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都市:最强中学老师之第二章(2)

作者:真是爽 来源:飞卢小说网

“那个,娘亲,娘亲,南儿的头好痛呀,是不是着凉了?”曲望南捂着脑袋,扭捏的往前走了两步,可怜又贼兮兮的瞄着叶无霜,看她娘亲保持了微笑没有变化,才小声地问,“可不可以今天就不去学堂呀?”

这也不怪她,上辈子她就没怎么上过学堂,五六岁的时候,就被发现和寻常姑娘不太一样,力气大,不是一般的大,力气那是真大,也没有别的爱好,就喜欢去厨房扛着米袋子围着院子跑,那时候她还没米袋子高呢。为此,还跟叶无霜纠缠了几天,说要改名叫曲壮壮,表示自己的力大无穷壮如牛。

后来等她到该读书认字的时候,叶无霜也送她去了学堂,但是她实在是调皮,招猫逗狗,今天强迫先生家的大鹅亲母鸡,明天就抓着先生家的小黑狗让它下蛋。

先生气的胡子都秃了一半,实在是烦透她了,说什么都不愿意再收。叶无霜就把她送到自己母亲高芷兰郡主那里去,由郡主亲自教导,好歹那两年是学着认了点字。

等曲望南八岁的时候,常年在外的曲鸿峰就回来了,那时候曲鸿峰和叶无霜的父亲魏国公政见不合,叶无霜也知道自己不是高芷兰的亲生女儿,俩人和国公爷国公夫人大吵了一架,从此便不再让曲望南去魏国公府了。

至此,曲望南的学业就耽搁了下来,曲鸿峰不在意,叶无霜没精力,她一心一意扑在自己的相公身上。

又没两年,钱白梅就进了府,曲鸿峰本来就不喜曲望南像个假小子,再看酷似自己初恋的曲宁欢,知书达理,温婉贴心,甚是偏爱,花了大力气把曲宁欢送到周学究的学堂里读书。叶无霜那时候只顾着伤心,难受,也没有精力管曲望南,她就更没上过学了。

所以十岁的时候,自己应该是在家里待着的,怎么还会有学堂要收她呢?

这一切都太奇怪了,自己那个最爱曲鸿峰的娘亲,要给他纳妾。自己十岁的时候,竟然还在上学堂。是她重生的姿势不太对?

曲望南有点慌,这情节她都没经历过啊,那她重生回来咋办啊?这不是鸡屁股上栓根绳,扯蛋呢嘛!南南太难了,南南太可怜了。南南怀疑就是名字的问题,早知道还是应该坚决改名叫壮壮的。

“今天先生说要考试,你昨天不是还背了半宿儿的《大学》么?”叶无霜拉过曲望南,知道她是在找借口,但还是用手探了探她的额头,嗯,没有发热。

“我还背了《大学》呐?我这么有出息了?”曲望南有点愣,这辈子的自己,没想到还是个神童呢?!你说这,这真是迷路走进西瓜地,还有意外惊喜呢!

“我家南儿当然有出息,我家南儿最棒了。”叶无霜有点心疼的抱住了自己的女儿,但又觉得隐隐约约有些奇怪。

“那,那就去学堂吧!”曲望南呆呆的点了点头,叶无霜上辈子也是爱她的,但是比起自己的女儿,她更爱自己的夫君,自从曲鸿峰从边境回来之后,更是很少管她了。现在这样,她有点鼻酸。

她知道自己的小时候有多不招人喜欢,她用捣乱,欺负别人来作为吸引别人注意力的方式,所以,同辈的小孩子,她们的父母,府里的下人,都是不喜欢她这个混世魔王的。

上辈子八岁之后,再也没见过疼爱她的外祖母;十岁以后,父亲也不正眼看她,母亲也没有时间陪她;十二岁之后,就被关在那个又臭又脏的小屋子里,每日喝那些毒药导致身虚体弱,钱白梅和曲宁欢要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还会带人来羞辱她一顿。

好久没有被人这么拥抱过了,真的,真的,好温暖啊。

“惊鸿,快给小姐穿衣服,马车都在外面等了好久了。”顾嬷嬷比谁都着急,吩咐完惊鸿,她又赶忙往屋外走,冲着小厨房喊“翩若啊,给小姐带的点心装好没有啊,快准备出发啊,这都什么时辰了。”

曲望南看着顾嬷嬷,眼泪又要流了出来。母亲走后,顾嬷嬷在府里也是备受欺负,干的都是些脏活累活,倒夜香,喂马。她的卖身契在魏国公府,本可以一走了之,但是为了自己,她就这么一直忍着。最后因为想放自己走,被钱氏派人,活活打死在了小屋外。她怕自己难过,就紧紧的咬着牙,被打的皮开肉绽,都不发出声音。

现在,顾嬷嬷还活着,曲望南憋回眼泪,握了握拳头,这一次,她一定不会再让钱氏和曲鸿峰有机会伤害自己身边的人。

顾嬷嬷吩咐完就回房,关上了门,和惊鸿俩人麻利的给曲望南穿好衣服,梳好头发,再把她们送出门去。

等到曲望南出了院子门,顾嬷嬷才抹了抹脑门上的薄汗,气喘吁吁的和叶无霜说到“小姐今天这是怎么了,差点迟到,再迟到啊,怕是又要被夫子训了。被训了,回来又要哭鼻子。”叶无霜是她带大的,曲望南也是她带大的,所以她还是习惯叫叶无霜姑娘,叫曲望南小姐。

叶无霜没有说话,她盯着院门若有所思,突然,本来已经走出去的曲望南又折返回来,直直的看向还站在门口的她和顾嬷嬷,眼光莫名。

“南儿是忘了什么么?”叶无霜边说边捏了捏袖子。

“没有,没有忘东西,这就走啦。”像是确定了什么一般,曲望南笑着挥了挥手,就走了。

叶无霜咬了下嘴唇,她心里已经隐隐约约有了苗头。但是现在,她还有事情要做。

“顾嬷嬷,我们也走吧,还要去看看宴席怎么样了。”她率先走了出去。

顾嬷嬷跟在后面,欲言又止,姑娘从一个月前就开始奇怪了起来,原本恨不得姑爷眼里只有她一人,现在竟然想着给姑爷纳妾。原本已经和国公府不在来往,现在竟然让自己每天给老夫人送她亲自做的点心。她心里有猜测,但是又不敢确定,毕竟她家这个姑娘,对姑爷那是毫无保留的付出一切。

“姑娘,老奴有句话,一直想问姑娘。”顾嬷嬷深呼吸两下,还是开口问了。

叶无霜闻言放慢了脚步。

“嬷嬷,您想问什么我知道,我是您带大的,南儿也是您带大的。”叶无霜走到荷塘处停了下来“是我以前太傻了,没有听母亲的话,为了一个男人付出一切是不值得的,我受什么样的伤都无所谓,但是父亲,母亲,魏国公府,南儿,还有您,都不该跟着我受罪。”

叶无霜拉过顾嬷嬷的手,“嬷嬷是母亲的陪嫁丫头,从王府到国公府都是受人尊敬的,但是因为我,因为我的无条件退让,嬷嬷要在这将军府受那些下人们的气,是我对不起嬷嬷。”

顾嬷嬷一下子红了眼睛,眼泪掉了下来,但是又怕让叶无霜难过,便强迫自己笑,一哭一笑,却是道不尽的心酸,“老奴不委屈,就是替姑娘委屈,我们姑娘当年也是京城第一美人,嫁给个当时还是五品定远将军的姑爷,这是下嫁”她用袖子擦了擦眼泪,继续说道“姑娘进了府一再忍让,对将军的那些亲戚,老乡一再包容,那些个人却得寸进尺。如今姑爷高升,那些个奴才越发得寸进尺,还在外面编排姑娘的坏话。我是替姑娘你不平!”

是啊,自己原本骄傲,自信的姑娘,自从嫁给了曲鸿峰,渐渐变得自怨自艾,毫无自我了起来,看的她这个老人家甚是不快。

“是啊,退一步是对方的得寸进尺,现在是该往前走了”叶无霜帮着顾嬷嬷擦了擦眼泪“外面不都说我是妒妇,没给曲鸿峰生儿子,还仗着自己是国公府女儿,仗势欺人,不让他纳妾么,那就如他所愿,给他收几房妾侍。”

“姑娘不难过?”顾嬷嬷还是有点担心的看着叶无霜。

“不难过,反而对以后很期待呢。”叶无霜拍了拍顾嬷嬷的手笑了笑,顾嬷嬷也跟着笑了起来。

“姑娘好久没这么开心的笑了!”

“好日子还在后头呢,嬷嬷,我们走吧。”

“嗯!老奴我会一直陪着姑娘走下去。”

叶无霜去最后检查晚宴,而马车里的曲望南就有点抓耳挠腮。

“惊鸿,翩若,你们说,娘亲为什么突然间这么关心我的学习啊?”她一边吃着糕点一边想方设法套话。

“这我们也奇怪呢,大半个月前,夫人去求了舅爷,把小姐塞进了周先生的学堂,周先生啊,那是全京城最厉害的先生,以前还做过当今陛下的老师呢。”惊鸿捧着脸,看着曲望南狼吞虎咽的吃着糕点:“小姐,您慢点吃,别噎着!”

“母亲不是和外祖父家都不再来往了么?”曲望南一边问着心里一边盘算。

“小姐,那是血亲,是亲人,吵架归吵架,总归还是一家人”惊鸿说的理所当然。

“而且夫人现在每天都在给老夫人送亲手做的点心,老夫人虽然*气,但到底点心还是收了,等过些日子,气消了也就好了。”翩若比惊鸿大一点,人也更加稳重,她回答着曲望南的话,还顺手给她倒了杯茶水。

“那你说,我是不是可以多多往外祖家跑跑,帮帮忙,给母亲说说好话。”曲望南心里有了主意,这一辈子,开局可比上辈子好多了,这日子跟她被囚禁时候做的美梦是一模一样的。

“如此,那自然是最好的,”翩若点了点头“可是小姐,你要不要再看看书,今天周夫子可是要你背大学第一章整篇的!你昨天也是夸下海口的,要是您背不出来,表少爷们可又要笑话你了。”

“啥????????一整篇?????”曲望南大叫了一声,吓得外面的车夫都一哆嗦。

延伸阅读

洪荒之平阳道人死里逃生的水手  http://www.ahnblt.cn/o9j.shtml
由于交易会的原因,码头上已经密密麻麻泊满船只,一直延伸到数十米开外。蒙田等人没办法,

游移混沌第五章  http://www.ahnblt.cn/xkfy.shtml
65.初夏的痕迹已经悄悄显露,叶映看见远处的空气被热的有些扭曲,明明是初夏,可是他竟

穿成富二代前女友之首次冒险  http://www.ahnblt.cn/c0a.shtml
“目前还有一个问题,聂辰逸,关于你的武器……”这天练习时,洛明熙如是说道。这么一说,

美人与坏男人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ahnblt.cn/n04r.shtml
“叮咚,新手礼包,碳基生命修整药液已经开始空间传递。”童音提示。“唉!”王婵叹了口气

立志减肥后我找到了男朋友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ahnblt.cn/b3dn.shtml
半头山,东面山梁,西面缺失。剩田村便坐落于半头山山梁南面,再往西南,有风罗村,陈酒庄

抑制标记委员会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ahnblt.cn/63sq.shtml
林城一小教职工小区,于苏夏来说,确实不能算家。那里是苏恋叶定居的地方,而她自初中开始

都市玄幻之至尊登录之王婆卖瓜(6)  http://www.ahnblt.cn/nj2a.shtml
慕容雪笑吟吟地将一双掐丝珐琅象牙筷双手递给他耶律彦,他却没接,从袖中拿出自己从不离身

太古魔祖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ahnblt.cn/hdr.shtml
大力神魔范松、飞天神魔赵鹤尽破恒山派剑法于此!白猿神魔张乘云、金猴神魔张乘风尽破华山

千曳尼罗爱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ahnblt.cn/gxgw.shtml
07.陈枫铭艰难地劝说:“容忱,我不是不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冷静一点,现在……”容忱

饕餮美食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ahnblt.cn/affw.shtml
第九章:风水宝地(二)姚忆得意的暗想:“这块土地可是我前世的中华硅谷?那可是在世界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将军府:悍妻当家在线阅读第三节

    伴随着邵丹这句话,湛蓝的闪电剑光瞬息间化为点点星辰之光,宛若一道横跨夜空的星河,恢弘而浩大,并如旋风一般呼啸着冲向金光老人。那金光老人怡然不惧,他抬手一点,金碗骤然扩大,居然将这几乎遍布半个天空的星辰之光全部兜住。“三岁之福!”下一秒,那金碗上陡然出现一个巨大的福字,紧接着原本散落漫天的星光居然自动

  • 我是一棵许愿树(快穿)之寒极门(求收藏!求鲜花!)(7)

    “师兄……你不会御剑而行吗?这样背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到门派啊。”许墨背着白芷已经不知道走了多久,虽然他没觉得有多累,但的确是没走出多远。听到白芷的话之后,许墨无奈地说道:“师妹,我的剑都断了,那还能御剑飞行……”其实许墨根本不会什么御剑飞行,不过一路上走来他们的确看到不少断掉的仙剑,这才让

  • 洪荒:我能养成圣人第3章在线阅读

    华龙酒店,当裴君临抱着王子琼走出酒店大门后,就直接拦了辆出租车离开了!出租车里,明显中了药物的王子琼,整个人变得异常躁动不安,时不时还夹紧了一双惊心动魄的美腿,亦或者用精致的面孔磨蹭着裴君临的手臂,那姿态宛如一只发q的小野猫。裴君临的眉头微微皱起,终于收回车窗外面的视线,正眼打量起他现在所谓的妻子。

  • 西帝波之国之旅

    “出发———!!”走出村外,鸣人就兴奋的用他那独有的嗓门用力吼起。“白痴,你在兴奋什么啊?”佐助BS的看着他。“因为我从来没离开过村子啊。”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左顾右盼。“喂!这种小鬼真的没问题吗?”指着鸣人不满的转头问卡卡西。“哈哈。。。。有我这个上忍在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卡卡西笑。“嗯嗯~~只

  • 背靠爸爸好乘凉之红衣妖孽也负心竹马(九)

    君墨染笑够了,就告诉云挽歌道:“你知道为什么陆烨亭这么忌惮我?或者说,朝廷为什么这么忌惮我?”云挽歌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于是君墨染就说道:“朝廷忌惮的不是我,而是我手中的武器。朝廷想要招降收买人心,想要我为他们所用,替他们制造更具有破坏力的武器,以维持他们的横征暴敛!”说这话的的时候,君墨染那

  • 穿成一只乌鸦在线阅读林月鸢

    “李道友,小心了!”只见一个黑衣青年突然手提一把红尺青锋朝李毅然急速冲来。而李毅然看着冒着红光的三尺青锋双目一凝,背上的十寒剑立即出鞘!只听“砰!砰!”之声传出,两道影子就一分而开。李毅然与黑影相对而立,其手中的十寒剑冒着淡淡白气,而对面的黑衣青年看了看手中有些冰渣的红剑微笑着收了起来并朝李毅然说道

  • 大唐:我为邪王在线阅读第十章

    五原乃与凉州接壤之地,这进攻的乃是匈奴亦是上官伯玉响应黄巾贼子之一。而此次前来便是因为五原郡向并州郡求助,吕玲绮便调动了三千铁骑和数千步兵前来缓解对五原郡的功势。又未多调兵因为并州与黄巾重军所在地豫州接壤,吕布又怎么会真心实意掉出数万兵马前来对抗。吕玲绮恢复的非常快,这才刚刚二日便已经完好如初。楚凡

  • 大隋:老子要做皇帝在线阅读第5章

    楚凡离去的那一刹那,一道金黄色的身影极速落在库赞身边,由光粒凝固成实体。一个猥琐的中年男子。正是海军三大将之一。黄猿波鲁萨利诺。“好可怕,竟然能够重伤你。”黄猿眼中略带凝重之色,站在库赞身边望着楚凡离去的方向:“这下大海又该热闹了!”咳咳!库赞捂着嘴,鲜血从手指缝里滢出,染红整个手掌:“波鲁萨利诺,

  • 完美殿下的丑公主在线阅读⑦

    清澜看着陆卿在那里捣鼓了半天,最终陆卿直起身子回头淡淡的看向清澜,“去我那边洗吧。”说完就转身离开了清澜的家,走过去的时候目不斜视的十分正经的模样。就在他一只脚已经迈出来的事情,一只手拉住了他的衣角,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那一丝轻微的力度,顺从着站住了。看到陆卿真的停了下来,清澜有些不好意思了,他这个样

  • 锦绣田园之一品女司农在线阅读第一节

    楔子北极冰山之巅,寒风烈烈,涂腾一席白衣立于其上,身如剑,目如炬。“准备好了吗?”趴在涂腾左肩上的大强问道。“准备好了。”“这一走,归期遥遥,或许没有归期。”大强语气深沉。听到师傅的提醒,涂腾眼神茫远,似有追忆。“心愿已了,再无牵挂,回不来也没什么。”“臭小子,你还是忘不了她。”“刻骨铭心,哪有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