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网游之极限刺客之第十章

作者:讨厌茄子 来源:17K小说网

许茹非常的不服,这之前传闻林浅浅是个学渣,怎么比起来她的记忆力这么好?

人群散去一半后依旧道:“作弊,肯定是作弊。”

周云伊看她这样都嘲笑道:“认*服输,浅浅怎么可能作弊,她不是这样的人。”

若论讨厌度,许茹讨厌周云伊排在第一。她开口说话,许茹火气更盛。

“我要再比一次。”

白兰:“比就比,说好的输了学猫爬猫叫,这次再输怎么办?”

许茹看向林浅浅,正要向她发出挑衅,靳森侧身遮住她的视线。

他没说话,就这么定定地看着她,凤眼微挑,眼神冷咧中带着威胁。

许茹噤若寒蝉,垂下眼后偷抬起眼皮看向靳森身后的林浅浅,娇娇小小的躲在靳森身后。露出一双湿漉漉的大眼晴,无辜地看着她。

这一刻许茹觉得自己是个恶人。

只那么一会会,这个想法随之散去。

有靳森在再比下去,她怎么都点不到便宜,唯有学猫爬猫叫。

本来用来打压林浅浅的事情,现在落在她头上。

许茹咬住嘴唇,学猫这件事她是一点也做不出,正要开口推辞。

靳森道:“许茹认*服输,人无信而不立。”

面对靳森,许茹只觉得后背发凉,不敢说一个‘不’字。

她咬咬牙道:“好。能不能……”

话还没说完,靳森抢先道:“不能。”

步步紧逼要至人于死地似的,然而你又不敢去反抗。

许茹把话吞进肚子里,弯身要扒下。

林浅浅道:“学猫叫好了,‘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喵喵在你面前撒个娇哎呦喵喵喵喵喵 ……’就唱这首好了。”

靳森怔了怔,侧头看向身后的林浅浅,忽略了她们说的话。

“你就唱一首好了,学猫跳。”林浅浅弱弱地说。

许茹先是愣了片刻,忽而笑道:“谢谢,现在跳吗?”

林浅浅啊了声:“现在啊,你想现在就现在吧。”刚刚许茹说话时,她就心软,女孩子都爱面子,要人家学猫爬多丢人。

许茹欣喜若狂,唱首歌而已,现在就唱,载歌载舞地唱。往后走出几步,开始唱这首网□□。

“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喵喵……”

看热闹的同学们见是这种情况,都相视而笑。

白兰在一旁吐槽:“我去,便宜她了。”

周云伊拍拍她的肩道:“妹妹好善良的。”

‘妹妹’这人外号算是给林浅浅冠上,她觉得特别适合林浅浅,‘妹妹,妹妹’大家的‘妹妹’不能是靳森一个人的。

靳森看许茹又唱又跳,推了下林浅浅:“你也去唱唱跳跳。”

林浅浅刚觉得靳森人不错的,他这么一推,那点好感顿然没了。

大庭广众之下又唱又跳的,对她来说太难。

又不敢忤逆靳森,怕他发脾气又来什么更狠的整人方式。

双手紧拽住衣角,低着头不情不愿地走到许茹身侧,伸出手跟着许茹的节奏,左手一个圈,右手一个圈,小腿迈起来,小脚跳起来。

畏手畏脚像只瘦小的小企鹅,嘴里吐音还不清楚。

蒋盱看着蹦跳的林浅浅哈哈大笑:“老大,老大,妹妹是在跳舞吗?她不是在狗扒吧。不过好可爱啊。”

正拿出手机录相的靳森,一脚踢在他屁股上,蒋盱哎哟一声往前倾出四五米,抬头看到林浅浅通红的脸,跑过去加入两人的阵列。

一米八的大个子,跟着娇小的女生一起又唱又跳,滑稽搞笑又好玩。

他喊道:“一起来啊,一起来啊……”

陆陆续续有不少同学加入,周云伊和白兰也在其中,拉着林浅浅一起跳,不知道是谁拿出手机外放,音乐声响起,节奏更加整齐。

本来一场带着硝烟的打*事件,现在成了全民狂欢。

人多了,自己就不是唯一,林浅浅不那么羞,跟着白兰她们又唱又跳。

傅乐池走到靳森身边问:“你拍这个做什么?”

靳森:“怪好玩的。”

傅乐池纳闷:他什么时候对这种事感觉兴趣?以前他们哥几个对着女团成员评头论足,他的态度向来是不屑。

不过,台上的女学生确实很耀眼,特别是林浅浅跳得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怎么看都可爱。

邪了

“好好的自由活动,在学校里给我跳什么跳?组团出道当网红吗?都给我归队。”

体育老师一声喊,大家四散开,一分为二,白兰牵着林浅浅的手跑到三班这边。

体育老师还想再罚上几圈,巧了下课铃响,大家哄散开。

“下课了,下课了。”

“回教室做作业。”

“回教室啦。”

白兰牵着林浅浅的手回教室,靳森在人群后面,跟上了许茹。走出几百米,见四下无人喊住许茹。

“许同学。”清咧的声音淡而轻。

仅使是这样,许茹也不敢有所行动,缓慢转身问:“靳同学有事?”

靳森头微抬起,凤眼上挑,高傲冷漠地盯着许茹。

半分钟后许茹道:“靳森同学,以后我不会找妹妹麻烦,真的,我保证。”

靳森淡淡道:“你知道就好。”

长腿迈出一步,与许茹擦肩而过,又走出一步回头问道:“你喜欢康学文?”

没头没脑的问这么句,许茹愣了愣道:“嗯。”

靳森:“三好学生,眼光不错,好好把握。”

如果说他先前的威胁许茹还能理解,现在这句话,她是一头雾水。

她喜欢谁又和他有什么关系?

自是不敢问,几次接触下来她发现,靳森并没有大家想像中那么好,是个不好惹的人。反倒是林浅浅打破了她的认知,先前就是个误会。

--——

靳森回到教室,发现班里的学生们都在埋头复习。

数学老师说下节课考试,数学老师是变态老师之一,最爱干的事就是突击检查这种。

出的题也不难都是平时他给练习的一些题,只不过会是哪道就不清楚。

考就考没什么,考的不好的就得抄作业,错题一道题抄五十遍。

大家都拿出平时的练习册复习,就这么几分钟,能抓是一道是一道。

蒋盱拿出练习册向靳森摆手:“老大,快过来,帮我压压题。”

靳森不紧不慢地走过去,拿出练习册翻看。

“老莫出题特别喜欢出奇不意,看似没规律,其实很有规律。”说着他圈出几道大题。

白兰耳朵尖,靳森和蒋盱说的话,她听得一清二楚。拿着作业本对林浅浅道:“浅浅你去问下靳森让他给划个重点。”

林浅浅往靳森那边偷瞟摇头道:“还是不要,就这样考考。”

白兰把本子塞到怀里:“浅浅你是不知道,数学老师那个变态,是不会怜惜你的,少于多少分他就会让你抄题。能压一道是一道,你再不去问就晚了。”

林浅浅还是不想去:“你去,我不去。”

白兰叹了口气道:“你这么怕他做什么?他又不会吃了你,快去,我们全靠你了。”

林浅浅扫视四周,坐在周围的同学都看着她。

班长这人什么都好,就是人有点淡,就是所谓的不爱理会人,也不怎么管人。但同学们都服他,特别是**学,多皮实的人在他面前都跟小鸡似的。

助人为乐这种事,在他面前不大有,属于高冷人群。

谁敢去问,万一他不理会人多没面子。

林浅浅不同是他继妹,大家也没想着靳森不怎么喜欢她,都觉得她出马定能成功。

林浅浅抱着作业本,带着几个同学的期许走到靳森桌子前。

蒋盱刚问完题,正埋头苦记。靳森拿出先前画画写写的纸在桌子上画,长腿放在一侧过道上。

林浅浅鼓足了勇气,走到靳森桌子前就后悔,想假装往前走想从他身边转出去。

靳森伸出的腿挡住她的去路。

林浅浅往后退出小半步,用眼角偷偷打量靳森,笔尖停顿在纸上,左手撑在下巴处,长睫毛垂下,看上去慵懒没有一丝攻击力。

就在林浅浅还在纠结要不要问他。听见靳森懒懒散散道:“你挡着光了。”

林浅浅啊了声,向右边看去,她是挡着窗户光,阴影落在他写写画画的本子上,是有那么点暗。

她想往前走,前面靳森的大长腿还横着,只得往后退了一步。

靳森放下笔抬头看她,双眼眯了眯落在她胸前的本子上。

林浅浅一阵心慌,紧抱住本子。

靳森左手撑住下巴,光洁的下巴滑出漂亮的弧度,薄嘴唇轻启:“过来。”

不同于往日的冷淡,这两个字温温柔柔的,好听的像是刚融化的雪,潺潺流动带着春天的香气。

林浅浅只觉得有电流窜过全身,只有那么一瞬间,而后她笃定地认为这是错觉。

要不就是靳森整人的前兆,就像在体育课上,她前一刻觉得他在护着自己,下一刻他就让她去跳舞。

即便是这样想,林浅浅还是走上前把作业本子递给他,结结巴巴道:“能,能,能不能帮我划下重点。”

靳森伸手准备接过本子。

林浅浅正庆幸他好好说话,就听见他慢吞吞的声音。

“你里面不会还有给我的情书吧。”

林浅浅脸上燥热,上次帮周云伊送的情书没有署名。她后来问周云伊放的是什么?周云伊这个糊涂蛋说忘记了。

他莫是误会了什么吧?

这个想法转瞬即逝,他能误会什么?估计那封情书直接扔到了垃圾桶。

延伸阅读

少侠少主看对眼[虹猫蓝兔七侠传]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zangzhuaib.cn/n41t.shtml
南宫磊为地球最后一位修仙者,自明初朱元璋令刘伯温斩天下龙脉以后,天地间灵气逐渐消散,

大佬非要宠她[快穿]使劲黑  http://www.zangzhuaib.cn/s0fm.shtml
“所以你就答应了?”唐风几乎已经能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心里冷笑。果然,夏雨晴点头:“是

西游:开局成为大唐国师之第八章  http://www.zangzhuaib.cn/bjlb.shtml
江柔一把甩开攥着自己小腿的丹丹,语气冷漠:“你在说些什么,我怎么听不懂?”说完一脸不

异界万岁之虫族觉醒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zangzhuaib.cn/nbue.shtml
近了,近了。蜘蛛心中默念。再走一步,就进入E技能蛛网的范围了!对,就是现在!白色的蛛

校草的备胎我不做了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zangzhuaib.cn/bnfe.shtml
君君,她的小名。楚弈只听过一个人这么喊她。他看向赵乐君的眼神变得阴沉,缓缓转头,看到

快穿之绝世凶兽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zangzhuaib.cn/y8w8.shtml
2050年,水蓝星。世界发展的趋势不可阻挡。人类文明在曲折性与前进性统一的情形下,一

西游之最强驸马爷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zangzhuaib.cn/ci8.shtml
晚情站在楼梯上等着,刚才进门时明显看到佣人鄙视的目光,所以她才没有主动去换鞋。佣人很

HP之努力生蛋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zangzhuaib.cn/xa3q.shtml
——叶青做了一个梦,梦中自己来到了平行世界,变成了一个高三生,正坐在教室里趴在桌子上

真明天子之精血易物  http://www.zangzhuaib.cn/lvb.shtml
沈允南打开瓶子,将里面的液体倒在槐木上,槐木的边角居然像是镀上了一层银。老板伸手要回

男神的极致重生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zangzhuaib.cn/p82l.shtml
“叮铃铃“一声急促的下课铃响起,此刻明轩跟李盈盈早就到了教室能门口正冲着张晓雅招手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引他入胜‘帝王功’{求收藏}

    聂府内院大牌坊下。聂风托着下巴,暗道:“莫非今天真是幻觉?不行——我不能就这么放弃,一定要再试试!要不——把它们搬回去?”他念头一起,便没办法克制,一咬牙狠下心来,就算冒天下之大不韪也要拿回去研究一下。他八爪鱼般,扑在石书上,意念一动,整个人连同石书,同时消失不见。下一刻,聂风再次出现在石墩上,以同

  • 我的超市通今古[位面]第9章在线阅读

    女子难为待到一下马车,宋然立刻便让挽月去打了几大海碗水来给自己漱口,直到漱了五六遍才让嘴里的腐乳味道彻底消失,又在心里将沈亦澈骂了几百遍她才渐渐觉得没有那么恶心了。亏得她还一向认为自己细心谨慎,短短几日内居然会一而再再二三地着了沈亦澈的道,被他反复捉弄。反省自己的愚蠢的同时,宋然不觉有些奇怪,沈亦澈

  • 系统 重获新生在线阅读第9节

    下了车,陆无维有些感叹的看着四周的建筑,繁华的大街,车水马龙,一辆辆宝马络绎不绝,不由得让他暗叹一声,定海市太繁华了,果然不是自己住的小山村可比的。“等,等一下大哥。”一道带着娇羞却很明亮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忽然响起,听到这声音,他立刻就猜出了是谁。转头一看,曾茜茜正背着一个行旅包小跑过来。“嘿,怎么了

  • 和前男友炒cp的日子在线阅读第九章

    奎罗斯接下皇家马德里这个包袱之前肯定是仔细思量过的,他的上一任是带给了皇马无数荣誉和冠军的自家人,而他只是一个在教练这个位置上还根本没怎么证明过自己的角色。若是真的能够将皇马带出不俗的战绩,当然很好,说不定他会成为教练届的天才而一战成名,否则的话,招徕的只会是嘲讽和骂名。当然了,所有人都知道皇家马德

  • 宇宙掌者在线阅读第4章

    这副丑样刘黎见了好笑,胳膊柺了他一下。壶儿惊醒,缓缓睁开朦胧的双眼问道:“下课了?开打了?”刘黎点头:“走,还有一节课,抽烟去。”他仿佛没有听到,又要睡下。“靠,壶儿看妹子去不去,初一的小妹妹哦!不去我自己去了。”刘黎一脸坏笑。他听到如此诱人的话语顿时来了精神,从板凳上一跃而起。随即从包里摸出一面小

  • 大梵行丑将的主意!影界覆灭之始!(求鲜花)

    “一拳,破了我的必杀帖!”北淼此时心中苦涩,一股淡淡的绝望涌上心头。“我早说过,臣服,或者跪下,以你的实力,在我眼里就是蝼蚁,现在你还能有一次的选择机会,不然……我说的重伤指的是你的身体,在此之前你的黑犀铠甲可能就被我捣毁了。”苏然冰冷的说道。“什么?!!”北淼猛地抬头,无比震惊。他竟然要捣毁黑犀铠

  • 陌路诸天之中间隔着银河系(1)

    定城职中,高二级计算机一班,顶着一头深栗色卷发的贺敬歆慢悠悠地从教室的正门进去,走到窗边的位置,把随手拿着的单肩包往桌上一扔,把自己丢在凳子上,抬头看到教室里的同学都直勾勾地盯着她看,脸上都满满地写着“难以置信”四个大字。贺敬歆上下检查了自己一遍,确认身上的衣服没错,才面无表情地问:“你们都看我做什

  • 超级点化系统在线阅读第一节

    九万英尺的高空,程菲托腮,看着窗外棉花糖一般的云朵。身边的女孩递过来一个蒸汽眼罩:“程医生,蒸汽眼罩要不要?”程菲笑着摇摇头:“谢谢,不用了。”女孩羡慕地看着程菲的好皮肤:“是不是当医生的皮肤都这么好啊?程医生,有没有什么保养皮肤的秘诀啊?”“秘诀就是早睡早起,不熬夜,多喝水。”程菲说。女孩撇嘴,这

  • 第2019个甜饼摊之岚黎的中学(10)

    岚风心里一阵哆嗦。若不是知道了黄鹤的内心世界,这笑容看上去到还是挺男人。“嘿嘿,老师久等了。”岚风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算了,你以为老师是那么小气的人么?只是苦了一些同学,特意跑去洗手间找了你好几趟,不过你小子果然没让我失望,真是有着一副好嗓音,只是缺少了一些唱歌技巧。”黄鹤笑道。他心里明白,在那

  • 我爸二婚:我让诸葛大力特烦恼在线阅读第六节

    齐清让薄唇轻启,“别客气。”但收手之际,他嘴角泛出一个无声的笑来。马车又平缓的行驶了不久,慢慢停了下来。“咱们到了。”柳惠率先跳出马车,随即打帘,伸手扶梅近春。梅近春踌躇未动。“怎么了?”齐清让侧头问道。梅近春小声道,“我担心……”齐清让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大哥和嫂嫂,前两日带着阿元,去了洛河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