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以伞为媒第7章在线阅读

作者:冥宸 来源:晋江文学城

卫生间内,江漓靠着洗手台,抽烟的动作,熟练而妩媚,她媚眼微挑,“没想到你这么能喝。”

“彼此,彼此。”颜汐嘴角上扬,眼眸之中有光闪过。

“抽吗?”江漓柔软的玉手将烟递到颜汐面前。

“抽。”颜汐接过烟,放在口中深吸了一口,吐出烟雾。

“没想到你也会抽烟。”

这已经是她第二句没想到了,还有第三句没想到,那便是没想到你跟我这么像。

“会抽,但不常抽。”颜汐深吸一口,将烟送回给她。

“我觉得,我们就应该多喝酒,多了解了解对方,我对你总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不知道你有没有。”江漓吞云吐雾有感而发。

“讲真,那种感觉我也有。”颜汐心中又泛起了那种熟悉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好比她俩是莫逆之交,是多年的旧友。

“我们还有一点很像,那便是看似高冷的外表下,是一颗惴惴不安的心,一旦心安了,人也就逗比了。”

颜汐一怔仿佛自己被看穿了一般,逐渐媚眼含笑,嘴角勾起一个完美的弧度,笑出声来。

江漓掐灭手中的烟,对她张开了双手,颜汐与她相拥。

“江漓,你是我的知己,你绝对是我的知己。”

两人相视一笑,继而又抱作一团。

一见如故,相见恨晚。

她俩述说着自己身上发生过的趣事,结果发现许多事情,她俩都是神同步,神相似的。

“我小时候去摘河里那种紫色的花,然后一不小心,扑通一声就掉到河里去了。”

“巧了,我也去摘过那种紫色的花,差点掉到河里,还是被我稳住了,哈哈。”

“我从小就喝酒,我爸头脑有些古制但是他每次喝酒都会给我倒上一杯,从小培养。”

“我也是,我爸爸也是从小培养我的酒量,什么啤酒烧酒,自家酿的葡萄酒,我从小喝到大。”

“缘分啊,还有什么奇葩惊天地的事吗?快说出来我们俩对一对。”颜汐满脸期待的看着江漓。

江漓又抽出一根烟点燃,若有所思道:“我前些年离家出走过,钱包被人偷走了,差点饿死了。”

“真是太巧了,我前些年也离家出走过,在车站被抓回去了,还遇到了一个离家出走的同道中人,我还给她买了个汉堡。”

此话一出二人皆是一愣,木然的看着对方,脸上均是难以置信。

江漓:“不会是你吧!你离家出走去的哪里?”

颜汐:“Y市车站,我还没上车就被抓回去了。”

江漓:“我也是在Y市车站丢的钱包。”

颜汐:“不会真的是你吧!”

江漓:“你去给我买水,我被我爸妈找到了,被带走了。”

颜汐:“真的是你啊。”

江漓:“是我。”

“江漓,你是我命中注定的知己。”

缘分之深无法估量,一个再深的拥抱亦难以表达内心的喜悦。

江漓心想:难怪总是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今晚终于弄清楚这种熟悉感的由来,真好。

叩,叩,叩,外面传来敲门声,郑辉在卫生间外问道:“江漓?你们俩是在里面睡着吗?”

她俩相视,巧笑倩兮,搭着彼此的肩膀走了出去。

缘分这种东西,说不清道不明,仿佛两个人被缘分绑住,距离千山万水冥冥之中亦会有某种东西牵引着彼此前行,不怕千山万水。

只为找到世界上的另一个我,余生有你。

——————

君澜酒店。

凌星宇坐在沙发上翘首以盼颜汐的到来。

‘叮咚~~’

听到门铃声,凌星宇起身打开房门,一个柔软的身体带着一丝香甜的味道撞到他怀里。

“嗨~星星,你好,很高兴,见到你,嗝~~”颜汐扶着他站直了身体,打了个嗝,酒气散出。

凌星宇眉头皱成一团,不悦之色表露于面。

“哎呀,星星。”颜汐伸手去摸他的眉间,语气凝重断断续续道:“你老了,你长皱纹了。啧啧啧,改天,改天等姐学会了美容,一定,一定先给你,做保养,你放心,我一定想办法,想办法把你这皱纹,铲平,铲平,哈哈哈。。。”

“你这是喝了多少?”凌星宇眼眸微眯,鼻子重重的呼气。

“深水炸.弹,深水炸.弹你知道吗?”颜汐的手在他面前比划着,也不知道在比划的是什么,“深水炸.弹,Boom,爆炸了,哈哈哈……”

“你在哪里喝的深水炸.弹?谁给你喝的?”

凌星宇的黑眸里面似乎涌起了滔天的怒意,周遭的气温都下降了几度。

“干嘛?”颜汐戳了戳他的胸。

“谁让你喝的,我去炸了谁。”凌星宇语气冰冷不带一丝情绪。

“啧~你扫兴…”

颜汐翻了他一个白眼,越过他跌跌撞撞的向房间走去,边走边把包往沙发上一扔,鞋子顺脚一踢,左一只,右一只,落在房内的地毯上,一分钟之后一件衣服落地。

凌星宇瞠目结舌,怒意全消,紧绷的帅脸绽放出邪魅的笑意,冰山也摇身一变成了一座活火山。

房间内,颜汐只穿着小内内,站在衣柜前抽出一条睡裙,正准备穿起,便看见凌星宇从房内卫生间走出,腰间只别了一条浴巾,古铜色的肌肤,精健的胸肌,平坦的小腹,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凌星宇一脸邪魅的笑,缓缓向她走来,犹如行走中的荷尔蒙。

颜汐心跳如雷,扑通扑通一下一下跳到了嗓子眼,她咽了咽喉咙,要把它咽下去一般,感觉鼻腔痒痒的,有东西滴在手上,颜汐低头看到了一滴血,抬手抹了一把鼻子,一手的血吓得她‘哇~’的一声就哭了。

“我要死了……星星,我要死了……”

凌星宇见她流血了,双手又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原本的昂扬也瞬间低下了头,慌乱之间拉起自己腰间的浴巾便去擦拭她手上的鼻血,颜汐仰着头脸上泪水混合着血顺着脖子滑下一道道血痕,凌星宇看了一眼,心脏骤然传来的疼痛令他呼吸一滞,脚下一软差点没站住。

凌星宇重重深呼吸两下,抱起她往浴室走去,费了一番功夫,冲掉了她身上的血渍,鼻血也止住了,凌星宇看着躺在床上的颜汐,叹息,你真是随随便便就能要了我的命啊!

凌星宇头脑中响起一个声音:这个时候就不要想些有的没的,赶紧办正事吧!不然明天又没机会了。

话音刚落,另一个声音又响起:不行,半条命都吓没了,不举了。

“星星。”颜汐躺在床上眯着眼睛,指了指他腰间的浴巾,上面有一片血红,“你大姨妈来了。”

凌星宇哑然失笑,摇了摇头有些无奈,她这断片,断的够快的呀!

“星星,你上来。”颜汐拍了拍左边的空位,眯着眼睛绽放出甜美的笑容,“过来我给你唱首歌。”

凌星宇一扫之前的阴霾,掀开被子上了床。

颜汐往他胸前一靠,伸手在他健硕的胸脯上捏了一把,抬眸撞上凌星宇的黑眸,似乎做坏事被人当场抓住了一般,有些心虚,嬉笑道:“这个,这个,手感不错。”

“不是要给我唱歌吗?”

“对,我要唱歌。”颜汐清了清嗓,开唱,“星星点灯,照亮我的家门,让迷失的孩子,找到来时的路,星星点灯,照亮我的前程,用一点光温暖孩子的心………………”

颜汐唱着歌,手里也没闲着,在凌星宇胸前腰间溜来溜去,平时的矜持因为醉酒,被她丢到九霄云外了,现如今的她是原形毕露,本汐无疑了。

凌星宇眼底的笑意洋溢而出,努力地抑制着下腹的欲望。

“我想睡你。”是本色汐,没错了。

凌星宇“…………”

“够不够哥们?让不让睡一句话…”是土匪汐,跑不掉了。

可能是幸福来的太突然了,凌星宇目瞪口呆,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什么。

“我要睡你,那是那是给你面子,你还不让我睡?算了,我们的友谊就走到今晚,明天过后别说你认识我。”威胁汐上身,离开他的胸肌坐了起身,看着他一字一顿道:“绝交!我们俩绝交了。”

这是什么意思?不让睡就要绝交,还有没有道理了?用这招怕是能睡便A市无敌手吧!

凌星宇捧腹大笑。

“绝交,从现在开始冷战,再见。”傲娇汐躺下,闭上眼睛睡觉。

“我让你睡。”

“我不稀…………”还没等傲娇汐说出不稀罕睡了,头顶明亮的灯光已经熄灭了。

凌星宇翻身滚烫的身体紧压而下,凑过薄唇,狠狠的吻上了她温软的唇瓣。

颜汐顿时头脑一片空白,全身的神经被挑战到了极限,本能的回应着他,傲娇什么的,再见。

“说好了,是我睡你,我上你下……”

“欢迎……”

“你别动,姐姐我全自动……”

“谢谢……”

禁欲了一年的凌星宇终于开荤了,精力旺盛极了,这一夜,颜汐承受着他一波又一波的索要。

本色汐,土匪汐,威胁汐,傲娇汐,都累趴下了,矜持汐酒醒了,从鼻孔里哼出气,一脸不屑的道了句活该。

第二天。

颜汐:“不好意思,昨晚喝多了,怎么来的君澜都忘了,一不小心,呵呵,大家都是成年人,昨晚的事情就算了,你不亏,我也没赚,我都忘了什么感觉都没有呢!这事就别再提起了,否则,拉黑。”

凌星宇:“……………………”

延伸阅读

崽崽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hongnou.cn/gxsx.shtml
三天前,始终与逃跑的六个远古人保持三百米距离的丁奇利用自己练就的侦察与追踪技术还有小

编号D910第一章 干掉韦小宝  http://www.hongnou.cn/y59i.shtml
既然来到了鹿鼎记的世界,不见一见韦小宝和他的老婆们还真是可惜了。“系统搜索韦小宝以及

站在世界甲板上的黑格儿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hongnou.cn/yxjg.shtml
中午休息的时候,陈冬青打算趁着空档去买辆二手的自行车,方便以后接送李暮云。他叫上百事

离冢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hongnou.cn/bi5i.shtml
平安无事的一个月过去,祥和的日子里,小白菜们……不是,竹灵峰的师弟师妹们都茁壮成长着

超能神速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hongnou.cn/6boi.shtml
战斗结束了,是被赵长老强行终止的,要不然就要出人命了。“哎呀!老王啊,我看你们黑水宗

七界第一玄星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hongnou.cn/gshz.shtml
当第一缕阳光照进房间内时,安美姝此时已经从床上爬了起来,厨房里还剩下一些蔬菜,简单的

天月情仇录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hongnou.cn/x6q1.shtml
简兮突然想起一句话:一个人,越炫耀什么,内心就越缺什么。所以,赫连城应该是……被攻的

刀塔之异界超神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hongnou.cn/dp7a.shtml
这一抱,就抱回了尚君止乾坤殿的龙床上。“陛下,让臣妾自己来吧。”夏凉礼看着眼前为自己

火影:复制万物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hongnou.cn/g0l.shtml
襄阳知县闻得保康大破反叛,首领齐林被火铳射杀,问了经过,心下想,我县辖之地反叛,让了

活在明朝在线阅读第5章  http://www.hongnou.cn/s1c7.shtml
听说了吗?今天来的考核生有很多呢?一名着军装的士兵说道,手中还拿着一支冒着火光的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中洲大陆结婚了?

    “二小姐,陆家接您的人来了,老爷让您收拾完赶紧下去,大,大小姐。”慕家的佣人急急忙忙来禀告,目光触及慕予清也在时,她立马恭敬的喊了她一声。果然是陆家的人来了。“知道了,你告诉爸爸,我现在马上下去。”慕予初情绪平静的吩咐,似乎是认命了,待她收拾好行李准备离开时,一脸讥诮的慕予清突然横在她面前,挡住她的

  • 火影养成计划我要毁了你

    慕羽站了起来,望着几米开外熟悉又陌生的人,面无表情道:“我去,谢谢江总。”看到慕羽妥协了,江让满意的勾勾嘴角,转身走了。他走得慢,能听到身后两人说话的声音:“慕羽,你去干什么?你看着他连戏都拍不好……”“我拍得好。”后来的戏,慕羽虽然还是会出状况,但是比先前好多了。江让就看着刚刚在休息室里还苍白着脸

  • 我的三国之旅我才不要做小三

    一天,夏希只是在立海大上学一天,她就把立海大翻了天,这是真田和所有人都没有预想到的,真田甚至在想,不是叔叔不让他去学校上学,而是学校不愿意让她去毒害那些学生吧?幸村拿着妹妹给他欣赏的漫画,“呵呵,这两个人怎么这么熟悉啊,就像缩水了的真田和切原啊,真田和切原什么时候这么亲密了,我们都不知道了”不要怀疑

  • [综]避苏不及在线阅读第9章

    蕾娜:“难道当年的侧写有什么遗漏的地方?”霍齐沉默了一瞬,“自弗雷德逃狱,到凶案的发生,有七个小时以上的时间,他完全可以逃到更安全的地方,但他却直接来到这里。”蕾娜:“说明这一切早有计划,他需要一直在暗中监视着这里,直到动手时机的到达。”霍齐:“那么据这里的不远处肯定有一个他的藏身地点。”讲到这里,

  • 漫威之英雄时代第五章

    对于周远生的工作地址,上一世沈嘉和小哥沈卿一手处理的,他当然清楚,但是毕竟回到了这个年纪,怕有些事出现了偏差,或者记忆出现了偏差,查一下地址确认一番,还是有必要的。比起情爱之事,亲人的离开更让沈嘉在意。与可贵的生命相比,所谓的情爱又算的了什么,何况还是毫无一点可纪念和歌颂的感情。这学期沈念还没和周远

  • 末日之最强祭祀第1章在线阅读

    “你醒了?”江显洋艰难地张开眼睛,入眼便是一位御姐在看着他。“这是哪里?”江显洋问道。“一座岛屿,具体位置就不知道了。”御姐回道。“我就这么倒霉吗?”江显洋喃喃自语道,他是一家公司的一位小职员,偶然间得到了一个去马尔代夫旅游的机会,本以为运气大爆发,结果没想到,飞行途中,飞机突然剧烈抖动,玻璃破碎,

  • 辣菜女孩的1/4人生危机之结界破,大战起(3)

    躺在母亲怀里金鳞很快就沉沉睡去,小凌匍匐在地上别过头望着两人,狼后抱着金鳞起身,小凌也跟着起身。“他们就交给你了。”狼后来到魑一身旁,将怀中熟睡的男孩交到魑一手中。魑一接过金鳞,目光与狼后交汇:“已经决定了吗?”“毒,已深入族人骨髓,若是等到我再无力应对,连这庇护我们的小小天地也会荡然无存!到那一天

  • 三年之前三年之后在线阅读凭君莫话封侯事

    我们来听听死去的老王会说什么。他被怪音困扰着,犹如李连海被单身困扰着一样。那天晚上,老王躺在床上,十分烦躁,他打开门,决定去隔壁家理论理论。门与墙处有缝,不大不小。他推门,门不动。自小在农村长大的老王,明白自己遇到了啥。他想起睡觉,睁开眼时视野里一团黑雾。身体健康的老王死了。至于李连海,还是不知道的

  • 撩过火要赢就给我听话

    班吉拉强大的战力之后,连带的就是无法控制的悲剧。没有杨帆的命令,班吉拉依旧是张开嘴巴就朝着班吉拉咬了过去。咬碎!班吉拉气势惊人,每踏一步都是让场地上尘土飞扬。和一般的班吉拉不同,这只班吉拉的速度奇快,行动起来犹如一道绿色闪电。只看几个瞬间,它的大嘴已经快要接近胡地。但娜姿对此确实丝毫不急。“反射壁!

  • 宿主是个深井冰在线阅读第九章

    “没事,我来解开!”她自告奋勇,一手拽着浴巾一手拽着肩带,可是因为慌乱,扯了几把也没能分外浴巾和肩带,她只好又下蹲,身体紧紧的贴着浴巾。她一心想要解开,根本没注意到胸前的一对大白兔正来来回回摩擦着某人的敏感部位,从他的角度往下看,那兜在罩杯里的沟壑一览无余!怎么办,还是解不开!林小小气得用力又扯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