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伏黛]谁都不能阻拦我学习之起西阳

作者:白柅枝丫 来源:晋江文学城

“诸位都知道,天梯是入蜀必经之地,话说这一日,剑阁便是在这里料理了门内叛徒,嘿,你说不知道剑阁?”一处高台,两侧屏风,这人手持黑白扇,瞪大了眼,道:“你们这些小年轻,如今是只知道西阳庐了。”他大口叹气,说道:“也对也对,今天能有这么多人听我说书,老小子我也是沾了西阳庐的福,但是啊,在这西阳庐还是个小门小派的时候,剑阁可就是当时当之无愧的蜀地第一大派。”

“那为什么现在老子们连这个门派是做啥子的都晓不得也?你说他是一绝,好歹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喔!”

“就是就是,你给说清楚了。”

台下坐着的,站着的,却是外来人居多,连蜀人都不知道的消息,他们当然也备感兴趣。于是场下的买卖就热闹起来,一时间吆喝的声音反而将说书人的惊堂声掩过了。“咳咳,大家静一静,且听我慢慢说……”

城内人往,城外人来,有一行四人格外引起注目,当先一人,身青衫,腰间挂酒壶,其后紧跟着一老一少,老的拘束,少的却与落在最后的年轻人有说有笑,显得分外熟稔。

“叔叔,你说为什么他们都往城里赶啊?”

“因为天黑了?”

“喔,叔叔真聪明!”

宿秋灵蹦跳着,大吼了一声,公晳檠却苦笑起来,自从那日他打趣地叫这女孩改了称呼之后,便再也没听见过那一声甜甜的哥哥了,现在她一口一个叔叔的叫着,听上去明明没什么,他却总是觉得心头异样,有些小小的心慌。

“丫丫啊,你看能不能……”

“不能!”

他正要与女孩打个商量,女孩却连商的机会都不给他,丫丫一脸严肃地说:“叔叔要做一个骗小孩儿的大人么?”

公晳檠败下阵来,往前走了两步,他这时才注意到青衫客的背打得笔直,好像一把随时都会出鞘的宝剑一样。

青衫客停下脚步。

“你再看一眼,我便叫你再也看不见。”

青衫客顿住,因为这话正是他要说的,可此刻说出这句话的人却不是他。瞧着青衫客此时的神色公晳檠心中了然,大笑出声,说道:“兄台,你就不能换几句话说么?”青衫客的手紧握,一字一字地说:“这是最后一次。”

“嗯,好好好,就让小弟走前头,再也不看兄台的后背,如何?”每当这个时候,大娘总是沉默,一遍一遍地在心里念着:“就快到了,就快到了。”

“丫丫,走着,咱们去前头看风景去!公晳檠兴致勃勃,丫丫却有力无力地说:“叔叔,天要黑了,没有风景看了……”

“嘿!你懂什么,太阳往西走,风景可不会,夜晚比白昼,自然是有风味别种。”

丫丫跟上了他的脚步,小声嘀咕:“叔叔,可你这也不押韵啊……还不如别种风味呢。”

走在前头的公晳檠打了个踉跄,模样趔趄。

.

“师父,你说今年这次大会会到多少外来人呢?”

山顶的风向来凌冽,特别是在晚上,虽然是在夏季,但这个人光着膀子却也不由得让人替他觉得,不冷么?

“师父,你不冷么?”

在他身后站着一个约莫十七八岁的女孩,师父光着膀子,徒弟却将身体裹得严严实实,只有一张脸被大方的露在外面。

“徒儿啊,师父不和你*啦!”师父打着寒颤,摸着自己为数不多的胡须,一字字说:“你去找你师哥,还有师伯门下那个谁,就是以前把你叫得很亲热的那个小子,还有你胡师叔手下那几个姑娘,还有……反正你不准再打师父的主意了。”

“师父你还说呢,别说叫我了,邱师哥现在都不和我玩儿了,我每次去找他,他都不在!”徒弟气呼呼地说,师父听了在一旁小声嘀咕:“他敢在么……”

“师父你说什么?”

徒弟眼里带着疑惑,看向师父,师父大声说道:“我说那小子是个胆小鬼,怎么能和我徒儿一起玩耍呢。”眼看着徒弟又要说什么,师父连忙道:“徒儿啊,今晚的月亮带着煞气,沾久了不好,咱们回去罢……”

远远的,两人模糊的背影走进了后边的小屋。

“啊切!”

山顶平坦,筑着三间小屋,小屋两侧种着紫竹,后方空无一物,倏忽,左边打开了窗户。

“看日出咯看日出。”

女孩穿着一身不合的大衣服,跳出窗户,等她走到山顶边儿上的时候才想起来唉呀一声。

“穿错衣服了……”

她喃喃嘀咕,却也并不回去,而是干脆地坐在地上,两只脚丫在山顶边上荡漾。

“看日出了……”

她的声音变得沉静,双手托腮,目光望着远方。远方的天色将亮未亮,烧着浅黄的光,为山上的草木穿上了一层新的衣裳,衣裳的颜色不断变化着,在她眼里弯曲,如同波浪,终于,她眼底的清泉也泛起了光,浅黄,带出了一轮新的太阳,自西方。有风赶赴清晨,卷起了她的衣裳,大衣在空中飞舞着,翻到小屋旁。一只干净的手由中间伸出将衣裳接住,由她身后走出一个微微有些发福的中年男人,出声道:“长大了。”

.

“出了这座城,往前直走会看到两座大山,两位大人往山前有草庐的那一座走就能到西阳庐了。”

大娘站在城门前的路边,一只手牵着丫丫一只手指着城那头。

与此同时,在城门口,一个头戴斗笠的人突然回头,她的身材很瘦,且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形体,她刚一回头,那把门的士兵便找到了理由,嘿嘿,好正的妞!就是不知道这小脸是个什么样儿……

“嗯,这几日……”

公晳檠正与大娘说着道别的话,却突有风声向他袭来!

他摊开手,将接在手里的黄金递向大娘。大娘身体僵住,脸色有些不自然起来。“接着吧,这是那小子给大娘您的。”公晳檠笑着道,往城门方向看了一眼,青衫客早已经走到了城门口。

青衫客与那斗笠女子擦肩而过,一阵轻风起,把门的士兵还想再对她说几句轻薄的话,却突然发现自己的牙齿磕在一起,己张不开嘴了。“杀……杀气!”他心头骇然,女子却已走入城中。

“哼!”

斗笠女子冷哼出声,瞧了一眼青衫客的去路,心头道:“虽然我并不确定是不是她,但是你的样子,我已经记下了。”

有风起,拂过斗笠下的面纱,在她的嘴角,有一颗很小,却明显的痣。

“这……”大娘结结巴巴,最终还是收下了。

“叔叔呢?”

“嗯?”

公晳檠看向丫丫,丫丫双手插腰,“你一个小姑娘哪儿来的腰啊,把手放下来。”她说道:“叔叔有什么给丫丫呢?那位大哥哥可是给了黄金喔~”

“你个丫头,胡说什么呢?”大娘伸手就要去打丫丫的嘴巴,但最终还是没能下得去手,只是轻轻的在她脸上搽了一下。大娘转头向公晳檠陪笑道:“这孩子,说话太没遮拦,少侠一路护送我们母女两个,我们都,都没什么,只是给少侠带个路而已……”

“诶,大娘,护送您的人可不是我,但带我到西阳庐的却是大娘,所以丫丫说得倒没错,我是应该,嗯,让我想想有什么好东西~”

“叔叔慢慢想,丫丫不着急。”

丫丫笑嘻嘻地将他瞧着,想将手插在腰上,又想起了什么,便将手背到身后了。

“你是不急,可叔叔我着急。”

公晳檠被迫的,主动的,终于认下了这个称呼,他将手搭在丫丫的头上,丫丫变了变脸色,只听公晳檠突然出声道:“想到了!”

他将手伸进口袋里。

“给你这个!”

.

太阳渐渐往下滑,在天的西边涌上晚霞,公晳檠坐在屋顶,身后是堆积未用的瓦,不远的地方靠着一架木制的梯子,梯子在他后方,此时摇摇晃晃,有人正往上爬。他本来是想要将这个打扰自己做生意的家伙赶下去的,但是当他见到这个人的背影的时候,却又突然改变了主意,好像心里,多了什么东西,那个人一直看着晚霞,仿佛那不是晚霞,是成群起舞的姑娘。那往日昏黄、浓重的颜色变成了一件件好看的衣裳,他也看着,那个人看着晚霞,他便一直看着他,好像看着看着,坐在屋顶上的人就成了他自己一样。“想当年,老子也是江湖里响当当的好汉……”掌柜的眯起眼睛,像是进了沙。

“咔嚓!”

声音不大,却是将屋顶上的人吓了一跳,公晳檠的神经在刹那绷紧!“我居然如此放松……”他一边后怕一边回头,只听见啊的一声,他瞧见一截黑色的东西落了下去。

“啊!”

公晳檠走到屋顶边上往下瞧,几个客栈的伙计正慌忙地在地面走来走去。

“你们是眼瞎了吗?哎呦!别动我,去叫医馆的人来!”

“哦是是是!”

伙计小刘猛地将抬起的一条腿放下,掌柜的便又惨叫一声:“你小子是想害死我不成!”小刘吓的跑得更快了,还留在原地的两个伙计面面相觑,他妈的,这小子倒是真快啊!两个伙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都知道自己这当家的掌柜难伺候,特别是自从老板娘离家出走后,老板的脾气就更是易怒了,稍有不合心意的地方便要大发雷霆,更何况此时呢?

“老板,现在怎么办?”

虽然有些害怕,但老板现在这样一直躺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啊,医馆虽说不是很远,但已经这个时候了,要是运气不好,那医馆老头多半是已经回去了。

“怎么办?除了等刘小子回来还能怎……”老板用手肘撑着地面想要将上半身支起来,但他胳膊刚动就带动了整个身体,便又啊啊啊的叫唤起来,正叫着,忽然感到一阵阴影降下,店小二抬头。

眼如桃花面若白雪,黑发跳肩旁,他落到地上,轻拂白衣袖,十指似玉,微弯曲。

“唉呀唉呀,掌柜的这是怎么了?”

公晳檠朝前快步走,掌柜的刚要开口却见到公晳檠已经抓上了他的手,只听他道了一声:“注意了!”

却也根本没有给人反应的时间。

“啊!”

客栈前,来往的人均是一顿,这个声音……有些熟悉的人自然记得。

“这不是张铁头的声音么?看看去!”

客栈后。

“快走快走,孟小子,扶我进去!快!”

掌柜的惊喜的发现,那个好看的小子好像有些本事,他只是在自己手上抖了一下自己的……嗯?这是什么道理?不过他也来不及细想了,虽然是在客栈后头,但是他若是再不走,可就要被旁人瞧见自己这副衰样了。

“诶,掌柜的,您别忙着走呀,给我租一间房呗!”

公晳檠向掌柜的笑道,掌柜的却不理他,等走到后门门口的时候才回头暼了他一眼,说道:

“还想租房?门都没有!”

延伸阅读

中德诺克Nnookee加盟  http://www.zyndaonline.com/xyml.shtml
劲源机械设备有限公司为中德诺克叉车属具华南区的总代理,为所有客户提供效果的装卸要求为

保世洁干洗加盟  http://www.zyndaonline.com/94v.shtml
保世洁干洗加盟,给予了加盟商一个正确的发展方向。目前,保世洁干洗加盟的产品多样,而且

芳姿化妆品加盟  http://www.zyndaonline.com/njop.shtml
芳姿化妆品位于中国广州市白云区汇桥商业中心207室,广州芳姿化妆品有限公司是一家美白

哈鲁少儿英语加盟  http://www.zyndaonline.com/ug37.shtml
哈鲁少儿英语21世纪英语越来越普及,学英语的中国人也越来越多,对于幼儿6-15岁的儿

水飞儿泳具加盟  http://www.zyndaonline.com/6q7z.shtml
BESTIMEXHOLDINGSSDN.BHD.(博时迈集团),是一家致力于体育事业

爱云校加盟  http://www.zyndaonline.com/gtlg.shtml
暂无

梦舒雅服装加盟  http://www.zyndaonline.com/x4hd.shtml
梦舒雅服装是集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个将裤子品牌这个细分产业导入中国服装行业类别的

刘立新加盟  http://www.zyndaonline.com/xabr.shtml
刘立新皮具护理项目介绍:刘立新皮具护理属于黑龙江省尚品国内外品皮具护理有限公司公司,

创佳加盟  http://www.zyndaonline.com/gib4.shtml
创佳渔具年生产各种规格渔杆20万套,尖百万支,年销售额达1300万元,产品销售于各地

文盛包装加盟  http://www.zyndaonline.com/nk89.shtml
文盛包装是华中地区的工艺礼品包装生产企业,产品规格齐全、生产技术出众、集礼品包装的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限穿梭之坐标锁定(快穿)万源起,北苍荣光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穿破苍穹,洒在古老的土地上时,浑浊之气也渐渐从密林深处散去。万物飞梭,时空轮转,悠长的歌谣从寒冷的过去唱到将来,至叶枯花残。歌谣所能飘过的土地,孕育着一群独特的生灵,他们生活在彼此相连的土地上,用意志和信念守护着一个从未有过的神奇世界:圣光大陆。从最北端白雪皑皑的北苍镜向南,有雨宁

  • 快穿之女配横行在线阅读曾经沧海水,不见巫山云

    “刀剑之光?”惊鸿笑了,看着前面漆黑的路,摇头道:“哪里有那么厉害,我不过是一介女流,看着自己夫君被人抢走都无能为力的弱女子罢了。”弱女子么?沈墨再看了看她,身段看起来是娇弱,走路踏莲花,身子挺直,一看就是极有礼教的高门之人。这样的人他见得不少,若不是今晚让他看了笑话,他对这人也没有其他看法。但是,

  • 予我心安之第三章重聚肉身(10)

    这还是第一个在别人的结界里打坐修行的主,邬桑打坐起来,什么也不知道了,有一种牵引力在引导他,去tansuo这结界的奥秘,又好像有人在知道他一样,邬桑在这慢慢的领悟,这一打坐就是一年之久,阎王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这邬桑以后是死是活也与他无关了,他答应邬枯的事他已经做到了‘邬桑还在打坐中,这一年的打坐里,

  • 陨落的苍穹一丝窃喜?

    回到家后,卫二经过思考,还是把他现在的状况大致解释了一下,不过没有把小舟的事情道出,还是之前的说辞,归结于一坨能量团突然砸向自己导致的现在种种。世界能力奇妙无比,读取记忆的能力或者其他什么神奇的不排除存在,为了卫爸卫妈的安全,卫二选择了隐瞒能量团是小舟化作的事实。实际上龙舟坠落人们才获得能力根本不是

  • 白蛇晓梅传在线阅读第8章

    看到前来的黑衣女子,陆子羽眼前一亮,这位应该就是黄月英了。此女身材窈窕,比例完美,有一种天然的淡雅气质,只可惜脸上带着黑色面纱,无法看清容颜,估计也长的也错不了。黄月英走上前向黄承彦行礼道:“父亲”,又转过身对着陆子羽二人道:“见过二位公子。”黄月英仪态大方,陆子羽与诸葛亮连忙回礼道:“见过月英姑娘

  • 暗妃难防在线阅读第二节

    原本乖乖呆在沐九州掌心的珠子突然一跃而起,晶莹透亮的中心光芒乍现。细小的光点从中溢出,在苍茫的天空一方组成了一条河汉般的光带。起风了……沐九州的发丝被风吹得微微拂动,他抬头,那条明亮但不刺目的光带正在缓慢流淌,细小的光点以风为媒介,吹往各地。被烈火焚烧过的草木复荣,被鲜血泼洒过的溪水回清。时光正在倒

  • 将门娇,皇后要出嫁第一章

    在**圈,对于所有组合团体的经纪人来说,最让他们头痛的事件之一,恐怕就是成员之间的吵架冷战了。而LAKE组合的经纪人——刘盛循此刻正经历着这种煎熬。他坐在LAKE专用保姆车的副驾驶上,透过汽车后视镜,隔几分钟就有意无意地望向后方座位上的两位成员。宋灵蕊和柳慕宁一前一后坐在各自的位置上,宋灵蕊戴着一个

  • 一个坑之第九章(9)

    希尔下了最后一节课,迟迟不见秋言过来接他,心下奇怪。听宫人说秋言不久前慌里慌张跑回寝宫去了,希尔一刻不敢耽误也赶过去。房间是反锁的,希尔敲了半天门没动静,他只好不顾形象在走廊里叫嚷:“母上,你在里面吗,我是希尔啊!”几秒后,门开了道缝,秋言像个幽灵似的探出半个脑袋左顾右盼,在确认外面只有希尔后才拉开

  • 快穿吾之商铺第四章第一更这就是meditation

    清晨,伴随着一阵铃声,凌霄从床上一下子坐了起来,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两眼放光地第一时间看向了床下桌子上的电脑屏幕。电脑已经锁屏,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出来。凌霄衣服也顾不上穿,滑下了床就坐到了椅子上,滑动了一下鼠标,解锁了屏幕,嘴里呵出一口白气,身体也不受控制地哆嗦了几下。看着屏幕上那“正在安装(98%

  • 星天鉴一战成名

    A地经纬度:(114.10000,22.20000)时间:公元2012年9月九月的香港秋高气爽,海风习习,夏日的燥热似已被秋风一扫而光,令人心旷神怡。而位于中环的中环中心大厦71F,B座的一间会议室内,气氛却与这惬意的凉爽截然不同。这间会议室属于香港金融巨头,“盛荣金融”旗下产业。不止是这间会议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