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敬业女配跑路了[九零]在线阅读第十节

作者:堰桥 来源:晋江文学城

暂时不上学了,蓝素馨每天从早到晚都呆在英皓冬房里陪着他。这两天他的精神一直不太好,大多数时间都在床上躺着,似睡非睡。却总要拉着她的手让她坐在床畔,不肯她走,像个眷恋母亲的小孩子一样。英夫人便说:“素馨,晚上你就睡在皓冬房里吧,我想他需要你。”

蓝素馨胀红了脸却无法拒绝,所幸英皓冬没有让她更加脸红的举动。入夜后,他径自沉沉睡去。她轻轻抽出被他握着的手,把房间看一圈,最后抱了一床毛毯蜷坐在床对面的一张摇椅上,准备今晚就在椅子上将就着睡了。无论如何,她不好意思跟一个男人同床共枕。而且他也没有要求,她这样做应该不算是违反协议吧?

睡在椅子上非常不舒服,蓝素馨始终没有完全睡熟,一直处在半梦半醒之间。朦朦胧胧地,听到屋里有轻微动静。那一瞬意识发生混淆,仿佛回到了在申家的那个夏夜。蓦地惊醒过来,她一睁眼,正对上英皓冬的眸。

他不知几时醒了,拥被坐在床上,隔着短短几步远的距离,一双幽亮眼眸迷惑怔仲地看着她,可能他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睡在椅子上。

仿佛舞弊时被抓住的小学生,蓝素馨禁不住尴尬。轻咳一声,她笨拙地转移他的注意力:“皓冬,你醒了,是不是要喝水?”

他不回答,依然是那样迷惑的神色。看看她,又看看床,脸上的迷惑越来越甚。半响后,他突然轻声问:“你是幽昙吗?”

蓝素馨心里一跳,已经不再问的问题现在又问起来了,显然她的做法又让他怀疑了。只能硬着头皮坚持:“我是。”

英皓冬定定地看着她,月光下他的眼睛无比清透澄澈,她忽然有些不敢与其对视,因为心里有着强烈的欺骗感。良久,他朝她伸来一只手,她知道这是他在示意她过去。过去?到他的床上去?

深吸一口气,如同舍身饲虎般,蓝素馨眼睛一闭,把自己的手放上他平伸的手掌中。既然躲不过去,只有认命地面对。

她的手冰冷而微颤,因为心中不自觉的紧张恐惧。相比之下,他的手温暖如春,因为他刚刚从被窝里伸出来。握着她的手,他轻轻把她拉过去。她身不由已地坐上松软的床沿时,心瞬间跳得急促如黑人鼓点。他——接下来会干什么?

英皓冬却什么也没干,他只是迷惑茫然地盯着她看:“幽昙,你好像变了很多。”

蓝素馨勉强一笑,不知道如何回答他才好。而他也不需要她回答,又紧接着说:“很晚了,你别睡在椅子上,快回家去吧。”

这话太出乎蓝素馨的意料了,一时睁大眼睛愕住,不知要如何反应才好。而英皓冬已经松开她的手,去按床头的铃。披着睡褛的周太很快出现在门口,脸色有丝紧张,可能以为又出什么事了。看着房里好端端的两个人,她怔了怔:“皓冬,你按铃有什么事?”

英皓冬似是用心想了想,才想起自己要做什么:“让人送幽昙回家吧,很晚了,她该回去了。”

他的话也让周太愣住了,好半天才胡乱点头应道:“哦,好。”

蓝素馨跟着周太走出英皓冬的房间,临出门时回头一顾,眼波流转间,无限感激。回到自己房间睡下后,她久久不能入睡,英皓冬那双干净清净的眸子,一直幽幽地浮在眼前……

这天晚上,英皓冬不要蓝素馨晚上留在他的房间里,要她‘回家’去。但白天一醒,他就马上要找‘叶幽昙’来,一定要看到她才会安心,又想不起要她‘回家’的事了。他还是很糊涂,英夫人不再要求蓝素馨夜晚留宿在他房间里,他睡着后她就可以离开。只是反复交代她,一定随机应变安抚好他。而她也十分尽心尽力地这样做,因为她感激他,感激中,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让她面对他时,心会不由自主地变得柔软起来。

几天后,英皓冬的精神渐渐好起来。日日朝夕相处,他越发依恋蓝素馨,和她在一起时也开始会有些亲昵之举。有次一起吃水果,他挑一块蜜桃噙一半在双唇间,再凑到她唇边示意她咬一口,她恍然大悟,原来这才是昔日他与叶幽昙之间的“喂”。难怪那天她的喂法,会让他陡然惊觉她不是叶幽昙。

那块蜜瓜,吃得她整张脸绯红如霞。如此亲昵的喂食,她是生平第一遭。英皓冬看着她的赧颜,突然用力地把她一抱,在她耳畔低声说:“幽昙,你脸红的样子……像那朵玫瑰花。”他的手指向桌中央水晶花瓶里插的那束红玫瑰中一朵开得最艳最美的花。

蓝素馨的双颊更红了,越发一张玫瑰般娇艳的脸。英皓冬突然似想起了什么:“对了幽昙,你不是一直想看我妈种的孔雀昙花吗?我带你去看。”

他想什么就做什么,马上牵着她的手打开房门往外走。才走出两步,就看着那一面全是落地玻璃窗的走廊犹犹豫豫地停住了,脸上的表情是有所触动却又十分迷惘。

英皓冬驻足迟疑时,蓝素馨心中一动,不给他思索的时间,她走到他面前刻意挡住他的视线,微笑地说:“皓冬,你不是要带我去看孔雀昙花吗?走哇。”

她拉着他一步步慢慢地走过长廊,短短一两分钟的路程,她却走得十分紧张,唯恐英皓冬会随时挣开她的手不愿走了。幸好,他成功地被她引开了注意力,温从如驯鹿般,被她牵着手走完了整条长廊。

走到楼梯口,一道弧形扶梯蜿延而下延伸到一楼的大客厅,周太正和英夫人坐在客厅中央的沙发上说着话。听到楼上轻轻的脚步声,她们双双抬头一看,看见英皓冬和蓝素馨一起站在楼梯口时,她们都浑身一震,尔后又惊又喜地站起来。

英夫人声音轻颤:“皓冬……”

她不能不激动,自从出事以来,这是英皓冬第一次走出房门以外,他一直把自己封闭在卧室的方寸之地里。

英皓冬的手搭上扶梯的光滑木质扶手,神情似有一丝触动,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修长的双腿一跳,他敏捷地坐上扶手,一路滑到了楼下客厅,仿佛还是一个十来岁的顽皮少年。

英夫人不由地喉间低低哽咽了一声。儿子没出事以前,是一个活力无穷精力无限的大男孩。从来不肯好好地走楼梯下楼,总是坐在楼梯扶手上,像火车头一样横冲直撞地滑下来。那时她半真半假地嗔过他那么大的人了还举止一点都不稳重,可是自从他出事后天天只失魂落魄地蜷在房间里,她不知多么希望他可以重新恢复以往的活蹦乱跳。终于真有这么一天,她又看到了他坐着楼梯扶手活跃地滑下楼的样子。

英皓冬滑到楼底时非常潇洒地一跃,稳稳地立定身形。这是他从小做到大的一个动作,做得漂亮又利落。蓝素馨看得一怔,就这一个动作,她能忖得出他以前必是一个活力四射的年轻人。可是出事后他却足有近半年的时间都把自己关在黑漆漆的屋子里,哪儿也不去。

立定的英皓冬看着英夫人叫了一声:“妈。”然后转身招手叫楼上的蓝素馨下来,介绍给她认识:“这是我女朋友叶幽昙,她一直想来看您种的孔雀昙花。”

他的身体虽然日渐有了起色,脑子却终究还是糊涂的。明明蓝素馨是一起跟他从房间里出来,显然早已在英家出入了,却还这样郑重地为母亲介绍,当她们是初见一般。

英夫人面有难色:“皓冬,那盆孔雀昙花妈没养好,养来养去叶子全部黄掉了,后来就扔了。”

那盆花其实是今春英皓冬出事时,被英夫人一把狠狠掼得枝干俱折死掉的,当然她不会这样告诉他。

英皓冬一脸的大失所望:“扔掉了,可是幽昙想看。”

“不用了皓冬,我不想看了。你们家花园还有很多漂亮的花,我们去看那些花好了。”

“是呀,皓冬,花园里那两株西府海棠开花了,开得两树红锦似的,你和叶小姐去看看吧。”

“西府海棠吗?”蓝素馨做雀跃状,“我听说它是海棠花中的极品。因为一般海棠花没有香气,唯有西府海棠却既香且艳,皓冬,你快带我去看吧。”

蓝素馨配合着周太把英皓冬的关注从孔雀昙花身上转移开了,他点头道:“那好吧,我带你去看西府海棠。”

蓝素馨成功地让英皓冬走出了封闭经年的房间,英夫人对此感激万分。是夜,她拉着她的手对她说了很久的话,说到动情处泪光点点:“素馨,如果你帮我让皓冬好起来,将来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他要是不好,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

蓝素馨听得一怔,英夫人说她就英皓冬一个儿子,难道英维夏不是她的儿子吗?

英夫人情绪激动之下,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失言,只是反反复复说起英皓冬小时候的事情。她的叙述中,他是一个非常活泼开朗精力旺盛的男孩子。所以他出事后变得那样判若两人时,做母亲的完全没法接受,为此几乎愁出病来。

这片慈母情怀,特别打动丧母的蓝素馨,她决定要尽自己的一切力量帮忙英皓冬尽快好起来。

蓝素馨开始尝试打开英皓冬房间里所有的窗,病人长期住在暗无天日的房间里,对健康完全没有好处,一定要开窗透气通风,让阳光照进来。这项工作进行时,她特意先把他叫到楼下花园去散步,让周太领人去房间打开了所有钉死的窗帘,再推开密封已久的窗。周太还有所顾忌,英夫人却思忖片刻后轻轻一点头:“去吧,试一试也好。”

从花园里散步后回来,蓝素馨陪着英皓冬再进屋时,一室阳光明媚。看着两扇洞开的七彩玻璃窗,他陡然一震,脸上的表情迅速发生变化。

蓝素馨一直留意他的反应,马上拉他转身看着自己,一脸笑盈盈:“皓冬,我们刚刚忘了采一束海棠花回来插在花瓶里。不如再去花园走一趟吧?”

英皓冬并不回应她的话,他眼神迷离地看看她,又看看窗,看看窗,又看看她,脸上的神色无比困惑犹疑。

突然他伸出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抚上她的颊,动作轻得如同在抚最名贵的钧瓷,好像生怕稍一用力她就会碎掉似的。指尖微微一触,缩回来,再微微一触,又缩回来。如此几次三番,似乎是确定了她真实地存在在他面前。他用双手捧着她的脸,如掬珍宝,定定地凝视:“幽昙,真的是你?你真的在我身边?”

“是我,我就在你身边陪着你呀!”

他看了她很久很久,然后一把抱住她,抱得格外用力格外紧,似是唯恐一松手她就会消失一般,一低头,温热柔软的唇覆上她的唇。

蓝素馨不是第一次被他吻,但是这一次,他的吻无比温柔与缠绵。温柔缠绵得让她的脸颊越来越绯红,心也越来越柔软,软得几乎要融化了……吻着吻着,英皓冬突然停下来,迷惑地问:“你怎么哭了?”

哭了吗?蓝素馨手背一抹,一道晶莹的泪痕在阳光下一闪。原来不知不觉中她已滑落满脸的泪,为什么?她自己都说不出来。慌乱地低下头,她转身匆忙奔出了英皓冬的房间。

延伸阅读

失忆龙傲天的炮灰师尊[穿书]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shunue.cn/cuf.shtml
5173,国内最大的网络**交易平台,哪个想卖号或者想买号的玩家都会来这个网站看。今

梦的相交线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shunue.cn/gddy.shtml
就在那一晚之后,霍华德在学校时刻都盯着我,只要是我在的地方他都会出现.我知道他是怕我

雷道祖师在线阅读饮食与秋千  http://www.shunue.cn/xl1g.shtml
等七濑恋歌洗好碗筷,收拾好桌上的火锅之后,又从冰箱里取出了昨天做好后剩下的水果甜汤。

都市之主播饶命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shunue.cn/d4rv.shtml
李聿急匆匆收拾了下自己的房间,拖出好久不用的旅行箱将必备物品全都装了进去,幸好他平时

穿成炮灰傍大佬您的外挂已欠费  http://www.shunue.cn/p6g5.shtml
绝对不要想象一个吃货的想象能力!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受自身的经济限制,张远有很多想吃

创世神农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shunue.cn/pp58.shtml
“呕,给”小周还真听话,摘下铃铛放到精灵女孩手里。朵朵也眼巴巴看着精灵女孩。精灵女孩

冰美人帝师手册可爱和傲娇  http://www.shunue.cn/ambo.shtml
第二天车恩夕自然是要和妹妹一起到处玩了,加州最好的地方当然是好莱坞,各大主题公园能让

撩了就跑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shunue.cn/psvq.shtml
天已经大亮,即便是拉着窗帘托尼还是感觉到了外面刺眼的阳光。“嗯?现在几点了,贾维斯。

当红小生整容失败之后之实验室的秘密  http://www.shunue.cn/b10n.shtml
“那个人...把试验品聚在一起...然后往他们心脏注入神秘的黑色液体,我第一次见到时

系统她是万人迷在线阅读智取东莱郡  http://www.shunue.cn/b5es.shtml
第二天。“大人……大人……不好了。”“发生什么事了?”原本还在抱着小娇娘睡觉的范隆被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圣天魔体在线阅读第八节

    “叶大公子——”“叶大公子!”“叶大公子……”这一天,海棠做梦了。她梦到自己在不停地骚扰叶英,时而开朗时而瘪嘴,又戳他又叫他的,但是有一个穿着华贵的夫人走来对她说:叶英是将来的庄主,是个天之骄子,是个剑术高超的人,而你是个被爹娘丢弃的野种。她就醒了。不是噩梦所以并没有吓出一身的汗,只不过脸颊有点湿。

  • 我!全属性99999的NPC在线阅读第五章

    走出大厦,苏蔓也跟着出来了。“林东你给我站住!”苏蔓在后面不由大喊。林东最终还是停下了脚步,刘刚三人很有意识的就走到一旁说悄悄话了。“九年,我足足等了你九年,你当年的一个承诺就只是随口说说么?”苏蔓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实在惹人怜爱。林东沉默,他能忘记得了么!如今郑扬已经侵入苏家,在这个时候对她有所表示

  • 好甜的杏子在线阅读第六节

    清晨了,一缕阳光从半敞开的窗沿钻进来,照在萧晨眼边,感觉到有什么变亮了,萧晨不情愿的睁开了双眼,看到了眼前的景象。屏幕放大,纵观全局。映入眼帘的是一对极其俊俏的少年少女,其——少女——身着一袭白衣,遮住了重要的部位,露出了雪白的藕臂,修长丰润的两条长腿,以及一堆精致的小脚丫,玉骨、冰肌、雪肤、无半点

  • 元初之贝之灵潭大会 风雨前夕(5)

    宋政领着两个小身影在人群中挤动,磕磕碰碰许久,终于来到了武馆中央。那里矗立着一座较为古朴,却不失优雅的阁楼。“真是冤家路窄...”纪澈苦苦埋怨一声,因为他又看到了那熟悉的身形。李曜晨快步走来,面笑抱拳道:“宋掌柜好久不见!不知近来过得可好?”“暂时还死不了。”宋政瞅了一眼纪澈,随后也笑道:“李家主也

  • 向往的生活之神奇牧场在线阅读第7节

    林皖智似是早有所料,她淡定的伸出手截住了权至龙的动作。转头说道:“没嘲讽你,别那么敏感。”在一众后辈的注视下,歌谣界的代表人物,权至龙先生罕见的红了耳朵,他故作镇定的收回了手,然后趁林皖智不注意的时候迅速的揉上了她的头,面上笑的一派春风和煦,手上却暗暗使了劲。林皖智疼得差点龇牙咧嘴,但是演员的自我修

  • [全职]再打十年荣耀之弄丢了未婚妻

    「那麼,王子殿下,你為什麼會離開莫比星球?」它的的表情表情有了有了一點不知為什麼起來、路斯金褐色的雙眸溦合了起來,不知為什麼,它的表情有了一點悲傷。它沉沉地說,「我把我的未婚妻,弄丟了。」什麼?未婚妻?那不就是未來的王子妃?我的腦海中迅速浮現出一個戴著皇冠,畫著濃妝的母黑白豹的形象來。路斯抬起雙眸定

  • 造作时光章大阵师痴惑

    将赵弦送进云端之后,嗔念就返身下来,走到行云草野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人正在那里架火烧烤这一只鲜嫩的兔子。那一只肥兔焦黄诱人,一滴滴淡黄色的油珠滴在火堆之上,一缕缕香辣味的幽香四散开来。而在那火堆旁正坐着一个身材浑圆,脸上的那两颗黄豆眼都快挤到一起的胖子,面色发白,肥嫩里透着微红,穿着和嗔念相似的道服,

  • 我是个大仙!算命的第一章在线阅读

    人们很早就在探寻这个世界。有人说这个世界是只蝴蝶,人们都生活在蝴蝶的背上,他说,世界的中央有一条长长的深渊,叫天渊,那是蝴蝶的脊背。有人说这个世界是只巨大无比的鲲,人们都行走在鲲的脊背上,他说,世界的四极有四根神柱,那是鲲喷涌而出的灵气之泉。但是没有人走出去过,当然,据说是有的,但是没有人再回来。老

  • 花神归来在线阅读试药

    老人看着裴浩,面无表情,只是用一种说不出的奇怪眼神看着裴浩,如观察一个猎物一般盯着裴浩看,只是伸出双手,示意裴浩交还拖把,裴浩将拖把交还给老人。裴浩虽然被老人盯着看的有点感觉不舒服,还是微微一笑,按了电梯召唤按钮,等待着电梯。裴浩乘坐电梯来到15楼,找到1515号,一个双开门的玻璃门,门没有锁,透过

  • 修仙不打烊在线阅读幻想世界开启

    躺在床上的宁缺默默的拿出了挂在脖子上的项链,项链是一个圆球,周围围绕着星星,就像是太阳系一般。看着眼前的项链,宁缺的思绪慢慢回到了12年前,在宁缺6岁的时候,有一次宁缺甩开了跟在后面的姐姐,一个人前往大街上,想满着宁雪买个玩具当作生日礼物送给宁雪。在大街上,宁缺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静静的站在街边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