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不知卿来之第六章

作者:途茗 来源:晋江文学城

青梅煮酒论英雄。

煮茶呢,又该论的是什么。

窗外的月色正疏淡,粉墙外有一枝早梅斜斜地横过,临水生姿,花香若有若无地飘在风里。

这里岂非正是天上人间。

然而萧星却没有忘记所来为何事。那神秘莫测的朝日帮仍在暗中伺服,等着取大哥性命,还有那敌友之间的青龙会。这些诡谲变幻的江湖风波,此刻却似与这高高在上、一尘不染的将军府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自已和燕榭虽然已进来了,怎样出去却还是个问题。

可是虽然危机重重,除了暗自警惕之外,萧星心中却微微还有些喜欢。她成天吵着要行走江湖,萧羽凡却总是不理,这回,可是真正有了机会出来做一番大事,立个大万儿了。

她却没有想过,人若是死了,又怎能做大事,立大万。

是不是年轻人的血,自古就是热的。也许很多时候他们都太冲动,行事太不顾后果,甚至让人觉得愚蠢,但世上若没有了这种热血,又会是什么样子。

燕榭何尝没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兴奋,只不过燕家二少爷生性沉稳,自小又受足严训,养气功夫尤胜常人,就算心中在想什么,面上仍是严肃淡然一片。

只是这次他的耐心却似乎遇到了对手。他和那身着重裘的年轻人之间的对话,只有一个字可形容:慢!

并不是说话速度慢,而是间隔的时间相当长。往往一个人说了一句,要过了半天另一个人才会接下去。萧星只觉得他们的谈话,比煨茶的炉火还要缓上几分。

是以在一壶水由冷变热的大半个时辰里,萧星只听出了两件事。

第一,那奇怪的年轻人姓李名晏,据说取自海晏河清之意,正是白马李将军唯一的独生子。

第二,李将军冒名顶替,本是出于李晏,现今李府当家人的授意。

这两点让萧星很有些沮丧。若一个儿子愿意将他自已的老子掉包,那别人又有什么话可说。

而且他们这种奇特的对话方式也实在让她不舒服,一个女孩子就算再聪明,耐心却总是欠缺些的,若非心存警觉,只怕早已打起瞌睡。

如果她看见燕榭额上的微汗,她一定再也不会这么轻松。燕榭此刻心中正是有苦说不出。屋里的四人原是分成坐两桌,对面而谈,燕榭正对着李晏,中间距离说短不短,说长不长,恰够来场内力比斗。

李晏身前有杯热茶,茶中有雾袅袅而出。这本是再正常不过的事,看在燕榭眼里,却又大有不同。自他们一落座起,那股白烟便被一股沉潜之力催动着,有如山之浑厚,压迫而来。天下高手多的是,这也不算太出奇,最令人骇异的是这股内力不但汹涌,而且势头精准,不差毫厘。萧星就坐在燕榭身旁,却也一无所觉。

萧星并不是个武功很低的人。否则燕榭也不会任着她乱闯。燕榭暗叹一声,他早知这将军府不是好相与之地,却直到现在才知道有多不好相与。

人家划下道来了,还能怎样。燕榭只能跟着不动声色运力回抗,然而时间一久,对方的内力仍如无穷无尽,全无枯竭不支之象,自已却再也无法保持这种静斗之态。眼看两股内力就要自空中冲撞开去,突然压力一轻,对方的内力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燕榭素向心高气傲,明知对方是给自已留了面子,却不愿领此好意,正想大声认输时,那面色苍白之公子却对自已微微一笑,示意不用多言。

一怔间,刘轻烟却正在此时开口:“李公子,时辰就要到了。”

“什么时辰到了?”萧星终于听得有人正常说话,精神大振,急急问道。

这本来是个很唐突的问题,刘轻烟却似未觉,带着招牌式的亲切笑容,详细地对她解释。

“今天中午有人给李将军送来封信,约好子丑之交前来相会。现在差不多快到了。”

三更半夜前来拜访,必有古怪,想那柳毅也不会做此傻事,可不知又是谁。萧星好奇心大作,却又犹豫着要不要借机告辞开溜。

李晏自丰盛的裘毛中微微抬眸:“你们既然适逢其会,便是佛经上说的有缘,一起听听也无妨。”

燕萧二人同时心道不好,知无缘无故又要被人拉下浑水。难怪刘轻烟答得如此爽快,原来是早料到会有此说。

这趟贼船实在上得毫无道理。然形势比人强,既来之则安之,燕萧二人同时抱定了见机行事的心思,静静地听李晏叙述。

“这世上有件事是人人都没有法子的,那就是死亡。纵然是帝王英豪,到头来仍不过黄土一坯。但有些人是不能死的.......暂时不能死。”李晏轻咳了两声,神情有些萧索,“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若我朝中多两个飞将军这样的人物,又何须我一介病残之躯,苦撑此风雨飘摇之局?”

刘轻烟肃然拱了拱手。萧星却悄悄撇了下嘴。

“我父帅壮年时,也曾远征南疆,平夷狄乱,三年间虽不敢说有定邦之功,却也恩威并施,降服了蛮族首领赤雷,与其盟血为誓,只要我父帅尚在人世一天,蛮族便不入中原一步。然这十数年来,我朝.....”李晏看着刘轻烟,微微一叹,住口不言。

刘轻烟苦笑:“李世兄莫要见外。我朝国威渐衰,这是谁都知道的事,只是没有人肯说......关外战事已起,南疆也有蠢动之意,若不是碍了白马将军的声威,早就大兵犯境了。”

萧星大奇:“莫非朝中那么多武官,都是养着玩儿的么?”眼珠一转,又自笑道,“就算他们都不成,我看以两位之才,带兵平个乱,倒也不成问题。”

刘轻烟一笑:“多谢萧姑娘谬赞。领兵布阵这种事,刘某是做不来的。李公子胸藏韬略,学究天人,倒还当得此说。只不过现在最要紧的,还不是这个。”

以茶润喉,他继续道:“这件事也是个天大的秘密.......皇上身染重恙,太医虽然不说,宫中却俱已准备起后事。唉,只是太子,却也嫌太柔弱了些。”

后半句话说得突如其来,燕萧二人却是心中惕然,大呼糟糕。莫不成是夺嫡争位?这种事古皆有之,也不算什么奇闻,只是自已听到,却大大的不妙,从此身上又多了一层被灭口的危机。

刘轻烟这样的官场老手,岂会无意失言,那自是有意要拖二人下水了。

“皇上子嗣不多,三皇子乃正宫所出,自小便立为太子。此乃天经地义之理,能与之争者,唯大皇子和七皇子二人。大皇子执掌宗人府,威望甚隆,而那七皇子多有智计,曾数次靖海平乱,手握重兵,声势也不可小觑。自古尾大不掉,何况有双,皇上既已病重,朝中现在的乱况,诸位想也可知一二,调兵遣将,谈何容易!”

对燕萧二人来说,这也不算什么秘密,但自刘轻烟口中说出,那又是不同。听到此处,萧星只觉后背发凉,再也忍不住了,大声道:“你跟我们说这些做甚?那宫阁玉楼,和我们山野之人有什么关系?”

“本来没有关系。”刘轻烟目中多了几分笑意,“可是谁叫你们几次都自已撞来了。”

萧星被噎得说不出话来,燕榭却冷哼一声:“就算我们今夜不来,大人想必也不会放过萧家罢。”

刘轻烟微笑:“萧羽凡出尔反尔,坏了朝日帮的大计,朝日帮重出之日,岂肯再放过他。这一战,本就在所难免,早些晚些又有何关系。”

他说的轻松,萧星却终于明白了大哥当日为何不肯答应与他合作之故,定是瞧出了这刘轻烟身后内幕太过复杂,不愿牵扯进去,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好死不死地自已却偏偏选在今日撞上门来。

正自懊恼,却听那刘轻烟又悠然道:“那朝日帮,也不知是哪位皇子的手笔,那也就罢了,却不想又有人与那南疆勾结,与虎谋皮这招,对我中原实是凶险。”

“今夜子丑之交,来的正是南蛮中人,却是为试探李将军之真假而来,蛮人虽未开化,却最重誓言,若无白马将军确实死讯,绝不会迈入中原一步......只是这李将军,唉,却是试探不得的。”

“家父临终时,仍泪流满面,说对不起皇上,不该在这时候归去。”李晏轻叹一声,“君子择善而固,可惜生死之事,连圣人也勉强不得。”

窗外传来隐隐几声更鼓,丑时已至。远远隔着竹林,众人都看到空中升起两三朵红色烟花。

人已至。

“能骗过去,那是最好,若是不能,也只有让他们全部留下了。”刘轻烟的笑容仍是那么和蔼,看向燕萧二人,“我们早已放出消息说李老将军便在这竹楼之中,想必他们定会冲此处而来,到时还望两位能鼎力相助。”

他罗里罗嗦说了半天,这句话才是重点。萧星虽然平日里胆大妄为,这时却也有些彷徨。她自然知道人家看重的并不是自已这两下三脚猫的功夫,她一出手,拉下水的却是萧家,这才是重点。

燕榭处境何尝不是一样。

幸好已用不着他们作答。一个沉稳的声音已从远处传来,用的是传音入密的法子,内力十足:“故人前来求见,望李老将军允准。”

这话说得字正腔圆,京味十足,语气也甚是恭敬。

“家父偶染风寒,早已休息,恕不见外客。来人请回吧!”

“千里而来,只求一眼,公子如何不近人情!”

“朝中明令,大小官员不得私下结交藩王,各位岂能不知,若真念故人之情,还是请退吧!”

那人似已动怒:“小子太不识好歹,我看在你父面上让你几分,你却当真拿起架子来了,今天,是不见也得见,到时若有死伤,却是怪不得我们了!”

“早说了这句话,我也不必和你在这里浪费口舌。”李晏悠悠道,“各位既然要闯,那就请吧。李雷、李电,与我送客!”

话音刚落,竹林外已传来隐隐的厮杀之声,座中人耳力都还不错,立时听出来者众多,而且武功还似颇高。

茶又沸。

此起彼伏连着两声惨叫,显是已有人身亡。

萧星见众人都低眉敛目若无其事的样子,心道你们都不急,我急什么,遂取过杯茶来细细品着。无奈一碗喝完,她仍是没有觉出那是什么味道来。

远处已有火光闪动。嘈杂声更大,却是添了许多救火的人。这下莫说萧星,连刘轻烟的脸色也微微变了。

若非有恃无恐,怎敢如此无所顾忌。世上象萧星这样只凭一时冲动就要放火的人毕竟不多。

能腾出手来放火,也可见将军府的人已抵挡不住,处于劣势。

黄影一闪,李晏身边已多了个壮年汉子,身着侍卫锦衣,唯一不同处,腰间挂了块雕成风云样的玉牌,目中精光如电,太阳穴高高隆起,一望便知是内家高手。

风云雷电四大家将,雷电俱在外面,这位不是风便是云了。

“公子,李雷他们只怕支持不住,我想.......”

“还未到你出手的时候。你只要顾住李将军就行。”李晏挥了挥手,“我自有安排。”

“是,公子。”李风一躬身,迅速退下。

倾听片刻,李晏站起身来,走到窗前,朗声道:“李雷、李电,你们带人守住府门,许进不许出,竹林不必再防,谅他们也破不了我的玄机大阵。”

难怪一路进来都没有人发现,燕榭现在总算明白。只听萧星喃喃道:“真的破不了你为何还叫人拦住他们......就不知竹林起火了我们会不会先被烧死.....”

她说得很小声,却又正好能让李晏听到。

李晏微微一笑,并不作答。

猛然轰地连声巨响,一时硝烟冲天,连地面都似震了两震,巨响过后传来纷乱人声。

“有埋伏!大家退后!”

“二弟,二弟,你怎么啦?”

“夫君!”

此外还有叽里咕噜许多蛮语,杂乱无章,不一而足,却多是愤怒和悲伤之意。

“江南霹雳堂的火药?”燕榭不知何时已立到窗边,凝视着远远火光中的人影。

“正是。”

“要造成这样的声威,火药怕不要堆成小山......公子好大手笔。”

“不是。我只是稍加改良了一下,威力如何,我也是现在才真正见识。”

燕榭看了他一眼,默然不语。

萧星想到刚才自已也曾生起放火的念头,不由心中发寒:“这......这就是你的安排?那竹林......竹林岂不要被炸坏?”

“毁去外围一层,对阵法并无妨碍。”李晏淡淡道,“火药的安放,是计算过的......运气还不差,没有出错。”

“你放了几层这样的火药?”

李晏瞧了她一眼,似笑非笑:“足够他们炸到天亮。当然,还要看他们有没有活人坚持到那时候。”

萧星倒吸一口凉气,心中暗骂这哪是人住的地方,简直就是个鬼,却再也不敢说出口来。

人声渐寂,火光渐息。

“他们要闯阵了。”半天没有说话的刘轻烟突然道了一句。

“侍药、新茗,掌灯。”

先前的两个童子应了一声,手持火折,各各纵身飞上画梁,众人这才瞧见原来屋顶之上,竟悬有数十盏彩色琉璃灯,或大或小,排列有致,甚为精美。

两个小童轻功象还不弱,转眼间彩灯已全都亮起,那灯光顺着天窗之格一一射了出去,照在竹林之上,立刻象是蒙了层彩雾,氤氲纷绕,美不胜收。

可惜世上越是绝美的东西,往往越是藏着杀机。

萧星现在只庆幸此刻站在竹林里的不是自已,也想不通还有什么法子能破这个鬼林子。然而世事之无常,却实在不是她能想象得到的。

延伸阅读

松野加盟  http://www.bodyworkcapecod.com/yzmt.shtml
松野智能仪表主要致力于微机综合继电保护装置、电动执行器、流量计、压力变送器、电力看护

鼎锋包装印刷设备加盟  http://www.bodyworkcapecod.com/af19.shtml
长年经营纸箱600型钉合机,钉箱机配件、薄刀机,低档印刷机,开槽刀及多种机械配件等。

宏祥搪玻璃反应罐加盟  http://www.bodyworkcapecod.com/x1ba.shtml
本公司产品有K型、F型各种规格搪玻璃反应容器,储存容器、蒸馏容器各种计量容器,各种规

苗之蓝苗药养生加盟  http://www.bodyworkcapecod.com/sq6t.shtml
项目介绍贵州韩健纳米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是一家集收集、开发、研制、生产、销

纽思达英语教育加盟  http://www.bodyworkcapecod.com/bdga.shtml
纽思达英语教育是长沙纽思达英语教育有限公司旗下的高端品牌,针对不同的群体创立了相应的

健来福加盟  http://www.bodyworkcapecod.com/6n5r.shtml
“健来福”品牌是中国广富诚(香港)国际控股集团旗下品牌之一,“健来福”品牌将“五福文

天一娑罗果提取物加盟  http://www.bodyworkcapecod.com/dptu.shtml
西安天一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主要致力于生物技术、天然产物及香料化工技术的商品化和产品化的

ONSTIN奥尼之顿加盟  http://www.bodyworkcapecod.com/6ize.shtml
ONSTIN是NutraStandardinc公司旗下的健康品牌,总部位于美国加州;

奇奇艾妮加盟  http://www.bodyworkcapecod.com/yf30.shtml
奇奇艾妮妈妈用品一直致力于开发生产产妇产后护理及新生儿护理产品,公司推出新生儿脐部用

狮巴度加盟  http://www.bodyworkcapecod.com/uzec.shtml
中山市狮巴度服饰有限公司主打的狮巴度从超凡自信的狮子精神,从像黑手党一样酷的男人,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秦:我的师妹端木蓉希望

    旋即:周山突然失去了意识,只依稀感到自己通过了一道虚无的通道,接着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个浩瀚宇宙之中,头顶千万亿颗恒星闪烁着耀眼的光辉。“1号,这里是哪啊”周山好奇的扫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问道。“宿主,这里就是系统内部的抽奖空间,你头顶的每个星辰都一样奖励,运气好,你可能抽到一个S级的物品,运气不好,

  • 英雄联盟之王朝时代第五章在线阅读

    茂密幽深的树林里,日光透过树缝留下斑驳的影迹,而这里面,有一个俊秀的年轻人在赶路,只是奇怪的是,他旁边有一把浮在空中的油纸伞。幸亏这里算得上偏僻,没有什么人烟,要不然,恐怕不知道吓坏了多少人。“你跟着我做什么。”秦淮撑着油纸伞,蹦蹦跳跳的跟在莫知的身边。她没有回答莫知的话,只是眼睛看着莫知的领口说道

  • 红楼之女王的病夫在线阅读第十节

    “怎么了?”这个清亮的女声响起来的时候,池青桃差点没从床上摔下去。她其实早已经冷静下来,但眼泪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止都止不住地滴落。池青桃睫毛上还坠着泪珠,瞳孔里却已经漾起警惕。池青桃清楚自己现在处于多么危险的境地,妖和人到底不同,她们的本质更加的残酷、危险——她现而今失去了妖力的庇护,很容易就被别的妖

  • 明日号之第十章(10)

    云溶月拔出小白伞,中年男子的尸体维持着被定身时的姿势,直挺挺地站立在血泊之中。她不去管缠绕在尸体上的冤魂,让它们出了这口恶气,自行散去投胎。因场面相当血腥,云溶月捂住小女孩眼睛的手没有松开:“小妹妹,你家在哪?”“我不记得了,但丰州最有名的白氏酒楼,就是我家开的。”小女孩自豪地说道,“姐姐你送我去白

  • 我发现整个世界都是假的在线阅读任务个灵

    “支线任务,这又是个什么鬼?”发现了毫毛的好用之处,秦天在惊吓过后,马上色迷迷的看向手机。那脸上的猥琐表情,任谁看到了,都会以为这小子肯定在看十八禁!“我靠,真他妈一语成谶啊!”支线任务:捉鬼三只!秦天仰天长叹,这他妈是什么支线任务啊,仙佛供应之类的就算了,一想到各种传说和影视中阴森森的酆都城,秦天

  • 城生季节风之赤司家的女仆1

    京都,洛山高校。下学的钟铃声通过广播响遍全校,很快,原本空无一人的校园步道上陆陆续续涌现了学生的身影,安静的校园转眼热闹起来。“对了对了,你们听说了吗?我们学校的篮球部今年又拿全国冠军了!”一个男生搭住同班同学的肩,一脸兴奋道。“早就知道了。”走在步道上,拎着书包往校门外走的同伴不在意道,“这件事早

  • 火影之传奇宇智波斩杀骨魔

    战斗也讲究许多技巧,御敌、料敌、制敌等等,这方面东方的武术造诣有一个极好的诠释,有些精神就像姓氏的传承一样,深深刻在了每个人的意识中。其间精髓,博大精深。战斗讲究攻守之道。真正的强者总可以料敌于先,通过观察对方的肢体细节来预测下一步的动作,从而很精髓地进行反打和碾压。骨魔先是诱使他跃起,然后以长尾横

  • 花花公子凉薄妻之粉丝暴涨(9)

    两张图片不点开看区别不大,有些人是咋一看以为是发了一样的图片,便急着抢好沙发板凳地板乃至下水道先开嘲讽。负面的评论占据了前面几十个,等抢沙发的这批人刷新了自己的渣浪页面,却发现被顶上热门评论的,全部夸赞这海报里的演员长相的,还有一堆求男神嫁我的,怒舔屏幕的,这群冲在前面的瞬间就懵逼了好么。为了搞清楚

  • 大宋:秘阁七斋少主第二章在线阅读

    第二章强势扩张青鸟确实算是古树上的老住户了,别说附近的鸟兽都熟悉他,就连周围的市民们也经常见他。开始他们还指指点点,觉着青鸟漂亮异常,甚至有些小孩儿还想设计捕捉他,只不过他太聪明了,而且飞的又快又高,别说小孩儿,就是那些想捕捉他做研究的专业人员,也拿他没办法,久而久之人们也就习惯了。不过,如果有人看

  • 特种兵之超级佣兵在线阅读第九章

    这天上午,曾凡依旧在郡府附近闲逛。已经4月底,气温回暖,穿着休闲装的曾凡少了几分严肃与老成,多了几分帅气与阳光,走在街上回头率也不少。偶尔有几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向他抛媚眼,可惜曾凡的注意力从来都没在这些花痴身上,依旧打探着周围的建筑与设施。中午,曾凡再次去到了那家牛肉粉店。一个月来,曾凡发现这家牛肉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