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宫女上位记在线阅读第八节

作者:屋里的星星 来源:晋江文学城

倒在地上的几个人,立刻一瘸一拐走过来,把张振飞与矮子从树上解下,忍着疼痛,互相搀扶着,跑到村中的小巷子里去了。

赵水苗还在神色慌张,心跳不已,连衣襟都已被撕破了一小块,露出那雪白而迷人的沟沟。

她脖子上挂着的的吊坠也在拉扯中露在了衣领外面。

这是一颗鸟蛋般大小的珠子,略带红青色,在阳光的照耀下莹彻如水,中间一点凝翠照的光芒四射。

杜沉非见了赵水苗脖子上的这个吊坠,吃了一惊,在心里说道:“这不是我十年前掉在捞刀河里的‘滴翠珠’吗?怎么会到了她这里?”

杜沉非心下十分好奇,盯着这颗珠子看了很久。

他记得这颗珠子的后面,还刻着两个很小的字——“上善”。

赵水苗见杜沉非一直盯着自己脖子下方,立刻“啊”地一声,用手挡在胸前。

直到这时,杜沉非才反应过来,连忙移开自己的目光。

他很想问一问赵水苗关于这颗珠子的事,只是又感觉不太好。

于是,杜沉非只得问道:“水苗,你家里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赵水苗瞧了瞧杜沉非,柳眉微蹙,道:“只因我叔叔上次带了那个叫柳叶平的人来店里闹事,柳叶平不知道和这张振飞说了什么,他今天就带了几个人到我家中,嬉皮笑脸地拉拉扯扯,十分无礼。”

她一说到这里,脸上忽然就露出了着急的神色,说道:“啊!柳叶平那些人还在我家里呢。沉非,你们快些去救救我爹我娘!”

杜沉非是一个相当懂得把握机会的人,这个时候,听了这话,他连忙抓起赵水苗的手,向城中跑去。

赵水苗的手温暖而滋润。

这可是杜沉非第一次牵同龄女人的手。

一碰到赵水苗这双如同白玉般的手,杜沉非身上已至少有三个地方起了一种非常奇特的反应。

现在的他,也相当享受这种反应。

牛犊先也紧跟在他们身后,三人一齐往街上的画像馆赶来。

来到画像馆时,只见招牌被打碎成三百八十一块,桌子椅子也被打得缺胳膊断腿。

但柳叶平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赵朴诚坐在地上痛哭流涕,赵朴诚老婆却在收拾着那点家当,一面摇头晃脑,一面哀声叹气。

赵水苗哭着去扶起赵朴诚来,道:“爹爹,你没事吧?”

那赵朴诚也不回应她,却看着杜沉非道:“小杜啊,自从得罪了这一帮子流氓,我看这个店就休想开得成了。刚才我见那张振飞被打得遍体鳞伤,从这里经过,想必是被你们两个打的。这个人家里有钱有势,是城里有名的富豪张明玉的崽,这个人被人叫作黄金蟒,刚才还叫嚷着说叫我家吃不了兜着走……”

牛犊先却打断赵朴诚的话,大声道:“你这个老匹夫,胆子小得跟耗子似的,现放着我们兄弟二人在这里,等他下次来时,管他什么黄金蟒也好,什么狗屎蟒也好,将他一斧头砍成七八截,你担心什么鬼东西?”

赵朴诚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太平世界,你就别说这样的大话。你虽然人高马大,有点本事,但是也不要提杀人放火的事。要知道,法网恢恢,杀了别人,也害了自己,可是要偿命的。”

杜沉非见赵朴诚不太喜欢牛犊先,便对牛犊先道:“牛哥,你在黑龙潭酒店外面等我,不要跑太远,我很快就过来找你。”

牛犊先说了一个“好”字,就提着斧头走了。

杜沉非问赵朴诚道:“那大叔以后打算怎么办?”

赵朴诚道:“老汉祖居此地,祖上都以打鱼为生,如今只有再回到江上,去干这祖传的老本行。这伙流氓,虽然手段通天,但也不至于无孔不入,上得天去,下得水来。只有这样才能躲过他们。我人也老了,老眼昏花,哎!画像这行,吃得也是青春饭。老汉画了几十年像,一天到晚耗费眼力,冷泪横流的,实在辛苦。你如果以后还能想起老汉一家,就可以到湘江边来看看。”

杜沉非道:“大叔说的是,我一定会常常过来看您。”

赵朴诚又长叹一声,抹了抹那一张满是皱纹的脸,便进内收拾东西去了。

现在,杜沉非很有些心酸。

他一来舍不得现在这份工作,因为这工作可以让他赚到钱,养家糊口。

他想,如果让石萝依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工作,她一定会很着急的。

但是他更舍不得的是赵水苗,从小就在山谷中长大的他,很长时间都只有石萝依母亲一般的亲情陪伴,今天却能在这里找到亲情以外的感情。

但是这种感情也许很快就会结束,就像自己的这份工作一样。

想想以后各奔天涯,也许两个人的人生,就会像那浏水中随波逐流的鱼一样,碰到一起来,然后也像这两条鱼一样分开,各奔前程,再也不会相遇。

杜沉非摸了摸身上藏着的那个黄玉镯子,趁赵朴诚两口子进里屋收拾的时机,递到低着头正在难过的赵水苗面前,轻声说道:“水苗,这个手镯,我送给你。”

赵水苗好像也一直都在等待着这一刻。

她接过镯子,轻轻地抚摩,红着脸道:“以后,你还会来看我吗?”

杜沉非连忙道:“我会的,赵大叔说你们离这里也不远,以后我常常都来看你。”

赵水苗“嗯”了一声,从怀中取出一块四角绣着蔷薇花的红色手帕,递给杜沉非道:“你去的时候,就拿着帕子,站在岸边摇晃,我一定能看到你的。”

杜沉非看着这块红色的手帕,在心里说道:“我若拿块这样的手帕,站在江边大喊大叫,别人不把我当神经病才怪!”

但他还是很愉快地接了过来,连忙道:“好!我一定会来的!”

赵水苗显得很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又忽然解下脖子上的那颗吊坠,也就是那一颗鸟蛋般大小的“滴翠珠”,递给杜沉非道:“沉非哥哥,这个吊坠,我送给你。看到这个,希望你就会想起我来。”

杜沉非接过来,他立刻就看到了那颗珠子后下方,用小篆雕刻着的“上善”两个小字。

这颗珠子果然就是杜沉非掉落在捞刀河中的那一颗“滴翠珠”。

杜沉非很吃惊,他完全想不清自己掉落在河中的这颗小珠子,怎么会到了赵水苗的手中?难道这世间竟有两颗完全一样的珠子?

杜沉非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水苗,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赵水苗偷瞄了一眼杜沉非,轻声道:“嗯!你问吧!”

杜沉非道:“这颗珠子,你究竟是从哪里捡来的?”

赵水苗沉默了一会儿,才不高兴地说道:“不错!我家是很穷,买不起这样的珠子。”

杜沉非也已发现自己说错话了,忙解释道:“水苗,我不是那意思,只是觉得这颗珠子很独特,就问问你,是从哪里来的?”

赵水苗还是回答道:“是从一条鱼的肚子里剖出来的。”

杜沉非吃惊得瞪大眼睛,道:“从鱼的肚子里剖出来?”

赵水苗道:“对啊!我娘去菜市买了条鱼,剖开它的肚子,就看到了这颗珠子。”

杜沉非想了想,说道:“原来是从鱼的肚子里来的,怪不得这么美,水汪汪的,晶莹剔透,就和你的眼睛一样美丽。”

赵水苗听了这话,才莞尔一笑。

延伸阅读

逆行圣元者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yzhart.cn/utvg.shtml
时间过得飞快,来到了比试大赛的日子,此时的天水城热闹非凡,城中大广场聚集满了来此参加

喜欢你的每一秒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yzhart.cn/ym19.shtml
翌日,晨修方结束。弟子们终于得到解脱,三三两两揽着肩膀,有说有笑的,自修习院散开去。

末世神魔录第二章  http://www.yzhart.cn/ugb.shtml
联盟首都坐落银河系中心,出了居住区放射度爆表,即使伽马射线如此肆无忌惮,南半球依然拥

百龙抬棺序  http://www.yzhart.cn/gcsn.shtml
“妍妍啊,快10点啦!起床啦!”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阵敲门,穿透力极强,使得裹在被子里的

逆流青春时代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yzhart.cn/s9yc.shtml
外面的雨逐渐停了下来,我使劲闻了闻身上的衣服,还好今天不热没出汗,味儿不大。从裤兜里

崆峒印第七章  http://www.yzhart.cn/s7nx.shtml
姜嬷嬷行了礼,道了声谢坐下来,腰板挺直,屁股也只沾了凳子的三分之一。“这些年庄子上的

魔神都市生活录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yzhart.cn/yg2u.shtml
对于突然发生的这一切,总院长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疑惑。但圣殿魔歌者弗朗•雪莉那庄重的声

我的异能要氪金之嚣张检察官,一招制敌!(求鲜花求收藏求打赏))(8)  http://www.yzhart.cn/g0d.shtml
不过是一个法院里的执法人员,甚至连法官都算不上!可以说,姜国忠除了挂着一个最高法院的

狼先生请不要吃我初遇  http://www.yzhart.cn/daqm.shtml
自从杨泽考了个全国状元,广元县可是彻底沸腾了,特别是广元二中,现在二中的校长走路都带

太傅的日常也许无法相遇  http://www.yzhart.cn/pqsj.shtml
回到房间秦梦打开飞机上拿的那个本子,这个本子最后一页有一首诗歌,这是秦梦的姐姐写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江海共余生之伤心醉酒

    我开着车漫无目的在街上,整个人如同行尸走肉一样,最后在一家烧烤摊停了下来。“老板来一箱啤酒。”我大叫了一声。很快来了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对我说:“呵呵,小兄弟光要酒啊,不点些吃的?”“你看着上吧。”我不想跟她废话,我现在只想大醉一场。酒一上来,我拿出一瓶打开直接灌了起来。桌上吃的我一点都没动,就是一个

  • 两世宠妃在线阅读第1章

    木叶40年。江原悠哉6岁,原名江原悠,身体内住着一位来自地球的灵魂。没错他就是穿越者,一名酷爱动漫、**的死宅。从他睁开的第一眼看到的不是熟悉的混凝土天花板,而是木质结构。记忆模糊,只记得这具身体有一个妈妈,一个姐姐和妹妹。当他走出自家房子的时候看到的是熟悉的建筑风格——日本。当看到忍者服装的时候,

  • [网王]男主角他美美哒在线阅读第7节

    “MD”吴幕晨忍不住爆了粗口,这个女人不仅给他戴了这么大一顶绿帽子现在还不接他的电话。直到早上8点也没有见柳庄荷回家,吴慕晨看了眼时间走进洗手间,十分钟后一手拿着白色的毛巾擦拭着还在滴水的头发一面朝更衣室走去。吴慕晨阴沉着脸走进公司,进了办公室坐进黑色的皮椅里,疲惫的捏着眼角。办公室的门无声的打开了

  • 爱情末班车之留一条活路给她(3)

    捏紧的五指缓缓松开,迟欢的脸色稍稍缓和,却还是有些冰冷:“对!韩宸,我想过了,我们这么下去没有任何结果!我要离开!”韩宸眯着眼,如雕塑般的脸上一片森冷:“那又怎么来找我?”“你知道的!你什么都知道!你如果要收回,我可以把你的东西全都还给你,只要你给我留条活路!”迟欢在韩宸面前是没有什么尊严与对等可以

  • 基建玩家[全息]第一章在线阅读

    月光透过树梢倾洒而下,晶莹的月色在墨色的叶片上镀上了一层银白的光芒。竹院中。苍柏下。一个略显憔悴的身影举着酒杯,正对月长叹“得即高歌失即休,多恨多愁亦悠悠。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忧来明日愁——”叹罢,昂首举杯,一饮而尽。“好酒啊。数十上百年得佳酿,这味道果真不是盖的啊。咦?喝完了?”望着已经空空如也的

  • 一身荣光只为你在线阅读第七章

    “你...你是怎么知道...”那美女眼角泪花未散,整个人却已呆。很明显,老板说中了,准确的说,是猜中了!其实从,那美女一进门,凌慕白与老板两人就已察觉到了一丝异样。可惜,凌慕白始终只是肉/体凡胎,看不出真相,只识得酒气浓郁,殊不知,其实这世上,很多事情,却非常理可以解释。老板可不同,他是谁?他轻而易

  • 我的神秘老公包围

    老隋以为自己会出师未捷身先死,但是突然出现的身影让他又看到了希望,老罗和大博也有些傻眼,他们昨天虽然从老隋那听说了吴天的厉害,但是听和看那是两回事。“你们三个命真大,这个打法还能活到现在,怎么?让人家三招啦?我和你们说的刺杀技巧这么一会儿就忘了?这两只交给我,剩下那只是你们的,三打一可以吧,如果还打

  • 残梦逐醒孕梦了无痕

    是夜。酒店套房里的大床上睡着女孩,微微蜷缩的睡姿,白皙的脸庞恬静而清美,毫无防备。门被毫无预兆地打开,清一色的黑衣保镖恭谨站在门外成两排,给人强大势力的威慑,中间留出的路,一道深黑颀伟的身型走进套房,带着不可侵犯的权贵,神秘而清冷,让整个套房都变得压迫不安起来。漆黑如夜的冷眸盯着床上沉睡的女孩,声音

  • 影视之无限旅途之你不会误会了吧(10)

    陈天和陈家民两人一人喝了半斤,两人神态如初,并没有受酒精的影响。“小天啊,你知道吗,我和你妈这辈子最大的骄傲就是有你这么一个儿子。”陈家民看着陈天不禁感叹,陈天看了看陈家民充满岁月的脸庞心中充满了感动。“老头子你又喝多了是不是,哪那么多话,你不知道这样会给咱儿子压力吗?”吴玉梅白了陈家民一眼,有些责

  • 同桌,恋爱吗在线阅读第6章

    文松鹤听老顾客这句话,稍微留了个心眼,便含糊道:“刚请的师傅,具体情况我也不了解。”那老顾客摸着肚子想了想,忽然道:“你们是不是早就打算炒了吴大厨?不然怎么这么快就找了个新厨子?”文松鹤闻言,心头不由得一跳,正准备否认,就见到老顾客摇头晃脑地道:“不过你们确实有眼光,就凭这道糖醋鱼,我就服他!菜是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