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三毒之入宫(三)(6)

作者:鸦声 来源:晋江文学城

醉然翁,听其号便可知是个酒鬼,哪里能和医者有半点联系,可就这么一位人,还真是九国内无人不想拥有的名医。

若非爹爹与阿翁有着共同的嗜酒爱好,我也未尝能与其相见,若非昔公对阿翁有过救命之恩,也未必能留下一代名医。

这天下间,唯天门山出道风侠骨,唯洛阳谷有真性之人,而醉然翁便是出自这洛阳谷,在洛阳谷神医鲜少露面的情况下,他可不就是不可多得的名医。昔公找他来为我诊断,想来多有试探和确诊之意,毕竟醉然翁甚少失误也不易被收买。

昔公大概是见了醉然翁的神情有些不妙,问道:“如何?”

“青花。”阿翁不愧是出自洛阳谷,仅是诊脉也能得知中了何毒。

“果真是青花,果真是……”我不知道昔公是怎么了,连道了两声果真是,亦没有抬头看到昔公神色里的愧疚,但有一点,昔公欠下孟长生一个人情,一份救子之情。有些事不必说出口,点到为止。

“这青花毒停留在体内已两年之久,恕臣才疏学浅,无能为力,若能得谷内神医相救,应是大有希望。”阿翁对我抱歉地笑了笑,又道:“其实姑娘也是幸运,并非中毒者,而是吸去毒血之人,如此本该当即毙命,如今却依旧站在这里,看来是福缘深厚。”阿翁的话无疑向昔公传递了一个消息,那便是福缘深厚,正与我出生那日的奇象有所对应。

“哎呀,姑娘这双手美如白玉,若是留下什么疤痕就可惜了。”醉然翁似是发现了什么,急忙从药箱里翻出来一盒子递给我,“这膏药名为胭脂玉露,祛疤倒是挺不错,就赠给姑娘吧。”

事情到了这里,我对阿翁的好感又平添了一分,甚至丝毫不怀疑他是上天派来助我的,那些我未说的,他说出了口,如此昔公的愧又多了几分。

“这是怎么了?”昔公的疑虑消失,便开始关心起我的伤来。的确,拆掉了熊掌般的包扎后,左手腕上只留有一道新伤,淡淡的肉红色是不大引人注目,昔公未注意,我未在意,而阿翁却看见了,可见其着实具备了一个医者观察入微的本领。

我浅笑着接过阿翁递来的药膏,又转头望向昔公,道:“国公伯伯多虑了,区区小伤不过是前些日子去香山寺为爹爹祈福所致,并无大碍。”昔公听到这里呆愣了一下,随即又冷不丁地冒出一句:“长生觉得吾四子玄墨如何?”话说至此,一切昭然,昔公当是猜到了这些年来冒险救其四子却未留姓名的神秘女子是孟长生,这才有了看似突兀实则试探的询问。公子玄墨,昔公属意的继承人应是他吧。

然而昔公抛出的这个问句,正是我一心所求的结果。为何不提其他只言青花,原因有三。

其一,就如之前所言,借王命去天门山拜访那位故人。

其二,青花之稀,世人皆知,能中青花之毒的人少之甚少,加之时间地点恰恰巧合,这份恩情昔公不得不记,为他的四子玄墨而记。

其三,若是昔公出言询问,我也正好表明自己心意。而且昔公定会询问,无论是舍命引毒,还是割腕喂血,都倾向于长生对公子玄墨有情,自己属意的继承人与宋国未来的国母若成一对,局势不言而喻,昔公又怎会放掉如此机会?

之前所做的一切,终于诱导昔公说出了这句话,所以,我的目的达到了。

我故作惊奇,却内心暗笑。“国公伯伯怎会这么问?四公子自然是个中翘楚,不然怎会在宋国境内颇具盛名?”

昔公顺了顺长髯,满脸喜悦地发出一个“哦”字。

“那是当然了,不然怎会引得右相之女洛凝嫣的一见倾心,听说洛姐姐可是宋国当之无愧的大美人呢。”说到这里,昔公脸上的笑意已经有些挂不住了,可我偏作不知情地继续道:“长生是真心恭喜,四公子和洛姐姐乃是天造一对、地设一双的璧人,这样般配的人理当在一起长相厮守。”在这里言辞谨慎,只因我知右相之女是美人而非佳人,那么一对璧人便也可究了。

昔公已然不再笑了,却无法怒于稚子童言,转而问道:“本王是问长生可否喜欢,长生是本王袒护的人,若是喜欢必然心想事成。”这是昔公第二次说本王,第一次是满脸慈祥地说他膝下无女,这一次便严肃了不少。

言至于此,我大概是不能装傻了,恍然大悟地道:“国公伯伯是问这个啊,长生自然喜欢四公子,国公伯伯待长生如亲女,天子之恩何其贵重,长生如何能不喜国公四子?再者孟府只我一女,能得一位如此优秀的哥哥于长生而言岂不是一桩妙事。长生尽力帮助四公子,只因其为国公伯伯第四子,只因视其为兄长,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是啊,瞧这一番话说得多么滴水不漏而又巧妙,三番两次救下玄墨公子不是因为爱慕,不是因为倾心,只是因为他是昔公的四子。换而言之,只要是昔公的儿子,我都会救,与他是不是玄墨无关,昔公于长生有恩,这厢是在报恩罢了。

昔公抿唇看向我,那一眼尽管短暂,却令人心惊。那样的眸子,那样的锐利,是探究还是其他,包含了太多的复杂。昔公真的只是传言中“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在位者吗?真的只是往日里慈祥的国公伯伯吗?

公子曰:传闻不可信。公子言:谋定而后动。十年磨砺,还是不够理智了。是了,这世上除了娘亲疼宠溺爱,爹爹呵护包容,公子……其他人的眼中,长生还是长生,长生只是长生。幸而这副身子只有十二岁,幸而孟长生还是幼子,幸而昔公未曾起疑。

我捧着一纸诏书,心情沉重地走在台阶之上回想起昔公的每一个表情。

孟长生啊,你这是自作聪明了吧?

“奴婢见过四公子。”

这一声让我打了一个寒颤,人想着事情,就容易心不在焉,正如现在的我。还是要碰见了吗?真的躲不过去吗?公子玄墨,你要长生以怎样的目光看你?是那段温柔的虚情假意,还是别后残忍的真心实意?

只见面前男子身着墨袍,刀刻般的五官始终挂着一抹微笑,细看之下才发现他笑得太浅,浅到本无笑意。

宋玄墨原是这样的人,是伪装得太好,还是从前的孟长生太痴迷?而他身侧穿得花枝招展的美人,便是兰儿口中的另一个女子,也是我之前所言的右相之女洛凝嫣。洛凝嫣的确是个美人,只是在我看来少了三分才情、三分气度、三分修养,多了一分刻薄、一分毒辣、一分算计,如此算来便没剩下多少。

也或许,这评价不大中肯,毕竟洛凝嫣在废后这件事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让我难以忘记。

真是般配的一对璧人,可是落在我的眼中竟是那么刺眼。不甘心呐,不甘心,听闻是一回事,亲眼所见又是另一回事,不是吗?

即便再不甘心,我还是得恭恭敬敬地行礼,孟家女的教养不容置疑。

“长生见过四公子。”

“勿需多礼。”玄墨虚扶了一把,又笑道:“身子可是好些了?前几日去孟府拜访,你那丫头脾气可真够大的。”

“多谢四公子挂念,如今已是大好,至于兰儿的不懂事,长生在此道歉了,还望公子不计较。”

宋玄墨转头对身旁的洛凝嫣道:“这位就是之前提过的孟家女。”

“久闻妹妹大名,不知竟是这般……小家碧玉。”洛凝嫣很不礼貌地打量了一番,半响冒出这么一个词语。如此气度,与其争执才真显得小家子气,倒不如一笑了之。

“你笑什么?”

“没什么,只是感慨洛姐姐的雍容华贵啊。”雍容华贵这个词可不是一般人能担当的,通常只有一国之母才会被如此形容,显然,我这里的褒贬之意可见一斑。“啊,难道是长生才疏学浅,用错了成语?”

“你,你……”洛凝嫣半响没再吐出一个字。

“长生可是去见了父王?”玄墨怎会任我胡闹,立刻打了个圆场。

“正是,奉王命去天门山求药,即刻启程。”我不浅不淡,平平静静地回答,却无人知晓内心有多么激动,又有多少意难平,才能若无其事地对着领路宫女道一句“有劳姐姐继续带路”。

“慢着。”听到玄墨这一声,我转过身来,正看见他捡起半块玉佩,是那半块玉佩,下意识地摸了摸袖口,果真不见了。老天啊,你是故意的吗?故意让绳子松开,故意让他知道那个人是我,可是——长生已经决定放下了。

“那个人,是你?”玄墨抿紧了唇,就连那未深入心底的笑也顿时全无,就这样,他的严肃渐渐展开,渐渐压抑,汇聚成一股帝王之气。

不知为何,我忽然笑了,老天还真是爱开玩笑。“是不是又如何,重要吗?若是四公子喜欢,那半块玉佩送给公子也未尝不可。”是啊,未尝不可,于我而言,它已经毫无意义,我再也不是那个小心翼翼地守着他的少女,再也不会在救下他之后掰下半块玉佩梦想着长情。

“长生有王命在身,先行告辞了。”

这是放下了吗?

延伸阅读

阿兰朵珠宝加盟  http://www.wineseasonings.com/h4i.shtml
程氏珠宝,创始于1992年,专业从事天然橄榄石的开发,旗下拥有多家橄榄石矿山,主导国

洗衣婆加盟  http://www.wineseasonings.com/69bz.shtml
洗衣婆品牌运营管理机构自成立以来,始终致力于推动中国自助洗衣行业的有序发展,同时传播

罗尼加盟  http://www.wineseasonings.com/n768.shtml
罗尼洗衣项目介绍罗尼洗衣坚守的企业宗旨:“围绕市场创新,以人为本管理,推进共赢合作,

天马加盟  http://www.wineseasonings.com/yals.shtml
江都市天马钢塑网带厂是一家生产金属网带的厂家。本厂设在扬子江畔、古城扬州东郊-江都市

书雅酒店加盟  http://www.wineseasonings.com/64a3.shtml
书雅酒店是亚住(北京)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连锁酒店加盟品牌,致力于为用户提供更多便

快联网智能wifi加盟  http://www.wineseasonings.com/s75z.shtml
快联网智能wifi自主研发的智能WIFI路由器,让顾客连接WIFI的同时自动成为快联

姚明正大体育用品加盟  http://www.wineseasonings.com/dc5i.shtml
福建正大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运动鞋.鞋材.鞋中底.大底及服装研发.生产与销售后服务为一

虾Dou先生小吃加盟  http://www.wineseasonings.com/s1g4.shtml
虾Dou先生小吃,主打台湾起司马铃薯、蛋黄焗虾、饮品等时尚小吃。吸取国外流行餐饮的元

银墙建材加盟  http://www.wineseasonings.com/uqjd.shtml
银墙建材致力于为所有消费者提供技术排名靠前,品质出色的生态环保墙面建材,依靠桂林优越

上海之夜KTV加盟  http://www.wineseasonings.com/6fxf.shtml
和朋友一起欢乐飙歌的氛围,让每个人都能放开歌喉,大声唱出自己!上海之夜KTV是集聚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成重生大佬前女友[穿书]在线阅读第四节

    唐秋冷淡又不失礼貌地拒绝:“你挺不错的,不过,不了。”乐天失望地“啊”了一声,唐秋潇洒地背起包,大步离开这个富丽堂皇的小区,对面是公交站,他打开钱包,犹豫了一会,还是决定步行回家。阳光明媚,唐秋走了一会额头便冒出细密的汗珠。他一手挡住阳光,无奈地叹了口气,正准备花掉省下来的公交钱去买瓶水,一瓶冰镇果

  • 影帝卖锅那些年[重生]第九章

    不得不说看到了杰森的身手蝙蝠侠是感到惊讶的,他知道他会自己训练,但没想到进步如此神速。原本因为担心杰森应付不来黑面具特地找来的四个杀手,看来是他白担心了。只是那动作也不像是他知道的流派,那他是和谁学习的呢?蝙蝠侠首先想起的是那天在蝙蝠洞里才出现几面的艾莉丝,自从那个晚上后他再也没有见过艾莉丝的出现,

  • 替嫁为妃,太子不好惹之我是一个喷子

    “柳慎言,我是让你帮我调解这个世界反差矛盾的,不是让你来引起冲突和矛盾的,我跟你说过,在这个世界里,你认识他们,他们不认识你,比如扶苏,在你原来的世界里,他是秦国太子,最后被胡亥陷害自杀而死,而在江湖世界里他们是一个豪门世家子弟,不要把你在原来世界对他们的认知强加在江湖世界里。”好不容易压下怒火的我

  • 流水今朝在线阅读第七章

    我当然不会去问活人,作为阴阳术士从活人身上下手绝对是对阴阳术士这个称呼的侮辱。咱是干什么的,说的好听些,那是沟通阴阳两界的使者啊!厉鬼害人,再找一只附近的鬼问问不就知道了?米东会得知我这个想法后,坚决的要求和我一起“调查”。我撇撇嘴,你个平常人和我一个阴阳术士一起玩拘魂?要找刺激就直说,什么借口嘛?

  • 万界之次元穿越系统第3章在线阅读

    “呵~男人啊!”“这一整座柳叶坊的姐姐妹妹们,怕是要伤心死喽~平时她们想陪你这个油嘴滑舌的小混蛋睡,不要你钱你都推三推四的,姐妹们私底下还都以为你喜欢男人呢。原来是嫌弃我们这群姿色平平,还不是完身的女人啊~哎~伤心!伤心呐!你们男人呐,都不是好东西!!”柳茹如条美人蛇一般腰肢摆动,手臂轻柔地扭动,柔

  • 穿书后我标记了大反派之我为班长打call

    等到徐古月来到班级训练所在的地方时,同学们已经在踏正步了。“报告,一连六班徐古月,因带同学到医务室离队,现请求入队。”很清亮的声音,让教官听了原来脸上的阴霾散了不少,甚至挂了一丝笑。教官一指面前站得笔直的徐古月对着下面的人说到:“听到没有,以后请假离队后就要像她一样,不要给我整那些有的没的,尤其是那

  • 穿成男主养反派在线阅读24岁冬(3)

    “等等,你等等。”许静扶额,她有好几个地方没听明白,“你跟婆婆、未出嫁的小姑住在一个院子里是什么意思?”“婆家人住在老四合院里。看上去是住的不同房子,大家分开来生活。但要是有什么事,婆婆和小姑可以直接进到我家里,拦都拦不住。”王宁解释道。“为什么小姑卡债要还三万?怎么能借的了那么多钱?”许静继续问。

  • 盗墓:黑麟新官在线阅读落难

    夏日,江北的傍晚,依旧是灯火辉煌。夜总会的大门被推开,醉醺醺的钱少,搂着身姿妖娆的女郎走了出来。“保安,快点把老子的法拉利开过来。”钱少说完几十秒以后,费泰不敢怠慢,流利的把车停了过去。费泰,龙城会所的保安,身材魁梧,壮实的模样在几个保安当中异常显眼。对于费泰来说,这可是自己好不容易找的一份工作,薪

  • 穿越之任务系统在线阅读第十章

    “慢着,我说,我是刚被选进宫的秀女,因为初来宫里,对这里的一切都感到不适应,很想念家里的亲人,所以便叫下人去找了几件太监服,想偷偷跑出宫去,看看爹娘,就是这么简单,如果皇上不信,那就请将我扔到蛇窑,我不想连累无辜的人,请皇上放了她吧!”凌雪舞始终没有对他说出事实的真相,如果告知她是皇后的话,他一定会

  • 良妾手不争气地

    祁铭下意识地回以尴尬的微笑,在年轻人平淡如水的注视下他莫名其妙不自在起来。好在年轻人很快就移开了视线。“你这孩子,声音哑得不成样子,哪怕再忙也要注意好好休息啊。”电话那头中年女人的声音清透又温柔,她略带嗔怪道,“你不想告诉妈妈就算了。现在,你应该不太想接电话吧?那下次妈妈再打过来,你有空的时候打给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