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你别招惹我之佣兵(8)

作者:蘑菇队长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二天清晨,穆天翔早早的起来,坐在床榻上双手捏了个修炼的法訣,再次缓缓闭上双眼,清晨万物更新是修炼的最佳时间,牧天翔不想浪费丝毫的时间,修炼犹如逆水行舟,只有坚持不懈,才能取得进步。随着穆天翔的不断变得吞吐元气,健壮的胸脯剧烈的起伏,汗水顺着**的上身,滚落而下,浑身的经脉好似蛮龙一样蜿蜒起伏,澎湃的心跳发出“碰碰”的声响。

浑身的毛孔贪婪吸食着周围的空气,形成了一股股小的气旋,经过毛孔的过滤的元气顺着经脉缓缓地沉淀在穆天翔的丹田里。“呼”穆天翔吐出了长长的一口浊气,修炼了一个周天,因为要出门办事穆天翔停止了修炼,穆天翔不想再打搅老板娘,决定今天早早地出门。可是当他走过院落,进入大堂的时候,看见从不早起的老板娘静静地坐在柜台里。

“荷花姐早啊,”穆天翔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怎么,要出门也不准备打声招呼。”正在发呆的老板娘说道,

“没有,不是怕打搅你吗,荷花姐舍不得我,”为了缓解尴尬,穆天翔难得的开了一句玩笑。

“去去去,我是害怕你偷了店里的东西跑了。”老板娘嘴不饶人的说道。

“那我走了,”穆天翔说道。

“走吧,走吧,留不住你,劝你也不会听,”老板娘叹了一口气。

“记住我的话,注意安全,不要贪心,什么都不重要,活着最重要,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老板娘殷切的叮嘱道。

“我知道了,”穆天翔快步的走出小店。害怕再晚一会,自己就无法离开了。

按着荷花姐的指点,穆天翔来到了镇里的佣兵协会,现在天还萌萌亮,可是用佣兵协会的大厅早已是人生嘈杂,到处都是高谈阔论的人群。

“地级中阶领队,欢迎大家加入……”

“还差一人,不限等级,队内高手如云,放心加入……”

“所有收入,合理分配,保你满意……”

……

到处都是拉人组队的修士。穆天翔从荷花姐那知道,进山的队伍主要有四种,一、宗门组织、二、固定的佣兵团队,大家合作多次,相互了解,三、艺高人胆大的个体。这三种不会来大厅。穆天翔主要是冲着第四种,便是一些临时的佣兵队伍,这种队伍一般都是做完一次就解散了,彼此的信任和配合默契度很差,但是好在不挑人。此时在大厅里不断吆喝的佣兵就属于第四种。穆天翔第一次来,主要就是学经验。并没有指望一次就有收获。很快就选定一只佣兵队伍加入了。无他,就是队伍的名字够霸气,叫做“马拉隔壁”。

这是一个十人组合的小型佣兵组合,经过简短的介绍,穆天翔了解到带队的是一个满脸络腮胡子身材十分魁梧的汉子,身高和自己差不多,是一个常年混迹雁鸣山脉的地级初级高手,其余的人都是玄级的,只有穆天翔的等级最低。

“小兄弟叫什么,多大了?什么等级?”团长走过来拍着穆天翔的肩膀亲切的问道。

“穆天翔,今年十六了,黄级中阶。”穆天翔没有隐瞒。

“我叫胡奎,地级初阶,你以后就叫我**就可以了。”胡团长说道:“小兄弟的等级有点低啊。”

“没办法,没有宗门,自己练的,而且资质也不好。”穆天翔黯然的说道。

“哎,都一样,我们散修就是这样,资质本来就不太好,所有的修炼资源都得拿命去拼,比不上宗门和世家。”胡奎好像也有什么伤心的往事,长叹了一声。

“我们这次主要就是在雁鸣山脉的外围采集一些灵药,问题不大,你的主要任务就是负责看护运送行李的马匹。跟在队伍后面,注意安全,我每天给你一百个金币,我们此行大约需要三天。你看怎么样。”胡奎说道。

“佣兵果然有钱啊,一百个金币相当于一千两银子。”穆天翔满意的答应了。

胡奎看穆天翔没有问题,就离开了,和几个玄级的高手商量着进入雁鸣山脉的事宜。经过简短的交流,这只十人的小型佣兵来到镇外,进入了雁鸣山脉。

寂静的山脉不时的传来一声声野兽的嚎叫,佣兵安静的走在崎岖的山路上,一双双警惕的目光不断的扫视着周围的环境,手里紧握着各自的兵刃,随时准备着应付一切突发的情况,大家紧张的情绪也影响了穆天翔,穆天翔抽出背在背上的单刀,驱赶着托运行李的马匹,同时也紧张的盯着四周。

作为在雁鸣山脉混迹了多年的老佣兵,胡奎有条不紊的指挥者大家采集发现的灵药,驱赶周围的野兽。穆天翔发现除了**会简短的几句指令外,其余的佣兵都默不作声,交流主要用眼神和一些简短的手势来识别危险与安全的信号。

随着队伍不断的深入,采集的灵药等级越来越高,但是骚扰的魔兽也越来越频繁。当队伍转过一个山脚的时候,一次小规模的魔兽袭击突然而至,把佣兵的残酷性***的展现在穆天翔的眼前。

袭击者是一群火属性的赤狼,隐藏在草丛中,探路的佣兵一时不察,被蜂拥而至的火球瞬间淹没,顿时变成了一段焦炭。

遭受攻击,胡奎含怒出手,左手撑起一个元气组成的盾牌护住全身,右手拿起兵刃,身如闪电杀入赤狼群,直冲头狼,其余的佣兵也没有慌乱,身形交错,各自选定对手,杀入狼群。魔兽的等级并不高,很快被大家击杀殆尽,被灭杀的魔兽身体里并没有发现兽核。对此大家也只是略微的遗憾的他了口气,低等级的魔兽并不是每头都会孕育兽核,大家都习以为常。

队伍第一次出现了伤亡,大家的心情都不高。佣兵们变得更加小心谨慎,但是在魔兽密布的丛林里,伤亡是难免的,佣兵都司空见惯了。大家简单的掩埋了死去的佣兵,继续出发寻找灵药。

“小兄弟是第一次吧,这就是我们佣兵的命,”**来到队伍后面,拍着穆天翔的肩膀说道。

“没事,我以前当过兵,死的人比这多多了。”穆天翔并不想让**看出自己的紧张。

“是啊,都不容易,这世道。”胡奎感慨的说道。

“天快黑了,现在我们已经进入雁鸣山的外围了,这里不会再有普通的野兽了,出来的都是魔兽,晚上魔兽会更多,大家找地方休息。我们明天不再进入,而是横向的在外围搜索灵药。”又走了一会,**说道。

夜晚的魔兽更加凶残,这是一个常识,所有的佣兵欢呼一声,找了一个背风的山岗开始安营扎寨。穆天翔也驱赶着马匹进入营区,卸下物资,开始生火做饭,其余的佣兵也没闲着,在周围做了简单的陷阱和障碍,并洒下药粉,避免魔兽的侵袭。

佣兵的晚饭是简单的,利用白天猎杀的兽肉,就着火简单的撒点调料烧烤一下,喝着穆天翔烧的热汤便开始狼吞虎咽。

漫长的一夜平安的度过了,当天蒙蒙亮的时候,穆天翔已经修炼完毕,森林里的灵气更加的充足,穆天翔感觉自己又精进了不少,感觉再需要一个小小契机,就能突破到黄级高阶。穆天翔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停止了修炼,缓缓地站起来,开始给大家准备早餐。其余的佣兵也陆陆续续的起来,在营地内各自修炼或者闲转。

“吼吼吼……”突然不远的山岗处传来巨大的兽吼。接着巨大的元气冲向天际,虽然此处离着事发处还有一定的距离,可是周围的树木还是在元气的冲击中剧烈的摇晃。声响来的快,消散的也很快,很快变得安静无比。

突然的声响惊动了大家,佣兵目瞪口呆的伫立在营地,向远处的上岗望去。

“团长,怎么回事,”佣兵七嘴八舌的问道。

“昨夜**静,我就感觉不正常,周围可能存在着一位高等级的魔兽。”胡奎沉思一会说道。

“那刚才的元气是怎么回事?”佣兵问道。

“应该是两头魔兽发生争斗引起的。看元气不像人类的元气。”胡奎斟酌着分析道。

“那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佣兵追问道。

“应该是,其中的一头将另一只魔兽一击杀死,所以战斗结束的很快,”胡奎说道。

“有没有可能一只魔兽偷袭另一只魔兽,双方短距离的爆发惨烈的一击,最后同归于尽?”其中的一个佣兵摸着下巴说道。

“不排除这种可能,”胡奎沉思了一下说道。

这时,穆天翔观察到其余的佣兵呼吸急促起来,眼睛也放射出贪婪地目光。

“我提醒大家,刚才的元气可是地级巅峰,甚至天极的魔兽才能发出来的。”胡奎急忙的说道:“很可能我们会丧命于此。”

胡奎的话并没有打消其余佣兵的贪婪。是呀,如果真是两只同归于尽的地级巅峰的魔兽,那魔核还有一身骨肉都是天材地宝。代表着海量的财富,佣兵们出生入死的为了什么,这群早把生死置之度外的亡命徒,面对这么大的诱惑是没人能抵抗的,一次冒险换取长时间的享受,总比天天拼命要强百倍,这个账谁都会算。就连穆天翔的心也莫名的火热起来。

最后,在大家的蛊惑下,胡奎也同意去看看。

周围山脉里的魔兽在高等级魔兽威能的威压之下,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所以很快大家便来到了小山岗处,所用佣兵都莫名的激动起来,大家已经来到这么近的地方,魔兽还没有出现,表明要么已经死亡或者身受重伤。

穆天翔和大家一样小心的探出头,看向远处,眼前的一幕惊呆了穆天翔,就好像谁引发了禁咒一样,前方的山谷里一片狼藉,所有的树木都被摧毁,到处都是滚动的乱石,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元气冲击引起的烟尘还在四处飘洒,在灰尘中,穆天翔隐约看见一只身长超过三丈的黑色巨虎被一只巨蟒紧紧地缠绕,但是现在双方虽然纠缠在一起,却一动不动。生死未知。

“是幽冥虎和苍龙蟒,”有经验的胡奎轻声的惊叫道。

延伸阅读

野马汽车加盟  http://www.numerochiusoagency.com/ssak.shtml
20世纪80年代末,野马汽车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诞生,是全国最早生产汽车的厂家之一。2

金顶金号(北京)加盟  http://www.numerochiusoagency.com/nidj.shtml
不需要戴梦得珠宝那样大的投入,也不需要有投资周大福金店的资本,现在,只需它们十分之一

家典开关插座加盟  http://www.numerochiusoagency.com/6b95.shtml
兴企以科技为先,创新与世界同步!近几年,家典将加强企业自主创新意识,扩大家典品牌在国

ORFEO-奥菲欧银饰加盟  http://www.numerochiusoagency.com/gahv.shtml
当前国内外,特别是日本、美国经济发展缓慢,不但没有影响银饰品市场的发展,反而起到了催

丝路金味牛肉面加盟  http://www.numerochiusoagency.com/u7oc.shtml
每当日出金城黄河岸边,一碗面,紧紧伴随着兰州无数个黎明的日出,默默的走过了百年。说起

立久佳跑步机加盟  http://www.numerochiusoagency.com/suar.shtml
浙江立久佳运动器材有限责任公司位于中国五金之都浙江省永康市。公司专业生产跑步机。其主

达尔辉机械设备加盟  http://www.numerochiusoagency.com/dxkq.shtml
达尔辉机械设备系新加坡伟达机械有限公司投资企业,代理、销售国内外品牌化工泵、机械设备

柏斯兰加盟  http://www.numerochiusoagency.com/nr7e.shtml
柏斯兰家纺布艺项目介绍:柏斯兰家纺布艺产品系列源自欧洲设计理念,遵循经典、高雅、时尚

明大鑫加盟  http://www.numerochiusoagency.com/d5h9.shtml
明大鑫涂装设备塑胶件无尘自动静电喷油生产线,手机外壳无尘自动静电喷油生产线,无尘静电

毛毛雨加盟  http://www.numerochiusoagency.com/dops.shtml
毛毛雨主要经营毛巾,浴巾,毛巾被,浴袍,浴裙,沙滩巾,枕巾,睡衣等产品,现已形成很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风水店之乌云岭遇险(10)

    一颗种子,即使落在悬崖壁上,也会遇到土缝,生长出来,可同样,你是一棵草,就有大树挡着你,你是一棵大树,又有一颗藤缠着你,即使没有藤,也会有鸟兽在你身上刨洞筑窝,只要你一脚踏入市井,就会有恩怨纠葛•••道别郭师父,我和师父继续前行,这一天傍晚,我俩就来到了一处山岭前,这个岭山势险峻,异草丛生,树木遮天

  • 夜照亮了夜第八章在线阅读

    “之君,你是个好女子,心地善良。”雨柔美人微微一叹气,“但是,你的使命注定你不得不学会这些。在男人面前你可以娇柔妩媚,可以凄婉哀楚,就是一点,不能冷如冰。我们每走一步,都是在刀尖上行走,一个不慎,就会满盘皆输。你,自己想想吧。”慕璃月默默低头,她现在还有选择吗?如若不然,整个墨影宫、杜家上下,甚至更

  • 哑巴花店之第六章(6)

    妙依淡定地说:“可是你身体好了可以做任务,几个任务很容易就能赚到六百系统币。”流萤纠结了一下,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好,现在买一颗!”虽然有些心疼那些系统币,但是身体好了,做任务方便了,赚系统币也就容易了。点开商城,看到丹药一栏第三个——复骨丹。狠狠心,确认购买之后,包裹里便出现一枚小小的丹药。意念

  • 都市超级医圣第4章在线阅读

    刘恒奔跑在回家的路上,他心中自然是舍不得刘炯与王富豪离开。但是,人总是要走自己的路,分别是迟早的事。他也能看出刘炯最后的摇头是对自己并未表现出太多的难舍难分之情而感到失落。其实,这也并不能怪刘恒,因为当时的他已经被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所深深地吸引了,那便是青莲的数量。“十二条?为什么偏偏会是十二条?早

  • 西游:我是一只猴第5章在线阅读

    宗云心忖,宁娇色自幼被宗门栽培,从未涉足这小世界,故而自然尚无境界差异的体会。大道三千,元界修士来到小世界,就如神尊莅临。若耽于小世界的恩怨情仇,对修行没什么益处的。跪拜的谢滢,想起曾经听闻的传说。说这天罗山的千步天梯,能直通仙人,只要其意甚诚,就能遇仙。三千台阶,一步一叩首,不使任何修为,磕烂额头

  • [BTS]没什么不能虚无中的祖地

    当叶离醒来的时候,浑身就像是散架了一般,同时感觉就像是有一块大石头压在自己的身上一般。还有就是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舔自己,热乎乎的,还有些痒,是谁家的小狗吗?自己家的小狗就喜欢这么的舔自己的脸。叶离这么想着,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身在一张石床之上,而舔自己的,是一只雪白色的小猫,眼睛却是像两颗

  • 宿命狐约之发个红包

    司渺这镜表现的相当不错,按照一般导演的标准应该过了。可毕竟是《那年的海》的第一镜,郭钊想让它更好一点,奠定整部片子的温情基调,他嫌光太冷,又让司渺和秦阮走了两次。导演终于满意以后,秦阮的助理端着姜汤和毛毯过来,秦阮披上毛毯,对助理道:“再拿一杯。”在人工雨水里反反复复的淋,秦阮冷的厉害,缩着脖子问司

  • 我养的崽都黑化了在线阅读交易

    在一阵剧痛之中,我醒了过来。我打量着四周,却见我处在一所简陋的茅草屋中,屋中的家具十分简陋。一张竹桌和一把竹椅,以及一张竹床,便是这个小屋的全部家当。我本应燃尽灵魂而死去,但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的心中充满了疑惑,但我明白,这一切与之前出现的那个黑洞会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我从来不是一个喜欢坐以待毙的人

  • 剩女重生六零记在线阅读第五章

    陈溪回到自己的公寓已经十点了。她走到楼道看到秦宋杨就那么蹲在那儿,眯着眼打瞌睡。她想,他一定是刚做完一个手术。陈溪蹲下身,轻轻摇醒他。秦宋杨睁开眼,看见陈溪,伸开双臂拥住了她。老婆,你可算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傻瓜,你还没睡醒吧,回去睡吧。你干嘛戴口罩。我感冒了,怕传染给你。别怕,你老公是医生

  • 保镖王中王在线阅读第四章

    闻鹤撩开了马车上的轻纱帘儿,探头往外看去。只见在不远处,就是通往大乾朝的都城的唯一一条官道。京畿城肃穆庄严的朱红色城门正敞开,守在城门两侧的士兵从远处望去也排列整齐,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马似流水淌过城门。再往里望去,便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红墙黛瓦,斗拱飞檐。“是啊,快到了,入了城中我先领你入宫去面见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