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甄嬛传炮灰的幸福生活第7章在线阅读

作者:月桂香 来源:晋江文学城

赵嬷嬷听到这话,脸上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五爷性子寡淡,和侯府里的人相处得并不好,这么多年什么家宴、年宴从来是不参加的,就连老夫人那边也是鲜少去得,如今受了伤,更是一次都没外出过,平日里就算老夫人过来探望,见不见还得看五爷的心情。

今儿个怎么想着过去了?

刚要发问,余光瞥见坐在对面的萧知,她心里略一思忖,倒是明白过来。

今儿个是两人成婚后的第一日,理应是要给长辈去敬茶的,只是因着这桩婚事本来就不体面,又因为五爷的身子,正院那边也就没传话。

其实就这位新夫人的身份而言,虽然占了个“五夫人”的名号,可实际上阖府上下谁也没把她当回事?所以就算她不去敬茶,旁人也不会说道什么,只是府里那些拜高踩低的奴仆日后没得是要看轻人几分。

可如今看五爷的样子竟是要给这位新夫人立威?

赵嬷嬷虽然是陆重渊的奶娘,从小看着他长大,但也从没摸透过自己这位主子的性子。

原本以为五爷不会满意这桩婚事,可如今看来,倒像是满意的……要不然怎么可能被人刺伤也要瞒下,如今还要帮人提身份?

虽然不明白五爷这是看中这位新夫人哪儿了。

可既然他喜欢,那么他们这些身为奴仆的自然也会好好敬着人,压下心里的疑惑,赵嬷嬷朝人福身一礼,轻轻应了一声,而后又朝萧知行了一礼。

她这一礼较起之前可恭敬多了。

萧知明白她是因为什么缘故,却不明白陆重渊的做法。

眼看着赵嬷嬷退下,她没有起身也没有说话,只是朝陆重渊的方向看过去,陆重渊虽然以前算得上是她的小叔,可她却没跟人相处过,应该说整个长兴侯府都没什么人跟陆重渊相处过。

陆重渊这十年里很少回来。

即便回来也都是待在五房,鲜少见人。

她知道陆重渊跟家里人的关系不好,就连面对他的亲生母亲陆老夫人也是薄情得很。

所以他今天提出去正院,的确是让人诧异的。

可不管陆重渊是因为什么缘故,他这个举动的确是给了她很多方便,至少那群拜高踩低的奴仆不敢再像昨儿个那样对她,以后她行事也会方便很多。

萧知抿了下唇,轻轻同人说了一声,“五爷,谢谢你。”

她说话的时候,嗓音软乎乎得,因为昨儿夜里没怎么睡好,听起来稍稍有些沙哑,但也还是好听的。

刚醒来知道自己要嫁给陆重渊的时候,她心里是不愿的,陆重渊凶名在外,她多怕自己还没查清真相就死在人的手中。

可经历了这么一日的相处倒是让她有些改观。

她就这样坐在人面前,低着头,无论是语气还是面容看起来都十分真心实意。

这应该是她生平头一次跟别人道谢,那个“谢”字从唇齿之间研磨出来的时候还带着一股子生疏,可她脸上的神情是真挚的。

她是真得感谢陆重渊。

无论是先前的刺伤,还是这次去正院,她心里都感激着陆重渊。

陆重渊听到这话倒是转过脸来,外头的天色已经大亮了,甚至有初旭透过那覆着白纱的木头窗棂打进屋中,此时那日头就打在他的身上,他的脸处于逆光之中,少了几分薄凉,却也看不见什么柔和。

他看着萧知,目光依旧黑沉沉得,语气也很淡,“你以为我是为了你?”

“不管是因为什么,我都得谢您。”

萧知说话的时候。

虽然低着头,可脊背却是挺直得。

整个人站在阳光底下,明明看起来纤弱得很,却又让人瞧出一丝凌然的美,这样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交杂在一起,使得她那张本来只能算是清水芙蓉般的脸好似有了一种迥然不同的美感。

明艳又夺目。

像天上的朝日,让人移不开眼。

陆重渊原本黑沉沉的目光此时变得有些微闪,就连那颗心也好似“扑通扑通”跳动了几下。

旋即。

他又生出了几分厌恶和恼怒。

他讨厌这样犹如朝阳般的夺目,他从来都是生活在黑暗里的,面对这样的美好恨不得亲手毁掉、撕碎。

心中的戾气刚刚升起,却在看到她关切的面容时,一顿。

“五爷,您怎么了?”

萧知有些诧异得看着他,似是不明白为什么才一瞬的功夫,眼前这个男人又变了脸色。想到昨日的发热以及今早右肩上的伤口,她也坐不住了,起身朝人走过去,嘴里担忧得说着,“您是不是觉得难受,是烧还没退,还是右肩上的伤口又疼了?”

边说。

她边伸手想去看一看。

可手还没碰到陆重渊的肩膀就被人握住了手腕,男人的手仍旧和昨夜一样冰凉,带着渗入骨髓的寒意让萧知忍不住就打了个冷颤。

萧知低头朝陆重渊的眼睛看去。

那是一双化不开浓墨的凤目,在这样一双眼睛的注视下仿佛会被这双眼睛的主人拉入婆娑地狱一般,萧知忍不住又打了个寒颤。

而后她听到陆重渊望着她,沉声说道:“我说过,离我远点。”

明明怕他怕得要死,何必露出这幅情真意切的关心模样?这个女人比那些人还让他觉得恶心。

想重重拂开。

脑中却回想起她独自一个人躺在榻上,小小的身影看起来又羸弱又可怜,其实她也没什么错,被迫嫁给他,还得压抑着心中的恐惧伺候他……

只要她日后别再露出这幅犹如真心般的面容,他可以让她好好待在五房。

松开手。

陆重渊自顾自推着轮椅往外走去,没再理会身后的萧知。

萧知被人这般对待,要说不生气是不可能的。

她从小到大还没被人这样对待过,这个男人倒是好,一而再再而三得……她昨夜照顾人本来就没怎么睡好,现在喉咙干哑,身子疲软,手腕还被人握出了红痕。

可她又能说什么?

这个男人是陆重渊,他原本就是这样的性子。

她想好好活着,除了顺从他的话,好好照顾他,别无他法,纵然再生气也只能忍。

何况陆重渊今日也总算是帮了她。

思及此。

她也没再多说。

轻轻揉了揉手腕就往外头走去。

他们还得去正院请安。

如今这个时辰,只怕到那的时候都已经晚了。

陆重渊肆意妄为惯了,平日里也从不把别人放在眼中,自然是不用怕得。可她不行,她一个新妇,背后又没什么依靠,要是头一天就惹了这府里的人不高兴,日后在这府里待着恐怕不会好受。

要是有陆重渊的庇护还好些,可……

她看了一眼陆重渊的身影,让这个男人庇护她估计比登天还难。

收回视线。

萧知默默对自己说了一声,还是靠自己吧。

她这辈子还没靠过自己,小时候靠父王靠母妃靠哥哥,靠她的身份给她带来得便利,嫁了人也不用担心,公婆疼她、丈夫宠她,直把她养得天真烂漫。

所以到最后才会被一群人瞒在鼓里,连自己的父王母妃出事都不知道。

想到这。

她的情绪开始变得波动起来,袖下的手也被她紧攥着,等到指甲嵌在皮肉里传出了疼意,她才抿着唇压下了那股子情绪。

好在这股子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等她被冷风一吹的时候也已经被她压得瞧不见了,快走了几步,然后推着陆重渊往前走。

萧知原本还担心自己的力气推不动,不过这把轮椅估计是特制的,她推起来的时候倒是丝毫不费力气,就这么推着人往外走。

外头的风很大,也很冷。

她身上穿着得还是昨晚那件衣裳,又单薄又不挡风,被那跟刀子似的风打在脸上的时候忍不住就倒抽了一口冷气,可她脚下的步子却没有停留,即便再冷,脊背也依旧挺得很直,就跟冬日里的寒松似得,即使被厚重的雪压着也不曾弯下一丝身躯。

陆重渊自然是注意到了。

可他什么都没说,只是那双剑眉几不可闻得皱了一回。

赵嬷嬷正好过来,倒是看到了陆重渊的神色,想到五爷之前的表现,她心里一个咯噔便走上前,说道:“原是老奴的错,本该昨儿夜里就把夫人的东西拿过来,可昨儿个事情多,一时也就忘了。”

这话说完又面向萧知行了个礼,跟着一句,“五房没有合适的衣裳,劳夫人先辛苦这一段路,老奴现在就吩咐人帮您去把东西拿过来。”

萧知自然是不会信赵嬷嬷这一番话的。

什么事情多忘了,其实还不是他们根本没能想到她能活得下来,对于一个生死都不知道的人而言,那些东西自然是没必要拿得。

不过这样的话,她自然是不会说的。

原是想同人道一声谢,可心里想到了一桩事,她想了想还是朝陆重渊说道:“五爷,我过会可以自己去拿吗?”

陆重渊原先一直不曾说话。

此时闻言也不过无所谓得说了一句,“随你。”

说完。

他就收回了视线。

萧知便也没再多说别的,朝赵嬷嬷点了点头就推着人往外走去。

***

自从陆重渊受伤之后,长兴侯府但凡他需要路过的地方,无论是门槛还是阶梯都被重新改造了,甚至就连院子里的鹅卵石小道也被推成了平路,这倒是方便了萧知。

她就这么推着人朝正院去。

五房本就离得要偏些,纵然萧知一路不曾耽搁,也花了快有两刻钟才到,等走到那的时候,看见熟悉的环境,她轻轻松了一口气。

虽然这轮椅推得不怎么用力,可走了这么一路,她还是有些累得。

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她继续推着人往前走。

陆老夫人居住的正院名叫“长松斋”,院子里就栽着几株松树,走过小道,迈入正院,萧知看到了侯在长廊下的人。

此时侯在长廊下的丫鬟是陆老夫人院子里的一等丫鬟,名叫“平儿”,她是个老实稳重的,因为得陆老夫人的喜爱,就连陆家的这些主子也从没把她当做下人看。

这会她立在廊下,脸被风吹得红了一半,一看就知道站了有一会功夫了。

陆重渊虽然和家里人的关系不好,可萧知心里明白,这么多子嗣里,陆老夫人最疼爱得便是陆重渊,要不然也不会在陆重渊受伤之后就大修侯府,又是砍门槛又是砌路,为得就是怕陆重渊出行不便。

“五爷,五夫人。”

平儿眼见他们过来就迎了过来,规规矩矩福身行了一礼后便朝陆重渊笑道:“老夫人得知您过来,笑得一早上都没合上嘴。”

她说得客气。

陆重渊却没什么反应,低着头拨弄着大拇指上的翠玉扳指,语气淡淡,“杵在这做什么,还不进去?”

这话是对萧知说得。

平儿大抵也是习惯了,闻言也没再说什么,只是又朝萧知点了点头,然后就替两人引路、打帘。

帘子刚打起。

里头那股子热气就迎面扑来。

萧知这一路受尽了寒风,甚至觉得自己的身子都变得僵硬了,如今被这热气一盖才觉得自己活了过来,手脚松软了,紧绷的小脸也跟着放松了。

平儿在外头轻轻禀了一声,她就推着陆重渊走了进去。

侯府没有要早起来请安的规矩,今天却坐了不少人,萧知一眼望去尽是熟悉的人,心下的情绪若说不波动是不可能的,这些都是以往她最熟悉的人,可如今却得当做陌生人……不过这样也好。

她以前识人不清才会酿成那样的结果,如今换了一个身份,倒是可以好好看看这些人了。

低着头。

她没有说话。

屋子里也没有其他人说话,静悄悄得,只有轮椅在地面碾过发出些许声音。

坐在罗汉床上的陆老夫人穿着一身紫檀绣仙鹤的长袄,六十多岁的年纪,头发已经有些花白,这会她的手里缠着一串念珠,目光却一直盯着两人过来的方向,往常沉稳又平淡的面容此时显得有些激动。

她已经有半年没看到自己这个小儿子了。

今早知道他要过来请安,她都以为自己听错了,连着追问了好几遍还是不敢确信。

她这个儿子向来薄凉,别说过来请安了,就连她亲自过去,他也不肯见,可此时他就在她几丈之远的地方,激动的心情压也压不住。

只是看着他坐在轮椅上,眼眶忍不住又有些湿。

即便过去已经有半年的时间,她还是没法相信,自己这个英勇的小儿子竟然下半辈子都得在轮椅上度过。

轮椅转动的声音已经停下。

陆老夫人也适时掩下了自己的情绪,她看着两人的方向,又或者说看着陆重渊的方向,嗓音比任何时候还要来得柔和,“你们过来辛苦了,快坐吧。”

萧知推着陆重渊坐到了一边。

陆老夫人原本是想同陆重渊说些家常话,可陆重渊自打进了这个屋子就一直低着头把玩着扳指,不请安不行礼,浑然是把这屋子里的一众人都当做了空气。

虽然心里难受,倒也习惯了,陆老夫人把喉间的话压了回去,然后朝萧知招了招手。

萧知便起身过去了。

她今天是新妇见人,理应要给陆老夫人敬茶。

这会平儿端着托盘站在一处,她就跪在蒲团上朝人拜了一礼,然后接过平儿递来的茶奉给陆老夫人,要称呼的时候,她差点一声“祖母”吐出来,好在最后还是及时反应过来,轻轻喊了人一声“母亲”。

陆老夫人低着头没有说话。

她虽然疼萧知,可那是对小辈的疼。

要是拿她当自己的儿媳看,这又是另一回事了,她心里总觉得这世上没什么姑娘配得上自己的儿子,这次也是没了办法才只能把她指给老五。

可即便是如此。

她也没想过要认这个儿媳,甚至想着等哪日老五的病好了就再给老五挑个好的,所以她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喝这杯新妇茶。

可如今——

陆老夫人朝陆重渊的方向看了一眼,见他虽然还是低着头,但已经停下了拨弄扳指的动作,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得上眼前这个女孩子,可既然他喜欢,那么她这个做母亲得自然是愿意如他的意。

笑着接过了茶,轻轻抿了一口。

然后看着萧知柔声说了几句新妇进门的话,等到要送礼的时候,陆老夫人心下一动,招来身侧的常嬷嬷说了一句。

常嬷嬷似是有些诧异,倒也没说什么,轻轻应了一声就往里头走了。

等她再出来的时候,手里捧着一个盒子,陆老夫人接过后就对着萧知柔声说道:“这本是我的陪嫁,如今便送给你了。”

她这话说完便打开了眼前的盒子,里面躺着得赫然是一套凤血玉的首饰,屋中原先没有说话的一众人在看到这套首饰的时候都倒抽了一口冷气。

延伸阅读

我!一拳制霸洪荒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vv-soft.cn/bvmd.shtml
时间,有时候改变的不只是人的外表,还有人的内心。很难说的清楚,这三年我是如何过来的,

逆天幕山洞  http://www.vv-soft.cn/swne.shtml
周暮宇终于看清,山洞中竟是一个巨大的展厅,四周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古董,装饰品,墙壁上也

红楼之孤家寡人之第八章  http://www.vv-soft.cn/alby.shtml
接管了逍遥派后,苏浅的生活好像并没有什么变化,该练功照样练功,该看书接着看书。只是,

我原来是条鱼[星际]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vv-soft.cn/pmkp.shtml
在秦家的大厅中,此时正跪着一百来人,都是秦家的家丁和女仆。而秦家家主秦风呢,此时正站

钞能力大师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vv-soft.cn/nz1i.shtml
流出的血飞向盟杯,突然触碰到血的盟杯飞起,风雨突变幻云的降临使得秦国黑暗,盟杯漩涡般

吴氏帝国在线阅读愤怒  http://www.vv-soft.cn/6z4m.shtml
栩栩顺着路人的指引,终于找到了那家所谓的狐裘锦。店门装饰十分奢华,金色珠帘挂在门口,

落魄兵人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vv-soft.cn/6k2r.shtml
第七章荀彧归心!听着满宠气急败坏的话,刘协只是冷冷说道:“你以为曹操就真的愿意给朕机

(综漫)妖狐记事在线阅读第5章  http://www.vv-soft.cn/g9sr.shtml
见识过这只智能狗的功能,张榕晟的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这一项技术一定要保密起来,他需要

重生之最强AI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vv-soft.cn/pl9f.shtml
而他们的会长,不仅没有把他轰出去,反倒是把他按在了自己的座位上,又往他手里塞了根圆珠

玄元志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vv-soft.cn/u965.shtml
随着文昊盘坐在地上以手代笔在自己的衣服之上画下一道符文之后,只见他用两指捏着一张黄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追云九月三第3章在线阅读

    太玄经是金庸武学中的顶尖神功,修炼前提是要无任何武学根基,夏云穿越成为一个婴儿,自然就满足了这个基本前提。太玄经修炼入门非常困难,君不见侠客岛上面众多武林豪杰,唯有目不识丁的石破天修炼成功。而石破天修炼的场景与其他人迥然不同。石破天不愧带有主角光环,别人看到的都是武学修炼路线,而他看到的却是小蝌蚪一

  • 万界畅游系统之四大家族

    戎飞也不怕冷,直接到院子里提了一桶水,从头浇下,叫了声痛快,用棉布做成的毛巾随便抹了两把,回到屋里,跟墨宇轩喝酒吃肉。这三个时辰里,烤肉一直放在炉边,墨宇轩又在肉旁塞满了一种有特殊味道的野菜,这时不但没凉,反而香气越发的勾人。酒是好酒,肉是好肉,两个人一端起酒杯,话匣子就打开了。“我说宇轩,这眼看就

  • 豪门老男人的替嫁男妻(穿书)在线阅读第六节

    眼看怪兽冲向方国华,林云大急,拿起身边的铁棒暴起就向怪兽冲了上去,嘴里不忘提醒国华,大声的喊道:“国华,你先解决窗台上的那只。门口的畜生先教给我”。嘴上喊出的话音刚落,手上的动作也随之跟到。抡起铁棒砸狠狠的砸在怪兽的右臂上,“咔嚓”一声,代表着怪兽走向杨过的悲剧。怪兽一击吃痛。凄惨的一声嚎叫,一爪子

  • 郑氏八房第一章在线阅读

    2013年5月份,春季说热不热气温适中的季节。神来岛华夏帝都学校西校区偌大的操场上围着上百个学生,这些学生统一的校服装扮。银灰色的外套上还装饰有一圈金色的流苏,纯手工的风格剪裁,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扣子是黑色的,第二颗上还有缩小版的的金质校徽,女生的校服更为短小,仅到腰部。kù子是一色的西装kù,而

  • 放逐之歌在线阅读第九章

    “大将……将一期哥,碎刀吧。”当药研的声音响起的时候,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他是说了怎样的话,急忙又朝着审神者看去,见审神者还是如刚刚那般失魂落魄的模样,似乎并没有听到他说的话,药研便推了推眼镜,不再多言,扶着审神者到一旁的榻榻米边坐下。站在旁侧,药研只觉得空气沉甸甸的,压抑得人心底难受,憋了半天,发觉

  • [全职高手]仓鼠饲养日记雷古

    (图为帅气的队长)王东一头黑线的看着眼前的场景,他刚刚吃完早饭回来,就看见令他汗颜的一幕。西基、莉可、那多正围在那个机器人的身旁指指点点。当然,如果这些的话,还只能够算是小孩的好奇,而地上碎掉的铁钻以及各种刀片,让王东的眼角不住的抽搐,你们绝对是对他用刑了是吧。。。“咳咳。”王东咳了一下表示自己的到

  • 寒星暖月之天赋差距(3)

    墨辰强悍的滞空能力帮助他成功躲避了紫原的封盖,在这种完全失去平衡的状态下,他仍旧自信地将球投出!紫原纵使拥有再强悍的身体素质,此刻也只能眼睁睁目送篮球从他眼前划过!篮球跨过一个夸张的弧度,向着篮筐飞落而去!唰!在无数双屏气凝神的目光中,篮球刷网而过!全场寂静无声,惊愕地望着那颗掉落在地的篮球。进..

  • 董事长是大灰狼之百分百被空手接白刃的宝剑(求鲜花,求收藏)

    陆云穿越了火影世界,这本来没有什么,在现代谁还没有碰到过穿越。但是为什么别人穿越都是成为大家族之子拥有各种的血迹界限,再不济也是什么天才,可是为什么轮到自己就是一个废材炮灰!是真真正正的废材炮灰,修炼了三年查克拉连一个忍术都放不出来,而且就要上战场的那种。可怜陆云这样一个九岁的小美男子还没有勾搭小美

  • FATE之无冕之王河蚌

    “你这一头长发留起来可不容易,怎么突然想剪短发呢?”理发师一面把她前额的头发捋到后面来卡住,一面随口问道。镜子里的少女垂着眼眸,眼底漆黑如没有路灯照明的深夜,余光里不时有一缕缕的头发掉落在理发围布上,再顺着某种轨迹滑下去,消失在她的视线里。半天等不到回答的理发师看了镜子一眼。不得不说,虽然剪掉这头漂

  • 真实浩劫在线阅读第六章

    吃晚餐的时候,原本适合四个人的餐桌明显拥挤了起来。吴双看着自己和奶奶碗里的半碗饭,再看看爸妈这边的榨菜,他们那边的鱼罐头……没好气的放下筷子,问道:“这是什么意思?”杜云喜给每人都添了一大碗,其中以她自己和万光庆的米饭堆的最高。她笑道:“是这样,没有出去寻找食物的是吃一碗,我们出去了吃两碗。”“志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