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荒岛求妻日常在线阅读第五章

作者:安静的九乔 来源:晋江文学城

屋子内,黄花梨硬木床上年轻人,睁开眼睛,缓缓的做了起来。

“这是?王兄的家里,我记得我好像还在路上,怎么到这了,我这身上怎么酸疼的。”躺在床上的年轻人,就是被老道背来的李宏。

李宏扶着腰坐起下床,甩了甩四肢,活动一下筋骨,换上官服向屋外走去。一边走,一边抬手问了一下袖口:“新洗的衣服。”

此时,王千户正在前院石桌旁喝茶,看见脸色发白的李宏脚下发虚的走了过来,连忙起身赢了过去。“李兄身体不适,昏睡了两天多,就先不要走动了。”

“我睡了两天多,我记得我在路上,准备上官路,我是怎么到的你这里?”李宏将那日来的路上经过讲述了一遍。

“两日前一老道长将你送来,说是你中暑晕倒。”王千户说道。

李宏石凳上猛然站起,两腿发软颤抖又坐了下来,“就是那老道。”李宏这时回想了一遍那天经过,那个西瓜明明是向他脸上砸过来的,还有那老农见到锦衣卫掏刀,看似害怕赶快解释,其实一点不急说的有理有据,怎么会是个普通庄稼汉。

对了,我好像晕倒了,看到了皇城东门楼,还看到那老道对着我笑,不可能是幻觉,这该杀的臭道士。

此时,皇城内街边粥棚,“你个老叫花子,喝粥怎么吐老爷我一身?你看老爷我今天不打死你个叫花子。”这老叫花子扔下铜钱,脚下生风一溜烟的跑没了影,在一个没人的胡同停了下来。

“老道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吗?刚才喝粥时莫名其妙的打个喷嚏,莫非有谁在心里惦记这老道?可惜了,那没喝完的半碗白粥。”这吐人一身粥,被认成叫花子的就是修道界赫赫有名的“深虚子真人”。

王千户家里,李宏两天没有吃饭,肠胃有些不舒服,所以只喝些白粥,便又去休息了。王千户换上便装,前往王恭厂的总管事,赵公公府上。

在天启皇帝朱由校的默许下,宦官司礼秉笔太监魏忠贤东林党的争斗从未停止,东林党人是文人官大夫组成,做事重于道德,刚正不阿,不懂变通,空余纸上谈兵,天启四年宦官魏忠贤带领东厂稳稳压过东林党。

锦衣卫指挥使刘长友,性格软弱在东林党争中充当老好人,两派谁也不得罪,所有事情都交给下属去做,仅次于指挥使的指挥同知二人。

一人是王鑫,祖籍江浙绍兴人士,少年时饱读四书五经,又世袭锦衣卫当以正道自居,不懈与魏忠贤阉党同流合污,亲近东林党。

一人是李层,祖籍顺天府人士,自幼随父亲混迹锦衣卫,皇城一大公子哥,虽然是个混子,但也熟读兵法,善于用人交际,一步步升到指挥同知从三品,李层的小儿子拜魏忠贤的干儿子李进为干爹。

指挥同知二人,造成锦衣卫内部分崩离析水火不容,二人都想更进一步继承指挥使位置,到达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明太祖朱元璋怕锦衣卫勾结官员徇私舞弊,洪武年间便定下,“锦衣卫不得与宦官,文臣来往,违者斩立决。”但时间消磨了一切,已经过了两百多年,现在在位的皇帝也不一定记得。

这王千户既不是王鑫的人也不是李层的人,属于跟指挥使一样当个老好人,中间画圈,两边谁也不得罪,更重要的是,王千户管的是锦衣卫档案房,没有实权,两边都当做他是个透明人。

王千户到了这赵公公的家里。

“王力新给赵公公请安了!”这赵公公是魏忠贤手下的红人,要不然也不能去管理王公府火器场。

“哎呦,王千户这可使不得,今儿不在档案房值守,小新子怎有空来本公公府上坐坐了,莫非是想帮千岁爷(魏忠贤)做点什么?”赵公公蹲着茶碗说道。

这阴阳怪调的听得王千户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王千户站着说道:“回公公的话,我就一莽夫不能耽误千岁爷的大事,能力不足。今天我是想来给我兄弟李宏某一个王恭厂值守的位子,还望赵公公照顾一番。”说着王千户上前,从袖口掏出一冰玉镯子,递给赵公公。

赵公公拿在手里把玩,“小新子这就见外了,本公公是这样的人吗?”笑的嘴角上咧说道。

“这镯子是他人送我的,我这粗人不能埋没了美玉,也是借花献佛。”

“小新子会办事,本公公就提点一二,你那兄弟可是断了某些人的财路,虽说是九牛一毛,但也是些银两,那张九千副千户虽比你低一品,但是负责皇城护卫,手里有实权,当然这也一年多了,官场上本就阴晴不定。你让你那兄弟去张九千府上拜见一下,哀家在出面说和,这事就差不多了。”

“那就麻烦赵公公了,我还在值班期间,就不多待了,上面找不到人就不好了。”王千户与赵公公客气两句后,就返回家中。

又过一日,李宏醒来。

这次的李宏醒来后,以全无疲惫的样子,在院子里把锦衣卫的秀春刀法练了一遍神清气爽,小肚子处有种暖洋洋的感觉妙不可言。

“看李兄的样子已经有所好转,先来屋里吃完早餐,我在把调任的事情说一下。”王千户一早过来叫李宏吃饭,就看到他在练武,静候一旁没有打扰。

李宏吃过早饭后,按照王千户的说法,张九千虽然贪心敛财,但为人孝顺,他老爹喜欢吃,李宏就去了皇城老字号糕点铺,给张九千的老爹买上两份上好新出炉的糕点。

李宏敲响张九千家的大门,“张千户在没?”

此时张九千屋内,张九千与另一位锦衣卫千户坐着聊天,管家走进屋来。

“老爷,外面有人前来拜见,自称是锦衣卫试百户李宏。”

“张兄这里有事,那我就先回去了,我们改日再聊。”这位锦衣卫千户叫做高新德,是主管皇城内城安全的。

“不必,高兄去里屋就行,这百户不是来汇报公事,我便打发走人,不需多久。”张九千将高新德迎向里屋,又让管家将李宏叫了进来。

“李百户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我这庙小,可容不下你这尊大佛。”张九千坐在前厅主位说道。

李宏笑嘻嘻的说:“李大人,您这话说的,咱们都是自己人,没事还不能串串门增进一下感情吗?”李宏把手中的糕点放到了桌子上。

“李百户这是什么意思,我可不敢收,今天我要是收了,明天就得被你抓进典狱司。”张九千手指不停地敲着桌子。

“下官去年一时糊涂,查错了案子冤枉了好人,大水冲了龙王庙,都是自己人,还望张千户,大人不记小人过。”李宏鞠躬说道。

“昨天赵公公也来找本官为你说情,本官就原谅你这一次,以后路怎么走你自己心里比本官清楚,回去吧,明天自己去衙门另调令。”张九千挥手说道。

“谢大人了,改日下官必登门道谢。”李宏说完离开张九千府上。

“张兄,这李宏莫非就是去年抓了下面收货的那位百户。”高新德从里屋走出说道。

“正是此人”张九千说道。

“将他安排到王恭厂,会不会坏了千岁爷和我们李大人的大事?要不安排个我们心腹进去。”高新德担忧的说道。

“没事,此人做事较真又有些圆滑,无法评价,但安于现状,没有什么野心成不了大事,给些蝇头小利便能控制在手,安排我们的心腹恐怕会让王鑫怀疑。”张九千喝了口茶。

接着说道“我看这样,现在两湖大旱,千岁爷的手下在哪里克扣赈灾款,让东林党的人告到了万岁爷哪里,万岁爷让锦衣卫前去查看。”

“无论我们两边派谁去,都有争议,干脆就让李宏去,顺便看看是不是和我们一条心。”

高新德摸着自己的脖子,说道:“这招好,诺是和我们一条心,回到上京便给他安排个位置,要不是一条心也就别回来,山高路远太多意外了。”

李宏走在回王千户家的路上,心想到:大丈夫能屈能伸,我先回皇城,慢慢与你斗,还改日,改日在登门拜访,必用绣春刀把你这贪官狗头剁掉!

延伸阅读

三为车灯加盟  http://www.lennart-leslie.com/66av.shtml
三为车灯是广州三为电子有限公司旗下品牌,以改装、配件、培训、加盟为一体,打造中国专业

神奇蒸汽清洗加盟  http://www.lennart-leslie.com/a5i.shtml
神奇蒸汽清洗项目,作为河南高科集团旗下优质创业项目,是一项历时四年的潜心专研的科技成

火龙果服饰加盟  http://www.lennart-leslie.com/yzjm.shtml
火龙果服饰拥有高素质的管理团队和技术人才、以及精益求精、工艺精良、经验丰富的车衣工人

草木大师头疗馆加盟  http://www.lennart-leslie.com/bvp8.shtml
草木大师头疗馆团队由众多行业精英组成,河南大管家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核心创始人何艳军先生

爱尔达珠宝加盟  http://www.lennart-leslie.com/sygb.shtml
EldaJewelry源于时尚、浪漫国度——意大利。自小在意大利巴洛克建筑的耳濡目染

圣阳加盟  http://www.lennart-leslie.com/dax7.shtml
圣阳饰品是一家集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的饰品企业。主要经营:合金项链、耳环、手链和手工

童朝加盟  http://www.lennart-leslie.com/pufw.shtml
童朝儿童家具总部是一家主要研制、生产设计、销售幼儿园大型组合滑梯(塑料、木质)、各种

嶓特加盟  http://www.lennart-leslie.com/grew.shtml
嶓特儿童安全椅是一家以儿童安全座椅、汽车配件、塑料件生产加工、销售为主体的现代化企业

飞越达加盟  http://www.lennart-leslie.com/d4ad.shtml
飞越达车载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读卡器、U盘、转接线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

千顺亿壶加盟  http://www.lennart-leslie.com/nt2i.shtml
千顺亿壶电器总部经销批发的陈鹏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开间面馆渡亡灵在线阅读第二节

    “:这样吗。”钟院长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抬起手摸了摸易晓星的头,问道“:小朋友你也是这样想的吗?”同时心想要是这个孩子真的是个天才那帮他一把又怎样呢。“:是的,院长我不太喜欢在这里待着,这个地方对我来说完全是浪费时间。有这个功夫我还不如去多看几本《science》或者是《环球科学》。我觉得自己完全可以

  • 鬼魅笔记在线阅读第10章

    刑信晗早就把黑森林给吃完,杜诺然还给她端了杯咖啡上来,见她郁郁寡欢地搅拌着咖啡,却没有胃口喝一口,杜诺然便察觉出了异常。杜诺然转了转眼珠,故作正经地替刑信晗骂:“男人都是大猪蹄子!约好了六点就算来不了也要说一声的嘛,这样让你干巴巴地要等多久!”刑信晗看了杜诺然一眼,知道她是故意的,没忍住笑了笑,替苏

  • 追魂夺命刀之第8章 不明白为什么骑皮皮虾那么开心(7)

    我心里想到了一个计划,要是把一头野猪给前辈们带回去,他们肯定会开心的让我住进帐篷的,嘻嘻。我把手伸向了背包里,拿出了准备已久的防狼电击棒,去吧。我向前猛跑过去,野猪好像反应过来了,猛的一惊。太慢了,我将电击棒直接**。噼里啪啦的声音传来,还伴随着猪肉烧熟的香味。看着倒在地上的野猪,我觉得自己真的是太

  • 冒牌道士之老司徒独至南三里(2)

    翌日清晨,龙血树下,孩子们不约而至。秋先生背靠龙血树,熄灭了大烟袋。“今日,给你们说一说日月年。”秋先生开讲,但是孩子们的注意力仍然集中在烟袋上,孩子们最好奇的就是大烟袋是怎么点着的,秋先生往往一吸,烟袋就自然冒烟。“好了,好了,别看了,以后教给你们。”“今日是天宫历四千六百八十七年二月初六,第七十

  • 妖孽兵王第一章在线阅读

    这是豫东平原上的一户农家,七十年代里一户极其平常的农民家庭,黎明即起,即昏便息,和村里的人们合作种田,倒也平和安逸。一九七二年八月,也就是农历壬子年八月初一的晚上九点左右,一个女婴哇哇坠地了,大海中又添了一滴水,尘世中又多了一粒尘。这户人家已在去年正月份生得了一个男孩,现在又得了一个千金,倒也欢喜,

  • 情断紫禁城第1章在线阅读

    “额啊!斯~头好痛啊!!”杨凌摸了摸昏昏沉沉的头哀嚎到。杨凌睁开眼睛茫然的看了看四周,身处沙滩,面朝大海,海浪一波又一波地冲上岸来。“我飞机不是失事了吗?我怎么在这儿?”杨凌疑惑地张了张干裂的嘴说到。“还好我命大,被冲到了岸上,不然说不定就得去向阎王爷报到了。”想的此处杨凌不禁感叹到。杨凌起身向后面

  • 禁忌天道在线阅读第八节

    黑天鹅选角开始的那天去了很多人,包括京城冯洛舞蹈团自己报名的一些团员以外,还有很多从各个地方赶来的舞者,其中金发白肤的外国人或者少数民族也有很多。随着C国的发展壮大,如今在C国国内求学和谋求发展的外国人也越来越多,京城冯洛舞蹈团对外选角的事情,在业内绝对是一个轰动性的消息,只要是知道了消息的人,就没

  • 重明第1章在线阅读

    林北亭现在完全是懵逼的,他望着四周不太干净却异常明亮的教室,耳边是学生们朗朗的读书声。这读书的语法异常简单,甚至于很多地方用词都是很落后落伍的。重生了?“接下来,童欣欣给我们背诵一下昨天下午讲的课文。”讲台上,一个短发的微胖女孩捏着课本走下讲台。林北亭他望着这女孩趾高气昂的走下讲台,完全不明白她在得

  • 剑魂路在线阅读第9节

    在白天时候对白河抛尸地点附近的再次搜索终于取得了一些进展,在河里石头的夹缝里搜到了一个烟头,在路边可能是抛尸车辆停放的位置,又搜到了一个烟头,陈稳安排人员把烟头送回去检测,自己站在车辆停放的位置左右张望。这条乡道西边是白河,河的的西边挨着罗庄,属于戊戌市的城乡结合部,河的东岸就不用说了,自然是更加的

  • 墨染书香夜紫凝乱世

    “我的儿啊,你咋就这么命苦啊?你要是去了可让娘怎么活啊!”怎么回事,怎么会有哭声,听着耳边断断续续的传来哭声,而且还是个女人的声音,潜意识里蒙歌觉得有些奇怪,不过声音似乎有些陌生,而且自己家里什么时候来了个女人了,还说什么我儿?这倒是奇了,蒙歌哪能不认得老娘的声音,肯定不是自己的老娘,该不是家里遭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