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综影视]炮灰之路在线阅读连连突破

作者:予柔 来源:晋江文学城

在清风阁的修行生涯就此开始,上午是元力功法修炼的时间。其他五系的师兄弟在广场修习元力功法,郁子乔则到后山的池子去挑山上的甘泉。一个上午,整整十缸。刚开始郁子乔经常累得人仰马翻,后面就慢慢适应了。

下午则练习皇甫云所传的修炼法门。修炼法门主要是打坐调息,吸收天地元力淬炼自己的经脉,扩充的自身丹田之内的元种。这也是修炼一途最为重要的基础修炼。只有修为到了纳元四重或者五重以上,才有足够的积累和底蕴去修炼元力功法。

待到元力增长到一定的程度,那身体会发生一些质的变化。这就是修为的提升,与人战斗时便可运用更为雄浑的元力去施展各种手段。比如元力功法,元力体法,师门秘法,血脉天赋,禁忌功法,通灵功法等等,后四者则是极为高深的战斗法门。在战斗中,或许可以弥补修为上的一些差距。不过总体来说,提升修为才是重中之重。

修为的提升,还有许多的益处。比如,每提升一层修为,自己的身体的强度就会增强许多。就好比,黄难境对战纳元境,在没有特殊情况下,黄难境无须动用元力功法及体法。仅凭黄难境的身体强度,便可轻松碾压纳元境。

这段时间,虽然忙碌。倒也从七师兄那里了解到了一些修炼上的基本常识。这是郁子乔以前不曾知晓的。原来修炼一途,这么神奇,这么丰富。当然他并不知道,现在自己知晓的东西恐怕还是九牛一毛。

转眼三个月一晃而过,在一复一日的磨炼之中,郁子乔的身板似乎健硕了不少。又是一个艳阳高照的上午。郁子乔一边挑着水桶,一边欣赏着这大山深处的花花草草,各类树木。

“这是怎么回事?”

丹田之内毫无征兆的发出阵阵胀痛,郁子乔惊诧不已。连忙卸下扁担放下水桶,就地盘腿而坐。在他的调息之下,元力从元种之内涌了出来,流转于奇经八脉乃至各种穴位之中。身体之内似乎并无异样。

“咦?难道是要突破了!”

细细观察这才发现,这段时间,体内的元种比起之前的鸽蛋大小,似乎又大了一圈。

胀痛依旧在持续,元种之内的灰色元力居然自行转动起来。鸡蛋大小的元力光球,如和稀泥一般,在丹田内自我交融。痛感持续增加,郁子乔咬紧牙关,汗珠似露珠一般从额角滑落,面皮都抖动起来。

元种之内,灰色的元力依旧在流转融合。在整个过程中,那灰色的光球似乎又小上了一圈,只是那色泽又精纯不少。

“这样的情况应该是突破!”

这个时候,哪怕郁子乔修炼经验再少,也完全明白了。知晓了现在的情况,哪怕痛苦一直在增长,心里还是狂喜万外。对于元修者来说,没有什么比突破能更让人兴奋。

一盏茶的功夫就这么过去了,郁子乔渐渐地习惯了这样的痛苦。深深的吐纳一口气,他停止了运功。眼皮再次睁开,那黑色的眸子此刻焕发着不一样的光彩。灵动的眼珠之上,两个瞳孔清晰可见。“双瞳”与众不同的瞳孔,对于这双与常人不同的眼睛,郁子乔一直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好比龙井奎也是赤瞳,他似乎也并未有什么异样的感觉。

站起身来,感受了一下比起之前充沛不少的元力,郁子乔满心欢喜。为了这小小的突破,自己付出了难以想象的努力。今日得到收获,怎能不高兴?

“要是没有井奎那半颗纳元巩固丹,这次突破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郁子乔记得当初服下龙井奎给的半颗丹药后,修为就到了纳元一重的巅峰,这么些日子过去了,此时突破倒也在情理之中。想到这里,不禁怀念起当初和龙井奎一起修炼,一起玩耍的日子····

“井奎,你在那边还好吗?”

目光望向远方,那应该就是浩北城所在的方向。此刻仿佛看到了那道熟悉的红色身影。龙井奎,一生一世的好兄弟!

“咦,这两天,小师姐怎么没跟过来了?”

收回目光,郁子乔心里有些纳闷。风清灵这几个月经常会陪着郁子乔走上走下。这丫头,对修炼似乎不怎么上心,每天游山玩水随性自在。

“小子!又来挑水了?“

就在郁子乔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位身形普通,慈眉善目的的老者,身着白色的麻衣,随性的挽着衣袖和裤腿。正拄着锄头对着郁子乔展颜轻笑。老者鹤发披肩,面容古雅朴实。神采奕奕,没有一丝颓色。出尘飘逸的韵味,让人倍感温馨。

这些日子,老者经常会在此处开荒。偶尔会在郁子乔桶里舀上一口水喝,一来二去,倒和郁子乔熟络了。此人身份来历,郁子乔一概不知。问过风清灵,风清灵也不曾晓得。老者随和易处,其他事情郁子乔也没去多想。人嘛,有个时候活得太过明白似乎也不是件好事···

“恩!老先生,要不要我帮你来开开荒?”

十缸水的任务,对郁子乔来说已经不是问题。看到老者年纪老迈,不禁心生怜悯。这段时间的交流,他对老者也很具好感,因此也乐意帮他做些小事。此刻有着突破之喜,更是乐此不彼了!

“誒,后生尊老,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放下手中锄头,老者找了一块石头坐下,擦了擦脸上的汗珠,笑眯眯的看着郁子乔。

捡起锄头,郁子乔找了一块难啃的荒地,挥汗如雨的挖了起来。刚刚才突破到纳元二重,身体素质又有了极大的提升。此刻好像有着用不完的劲力。

“孩子,看你小小年纪,应该修行不久吧!”

老者弯着腰,随手拔起脚边的杂草,笑容可掬,语气随和。

“誒,老先生,我确实上山不久,承蒙阁中前辈怜惜,这才收留我在此。”

郁子乔一直都觉得,波前辈是可怜他才将他留下了来。此时和老者交谈,倒也实话实说了。

老者微微一愣:“呵呵,你为何会有此想法呢?”

“老先生,您有所不知,我天赋极差,都进不去别的学院,这才山高路远的跑来这里求学。现在众师兄姐待我都如亲人,这里也不比那些初级学院差!”

再次谈起自己的往事,郁子乔已经不像以前那样黯淡无神了。毕竟现在有了新的归宿,有了努力的方向。这段时间,虽然修炼的速度一直不怎么明显,但他还是很知足。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

“噢?天赋极差?这又是谁说的?”

老者故作惊讶。

郁子乔一边挥舞着锄头,一边无奈说道:“这是测元灵阵测出来的。不会有假。”

“那你可知测元灵阵也非绝对准确?”

老者摩挲着下巴,沉凝一会儿,反而问之。

“这个,我倒是不知。但是,我年近十二,才纳元二重,此等修炼速度,不言而喻。”

不管测元灵阵准不准确,修炼缓慢却是铁的事实,这是无法辩驳的。谈及此处,郁子乔还是流露出淡淡的遗憾。

“那你还修炼干嘛?直接找个差事,好好过点普通日子不好?”

平静地听郁子乔说完后,老者嗤之以鼻,似乎看不起他这般妄自菲薄的看法。

郁子乔停下手中的锄头,想起自己身上所肩负的东西,脸色骤然黯淡:“我已无家可归。若不拼命修炼,寻不着生母,报不了家仇。愧对生我养我的至亲。”

老者略带欣赏的看了郁子乔一眼,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深意:“嗯,小小年纪,心志坚定,是个好苗子。可是,就凭你现在这般修炼,想要修炼有成,估计比登天还难。”

郁子乔刚要说话,又被老者截住:“那这样吧,以后只要你有时间,便来这后山帮我开荒,我来教你一些修炼法门。”

再次打量了一下老者,郁子乔心头微喜。

“这名老者似乎对修炼颇有见地,若是能得他指点,说不定能事半功倍!”

只是想到自己已经拜入师门,内心不免有些遗憾,这样的好意也只能婉言拒绝:“多谢老先生好意,不过我已入阁,日后阁主要是知晓,我难辞其咎。”

“呵呵!那倒无妨。我只教你一些修炼法门,至于元力功法可以日后再说。这与你们门规并无冲突,放心便可。”老者站直身子,来到郁子乔身边。

“啊!”

郁子乔还在思量之际,老者一把抓起了郁子乔的手腕,然后闭上了双目。

手腕被号住的那一刻,郁子乔只感觉一股极其霸道的黑色元力顺着其手上的‘大陵穴’急涌而入。然后以秋风扫落叶之势,直接飞速冲破自己的奇经八脉,把自身的灰色的元力全部压缩在丹田之中。郁子乔全身刺痛万分,仿佛置身于水深火热之中。想要抽出手掌,却又动弹不得。而且自己全身的元力全部凝滞,在那黑色元力面前,仿佛兔子见到了老虎一般,动都不敢动。

此时此刻,自己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连元力都感觉到惧怕,这可真是深入骨髓的畏惧······

如此小半盏茶的功夫,郁子乔已经痛不欲生。俊逸的脸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本来束好的发丝此刻也湿乱无比。起初,郁子乔还因痛惨叫了一下。但现在他却苦苦撑住。因为他知道惨叫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他也不清楚老者为何会突然发难。现在来不及不能多想,只能苦苦煎熬。至于反抗的话,在强悍的实力面前,那就是一个笑话!

半盏茶的功夫过去了。不知不觉间,痛苦减少了很多。渐渐的,痛苦的感觉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畅快无比的快感。

郁子乔情不自禁吐纳起来,从未如此神奇的感觉,连心境都悄无声息的发生了变化··········

放下郁子乔的小手。老者微微点头:“孩子!定力不错。你须谨记,修炼一途,天赋,心志,皆不可少。”

细细地品味老者话语的同时,郁子乔感觉自己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呼吸吐纳舒畅了一些,视线比之前清晰许多,各种感官也比起以前也更为精准。

“这是!怎么可能?”

再次去感受体内的元力,郁子乔震惊万分。此时的元种和之前又不一样了,比起纳元二重又要凝实许多。最为重要的是,此刻的元力比起之前又要充沛数倍。不是纳元三重,还能是什么?

“天下竟有这样的事情,难以置信!”

郁子乔搓了搓小脸,大脑一片空白。这样的事情已经颠覆了他对修炼的理解,经过好一会儿,他才缓过神来。

“多谢老先生!”

明白这一切都是老者为之,郁子乔躬身道谢,万分恭敬。此时老者在他心里就好像神一般的谜团。

“好了!现如今你的经脉全部打通,修为不会像以前那般进步缓慢了。日后定要好好努力,若有不懂,便来此处找我”

扶起郁子乔,老者简单的交代了几句话,然后扛起锄头转身缓步离去。

“多谢老先生指教!”

郁子乔喜出望外,对着离去的老者半跪行大礼。

“经脉全部打通?不会像以前那样进步缓慢?”

这简直难以相信,难道自己的天赋真的不是极差吗?郁子乔此刻都不敢完全相信,毕竟这是困扰自己多年的痛处。

“呵呵······”

阳光灿烂,微风徐徐,空中残留着老者淡淡的笑音······

‘清风阁’后院,一处隐蔽古老而又安静的院子里。石桌两旁,两人相对而坐。芬芳的茶香弥漫的院落里,石桌之上还摆着一壶陈年老酒。

“怎么样?是不是黑暗和光明双重属性?”

斗笠男人硕大的指头一边敲打着石桌,一边问道。听那语气,似乎早就有些定准。

“没错·····”

麻衣老者捋了捋雪白的胡须,回答相当肯定·····

按捺住内心的狂喜,郁子乔完成了一天的任务,回到自己小院。

“小师弟!你可算回来了!”见到子乔进来,一个约莫十四五岁,贼眉鼠眼的少年跑了上去。并对他使了个眼色。

宋茗玉,清风阁杂系。比郁子乔大了两岁,为人倒是随和心善。

“宋师兄,怎么了?”对于这个相处了三个月,并一起打杂的师兄,郁子乔还是颇有好感。但是听这语气似乎有些不对劲。

“哼!你就是郁子乔?”一名少年沉声喝道。

此刻,郁子乔才发现,院落里的另外四人并非杂务系的师兄。而是其他系的人。

出言不善的是一名年纪和宋茗玉相仿的金衣少年。少年把玩着手中的树枝,面容颇俊,但他眉宇之间的自傲之色,让郁子乔明白,恐怕来者不善。

“回师兄,正是在下。”郁子乔冷声作答,又不失体面。初来乍到,还是以和为贵。

“哼!你个登徒子,给灵师妹下了什么迷魂药?我今日是来警告你,最好离她远点,否则,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少年面露不善,出言不逊,完全不给郁子乔半点好脸色。而其身边的几人,也眼神不善地向郁子乔看了过来,似乎在告诫郁子乔一般。

有人的地方定有恩怨。哪怕清风阁风清气正,毕竟俗人,也就免不了恩怨纠葛。

郁子乔脸色骤然变冷,他行事的准则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虽然此人修为远高于自己,但今日对方无故向他挑衅,令他怒上心头:“这位师兄!我的事轮不到你管!而且,也请你离开这里,不要打扰我们修炼!”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恒古不变的道理。郁子乔从小就懂。

“哈哈哈!修炼,就你们打杂的还修炼?不知天高地厚!”

金衣少年不怒反笑。对于杂系的弟子,他一直就瞧不起。而且风清灵和杂系的弟子关系密切,这让他更为恼火。

杂系位列六系末尾,在清风阁里人微言轻,有时候连七师兄黄埔云都说不上什么话。对此甚为了解的宋茗玉连连向郁子乔摇头,大概是叫自己忍忍算了。

“呦!哪里跑来的疯狗,在这里乱咬乱叫!”

几经思量,郁子乔冷言出声。言罢,不顾金衣少年愤怒的眼神,径直走向自己房间。对于这样自以为是的人,谦让二字对他们来说就是奢侈。

“哼!出言不逊!那就让师兄好好教教你。金元指!”

压下心中怒火,金衣少年嘴角闪过一抹冷笑,甩开手中树枝。突然发难,如箭矢般向着郁子乔攻去。飙射间臂膀直伸,冷冽的指法带着劲风眨眼便至!

转过身,郁子乔心头微惊:“这小子修为倒是精湛!”

此刻多想无益,危急关头,唯有硬着头皮出拳迎上突如其来的凌厉指法。

见郁子乔要强接自己一指,金衣少年嘴角挂起一抹不屑。

一拳一指,眨眼间就对碰在了一起!激起的劲浪,把地面的枯叶都掀了起来!

“砰!”

“噗!”郁子乔暴退数步。垂下的手掌,依然瑟瑟发抖!

“手指坚硬无比,带着强烈的金属之力,早就该料到他是金系之人了!”

才一交手就吃了个大亏,郁子乔有些懊恼。

“子乔,你没事吧!”

宋茗玉一脸担忧的跑了过来。不管情况如何,心里还是向着郁子乔的。

“没事!”

拂开宋茗玉,郁子乔眼神冰冷的盯着蓝衣少年。初步估计,这少年的修为还在龙井奎之上。当然年纪也比他大。看来这清风阁也算是藏龙卧虎之地。

蓝衣少年一脸不屑:“哼!就这样的货色,居然还想着小师妹!癞蛤蟆想吃天肉,废物!”与他同来的三人也尽露嘲讽之色。

此生就是听不得冷语,郁子乔还欲还手,宋茗玉连忙把他拉住,再次摇了摇头。

盯着师兄那担忧的眼神,郁子乔也渐渐地恢复了理智。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在不知对手底细之前着实不该硬碰硬。

“咳,今日之事,他日定会向师兄讨个说法!”

轻咳一声,郁子乔收敛出手的迹象,话语中却带着森然寒意。

郁子乔凛然的神情,让蓝衣少年隐隐不安。当下还是嘲讽道:“随时奉陪!”

今日本就是给这个新来的小子长点记性。目的达到,也不多做停留,带着三人得意离去。

冷眼目送几人离去,郁子乔这才向宋茗玉了解他们的情况。

金衣少年姓赵名星剑。是大师兄系下一名天赋出色的师弟。不过,大师兄为人正派,此人今日生事,大师兄怕是不知。当然,郁子乔也不会去跟大师兄说,因为在清风阁,偶尔的比拼还是允许的。只是没想到这小子对小师姐极为青睐,自己躺着也中了一枪。

“小师姐确实万分可爱,若是给这个心胸狭隘的赵星剑追了去,那就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咯!”

想到风清灵,那出尘的身姿,灵动的气质,郁子乔竟有些失神。

“咳!”

就在自己浮想联翩之时,胸口窜出极强的热流。他连忙捂住刺痛的胸口,看来刚刚那一指使自己体内元力都受了些震荡,这一指并不简单啊!幸亏今日连连突破,若要以纳元一重修为去接这一指,恐怕顷刻就会倒地不起。

“无论走到哪里,实力才是最为重要的!”

郁子乔暗暗告诫自己,定要充分利用眼前的条件拼命修炼。何况老先生也说过,自己的修为日后不会止步不前了,也不知是真是假!

“小师弟,要不要我送你回房坐坐?”眼看郁子乔受了伤,宋茗玉关心问道。

“师兄,没事,我自己进去就行了!”

摆了摆手,郁子乔压下心中激荡的元力,对着宋茗玉淡淡一笑。现在已经纳元三重,这点伤确实算不了什么。

望着师弟离去的背影,宋茗玉站在原地发愣:“小师弟之前不是纳元一重吗?怎么能接得了赵星剑的金元指?”

以他的实力,自然看不出郁子乔已经突破至纳元三重了,因为不知,所以才会懵逼·······

回到房间,郁子乔躺在床上,细细的回顾今日上午所发生的一切。老先生太过神秘,这么短的时间不仅打通了自己淤堵的经脉,还让自己直接突破一层,有些问题真的想不透。至于这赵星剑,他的修为应该比井奎还要高上一点。战斗力应该不比井奎强·····

“小师弟!小师弟!你怎么样?”

屋外响起了较为急切的声音,风清灵不顾女孩子家的矜持,心急火燎的从外面奔了进来!

“灵师姐,我没事!”

郁子乔连忙整了整自己衣衫和床铺,坐在床上一脸尴尬·······

风清灵一把抓起郁子乔的手掌,娇声埋怨:“哼!还说没事,指骨都肿了!”

凤目瞪了郁子乔一眼,便拿出自己备好的膏药,给其处理外伤·····

“师姐,不要!”

被风清灵抓着手掌,郁子乔小脸一下就刷红了。这辈子除了姥姥,自己还真没接触过别的异性,更何况此次还是一个水灵灵的美人。

“你别动!”

郁子乔刚想抽出手掌,又被风清灵紧紧抓住。那双故作生气的眼睛煞是可爱。少女,动人悦目的容颜,白皙修长的玉颈。黄色的素衣,散发着淡淡的芬芳!第一次的肢体接触,郁子乔,感觉如梦幻一般。当然,难免会想入非非········

“嘿!小师弟,你脸怎么红了?”

“哪有?”

说出这话的时候,连郁子乔自己都感觉是自欺欺人。只是话还没落,感觉鼻子一热,两行鼻血喷涌而出。

愣愣地看着师弟鲜艳的鼻血,风清灵小脸一红,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眼珠转动间,郁子乔有所反应,连忙拿起衣角擦拭鼻血。今日这脸可是丢大发了!

房内尴尬的氛围一直在持续,风清灵心思活跃,连忙转移了话题。

“那赵星剑真是可恶!如此的蛮不讲理。”

轻轻的揉捏着郁子乔的手背,风清灵脸上尽是对赵星剑满满的厌恶····

“灵师姐!”

“嗯?”

“他也没错,主要是你太漂亮了,不都说红颜祸水吗?”

如此美人坐于床头,郁子乔有感而发。内心还冒出了一个龌龊的想法:“如果师姐每天都能这样对自己,那受点小伤又有何妨?”

“哼,你也学坏了,一肚子坏水!”

风清灵嘟着小嘴,杏目圆瞪。同时小手轻轻地为郁子乔揉捏伤口。

院外夜黑风高,房里星星灯火!偶尔传出轻笑之声,仿佛无尽黑暗里的一丝光明。虽然摇曳,却永不熄灭!

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

‘清风阁’后山,雨后初晴,空气格外清新。

“老先生,您刚刚教我的修炼法门,确实比师兄教的要好上许多!”

从吐纳调息中缓了过来,郁子乔感受着与众不同的修炼法门,内心万分的高兴和兴奋。能拥有一部真正修炼法门,那是每一名元修者梦寐以求的事情。

若是将以前的修炼法门,比作是一条小溪;那现在的绝对是滔滔大河!这般好处受用无穷!有这样的进度,要提到纳元四重吗,绝对指日可待!如果以前就有这修炼的速度,说不定自己现在也能出类拔萃。

“孩子!你我有缘,这修炼法门是我以前修炼过的,名曰‘瞑悟心法’!”

老者脸上噙着温煦的笑意。

每一名元修者,都会有自己修炼法门,这是吸纳天地元力的原始之法。这样的法门,有些会传承自师门;有些会流传自家族;还有一些就是通过学院门派,或者自身机遇所得。而郁子乔未上山之前,完全是靠最基本的打坐方法在修炼,这也是最为广泛且众所周知的方法。但这个只能说是方法,称不上修炼法门。而如今所用,便是真正的修炼法门!

“‘瞑悟心法’?老先生,这‘修炼法门’也有等级之分吗?”

郁子乔一脸疑惑。毕竟修炼一途自己还知之尚浅。

提及修炼,老者目光深邃沧桑:“各类功法都有,灵,玄,坤,乾等诸多等级,而修炼法门的等级和修炼的速度息息相关。一部高级的修炼法门,或者一部合适的修炼法门,都会让元修者在修炼起来事半功倍!修炼法门是提升修为的唯一功法,也是修行一途的原始之法.”

“老先生,那何谓合适的修炼法门呢?”

郁子乔坐在山石之上,微风袭来,发丝轻摆。老者就好似一部修炼的教导书,以至于他按奈不住想要询问。

“此事就说来话长了!天地初开,混沌弥漫;日积月累,分解五行;五行之外,风雷暗光。每一名元修者,都会对天地间的一种甚至多种属性产生特殊的感应。这就是所谓的元力属性。所以根据自身的属性,修炼法门也好,各类功法也罢。都会有彼此之分。现在你觉得一个人的修行,要不要有所选择呢?”

老者不分巨细,耐心讲解着,也不管郁子乔有没有听懂。

“噢!老先生,我明白了,现在最为重要的应该还是要把握好修炼法门!”

郁子乔似懂非懂,不过听其说法,这修炼一途还真不简单!

老者哈哈一笑:“孩子!你还是先把修为提上来吧。纳元三重,着实太差,连灵级功法都无法修炼。”

郁子乔也有同感!听说赵星剑也就纳元六重的修为。就是因为他修行了元力功法,所以自己一招不慎就吃了大亏。修炼法门提升境界,元力功法提升战力,两者都要兼备!

“老先生,那我先修炼了!”

说完,郁子乔不再多问,盘腿而坐。意动之间,‘瞑悟心法’运转起来!冥想的世界里,只有一片浩渺的星空。黑色的元力中间掺杂着一缕金色的元力,如涓涓流水,源源不断的涌入自己的身体,游走在周身的经脉!

修炼‘瞑悟心法’才短短一个月。郁子乔的修为就到了纳元三重的中期,这样的修炼速度堪称恐怖!当然,纳元境之内的提升是比较容易的。到了黄难境那就困难重重了。毕竟不计其数的元修者终生都止步于黄难境。

有一点郁子乔自己并不知晓,由于一些特殊缘故,他之前经脉受阻,以至于修为止步不前。现在经脉打通了,过去的努力也并未完全白费,元力的增长也可厚积薄发。当然,这也仅仅是暂时的。日后能走多远,还得看今后的努力和机遇·····

“老先生说过,提升至五重就可以试着去修炼元力功法。到时候再遇上赵星剑就算胜不了,自保应该不成问题吧?上次出手只是电光火石之间,也不知那赵星剑修炼的是什么样的元力功法,估计和金属性有关。“

沉沉的呼出一口气,郁子乔一边感悟近一个月的所得,一边盘算着自己和赵星剑的差距········

斗转星移,日月穿梭。郁子乔没日没夜的沉浸于修炼之中。为了自己的目标拼死奋斗!

上午三下五除二就把水给挑完了,期间还抽了一些时间接受老先生简短的指导。下午郁子乔便呆在屋内,运转暝悟心法,进行元力修炼。

“吱呀!”房门突如其来被推开了。

“小师弟,师妹叫你去后山,帮她采些‘金杏花’!”

皇甫云挺着微胖的小肚子,一脸的坏笑。这段时间二人关系愈发亲近,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

闻言,郁子乔连忙停止了运功,询问道:“七师兄,灵师姐采‘金杏花’做什么?”

自从郁子乔来了之后,风清灵就不再用小师妹这个称谓了。

“呵呵!小师弟,这你就不知道了!师妹心灵手巧,做的那杏花糕,可是人间极品!”

皇甫云微胖的脸上布满了陶醉,那感觉比吃了蜜糖还甜!

“噢!那我先去了!”

郁子乔墨眉微蹙,他如果不去,风清灵那妮子,晚上一定会来找他兴师问罪!另外,修炼之余和风清灵呆一起,他也乐此不彼!

后山,景色优美,环境怡人!生长着许许多多奇花异草.据说,曾经大师兄在后山深处历练,机缘巧合,得到了传说中的天地灵草!这天地灵花灵草,是汇天地灵气孕育而生,它蕴含了极其庞大的能量!不仅能够短时间内提升吸收者的修为,还能让其元力产生质的变化。最主要的,这灵物出现的前三日,会引发一次天地异象。其所拥有的能量可想而知!

郁子乔行走在山间小道,感慨着这天地万物的神奇造化·······

“小师弟!快过来!”

风清灵巧笑嫣然,立于树干,指尖拈着一片金色的小花,黄色的衣裙粘着片片花朵,悦目养眼。一见着郁子乔便喜出望外.

“灵师姐!你小心点.“

抬头望着窈窕的身段,郁子乔连目光都快移不开了,当然还不忘提醒。

“嗯~~你帮我把花篮拿过来!“

风清灵抬起玉手,小心翼翼将花朵摘下。生怕损毁任何一片花瓣!

郁子乔小跑了过去,微微抬手,举着手中的篮子不敢妄动。欣赏着树上清纯可爱的美人儿,倒也不觉得累。

一人摘,一人提,倒也分工明确,显得浪漫······

“啊!蛇!”

一条赤色的小蛇,突兀出现在枝头。风清灵惊魂失措!玉足一滑,便从那树干之上跌落下来。

“师姐!”

说时迟那时快!郁子乔本能的甩开手中的花篮,张开怀抱向前一跃,牢牢抱住了下坠的芊芊玉体,然后就地一滚,将惊魂未定的可人儿紧紧抱在怀中,压在身下。花絮在空中飘落,如漫天的花雨绚丽动人!

纤细柔软的身躯抱在怀里,舒适暖和!淡淡体香沁人心脾!黑亮的发丝无比顺滑。

回过神来,一脸尴尬的郁子乔就欲抽出被发丝压住的手掌,但又不忍心将风清灵的头放于地面。只能傻傻的杵在那里一动不动。

呆呆的望着郁子乔,风清灵楞了好半天。落地之时郁子乔无意之间将头埋在她耳边,至于有没有接触到她的肌肤,她自己都不清楚。想到这里,风清灵如冰小脸,绽放出绯红的花朵。心里似小鹿般乱撞!

四目相对,霎那千年!一袭黄色纱衣,一头乌黑秀发,一张精致绝美的俏脸。在此刻深深的烙在郁子乔心中!

“你没事吧?”

气氛凝固了半晌,还是郁子乔讪讪开口,打破了宁静。然后,臂膀轻抬,将风清灵慢慢扶了起来.

“嗯~”

风清灵双脸绯红,黔首轻呤!

“啊!”

她刚欲站直,脚踝却传来了阵阵刺痛,那略带痛楚的小脸惹人怜爱。

郁子乔赶忙扶着风清灵端坐于地,少女微蹙着柳眉,痛苦的神情,我见犹怜!

犹豫了一会儿,郁子乔轻轻将风清灵小巧的玉足抓在手中,风清灵想要躲闪,却又不曾躲闪······

缓缓地卸下黄色的履鞋和白色的足衣。一只完璧无瑕的玉足散发着缕缕芬芳!

看了看少女紧闭的双眸,赤红的小脸!郁子乔来不及多想,抓着细嫩的脚踝,探查伤势。

“小师姐,是扭到了,我帮你揉一揉吧,过上几日就会好!”

郁子乔以前和龙井奎切磋时,也经常会有点小伤小痛。所以对这些东西还是略知一二。当然此时摸着窈窕玉足,自然有些心辕马意······

“嗯~~~”

风清灵闭着眸子,轻喃了一声。那修长的睫毛,煞是可爱!

轻揉纤纤玉足,望着好似不食人间烟火的动人少女。哪个男人不会想入非非?!

多雨的季节,情窦初开,连那情感都是湿漉漉的·····

日近黄昏,夕阳西下,浪漫了后山的一角·····

延伸阅读

铭尚加盟  http://www.utahhomes4u.com/xk1m.shtml
暂无

吉娜鞋业加盟  http://www.utahhomes4u.com/xq5k.shtml
吉娜鞋业主要生产各种休闲,时尚童鞋系列产品。我们始终保持与国内外时尚同步,,将的流行

金至尊珠宝加盟  http://www.utahhomes4u.com/swtp.shtml
金至尊珠宝招商_金至尊珠宝连锁_金至尊珠宝加盟费_公司简介金至尊实业发展(深圳)有限

童芽蒙正加盟  http://www.utahhomes4u.com/shki.shtml
作为中国出众的儿童国学教育机构,童芽蒙正受到国内外多家媒体的高度关注:英国BBC、美

河南蓝瓶商贸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utahhomes4u.com/gsle.shtml
暂无

京都居加盟  http://www.utahhomes4u.com/abri.shtml
京都居背景墙总部经销批发的电视背景墙、沙发背景墙、家具、陶瓷、壁画大卖消费者市场,在

枣木烤鸭加盟  http://www.utahhomes4u.com/ud3c.shtml
烤鸭历史悠久,起源于中国南北朝时期,当时《食珍录》中已记有炙鸭。朱元璋建都南京后,明

迪丽丝加盟  http://www.utahhomes4u.com/x57d.shtml
迪丽丝锁定的目标是都市现代女性,希望带给她们有品质的亲子生活。做为一个服装品牌老板,

海视科技加盟  http://www.utahhomes4u.com/nnqb.shtml
海视科技安防设备是一家从事有线电视光端机、智能安防设备、集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高

浣纱女洗衣加盟  http://www.utahhomes4u.com/6zmk.shtml
浣纱女洗衣作为湖南在线洗涤品牌,也是互联网行业的新秀,为人们提供更加洁净的生活,让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唐:我有一支穿云箭在线阅读第6节

    “妈、爸!我有急事,我现在去学校。你们别乱出门!。”东方耐穿上雨衣,打开门说了一句。“我走了。”关上门,他便用超能力快速赶去学校。外面下了很大的雨,天空在打着雷,还能看见四架还没分裂的飞船正在向地面驶来。“播放一则紧急新闻。在现在的上空出现四架暂没分裂的外星飞船。它们即将降落。C90附近的城市也派人

  • [全职]恋叶修第五章在线阅读

    德玛西亚帝国皇宫里的大皇**殿里坐着三皇子嘉镍问:“大哥,前天晚上父王派去三百铁甲后,您派去的杀手是谁?”大皇子嘉奎握起手中的茶杯闻了下淡淡的清香味,大皇子嘉奎说:“婕拉。”婕拉妖魅的眼神看了一眼不远前走来的赵信,哟,这男子长的还挺英俊的,只不过有点冷傲,还真让人几分心动几分害怕。赵信见到婕拉穿着如

  • 他快死了之预言

    翌日,好好休息后的林笑吃着瑶琳从街上买的煎饼,这时候白先生带着他的报告来了。“你说什么?现场没有粉末,也没有**牌的碎片,那矿石呢?或者其他看上去很奇怪的东西呢?”林笑对白先生的报告感到了匪夷所思,那种爆炸居然没有遗留任何痕迹,那对方用了什么手段引发的爆炸,能产生那种威力,还可以做到毫无痕迹,这种手

  • 我的狐狸精女友[穿书]在线阅读第五节

    什么?这美女是长空俱乐部的人?林青当然也听说过长空俱乐部。他还在读书的时候,不少**比赛冠军就是长空俱乐部的成员。“不管你们和他什么恩怨,这几天别来这找麻烦。”花颜心像是赶苍蝇一样,对两兄弟甩了甩玉手说。“哥,怎么办?”弟弟羽麟拿不定主意,看向哥哥。“还能怎么样?走吧,得罪了长空俱乐部很麻烦。”哥哥

  • 一不小心撩到了终极大boss在线阅读苏雨烟的母亲

    看到这个东西,方雨觉得这一切就都能解释通了,雷甲蜈蚣是虫界的王族,它的变异体雷刃刀龙,则有着成为虫界皇族的力量。原有的八大皇族明显不愿再多出一个皇族,和它们平分虫界的资源,于是迫不得已,雷甲蜈蚣不得不冒险跑到人类世界,让这个卵在这个世界发育。雷甲蜈蚣的虫晶已经由三阶,退化到了二阶,方雨也给带了回去,

  • 散局在线阅读第6节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礼毕,李夫人倒了两杯酒,引新媳妇将第一杯酒敬给公公,第二杯酒敬给婆婆。杨老爷的“病”已经完全好了,他坐在太师椅上,红光满面,接过新媳妇敬的酒一饮而尽。接下来,是夫妻俩喝合卺酒,当酒杯触到唇边的时候,杨牧云看了一眼对面的周小姐,她头上仍旧盖着那张大

  • 王爷每天睡不着之第八章

    蓝唯的单身生活结束了。同样结束单身的还有20年来一直独自一人的林一。这几天林一几乎没有回过家,反而在603有滋有味地过了起来。蓝唯的冰箱渐渐被各种食材填满,厨房的使用次数也越来越高。这一切自然都归功于林一的出现。Will,我觉得你最近有情况。黑崎明直截了当地说。已经很多天,蓝唯终于出现在了星光后台。

  • 穿成男主的白月光第二章

    春末还残留着料峭的寒意,祝昀起穿得不多,黑色的长衣长裤更显得瘦削,仔细瞧着,倒像是比过去更瘦了一些,肩峰略略凸起,一如既往的宽肩窄臀好身材。岁月仿佛并没有在他身上流过,就那寡情冷淡的眼神也和五年前如出一辙。他看着向枝,又仿佛没有看她,眼睛里薄薄的情绪,带着泾渭分明的疏离。纪明轩从祝昀起左侧肩膀探出头

  • 怪雾第四章在线阅读

    十二岁那年,夜殃母亲病逝。母亲临终后,夜殃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天玄的皇,而他,便是皇子了。天玄皇遣人接夜殃进宫,封他为二皇子。住在皇宫中,夜殃有幸见到了大皇子——云泯。夜殃穿着便衣,爬到庭院的梧桐树上,想想看看其他的庭院。云泯正好就站在夜殃上面,他听到动静,向下望:“你就是二皇子?在看什么,为什么

  • 蛮荒有个小狼攻第五章

    第五章先去的是百顺医院,周恒是医院二老板,不用排队,进医院十分钟就完成了检查。果然如周恒所料,医院根本检查不出问题所在。接着便是去时光会所。从医院到时光会所不过十分钟车程,不过到目的地,周恒还是比预约时间迟了几分钟。十九层高的楼,建筑面积不算大,‘穿越时光留住爱の全民会所’几个大字从上到下占满了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