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这个药剂师,真香![星际]病魂颠倒劳衷肠

作者:狼殷 来源:晋江文学城

匕首似是扎到铁板,分毫不进,就在这人惊愕的刹那,刘梦符屈指在他手肘的小海穴上一弹,同时身子一晃,闪出三人的包围圈。

再看这人捂着手臂,往后退了两步,脚下一个不稳,跌倒在地,他想要站起来,但是半边身子**,不听使唤。

刘梦符吸了吸鼻子,对这人说道:“这位先生,你面色发黄,口臭异常,想来是肠胃燥热,胃火过旺,小海穴能散热通络,人身上许多的火症都可以通过它来散掉,平时没事的时候多点按点按,对你身体有益。”

“一起上!”另外两人也抽出匕首,挺身上前。

刘梦符躲过一拳,拿住这人小臂上的支正穴,用力一按,这人立时半边身子一僵,手指拿不住匕首,歪倒在地,另一人被他踢中天容穴,脑袋一歪,倒地昏迷。

“这位先生,你的脖颈和手上生了许多瘊子,想必经常呆在屋外,受风寒湿邪,瘊子正是痰湿所结,点按支正穴,可助你化解体内痰湿,瘊子也会好的,”他看了一眼昏迷的那人,说道:“麻烦您二位转告他,天容穴是治疗咽喉肿痛最有效的穴位,就是贫道刚才踢中的地方。”

刘梦符对三人一拱手,道声福生无量天尊,转身离去,嘴里嘟囔着:“小海、支正、天容,怎么都是小肠经的穴位?”

约莫择三把韭菜的工夫,“小海”和“支正”身上的**感减轻,他二人扶着“天容”慢慢站起来,就在这时候,竹林中又出现了一个人。

“支正”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这个人一语不发,他走到近前,抽出匕首,一刀将三人全部割喉。

刘梦符刚踏进南瓮城的城门,眼前一个亮闪闪的东西落下来,他伸手接住,仔细一看,原来是一片八瓣莲花银牌,一瓣一字:清净光明神力智慧;牌子中间是八卦图和两扇打开的门,门里是云纹。

银牌呈青灰色,显然并非纯银,从痕迹上看,应该是浇铸的,背面正中刻着一个“杨”字,杨字旁边是一个略小的“墨”字。

刘梦符捏着牌子上泛着油光的红色丝绳,高举过头,方便失主认领。

果然,约莫择半把韭菜的工夫,一个身穿红色罩甲的年轻将军来到自己面前。

“此物是将军的?”

“是。”

“有何凭证?”

年轻将军从腰上摘下崭新的黄铜腰牌,举到刘梦符面前,只见上面刻着:吴大都督府左右司千户墨善石。

刘梦符把银牌递给他,见他双手将牌子接过,十分恭敬,随口问了一句:“将军信奉明教?”

墨善石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说道:“我看道长不像是来落户的。”

“贫道是来探亲的。”

“道长的亲戚姓甚名谁,在应天所肆何业?”

“贫道二兄姓刘名柯,字空山,在国公手下任军师之职。”

墨善石略感惊讶,问道:“道长家中行几?”

“行三。”

“贵庚?”

“十六。”

墨善石皱眉道:“刘大人今年快五十了吧?”

刘梦符掐着手指头算了算,说道:“还有三个月过五十寿辰。”

“敢问道长大名?”

“贫道刘阮,字梦符。”

墨善石想了想,招呼一个校尉过来,对刘梦符说道:“道长初来应天,人生地不熟,让他领着你去令兄府上如何?”

刘梦符拱手道:“福生无量天尊,多谢将军。”

刘梦符走后,墨善石摩挲着那枚银牌上的“杨”字,喃喃自语道:“我什么神都不信。”

刘梦符跟着这个叫顾阿三的校尉从南门往西城走。

“道长,咱们应天城‘东富西贵,南平北迁’,东西两城住的都是有钱有势的富贵人家,刘大人的家在西城的品安街,左手边临着宋提举家,右手边是个老先生...”

顾阿三是个外向健谈的人,遇到巡街的士兵里有他认识的,他也随口打招呼。

吴国公齐重九的军士服色与汉王陈彦祖那边截然不同。

齐重九这边以红色为主,士兵头戴扎巾,身穿罩甲,将领们头戴凤翅盔,甲胄上采用山文甲、柳叶甲、护心镜等,颇有汉唐气息,而陈彦祖的士兵多服黄色,将领的铁盔上都有一截保护鼻梁的铁条,铠甲以皮甲、锁子甲等软甲居多,且装饰毛皮,级别越高,毛皮越多。

往来西城的男子多穿圆领袍、直裾,脚蹬皂皮靴,衣冠楚楚,连他们身后的随从也打扮得中规中矩,眉目干净。

偶尔见到谁家的丫鬟仆妇结伴上街买东西,她们身穿襦裙,手挽竹篮,笑语晏晏,一派和谐景象。

路过一户正在粉刷大门立柱的人家,工匠先将原本的白漆铲掉,再漆上红漆,以青绿等冷色描绘海石榴纹。

拐过七八个街口,刘梦符从一座古朴整齐的府邸前经过,他瞥了一眼大门上悬挂的匾额。

梅堂。

又往前走了几十步,顾阿三一指右手边的朱漆大门,说道:“道长,这里便是刘大人的家,小的回去向千户复命。”

刘梦符把一颗青皮果子递给他,说道:“有劳校尉了,拿它解解渴吧!”

顾阿三连连摆手,说道:“不可不可,军有军规,‘卒取民麻,立斩以徇’,告辞。”

眼见顾阿三一路小跑着离去,刘梦符往左右看了看,心想:应天这地方还不错,至少街道很干净。

他站在府门前仔细端详了一会,刚要上去敲门,就听见大门旁的草丛里传出一声叹息,然后一条白犬踱出来。

此时它身上一尘不染,毛发鲜亮,配上它健壮的身躯,有一种卓尔不群的王者气质,比浑身是土的刘梦符更像客人。

白犬的眼睛一只睁着一只半眯着,歪着头咧着嘴,仿佛嘲笑他一般。

刘梦符摇头叹道:“哎,都说狗眼看人低,古人诚不欺贫道。”

他上前叩门,出来一个剃光头,约莫十四五岁的小厮应门。

小厮见到他一身道士打扮,先是合十一礼,显得极有规矩。

刘梦符面带微笑,问道:“小哥,此处是刘柯刘大人府上吧?”

小厮点头,说道:“道长有何贵干?”

刘梦符说道:“贫道是刘大人的弟弟,来探亲的。”

“啊?”

小厮从门里走出来,上下打量他约莫择一把韭菜的工夫,挠了挠头说道:“道长,我家老爷现在不在府中,贸然请夫人出来怕是不妥,您可有什么证明身份的信物,小的代为转交给夫人,若真是我家老爷的亲戚,那时夫人自会出来相迎。”

刘梦符听罢,心想:连府上一个应门的小厮做事都如此中规中矩,好啊,二哥真是**有方。

他将一只青缎子绣翠绿兰花的旧荷包递给小厮,说道:“请将此物交给夫人,就说刘阮刘梦符到了。”

刘府花园,陈蕙容面前放着一盏散发着糯米清香的竹叶茶。

她皮肤白细,五官端正,身姿有一种不同于少女的丰腴,只是眉眼和嘴角处略带着几许阴晦。

陈氏握着她的手,温声说道:“生老病死是天数,你不要太伤心了,保重身体才好。”

正在这时,丫鬟翠儿领着叫四挺的小厮走过来,陈氏问道:“什么事啊?”

四挺拱手说道:“夫人,门前来了个道士,说是老爷的弟弟,叫什么‘溜软’,‘梦福’,这是他给的信物。”

陈氏接过荷包,一看上面的刺绣,眼前一亮,又从荷包里倒出一枚印章。

这枚印章是青田石中的蓝星所制,荔枝白的底子中间生着一簇蓝色的花树,煞是好看。

陈蕙容出身名门,素爱金石,在一旁问道:“姐姐,这是何人的印章,如此精致?”

陈氏激动地说道:“这是武阳刘氏男子的族章,”她吩咐丫鬟道:“翠儿,去老爷书房,把老爷的族章取来。”

不多时,两块印章拼在一起,纹路严丝合缝,显然是出自同一块石料,只是刘梦符的印章中间是整枝蓝色花树,另一枚印章则是蓝星点点。

刘梦符的印章一侧还刻着诸多祝福语,可见父母当年对这个老来子是倍加疼爱。

陈氏站起来,欢喜道:“哎呀,真是我那小叔来了!”

陈蕙容问道:“姐姐,我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姐夫还有一个弟弟?”

陈氏一边挽着她的手往外走,一边说道:“我这位小叔生的晚,母亲年岁大了,生下他之后没有奶水,又赶上我那苦命的璟儿夭折;他啊,是吃我的奶水长大的。”

通过陈氏的叙述,陈蕙容大体知道了刘梦符的身世。

十六年前,迁居杭州的刘柯夫妇为了躲避兵灾,一家三口踏上返乡之路,没想到半路上长子刘璟患病夭折。

当他们回到武阳老家,看到年过六旬的母亲富氏躺在床上,头上缠着布巾,身旁放着一个未满月的婴儿,刘柯夫妇脸上的震惊无以复加。

富氏年岁大了,没有奶水,恰逢陈氏的孩子夭折,便由她哺育这个小叔。

待到刘梦符长到六岁,家中来了个独眼老道,收刘梦符为徒,带去武夷山修行,自此陈氏再也没有见到他。

府门大开,陈氏一眼把刘梦符认出来,她上前蹲身行礼,说道:“未及远迎,妾身失礼了。”

一众丫鬟仆人也随着陈氏行礼问安,男的拱手,女的蹲礼。

漠北金狼族统治中原百年,将原有的各个阶层混为一谈,无论是官是民,见尊见长一律行跪礼,而自齐重九占据应天之日起,便倡导百姓恢复五礼,他要建立的是一个军事如西汉,文化如大唐,经济如两宋的光明国度。

他的这一举措受到了士人阶层的拥戴,被奉为百年长夜中的第一道明光,今日的应天城,上至公卿,下至百姓,到处可见汉服和拱手礼。

刘梦符不自觉地摸了摸右耳,陈氏见了他动作,更是心生欢喜,笑道:“小叔还是像小时候,一拘谨就摸自己的耳朵。”

刘梦符如梦初醒,对陈氏拱手施礼,道声:“嫂嫂有礼。”

陈氏亲手把他肩上的竹篓卸下来,用手帕拍打着他身上的尘土,叹道:“一转眼就是十年,小叔都长这般高了!”

刘梦符问道:“二哥呢?”

陈氏说道:“这个时辰你二哥尚在衙门办差呢,小叔先请进府来歇息。”

刘梦符刚抬起脚,一道白色的影子在众人脚下七拐八拐先进了府门。

白犬窜进府门,陈蕙容猝不及防,吓得大叫了一声,脚后跟撞在门槛上,身子向后仰倒,刘梦符赶紧上前一步,伸手把她扶起来,又对用手帕捂着胸口,惊魂未定的陈氏说道:“嫂嫂勿怪,这是我师父养的看门狗,随我来的。”

眼看着刘梦符进了刘府,街拐角处的顾阿三回过头来对另一个人说道:“我回去报告,你在这守着。”

延伸阅读

[综漫]树里的冒险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blxts.cn/sycd.shtml
苍茫原始的丛林里遵循着最原始的生存法则,弱肉强食。在这里杀戮是为了生存,让秦枫想到了

西游洪荒之冥族至尊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blxts.cn/n5tr.shtml
被颜洛这么一问,赵昭熙突然想起昨晚在床前看到的鬼脸和那日的厉鬼,有点怕的咽了咽口水,

拆散计划[综]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blxts.cn/ssta.shtml
白光一闪,他们来到了一处鸟语花香的草地旁,司徒战天睁开双眼,眼前是一个美到极致的俏脸

绝地网恋超级甜[电竞]之自欺欺人  http://www.blxts.cn/p3ei.shtml
“抱歉,这条领带,请问能还给我吗?”秦桑皮笑肉不笑地指了指自己选中的领带。女人狐疑的

不分手留着过年吗之第八章(8)  http://www.blxts.cn/6lme.shtml
这一顿又辣又爽的火锅,吃得维拉德异常满足。一顿饭下来,他甚至和褚胤寝室里最大一个吃货

(超蝙超)这该死的魔法第八章  http://www.blxts.cn/yrkq.shtml
听到“摆摊”二字,张美玉愣了片刻,说道:“小光好歹也是大学生,这样的事情还是别让他做

帝后(gl)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blxts.cn/3i5.shtml
“恭喜宿主已如愿以偿的激活了超级软饭王系统,我是系统助手小青,接下来的日子,我将竭诚

夏清的逆袭人生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blxts.cn/pgc3.shtml
面试的人带着聂小安走进一栋豪华公寓,刚进门,迎面就砸来一个茶杯。“小二,你今天做的太

他的浪漫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blxts.cn/6w6y.shtml
马车之上,二人皆是缄默不言,苏忆念垂着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面上虽是一如既往的淡漠,可

穿越成琴师在线阅读恒安鹰扬  http://www.blxts.cn/sppn.shtml
夜色之中,黑暗的树林当中。云中之地,是一个被群山包裹的大盆地,而这群山,都是石山。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之无双魂戒第1章在线阅读

    我是余飞,这里是德雅城邦,3年前我被莫名的送到了这个城邦,我当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切发生突如其来,就像一个未知的梦魇,那天,巴叔慌忙的跑进我的房间,急切的让我赶紧走,他衣衫褴褛,破烂不堪,身上血迹斑斑,从他的眼神中我看出了危机,他慌忙的在找一样东西,找到之后又慌忙的抱着我离开,刚出门不到十里路,

  • 妞儿不乖第1章在线阅读

    平行世界,汉夏国,丰乐市。一豪华别墅内。“天少,银行那边,又在催款了,说话很难听,说如果在还不上贷款的话,就要来收房子了。”客厅中,一名中年男子,对坐在沙发上的夏天说道。“这是一群白眼狼,养不熟啊!”夏天冷声一笑,道:“才叔,你去通知银行,让他们过来收房子吧!”“天少,这,这不行啊!房子是董事长和夫

  • 小妖精与二世祖在线阅读第十章:灰兵

    第十章:灰兵刘伍看了看刘胜后,说:‘’其实我也是瞎打的,完全是凭着感觉,谁成想到枪这么给我争气啊!让我打了靶心。‘’王以早听完缓缓的说:‘’看来你是比较有天赋了。‘’崔庆贺、刘胜大吃一惊齐声说:‘’天赋?‘’王以早肯定的点了点头,刘伍在旁边看着他们,大为疑问的说:‘’天赋?你们别瞎猜了,只要你们努力

  • 都市之阴阳鬼倌碎镜

    指着一地的碎镜片,拉基姆挥舞着拳头尖叫起来:“你的狗眼瞎了吗?竟敢踩碎我的眼镜!”方白胤漫不经心的用脚踢着地上的碎镜片,耸了耸肩道:“实在抱歉,一时失手,明天我赔一副眼镜给你吧。”这话说出来他自己都不信——连续吃了十几天泡面的人会有钱赔眼镜?拉基姆看着方白胤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心头不禁腾腾火起——一个

  • 灵眷之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4)

    “砰!”骨骼碎裂的声音响起。六子手里拿着盒子枪,砰砰几声枪响,然后在用力一脚踢开女人,他实在受不了那种阴森森的感觉。现在后背都是湿的,仿佛只要一闭眼脑海里就是那淹死人的样子。毫无疑问,他们三人刚才都陷入了幻觉!“吼!”女人发出极其凄凉的大叫,一矮身就扑了过来。六子的应变倒是非常了得,马上反应过来,往

  • 神奇宝贝之小灵旅途之每日抽奖系统

    “嗯…”陈书海睁开了眼睛,一脸茫然的支起身子。昏沉沉的大脑让陈书海想起了上次喝酒喝的胡天海地,隔天起床的宿醉感受。“不对啊!我也没喝酒,我记得我明明在上网的。”陈书海一阵呢喃,可能是睡的太久,一时间他的脑子还没转过来。这时,陈书海半眯着的眼皮猛的睁大。“啊!我的苹果电脑啊!”看着眼前半边已经变为焦炭

  • 天劫传第5章在线阅读

    他们离开后,何夕也和卢立伟告辞。“何小姐不再看看了吗?”“我晚上再来,白天这里什么都没有。我先去办点事情,卢老板也把准备给我的酬劳准备好,晚上我要的。”卢立伟闻言,阴霾的脸上腾出一丝笑意,“好,那何小姐还请早些到。”何夕也不在乎他是不是在笑自己提钱低俗,现在她身边已经没什么钱了,这次为了找老爷子,她

  • 深渊从吸血蝙蝠开始第9章在线阅读

    虽然梁盏觉得纪同光如果放弃这个机会就太可惜了,但她也知道到底该怎么决定是纪同光自己的事。他连他的父母都没有告诉,显然是真的在犹豫。梁盏不知道他究竟在为了什么犹豫,她想过要不要问,不过最终还是没有。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纪同光到底要怎么做是他的事,旁人说多了,既没有意义也没有意思。后来纪同光到底是何时做

  • 绝地求生之玩家噩梦在线阅读第七节

    07这餐饭简直是蓝河二十几年的人生里最痛苦的一顿,没有之一。叶修坐在他右边,对面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盯着他看的联盟头号美女苏沐橙、兴欣的陈大老板和战斗力爆表的唐柔。而蓝河的左手边是春易老,再旁边就是从黄少开始的一部分蓝雨的成员。还有一些成员已经和粉丝们打得火热了,吃饭的时候也和粉丝们一起。由于蓝雨的大

  • 诸天游魂系统在线阅读第六章

    赵钰有点不乐意,跟上宋复行,“我还穿着高跟鞋呢~”“我让司机送赵小姐回去。”宋复行平静回道,似乎没觉得不妥。在赵钰这可就太不妥了,明明是她和他吃饭,怎么变成他送别人回去?赵钰打量了眼夏慕,还是觉得不可能,穿的跟小孩似的,有眼睛的都会选自己吧?赵钰想不通宋复行这么冷淡的原因,她还从来没有遇到过无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