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大唐:长乐我摊牌了,我是个男人在线阅读静女其姝一

作者:半月折花 来源:飞卢小说网

楚芜蹲在林子里,用树枝在地上画了一个的狐狸脑袋,尖嘴眯眯眼,一脸狡诈,又在旁边画了一个吹胡子瞪眼的老头和一张歪瓜裂枣的男人脸。

画完了把树枝一扔,站起来往上面狠狠地跺了几脚,还嫌不够解气,连跳数下把三张脸都踩出深陷的脚印,歇了一会儿,又用鞋底把痕迹抹得一干二净。

气死他了,早晚要把那只狐狸揪出来剥皮拆骨,炖了喂狗!

楚芜光是这么想着,胸膛便传来烧心的灼痛感,好似吞了一块烧红的碳,连呼吸也困难。

“行了行了,你踩半天也没用啊。”

一旁的李归然嗑着葵花籽,劝慰他道:“狐狸嘛咱们师兄弟可以帮你一块儿捉,但你可千万别想着报复谢师尊和辜焱,尤其是辜焱,可别去招惹他……”

楚芜平复了心情,闷闷不乐地坐下,等灼痛减少几分,便盘腿打坐起来,屏息凝神,丹田聚气,尝试将埋在心口的灯芯逼出体外。

辜焱所炼乃三盏阳火,坚实如刚,难摧难伏,更不可融消,而他的灵脉尚未完全解封,想要克制已是难如登天。

他吐气暂歇,问李归然道:“你跟他什么关系?”

李归然呸掉瓜子壳,“没什么关系,有过同辈之谊嘛,他入门比我稍晚几天,他是……我想想啊,是青冥派创教以来——不对,是近百年来资历最浅、修炼时日最短的一任天阙峰峰主。”

楚芜回想起那座孩童的雕像,问:“这么说,创教以来最年轻的一任峰主就是孟弈?”

李归然惶恐:“臭小子,你竟敢直呼紫霄真君的大名?”

百余年前,北城孟家长女诞下一子,赐名孟弈,继宗主之位。

此子少聪颖,天资超凡,入仙途不过十六载便名扬四海,灵墟冢一战紫霄真君横空出世,后又仅凭一己之力击退伽罗刹魔修全宗并大败魔尊星乾,战绩辉煌,此后百年间再无人与之比肩。

我不仅叫他大名,还常叫他残废呢,楚芜不以为意地想,又问:“辜峰主算什么情况?”

“天之骄子。”李归然摊手道,“同一年拜入谢师尊门下,同一月通过试炼,但人家现在是一峰之主,我还只个红绶弟子。”

楚芜换了种问法:“你跟他交过手么?知不知道他的三盏阳火如何解?”

“啊?”李归然瓜子都吓掉了,“你中了他的三盏阳火?”

“按《混沌天火录》记载,极北之谷厚雪下的万载玄冰可解……不过你也知道,这东西不好找。”李归然开解道,“我估摸是你斩杀大蛇的事儿太过耸人听闻,他才给你点厉害瞧瞧,这段时间你自求多福吧,说不准他心情好的时候会把火种收回去。”

楚芜:“……他什么时候心情好?”

李归然:“就我所知,没好过……”

楚芜:死狐狸,这笔帐日后一定要算!

他一怒,胸口又火烧火燎地痛起来,不免想起青蛾包围下的幻境。

再一次经历相同的情境,却不再是遮天蔽日的绝望和痛苦,楚芜在反思;其实早有预兆,他去找笛子回来后师尊就像变了一个人,是不是早就决定要杀掉他了?所以才答应他的无理要求、骗他去找什么笛子。

可笑的是他一心欢喜,丝毫没有起疑,落得那种下场。

这一剑他得捅回来,除非云栖岚给他一个满意的回答,尽管哪种回答他都不会满意。

——你是我最亲的人,你怎么能杀我?

他一定要亲口问出这句话。

他绝不接受自己的命运被一个破星盘和算卦的主宰,也绝不相信他最信任的人会为了一则预言舍弃自己,一定还有别的原因。

“小师弟,小师弟!”李归然拿沾着瓜子壳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你想什么呢?这么入迷。”

楚芜不悦道:“有事?”

李归然摁着他的头搡了一把,“小兔崽子,这就是你对师兄的态度吗?”

“我现在不能回伐罪峰了。”楚芜说。

“天阙峰多好啊,又清静,还没人管你,不用上早课,不用挨揍……”李归然艳羡完,道,“你想要啥,我给你捎过来。”

楚芜回想试炼前夕那些师兄承诺他的,挨个数道:“要烤鸡腿、全鹿宴、还要去韶舞峰看师姐们跳舞……”

“哈哈哈前两个简单,我都能给你弄……最后一个嘛。”李归然摸摸下巴道,“有点困难。”

“为何?”楚芜问,他也不是有多想看,只是听其他人谈起韶舞峰师姐们齐舞时的激动语气,难免心生好奇。

李归然叹道:“韶舞峰不太待见咱们。”

“还不是因为你们经常去温泉偷看师姐洗澡……”楚芜话没说完,被李归然捂住嘴。

“别声张!”李归然勒令他。

楚芜点了头,对方才放开他。楚芜自小没受过正经的礼义廉耻教诫,仅有的常识是从书中耳濡目染得来的,偷看师姐洗澡确有不妥,但他也没觉得算什么大事,相反他更想问,师姐洗澡到底有什么好看的?

“就……”李归然羞赧地说,“男人嘛都是下流胚子……美人沐浴多香艳呐……”

“很美吗?”楚芜将平日里所见师姐们的长相在脑海中过了一遍,“还好吧,我不想看她们洗澡。”

李归然骂他假正经,装什么装!

“小师弟,我就不信你没梦见过姑娘。”

“没梦见过。”楚芜坦白。他十四岁前不曾离开过东海,没见过除云栖岚外的第三人;后来到了北陆郢都,那地方苦寒,孟家的宅子里也没几个活人,若要说正儿八经同辈分、不用敬称,能一起嬉闹的姑娘,他一个也不认识,更别说梦见了。

“你这样不行啊。”李归然语重心长,挨过来靠近他耳边悄声道,“这样,你一会儿跟我走……”

……

然后楚芜将谢和清说的“若无许肯不得离峰半步”抛到脑后,被李归然骗去了韶舞峰。

要说这韶舞峰是青冥派的一大特色,姿容出挑的女弟子占了九成,剩下一成是绝色佳人;漫步在韶舞峰犹如畅游于百花丛中,鬓影衣香,仙子们雍容雅步,舞姿曼妙,哪怕只是去转一转,也足够大饱眼福了。

然而登韶舞峰甚难,尤其他们伐罪峰的人一去,十有八九是要被轰下来的。

“能行么?”楚芜早有耳闻,远眺着峰顶的碧瓦,问李归然,“听说守卫不让我们进去。”

“机灵点儿啊。”李归然拍打他的后背道,“这可都是为了你啊师弟,师兄这次可豁出去了,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美女。”

“好。”楚芜对美女这个概念尚且模糊,又问,“那叶师姐算不算美女?”

一提叶思容,李归然脸色打蔫,丧气道:“这种时候你就别提母夜叉了!一想到她我浑身都软。”

“哦。”楚芜听话闭嘴。

韶舞峰的内院他们进不去,偷摸翻墙被逮到了也挺丢人的,还要被打;于是李归然决定带他去山巅的红枫林,那里时常有仙子往来。

两人好比守株待兔,找了棵枫树躲进枝桠里,观望树下走过的各色女子;但天不遂人意,那些途经的姑娘与他们相隔甚远,只能远远地看个衣衫颜色和发髻,面容模糊不清。

楚芜在树杈间趴了半天,连只兔子也没见着,快要抱着树枝睡着了。

“你干嘛呢?”李归然丢小石子砸他,“好不容易带你摸上来,你就在这儿睡觉啊?”

楚芜揉着被打中的地方,醒了,说:“她们都不过来……”

“啧。”李归然也直犯愁,他们两个大活人行动不便,太显眼了,窥探美色这事儿,还得偷偷来才有滋味。

“看运气吧。”李归然说。

正说着,运气就来了。

两道纯澈灵息由远及近,伴随汹涌剑气刮过红枫林,掀起一层层火红叶浪,落叶在空中飞扬飘旋,如数百只红蝶为两名瘦腰长裙的花容仙子伴舞。

楚芜隐了气息,蛰伏于层叠推攘的繁茂树叶之中,一股清幽暗香逼近,他攥紧了心!旋即一条藕白色的粉嫩手臂冒了进来,挽住了他左侧的枝桠,透过密叶罅隙,他看见一片绿衣。

那绿衫女子荡悬于枝头,手里是一柄胭脂伞,她如云青丝挽成花髻,别一支垂珠翡翠金步摇,与树下的同门师妹对峙,半点没注意藏在几片树叶后的人。

楚芜心怦怦跳,全是给吓的。

“师姐,你我何必闹成今天这样?”树下的姑娘拿剑,嗓音脆生生道。

“哼,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绿衫女子音色偏冷,“我给过你机会,你不珍惜罢了。”

楚芜看向对面树杈间的李归然,嘴型问:我怎么办?

李归然拧着眉毛示意他别出声,安静听着。

隔得如此近,要不被发现几乎不可能,这运气来得太是时候了,巧遇美人的好运和被美人抓个现行的霉运,并行不悖。

楚芜回头的同时,遮挡他的枫叶被人拂开——

那绿衫女子怒视他,气焰正盛,粉白的俏脸花容失色,呵道:“哪里来的宵小贼子!下流不堪!”

……

被抓包的后果是楚芜被押回天阙峰交由辜焱发落。

辜焱听完经过冷笑几声,倒没追究他私自离峰,就偷窥一事罚他禁足一月,简直称得上仁慈,但楚芜一点也不感激。

李归然就不这么幸运了,叶思容拿软剑把他抽到半瘫,不修养十天半个月下不了床;罚得重不是因为他品行不端、败坏风气,而是他拉着楚芜一块儿去,带坏师弟,罪加一等。

据说当日那名绿衫女子是韶舞峰的大师姐,不仅修为高超、舞乐不俗,容貌在争奇斗艳的百花中也是数一数二,他们能一瞻芳容实属不亏。

楚芜不这么想,这美女他以后是再也不想看了,偷香不成折了腿,况且美女并没有他想象中的美。

他一落难,原先许诺他试炼通过便送他贺礼的师兄们全跑来慰问了,还手提活鸡肩扛野鹿,一人抱一坛酒,像群刚打家劫舍完的土匪。

禁足是他不能出去,没说外人不让进来;凑巧辜焱和那俩小童不在,他那帮师兄敢放肆,去问天阁外边的绝戮崖开了火,烧鸡烤鹿,鲜美肉味十里飘香。

“李归然呢?”楚芜慢条斯理地吃着烤鸡腿问,他辟谷以来鲜少进食,想沾油腥味是图个新鲜。

“床上躺着呢,养伤,可别提……叶师姐下手忒狠了!我看了都惊心!”

楚芜放下啃了一半的鸡腿,撕了一小块儿鹿肉尝着,“叶师姐不知道你们来吧。”

“哪能让她知道啊!亏得今天辜焱不在,否则小师弟你只能茹毛饮血,生吃鸡鹿了。”

鹿肉有点干,楚芜吃完一片没再要,“你们都认识辜焱?”

一旁的师兄给他倒了点酒,说:“以前也是师兄弟……不过他爱独处,不跟我们一道。”

楚芜想问三盏阳火的解法,又觉得问这几个草包等于白问,他端起酒喝了一口,太辣了,被呛得咳嗽。

几人笑他,还想灌他更多,他坚决不喝了。

“小师弟,说说呗,那韶舞峰的大师姐怎么样?听说你离她特近,碰到她手啦?”

“艹!这么刺激!她皮肤白不白?眼睛大不大?”

楚芜回想一番后道:“有点忘了,就那样吧。”

“哪样啊!?仔细想想,那么个大美女你还能说忘就忘?”

楚芜再细想了半天,吝啬地丢出一个词:“还行。”

“什么叫还行啊!”

“就说啊,小师弟你是不是眼神儿不好?”

楚芜眼力很好,其实只要不瞎,隔那么近都能数清对方有几根睫毛;他看得一清二楚,那位师姐无疑是美的,可让他来评价就是两字:还行。

有位师兄调侃道:“小师弟眼光高啊,是不是见过更漂亮的,看不上咱们青冥派的姑娘。”

楚芜咽完他剩下的鸡腿肉,捡起擦拭小刀的布巾抹干手上的油渍,“见过。”

但不是姑娘。

几个油腔滑调的被他勾起好奇心,争先恐后问:

“谁啊谁啊?快讲讲!”

“小师弟不是失忆了吗?咋想不起来老家记得住姑娘?”

“哈哈哈只要是美人儿哥转世投胎都记得!”

——说了你们也见不着。

楚芜扯了几片薄荷叶塞进嘴里,咀嚼盖去油腻肉腥味,敷衍道:“梦里见过。多谢师兄款待,你们慢喝,我练笛子去了。”

他走没影了,那几人还没缓过神来。

“练什么?”

“笛子,他还会吹笛子呢?”

……

不一会儿,绝戮崖飘来了一阵哭鬼狼嚎的笛声,嘶哑嘲哳,犹如魔音灌脑。

众人闻之,皆掩耳而逃。

延伸阅读

七男女加盟  http://www.lgtwinsshop.com/gpui.shtml
富有朝阳黄金产业之称的性健康用品市场,在大量利润的吸引下,必然会有不同的风险出现而对

大玉加盟  http://www.lgtwinsshop.com/dbqw.shtml
大玉饰总部经销批发的项链、饰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

龙门标局加盟  http://www.lgtwinsshop.com/nak2.shtml
龙门标局渔具经营品牌有:龙门标局、千手浮漂等,电子漂采用韩国进口的醒目豆和好玻璃纤维

三友寿司加盟  http://www.lgtwinsshop.com/6rcl.shtml
三友寿司是隶属于湛江三友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三友——益者三友:友直、

美国瑞纳加盟  http://www.lgtwinsshop.com/b937.shtml
美国瑞纳加盟详情美国瑞纳国际有限公司是美国著名的化妆品、保健品集团公司,行政办公区域

管先生健康煮麻辣烫加盟  http://www.lgtwinsshop.com/ug6l.shtml
健康煮麻辣烫,源自重庆百年火锅,秉承历史文化精髓,积淀现代文明,突破传统麻辣烫的制作

圣雅菲加盟  http://www.lgtwinsshop.com/x9kj.shtml
项目介绍:圣雅菲的店铺分布在重庆各个角落乃至各地各地的重要城市,这也是连锁经营的优势

鸥皇卫浴加盟  http://www.lgtwinsshop.com/kvj.shtml
鸥皇卫浴隶属于佛山市鸥皇卫浴科技有限公司,实力雄厚,设立有自己的生产基地和自主品牌,

怡莱连锁酒店加盟  http://www.lgtwinsshop.com/us4e.shtml
怡莱连锁酒店加盟(ELANINN)是雷迪森旅业集团旗下专业从事个性化有限服务酒店连锁

DTL灯饰生活馆加盟  http://www.lgtwinsshop.com/dzuv.shtml
DTL灯饰生活馆项目介绍:DTL灯饰生活馆是公司旗下项目,城市灯饰品牌,产品种类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延禧攻略之缺了女主角第10章在线阅读

    达旦之家的饭桌上从来都是枪林弹雨。堪比蝗虫过境,速度快到几乎看不见残影的筷子扫荡着整个餐桌。一群糙汉子的山贼们像商量好的一样,极有默契的没人去动属于安碗前的那一份午餐。忽而有人在争抢的过程中不小心碰到了她旁边的饭菜,艾斯随即一个和善的眼神就杀过去了。被吓得一颤的山贼:……我我我只是没注意动到了啊QA

  • 容菱第五章在线阅读

    明德大楼十八层,有一个巨大的会议室,而这个地方很神奇的被张铭用来召开员工大会,陈轩坐在二阶,看看右边的销售部总监,有点心虚,不过对方显然没准备放过他。吴文清冲着陈轩嘿嘿一笑道“陈总,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啊。”借了人家金牌销售三天的市场总监吃人家嘴短,陈轩脸上扬起标准的三十五度微笑,客套道,“初来乍到,

  • 龙争虎斗加基森第5章在线阅读

    为了引起三号馆的轰动,秦铭的眼珠子一直转个不停。他想出的这个法子,视觉效果爆炸。兵马俑这一死物,因为是世界级艺术瑰宝,给他制造的事件增添了不少奇异感。想想也是,平日里伫立着一动不动的兵马俑,突然间玩起转眼珠子,这种落差,让人大跌眼镜。在所有人看来,兵马俑嘛,就该伫立着一动不动,让人观赏。有人恐慌,有

  • 我家二哈是黑科技大佬在线阅读高级丧尸

    自从陈七从天台之上跳入房间之中,时间也有三天了…迷茫的睁开双眼,窗外耀眼的太阳光照的使陈七有点睁不开眼睛。眼睛微眯,看了看四周,不料脑袋中却响起了一阵声音。叮…宿主已成为丧尸。叮…由于宿主成为初级丧尸,获得专用技能‘伪装’配合着系统的声音,陈七的眼前也出现了一个Q版的资料。人物:陈七状态:初级丧尸(

  • 都市之我要当富二代!在线阅读第四章

    三线:暴风雨期末考试出绝招![下]“子千,你,你待会先别生气啊。”炎浩园双手在胸前摇晃来摇晃去的,“我想炎古那小子应该不是故意的,再说炎古那小子就是借他一千一万个熊心豹子胆,他也绝对不敢打小雨一下的。”“嗯....你说的似乎也对,浩园,你什么时候脑子开窍了?!!!”冰子千歪歪头上下打量着炎浩园,“行

  • 来自地幔之黑衣人(6)

    “影子还没回来吗?”在这片岩山山下一个不知名的山洞里,一群全身全身穿着黑色长袍,头上戴着整齐的黑色斗篷,全身外貌面容全部隐藏在黑暗之下。人数大概有十五六人的样子,为首的一个高大男子,扯着嗓子问道。声音有点沙哑,听起来感觉很不舒服!“大人,还没回来,要不要去接应一下。”门口的守卫对其行了一礼回答道。“

  • [重生]每天都想揍男主之一封急电报

    算了吧。再想她又有什么用?还不是烦恼多几重?还不是有始无终。来匆匆,去也匆匆。岁月匆匆,人生如过客,神马都是浮云。常乐心中全是苦涩。“余老师,这是**学,女朋友,根本没沾边。”常乐小心地解释,生怕引起误会。“以前是同学,现在做朋友,将来成老婆。”余老师颇有哲理地启发常乐。常乐的女朋友来看常乐的消息不

  • 五天两人的事之封杀

    所有人都愣住了,刚松下的那一口气又忍不住提了起来。坐在底下的王康全,反应更是激烈。东区网红孵化公司,可以说是王康全的所有心血,他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押在了公司上面。乔追光和梦弯弯,则是他着力培养的女网红。这两个漂亮的女孩为他和公司都带来了十分可观的盈利。现在商陆的意思,是要封杀这两个人。如果是商陆,那

  • 锦鲤抄〔盗墓笔记-老九门〕在线阅读第七章

    拳意,两个拳意,是我疯了,还是这个世界飘了?罗河忍不住一声怒吼,让所有围观的弟子都闭上眼睛。拳,天下大道之一,无论谁能掌握拳意,便意味着未来成长将会是一条坦荡大道。而且在感悟拳意的同时,如果周边也有人能参悟,必然也会受到不小的收获,毕竟一法通万法皆通,但是这针对的是高阶武者。但让宗内低阶武者看到,绝

  • 海贼之海军大元帅之我要把这里改造成喜欢的样子

    疼,剧烈的疼痛让我紧咬住牙关,不服输的眼神让叶云帆再度加重手上的力道。叶云帆犀利的眼神越发森寒,仿佛我再不说出服输的话语,下一秒他就会捏碎我的下巴。出于本能我还处于自由的脚猛地向前一踢,却在靠近男人最脆弱的地方被他扣住,用力向后一拉。单腿站立的我身体不稳向后倾斜碰在了门上,本就被碰了一下的头,现在疼