不畏艰险给了我俩第二次生命并且不计男女有别悉心照料裹伤换衣,小生我感激涕零无以为报只有这孑然一身保养得还算不错……”“不是我,是船家。”声音如雨滴舒荷,悦耳动听。卓立笑了。是她!就是这个声音!卓立与常棣诚挚道谢,卓

  • 宫闱诡事(GL)在线阅读报仇

    领奖台上,有一套站在冠军的位置让土豆觉得分外扎眼。“吆!这不是那只土猫吗?怎么缩在主人怀里的喵!”有一套看见土豆嘲讽道。“他大概在他主人怀里发抖吧!”赖宝揉了揉自己被土豆抓破的地方,想起刚刚土豆凶残的样子,有点后悔随口而出的嘲讽。“喵里个咪!气死本喵了!看本喵咬死你们!”说完土豆忽的从凝雨柔怀里窜了

  • 灵气来袭在线阅读我变秃了,但是我也变强了

    梁晨走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终于走到了一栋庞大的建筑物面前。“这里就是卫堂吗?还真远啊!”梁晨看着建筑上那写着“卫堂”的牌匾。要是一般人就会感觉到牌匾上“卫堂”两个字透露出一股庞大的杀伐之气。“还真是好字”梁晨对牌匾叹了一句便跨步走进了卫堂。他丝毫没感受到那股庞大的杀伐之气只是感觉字挺好看的。梁晨刚走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