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策划人生活在线阅读第一章

作者:伟大平凡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七神之首饮毒者蝰蛇面对冰锥和闪电汹涌地攻势,闪转腾挪逐一化解,冰封者斑鲸和布云者彩雀的合击对他无能为力。

“你们就这点能耐吗?”他挥动着黑色的蛇翼,毒囊闪着绿光慢慢鼓起,准备对他们发射致命的毒液,“带着你们可悲的勇气去黑暗中寂灭吧!”

早已败下阵的摄魂者火狐见情势危急,顾不得凡间血ròu之躯的生死,她的狐尾燃起冥火,瞬间蓝色的火雨铺天盖地,大地上半数生命丧生其中。他们的灵魂被摄取并束缚于狐尾的冥火,在煎熬中发出凄厉地尖叫,摄魂者火狐变得空前强大,焦躁溢动的能量发出暴烈的光芒,整个世界都被染成恐怖的幽蓝。

“你疯了?”饮毒者蝰蛇下意识地向后倒退,“你会把这个空间变成死亡JinQu,没有生命侍奉的神会枯竭而死,就算赢了我又有何意义?!”

“消灭你,本身就是意义!”说话间狐尾已发动这威力无比的破天一击,饮毒者蝰蛇用四只锋利的爪子组成护盾,正面迎接这融合世间半数魂灵的力量。

毁天灭地的波动将大地撕裂,径直分离出一个巨型岛屿,海水咆哮着倒灌进裂沟形成浩渺的海湾,重伤的饮毒者蝰蛇坠落在龙骨山脉西侧的高原,气喘吁吁。

“够了……”他挣扎着举着蛇头,对三神说道,“这片丰饶的领地……归你们所有……我会去往寸草不生的西方……永远不再踏足东方……以创世之神元炁的精魄之名……”

这场带来空前浩劫的上古之战,以饮毒者蝰蛇的失败而终结,面对千疮百孔、生灵涂炭的大地,冰封者斑鲸叹息道:“如果这就是神主宰世界的后果,或许我们的时代该就此结束……”

时间是治愈伤口的良药,两万多年的岁月足以让焦土变成森林、沟壑变成河流,那些关于上古七神的故事已渐渐被遗忘,一种充满智慧的生物凭借语言、文字和工具,逐渐成为世界的统治者,那便是人类。

冰天雪地的冥山脚下,顽强的松柏类植物扎根、生长,形成繁茂而神秘的北方林地,把最西端的冰雪湖qun和东面的止戈山脉连接在一起。一些善于狩猎的族qun,在这片山野林地间追逐猎物,他们把羚羊、雪兔、山鼠等动物视为美餐,当然,也会被鬃毛熊、雪狼、白额虎等掠食者追得四处奔命。

一尘不染的雪地上,一只饥饿的雪兔冒险探出洞穴,它用鼻子仔细辨别空气中的气味,以确认周围没有天敌,它极度小心地轻踩雪面,尽量不留下脚印。即便如此,灌木丛中的银弓掠风还是发现了它,一支锋锐的箭矢精确的瞄准,只听“咻”得一声,箭矢撕裂空气,可怜的雪兔应声倒地。

一个刚满二十岁的俊朗青年高兴地起身,拍打掉皮裘沾满的雪花,zui中哈着热气捡起雪兔,用力拔出箭矢后系在腰上,再把箭矢用袖子小心擦拭干净。这样一只瘦弱的雪兔跟本不足以大快朵颐,他正要继续寻找猎物,远处传来地沉重脚步声立刻让他警觉。他翻身躲在一棵塔松后面,竖起耳朵仔细辨别着声音的来源,很快一只巨大的鬃毛熊出现在林间,它是北方林地中体型最高大的生物,脊背上长长的咖色鬃毛向两侧披下,如同男人整齐的中分。

但凡脑子正常的人都不会惹这种一巴掌就能拍出脑浆的巨兽,银弓掠风放缓呼吸,小心转换着方位以避免被它发现。鬃毛熊威风凛凛地踱着步子,这是林地食物链顶端生物才有的自信和淡定,然而“装逼遭雷劈”的规则对动物同样适用,一只捕兽夹在它的踩踏下“砰”得弹起,一声震天的咆哮将树上的积雪纷纷抖落。鬃毛熊被右前腿的疼痛折磨到乱跑乱撞,绳索都被扯断,这不但不能让它摆脱卡住骨头的钢齿,反而把伤口撕扯得血ròu模糊。

银弓掠风心惊不已,想趁它注意力都在受伤的腿上,赶紧逃走,不想却在慌乱中一脚踩空摔倒在地,刚好压在一堆干枯的腐木上,发出清脆的断裂声,恨得他心里直骂脏话。正无处发泄的鬃毛熊听到声音一眼便看到他,它已把这个突然出现的人类当成罪魁祸首,低吼着眼睛快要喷出火,卷起飞扬的雪沫向他直冲上来。

人在极度危险的时候往往会爆发出惊人的潜力,银弓掠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爬到身边一株高大的云杉上,但他有些恐高,本来是不会爬树的。因此在他低头看了一眼鬃毛熊后,立刻感到一阵眩晕,全靠意志死死抱住树枝。

本来爬树对熊来说没什么难度,但鬃毛熊被夹的右爪已无法着力,紧靠剩下的三个爪子很难攀爬,三个支点虽说稳定,却不方便行动。可极度地愤怒让它失去了理智(假如熊有理智的话),硬是凭三只爪子慢慢爬上去,树干上留下一条条深深的抓痕和血迹。在冷风中逐渐清醒的银弓掠风见鬃毛熊正在接近,心凉了半截,赶紧继续向上爬,一个不想死一个不放弃,他们越爬越高,越来越远离地面。

气喘吁吁的银弓掠风已到达最高的分枝,他鼓起勇气向下观察,鬃毛熊同样喘着粗气抱着一段树枝休息。他觉得可以跟这只执着的大块头谈谈,或许大家都不必这么狼狈,便冲它大喊道:“老兄,那根本不是我下的捕兽夹,你找错报复对象了,我只是来捕雪兔而已。”

说完将腰间的猎物展示给它看:“你看!当然你要是想补补身子我也可以送给你,但是你得先下去。”

鬃毛熊一脸懵逼地看着他自说自话,直到他举起猎物时,才明白原来是拿一只死兔子恐吓自己,“老子可不是兔子,老子是林地的王!”它刚稳定的情绪再一次爆发,吼叫着拼命向上爬。银弓掠风心想这老兄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可他已无处可逃,要么坐以待毙要么殊死一搏,这是个不需要选择的问题。既然谈不成,那就只能动手了。他从背上拿下闪亮的银弓,长吸一口气让自己平稳,然后搭上箭瞄准这个巨兽的眼睛,他要等它停止移动的时候一击而中。

它的伤口因激烈的攀爬而血流不止,又爬了一阵的鬃毛熊已精疲力竭,只好抱住一个树杈稍作喘息。机会就在转瞬之间,银弓掠风拉满的长弓已释放,箭镞如同被神祝福过一样丝毫不差的Cha入它的眼睛,直入神经的剧痛让它抓握不住,嘶吼着从二十多米高的云杉上摔下,巨大的撞击声在林间回荡了很久,这只暴躁的野兽已七窍流血一命呜呼。

银弓掠风忐忑的心终于放下,他平缓了一下情绪看了眼地面,又是一阵天旋地转,当他抱着必死的决心艰难地从云杉爬下来,恐高症也基本上治好了。

一个闻声赶来的狩猎者看着气喘吁吁地银弓掠风再看看鬃毛熊,惊异地问:“这是你自己干得?”

“不,”他直起腰指了指鬃毛熊,“准确来说是我们两个一起干得……”

要知道这可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有人单挑击杀鬃毛熊,足以编成歌谣代代传唱,众人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一起抬着鬃毛熊的尸体,簇拥着他在镇上转了好几圈,“猎熊者银弓掠风”的名号瞬间在十戒镇家喻户晓。

然而银弓掠风的母亲却狠狠地斥责了他,她才并不在乎什么“猎熊者”的称谓,他只关心自己的儿子有没有受伤,甚至听他讲述惊心动魄的过程都会担心地流泪。从不休之手人人尊敬的王妃到十戒镇戍边的妇人,她已经失去太多,儿子是她唯一的寄托和希望,是她决不能失去的人。

“你发誓,以后不再去北方林地冒险,你现是拱卫军,不再是狩猎者!”母亲花间婉瑜悲戚地哀求道。

“这只是意外,而且我不是好好站在这儿吗?”银弓掠风安慰她说,“我以后会小心的,况且你看,这只巨兽的皮毛正好可以做一件御寒披风……”

“你怎么跟你父亲一样执拗!”母亲有些生气,“难道你想跟他一样……”

提到丈夫她有些说不下去,毕竟那个戴着王冠的男人曾给过她悸动。她依稀记得那是一个春天的午后,他骑着棕褐色的战马踩踏了她的油菜花田,不知天高地厚的农家女孩儿高声斥责,他不但没有生气反而霸道地把她掳到马上带回王宫,不顾王后的反对让她成为银弓王国的王妃,享尽万千恩宠。

“绝对不会的,我会一直陪着你,保护你。”银弓掠风靠近母亲轻轻抱住她抽泣的肩膀,“他是个好父亲,尽管有点简单粗暴,我永远以他为荣。”

“你应该怨恨我,”母亲花间婉瑜悲伤地说,“我没有能力维护本该属于你的地位,让你流落在这充满恶棍和酒鬼的边陲小镇。你是他最得意的孩子,论才华和品行,你都应该是那个手持摄魂神弓的人。”

与现在的国王银弓星垂相比,他确实要出色得多,但善于权谋的王后在高层里跟深蒂固,而且出身高贵的悬铃家族,他只是农家女的孩子,根本不能和他相提并论。但现在他早已不在乎这些,当拱卫军也没什么不好,说是守护王都,但谁都知道不休之手被冥山、止戈山脉和叠嶂岭这三座不可逾越的山脉所包围,向西的唯一通道还有风栖谷地作为缓冲,根本没有什么能够威胁到它,所谓拱卫军不过是将政敌驱逐出城的借口。

“跟不休之手的蝇营狗苟相比,我倒是更喜欢拱卫军,”银弓掠风对母亲说,“他们比你想象地还要出色,只是缺少证明自己的机会。”

“我知道你现在活得很自在,”母亲稍显宽慰,“但你终究不属于这里……”

那他属于哪里?银弓掠风有时自己也很迷茫,他喜欢到北方林地,因为那里总有个声音在风中隐隐约约呼唤他,但从来不给他明确的方向;他想念王宫,那是他出生、长大的地方,可现在不休之手的大门已对他关闭……

银弓掠风猎杀鬃毛熊的消息很快传到王宫,银弓花钩兴奋地跑进哥哥的房间,年轻的银弓星垂国王正在把wan一件奇怪的武器:“你听说了吗?那个农妇的儿子居然杀了一头熊,他到底怎么做到的?”

“哦,你总是这么大惊小怪的,”银弓星垂头也没抬,“鬃毛熊而已,如果我想,随时可以杀一头。”

“用你的zui吗?”这个十二岁的弟弟跟他们的母亲悬铃蔷薇一样尖酸刻薄,“你连摄魂神弓都拉不动,真不明白怎么当上的国王……”

银弓星垂很烦这个没大没小的弟弟:“你懂什么,那弓根本没人能拉动,所谓‘摄魂者火狐赐予的神弓’只是吓唬那些外族的说法,它的蓝色火焰几百年前就已经熄灭了,现在只是个摆设而已。我手里这个才是真的‘摄魂神弓’!”

“这是什么东西?”银弓花钩现在才注意到哥哥手里的武器,它有一根长长的黑铁管子,下面还有一个能用手指勾住的开关。

“这是黑铁矿场的最新产品,叫做火枪,”银弓星垂满脸得意,“只要轻轻拉一下扳机,就能喷出火焰发射烧红的小火球,十几米外就能打穿鬃毛熊的心脏!”

显然弟弟认为他又在吹牛:“我才不相信会有这种东西,柘木定西将军说银弓部族的神弓是世界上最厉害的武器。”

“那个老头儿懂什么?!”他向来不喜欢倚老卖老的柘木定西,“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

银弓星垂决定给弟弟露一手,带他来到射击训练场,训练师和一些练箭的少年见到国王立刻行礼并退到一边。他让人将靶子推到最远的地方,看起来至少有三十米,然后堵住自己的耳朵端起火枪,黑色的管子对准箭靶,只听“砰”得一声喷出一堆火星,众人尚没看见铁球,靶心就已被打穿,冒着缕缕青烟。

“我的天……”银弓花钩和其他人一样惊得目瞪口呆,“这简直就是魔法,太神奇了,你到底是什么做到的?”

延伸阅读

利可秀珠宝加盟  http://www.creditdamagescorefinder.com/s8kw.shtml
上海利可秀珠宝位于丽水路81号,西靠上海人民广场,与城隍庙商业旅游圈相映成辉,向西步

威锐士电动车加盟  http://www.creditdamagescorefinder.com/u2pm.shtml
一部电动车好不好,关键还是看电池能力,传统电动车,蓄电能力差,经常出现在半路上没有电

博豪加盟  http://www.creditdamagescorefinder.com/y37a.shtml
博豪家具总部是红木家具批发、红木沙发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

KS十字绣加盟  http://www.creditdamagescorefinder.com/g64h.shtml
广州市洲艺公司先是一家高度专职化的公司。专注于十字绣手艺领域。目前已形成强大开发设计

安晶龙色选机加盟  http://www.creditdamagescorefinder.com/x2r4.shtml
合肥安晶龙电子有限公司是一家以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高科技技术企业。公司座落在合肥

宝岛干洗加盟  http://www.creditdamagescorefinder.com/gmbp.shtml
上海宝岛洗涤设备有限公司和台湾Baodao干洗国内外集团合作,采用国外高明的生产技术

玉美轩加盟  http://www.creditdamagescorefinder.com/gidh.shtml
玉美轩翡翠玉石是玉器工艺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镇平县

二机床数控机械加盟  http://www.creditdamagescorefinder.com/yldb.shtml
二机床数控机械-市场部大力推进技术改造,先后引进德国树脂砂铸造生产线加工中心,日本三

天元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creditdamagescorefinder.com/y3gd.shtml
天元汽车用品有限公司是日行灯、工作灯、爆闪警示灯、频闪装饰灯、阅读灯、转向灯、彩铃喇

雅蒂斯轻奢钻饰加盟  http://www.creditdamagescorefinder.com/67io.shtml
雅蒂斯轻奢钻饰,自诞生之日起,便将追求珠宝工艺与生活艺术完美融合铭刻于品牌基因之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当学霸绑定恋爱系统后在线阅读第7章

    夜晚七点四十分,霍启曜跟方琪良吃过晚饭后,就来到了冉星璃的住所。“我看到有车送你过来,好厉害啊。”冉星璃打开门,打量了一下高大健壮的霍启曜,露出了笑容。“是朋友的车子,听说我找到了新工作,就想顺道送我过来。”霍启曜温柔地笑了笑,拉着行李箱就走进了冉星璃的暂时住所。“原来是这样啊,有这样的朋友真好。”

  • 我对你的念念不忘第十章在线阅读

    王妃虽早有耳闻,但大婚将近,她忙得脚不沾地,一直不得空。等她再踏进禧和苑的院子时,一干小厮跪拜行礼时的声音都有底气了不少。小厮们神色疲惫,唯有盼朵盼叶被养的白白胖胖。王妃喜上眉梢,对昭珩说:“我儿整顿内院,果真是辛苦了。”“这算什么辛苦,怎比得上母亲操持全府。”昭珩积极地做个嘴甜宝宝。王妃欣慰之余,

  • 篮球巨星定制系统我们不一样

    “对,东西分开放好,都扎好了”,族长看着族人们搬运货物在一旁说道。明天鬼方的人就要来收取货物了,今天黎族族人们在归类货物。族人们把动物的皮毛和肉分开放置,且把相同动物的产品也做出了分类。今天的林天无所事事,与小伙伴们来仓库这边看热闹,看着大人们井然有序的归置货物。小胖子一脸肉疼的在一旁,铁娃最舍不得

  • 还珠重生之知心画意在线阅读第8章

    直到水里的家伙完全没了动静,秦天这才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到了水里,几乎要虚脱了。刚刚一腔热血还不觉得什么,可是现在冷静下来却觉得浑身发冷。他知道,他杀人了。还杀了两个人。至于另外一个被敲了脑袋的家伙,此刻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秦天坐在水里,海水几乎到了他的脖子。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只有冰冷的海水能够让

  • 爱情公寓之我是吕子乔第九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一早,夏韶筠起床头疼的像是要炸了。她拍拍脑子,皱眉仔细回想。“夏夏你想起来什么了?”苏沐秋笑呵呵的问。“想不起来我不知道我忘记了。”夏氏否认三连。苏沐秋:噗……。好可爱。苏沐橙这几日一直和夏韶筠在一起,手里拿着夏韶筠的手机,眨眨眼看她,声音欢快:“刚刚韩队和叶修哥说了个事儿。”“韩队?韩文清?

  • 在你心头咬一口之俺是手艺人

    夜幕初临,华灯初上。横店影视城三大**场所之一艳阳高照KTV城,888包间里,步凡站在中间卖力的嘶吼着。一杯二锅头,哥俩感情厚!三杯水中游,拜把要磕头!你莫要走,继续喝起走...旁边的沙发上围坐着一群影视从业人员,众星捧月拱守着中间直接占据两个身位的胖子。夏目仁一个说不出名字的剧组副导演,专职剧组招

  • [天之炽]湖边小镇之第五章

    “没事叫我过去干什么?”褚晴挑眉。戚慕阳嘴角抽了一下,不耐烦的开口:“说了没事就没事,你听不懂吗?”褚晴拿看智障的眼神扫了他一眼,从兜里掏出酸奶咬了个口,一边喝一边往宿舍走,坏猴也早就一瘸一拐的跑了。剩下的五六个男生就这么僵站着,一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宿舍楼,还保持原有的姿势没动。“我记得坏猴好像是练

  • 才不是哄你在线阅读第三章

    韩梅子走的时候,韩泽也没消停就开始和钱灵两个人说话,这个钱灵不是一般的能干,不但记住了在这世界未来几十年以后的发展状况,还把他死了之后的事以及秦焱的事情也说了。韩泽一听,那家伙也死了,就伤心的哭了,反正他现在只有五岁,爱谁笑话他笑去吧,他不在乎,所以他对这个世界也不那么绝望了,想着没准还能有机会在和

  • 宫斗之倾世宠后在线阅读第3章

    许是庄明宋那双眼睛太过生动传神,闻有渡竟然读懂了她眼神下隐藏的语言,轻飘飘地看了庄明宋一眼:“昨天晚上,你已经切身经历过了。”所以,要吓昨天晚上就已经吓过了。听明白了潜台词的庄明宋:“……”她摸了下自己的鼻尖,说到昨天晚上,庄明宋就顺着这个话题问了一个问题:“昨天晚上那个莫名其妙出现的诡异地方,是什

  • 爱情公寓之大力别闹打斗

    “你之前说你有办法让我变回正常人的,对吧。”小布偶猫的头刚刚扶正,刚想回答李嘉的问题,头就又歪了,只能被迫地先用两只手把头扶稳。“李嘉,接受能够改变自己的力量,就要做好独自承担力量带来的风险,这样的话你可能活不过一年。”小布偶猫回答后就扶着自己的头,晃悠悠地走到了李嘉前面,拔掉了自己的布偶猫头,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