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我,昏君,不服憋着!第八章

作者:永世帝位 来源:飞卢小说网

吴邪突然站了起来,右手捏住左手轻轻的揉捏,一步步朝陈爷走去,越过张起灵站在陈爷面前。

“怎么?”陈爷看着吴邪,不明白他要干嘛。

吴邪嘴角挂着笑,靠近陈爷的耳边,缓缓开口:“你可不要后悔。”

陈爷听完,脸色一寒:“你什么意思?”

吴邪退后一步,嘻笑:“没什么意思。”

张起灵的目光一直在那个孩子身上。

吴小少爷?

淡漠的表情终于出现一丝裂缝。

他不懂这些情爱,但这漫长的岁月里,他或多少也见过这对常人来说再简单不过的情感。

他也想过,吴邪以后可能会娶一个美丽娇妻,结婚的那天,他会同所有即将得到幸福的人一样,接受所人的祝福,新娘手捧鲜花等着他的到来,他会对她说着永不分开的誓言,他轻轻吻她,她幸福地微笑,所有人都为他们感到高兴。

他们会有自己的孩子,这才是吴邪该要走的路,那时候,他的生活里没有粽子血尸,没有那些恐怖的生死迷局。

也没有……张起灵。

吴邪的未来里没有他。

可当他那么真实的看见了,他突然发现,他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平淡。

王盟带着人从外面进来,后面的人手里架着陈生,走到大厅中央,撒手把半死不活的陈生扔到地上。

吴邪看着只剩下一口气的陈生:“看样子,小花没让我失望啊。”

他并没有刻意压抑声音,陈爷自然是听的真切,面色难看:“还不快去把你们二爷扶起来,都他妈是死人啊。”朝着自己身后的人就吼。

陈爷的几个伙计连忙跑上去就要扶陈生起来。

“给我放着,我说过人你们可以带走了么?”吴邪慢条斯理的嘻笑着阻止了要上前的人。

陈爷迷着眼:“小佛爷还有什么什么事?”

“陈爷听不懂人话?”

陈生怒了:“吴小少爷可还在我手里,小佛爷不想要这小少爷活了?”

他不明白吴邪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都说吴小佛爷待人和善,可是谁都知道那就是一个笑面虎,若是他没两把刷子,吴三省留下的烂摊子也不可能被他一手做大。

所以,不得不小心,可是他还是自信,吴邪不敢真动他。

吴邪没有回答陈爷的话,看着陈生一身狼狈样的趴在地上。

忽然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吴邪抬脚一脚踩在了陈生的膝盖处。

骨头碎裂的声音传来,陈生的身体猛的抽搐了一下,周围所有人都愣住了,陈生的腿,绝对废了。

陈爷一下脸都气绿了,这根本就是在打他的脸:“草你马的,给老子宰了那小兔崽子。”

陈爷手下的人听到这话,举起枪就对准了面前的孩子就要开枪。

突然就在那一瞬间,陈爷看见吴邪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居然没有丝毫担心的样子?

陈爷没来由的看着那笑生出一种不好的感觉,可来不及等他细想了。

拿着枪的伙计枪口离那孩子的头就那么一点距离。

“彭.....”

尖锐的的枪声响起,本以为会是血溅当场。但那一瞬间所有人都看见了,那孩子在枪响的顷刻间,他的头只是那么轻轻一偏,子弹贴着他那张面无表情的小脸飞了过去,在墙壁上打出一个窟窿。

开枪的人彻底傻在哪里了,这怎么可能,没有人能在这么短的距离下躲开子弹的,草,这是巧合?

所有人都看着面这一幕,忘记了反应。

可这他妈也太玄幻了。

就连一向淡漠没有情绪的张起灵,都抬起头看着。

吴邪仿佛早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一样,懒懒的靠在椅背上。

刚才开枪的人只愣了那么一下,不过就这一下就足够了。

就见那孩子猛的出手,在那人手腕上一捏,枪到了他手上,局势瞬间逆转,

陈爷的伙计反应过来,枪口已经高举对准了他,孩子脸上依然淡淡的冷漠,小手缓缓的动了一下。

“彭......”

尖锐的枪声划破耳膜,那人睁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孩子,有些许血染在了孩子的身上和脸上,他惨叫着捂着耳朵倒地,惊恐又不可思议这个看起来不到十岁的孩子居然会毫不犹豫的开枪?

吴邪这个时候睁开了眼睛,眉头有些微皱,看着那孩子:“零,过来。”

张起灵看着那孩子,眼里闪过些什么,快的让人来不及捕捉。

零转身朝吴邪走过去,随手把手里的枪扔给站在吴邪身边还在发愣的王萌萌同学。

王盟反应过来,手忙脚乱的接过枪。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在老板脸上看不到任何担心的神色了,并不是老板刻意伪装,是因为,真的没必要去担心啊,这孩子太强悍了。

跟在吴邪身边,他也只不过见过这个叫零的孩子三次,只知道他是老板领养的孩子,却不知道这孩子居然有那么强能力。

零走到吴邪身边站定,淡漠的语气里带了些稚嫩:“我回去了...”说完迈着小短腿径直越过吴邪往门口走去。

才要跨出门槛,忽然零转头朝张起灵的方向看去,却刚好撞进张起灵的眸子里。

同样淡漠的眼,同样看不出情绪。

两个人就这么对视了十多秒,零双手插进口袋里,继续迈着小短腿跨出了门槛。

张起灵一直看着零消失在门口,然后看着吴邪对着身边的伙计开口:“送少爷回去。”

“是....”

此时吴邪的笑容是那种自信而自傲的,下颔微扬,这是一个运筹帷幄的强者才会有的笑容和眼神,他清楚自己手中的砝码和后牌。

他曾经逼自己,不给自己留退路,他做每件事都有明晰的目的,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他是可以在刀尖下从容地吸一根烟的人,因为他已经算好了每一步棋,敌人只不过是他手中一只小小的蚂蚁。

只要你稍微不注意,就会在某个意想不到的时刻,也许是敌人自以为就要成功的时刻,他就来个干净漂亮的反杀。

这就是十年之后的吴邪。

“小佛爷不想知道,陈生要黑金古刀的原因吗?”陈爷现下也慌乱了,也不管什么能不能说了。

张起灵听见黑金古刀,眼里闪过什么,随后又不去管了。

吴邪撑着下巴,眼里看不出情绪:“我不想知道。”对于自己还不确定的事,他一向不会白白往里跳的。

陈爷也不气,冷笑一声:“既然小佛爷不感兴趣,那么哑巴张呢?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么?或许这跟你想要知道的事有极大的关联呢。”在陈爷看来,这个对张起灵来说是个不错的诱惑。

可是,没有如他所料,张起灵却好像没听见一样,没有什么反应。

陈生也没有气馁,而是看着吴邪:“小佛爷,不如我们来合作你看怎么样?”

“噢,合作?你觉得你凭什么跟我谈合作。”吴邪笑着开口,对于陈爷忽然开口要合作,他还是是有些意外的,但也验证了他之前的猜想。

陈爷背后是什么人,吴邪也猜测过,但并没有一个完整的想法。

而且这个人能让陈爷放弃跟自己以往的合作关系来跟自己作对,毕竟跟他合作,他捞的油水也不少,什么人给了他什么利润让他跟自己翻脸呢?

现在又要来谈和,而且又跟黑金古刀有关的话,那么可以猜得到他背后的人大概不是姓张,就是姓汪。

陈爷脸色瞬间难看起来,他已经放下姿态跟他合作了,他居然还是这个态度:“小佛爷,你未免也太自大了吧,做人还是给自己留点余地的比较好。”

“那又怎么样?”吴邪将身子微微前倾,双眼望向陈爷,带着笑意。

是啊,那又怎么样!

到现在,那些老辈的人还记得第一次吴邪接手道上的事时,什么也不懂,随便一句挑衅的话也可以让着这小子恼羞成怒,跟人红脸抓狂。

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吴邪成长的速度让人咋舌,却也始终让吴家原来的那些老一辈不看好。

直到几年前他回来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他的改变让认识他的人觉得陌生,却让不服他的人,彻底的从内心里生出恐惧来。

他用行动一遍又一遍的告诉所有人,给他当下手的道理。

刻骨铭心的道理,保命的唯一信条,那就是只需要记住:“我就是你们的天,安分点我可以让你们在我手底下尽情的蹦哒,否则我就送你们到地下永远安分。”

他甚至不动声色的把吴三省的人大换血,全部注入他的人脉。

现在的吴邪倒还真成了所有人不可撼动,不能质疑的天了。

“小佛爷还是别把话说的那么满,先看看这个东西再决定也不迟。”说完,陈爷从怀里拿出一样东西递给身边的伙计。

那伙计小跑过来把东西递到吴邪手里。

吴邪接过,那是一块白色的布包着的东西。

他打开看,只看了一眼浑身就僵在那里了。那些无数的记忆就涌了上来。

那是一个他非常熟悉的东西。

只见白色的布摊开后,出现了一个看上去不到一公分大小的类似于玉玺的东西,上面雕刻的花纹十分的奇特,尤其是上面的几个恶鬼最突兀,其他的部分,有鳞片和不知道是鱼还是龙的造型上面雕刻着他最熟悉的花纹。

之所以熟悉,是因为,在他睡的房间的保险柜里就有一只。

这居然是只鬼玺!

延伸阅读

若爱加盟  http://www.inventorslighthouse.com/xhuh.shtml
若爱床上用品总部是全棉90*8868*70、人造棉坯布、全棉、人造棉坯布等产品生产加

邦德富士达加盟  http://www.inventorslighthouse.com/xzdn.shtml
邦德富士达自行车经销批发的自行车、电动自行车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

CIRCLE加盟  http://www.inventorslighthouse.com/dqww.shtml
CIRCLE男装自1983年成立以来,经过近二十年发展,公司产值已很过十亿元(人民币

环行橡胶加盟  http://www.inventorslighthouse.com/xszh.shtml
环行橡胶注重技术开发,建立了完善的质量支持体系,与国内重点科研设计单位合作,参照国内

创旭食品机械加盟  http://www.inventorslighthouse.com/a7zx.shtml
创旭食品机械主营包子机、饺子机、馒头机、绞肉机、和面机、磨粉机、冰淇淋机、冷饮机等。

古珀行加盟  http://www.inventorslighthouse.com/dcuv.shtml
“古珀行”的信息化管理是现代企业生命线。“远程网络选货系统”支持购货的安全性、节省时

金驮铃加盟  http://www.inventorslighthouse.com/dr8r.shtml
金驮铃汽车坐垫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动岚健身加盟  http://www.inventorslighthouse.com/6a07.shtml
动岚健身隶属于北京动岚阳光健身有限公司,动岚健身目前每年以100家以上的速度开店,健

象牙山国际加盟  http://www.inventorslighthouse.com/n4fm.shtml
象牙山国内外是集旅游开发、服装加工、畜牧养殖、食品加工、企业投资于一体的复合型实体,

中正世纪电子加盟  http://www.inventorslighthouse.com/s40s.shtml
中正世纪电子成立于2009年,专职从事USB多端口、移动电源、电子机械设施、锂电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唐之超级开发商在线阅读第8节

    陆辰看着的手上的物品,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物品简介。武学类:宗典(已绑定)品阶:???效果:???(据说所有武学都由其演变,它的秘密期待你的探索!)装备类:虚(可升级、已绑定)品阶:凡阶下品(0/100)效果:根据供能大小随心意改变形态(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它变不到!)武学类:创世决品阶:???效果:修习提

  • 假面骑士:天道总司在线阅读第2章

    跑!快跑!赶紧离开这里。成为屎和肉饼,都不是陈远来的目的。陈远拼死想离开的基地,此刻成为他最想待的地方。一路狂奔,陈远终于回到基地。冷静下来后,陈远陷入了巨大的困惑中。“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难道是恐龙时代吗?可怎么就到了恐龙时代?”百思不得其解,毫无头绪中,陈远又开始探索这个像大厅的基地。走回自己

  • 全职异人第八章

    曲将军失踪许久,风州那边压不下消息,已经由人写折子送到了朝中。翌日朝时,姜玘站在大殿上首,文武百官分列两侧,有人提了此事,太子只简单地说了句“查”,便没有下文。此刻,整个朝堂上下皆是一番难言的诡秘沉寂,谁也不愿打破这平静,因为都知道平静之下是惊涛骇浪,不如有个一时安稳,明哲保身。只有御史台有几个不知

  • 斗鱼直播之我是曾小贤之请让我先笑一会儿(求收藏鲜花)

    神偷门!凌放在网上已经查到,这偷梁换柱技能自古就有,掌握在那群小蟊贼手中。但是,普通的小蟊贼手中的这个技能,根本连技能都达不到。神偷,只有神偷手中的偷梁换柱才基本成技能雏形,同时配有心法属性,也能让满属性加点达到系统所认可的最为低级的神技——偷梁换柱。所以,凌放已经锁定了神偷门。至于神偷门的大门朝哪

  • 李元霸世录在线阅读吊打心机婊 三

    “你可以闭嘴了!”橙乐姌表面笑嘻嘻的看着莫琦,心里在恶狠狠的警告花儿。花儿看着哥俩好的两人撇了撇嘴,闭嘴就闭嘴。到了要分开的小路口两人仍旧拉着手依依不舍,“姌姌,我发现你真的和表现的不一样,希望你以后也像今天这样,千万别被徐柔柔再给坑了。”莫琦语重心长的叮嘱橙乐姌。“我知道,以后都不会了。”橙乐姌看

  • 今天总裁又失忆了第5章在线阅读

    谢青娘惊了一下,连忙问道:“你怎么出来了?”秦瑞没什么表情,似乎还有些被发现后的尴尬,很轻微的点了点头,慢慢说道:“我睡醒了,便出来看看。见这里有光,就走过来了。”说话的时候,他并没有看谢青娘的眼,只是将视线放在她手上的布块上。说完话后,他犹豫了一下,但想着谢青娘既然已经看到她了,又想到她之前在做的

  • 直播之嘴强王者在线阅读第7节

    “主上请讲。”落衣依旧低着头,紫苏找她来,她自然是知道是要她去杀人的,但是她能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这次目标与往常不一样的,若是往常,紫苏只是会淡淡的说出目标的姓名、住址以及暗杀的时间,落衣受到命令之后便会按照要求动手,无一失败,但是这次,紫苏竟然多说了这一句话,怕是其中有些什么。“这次的目标是现任的武林

  • 我崩了全书反派人设皇上驾到

    她是谁?白羽心想,古人早婚早育,看这年龄差距和那亲切劲,该不是她此刻身体的娘亲吧?不是吧,让她对着个比自己小七、八岁的人喊娘还真有点儿难度,可刚刚好像又听见宫女们都喊她郡主,皇帝的女儿不是应该称公主吗,莫非……?正胡思乱想着,猛然听见屋外有人高声唱到“皇上驾到!”没想到这么快就能见到这里的BOSS,

  • 最强老爸是小白脸第四章

    任小泉抱着怀中香香软软的小屁孩,眼睁睁地看着平地里刮起的数十处各色旋风后现出身的妖物,内牛满面......这独角妖的嗓子着实厉害,到现在自个儿耳膜都是嗡嗡作响的,若是这个世界有那什么妖界好声音之类的节目,任小泉双手双脚强烈建议这独角妖报名去唱男高音!只是,这回自己是插翅难逃了。任小泉胳膊动了动,紧了

  • 老干部与虫首长[星际]在线阅读第三节

    不过当王争宇看到双手紧紧握着脖子上玉符的迪巴俪热的时候,他突然感觉迪巴俪热脖子上的玉符应该就是解决自己现在困境的希望。“小迪,能够冒昧的问一下,你这玉符是哪来的吗?”王争宇满怀希望的向迪巴俪热询问。“我这玉符是别人送的!”迪巴俪热爱惜的摸着玉符说道。“那么有没有可能能够请你这位朋友过来帮我们解决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